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不熟 ...

  •   孟鹤零觉得程葭夷像只狗,闻肉而动。

      也像只狐狸,她来跟他套近乎,那满眼的深情柔蜜,并非为他,而是为他手中的羊排。他并不意外,小时候他已见识过她对肉的执着,对美食的执着。

      他8岁,她7岁,放学回家路上见她守在烤鸡摊子边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旋转的烤鸡架子,等第一批烤鸡出炉。

      她穿蓝白校服裙,白色短袜和黑皮鞋,出尘不染,但手里拎着烤鸡,左手一只,右手一只,目中无人,只有烤鸡。

      那画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听程硕南说,两只烤鸡,通常是程葭夷和程爸爸父女两分吃掉,程硕南和他妈不爱吃鸡。

      孟鹤零也去程家吃过几次饭,程爸爸主厨,第一次去,看到饭桌第一眼,孟鹤零以为有什么家族聚餐,至少也是生日宴或年夜饭标准。

      烧鹅,炖猪蹄,粉蒸肉,溜肥肠,油焖大虾,脸盆份量的酸菜鱼,几样卤制腊制冷切盘,还有道颇具艺术气息的上汤白菜,惊呆了孟鹤零。

      他自小跟外公外婆住,舅舅常年不在家,只有他和两个老人吃饭。两个老人生活清简,吃饭随意,炖个肉炒两个青菜,或是买点老字号的熟食,应付一餐,吃不完的隔夜热热,又是一餐。

      “你家今天谁过生日?”孟鹤零问。

      程硕南很平淡地说:“哦,没谁生日,只要我爸在家,天天都这么吃,这算少的。”

      程爸爸那时在樟安大学体育学院任职,任职前是练举重的国家一级运动员,获得数次全国举重冠军,长得牛高马大,他有个《千与千寻》无脸男似的胃口。

      程葭夷的胃口也就半个无脸男吧。那时她7岁,怎么吃也吃不胖,除了体质原因,还有她擅长跑。

      人瘦瘦细细的,特别能跑。

      而她想吃的东西,非得吃到不可。

      有次,程葭夷看了部美食纪录片,讲一种工序繁琐的酱鸭,她反复观看,念念不忘。第二天,她没去学校,用零花钱搭车去三百多公里远的市镇,吃了只酱鸭,天黑前回到家,她家里差点报警找人了。

      她妈妈还没打她,她先跑了,她妈妈就不打了,因为追不上。要是在家里被逮住,她会慢条斯理地说:“我未来是要当医生的人,救死扶伤,你打伤了我,未来医学界就少了个优秀医生。”

      那年她9岁。

      “你也爱吃羊排?”

      程葭夷笑眯眯,眼弯成月牙。

      孟鹤零笑了:“不是我,刘力术后刚醒,说是梦到羊排,梦里那肉油滋滋香喷喷,到嘴边了,就是怎么也吃不到,极度想吃,非吃不可。”

      “不能吃,阑尾术后只能吃流食,一周后正常进食,一个月内饮食清淡,少吃肉,多吃菜。”程葭夷觉得自己才是非吃不可那个。内蒙小羊排,冷了也不带一点腥膻。

      孟鹤零还是笑:“知道,医生有交代,我也不会真让他吃,他说不吃,闻闻味道,望梅止渴。”

      也不知道那个梦里的羊排是不是神仙烧的,刘力消麻醒来,两眼直瞪瞪望着孟鹤零,留下两行热泪。

      病房的护士随口说了句,“不是我说,我们院医护餐厅徐师傅烧的内蒙小羊排,那是一绝,评三个米其林星星都算少。”

      不知道是不是护士太夸张,孟鹤零心说米其林最多也就三颗星。但现在看到程葭夷眼睛里的星星,能入她眼的食物,三颗算少了。

      “那你呢?你不吃吧?”程葭夷问。

      “我吃过午饭。”孟鹤零说。

      “只闻味道,那多糟蹋食物。”程葭夷说。一颗心不知怎么比平时勇,脸皮厚了,开始和他套近乎。

      十分钟后,普外科病房,单人间。

      刘力躺在病床上,欲哭无泪。

      他说闻羊排味道,可没说边看程葭夷吃边闻啊!

      程葭夷坐在沙发上,孟鹤零给她在茶几上揭开外卖盒子,外卖宣传单铺在盒子下垫着,除了羊排,有寿司卷、黄焖鸡、烧土豆和清炒油菜,还有陆续不断送来的甜点水果。

      有些是送给程葭夷的,有些是送给孟鹤零的。

      投喂程葭夷的多是普外科的单身男医生,投喂孟鹤零的则多是护士小姐姐。

      给程葭夷的,她吃了,给孟鹤零的,她也吃了。

      程葭夷吃着保鲜盒里洗干净的阳光玫瑰青提,点开微信群“食色性也”,有人@她。

      这个群里女生多,有护士有医生,急诊科的杨灵是群主,没什么大领导,不拘小节,氛围轻松,平时主要分享些好吃好玩的,约团购和聚餐,开开玩笑和八卦各路大牛。

      这会儿有人在群里发了张孟鹤零的照片,拍照水平一般,胜在人长得好,随便拍拍也很出片。

      照片中,他坐在皮肤科门诊走廊候诊椅子上,上身微躬,双腿八字大张开,双手搭在腿上,手掌垂在长腿中间,十指交叉,看向右边,从远处直视偷拍者的镜头。

      皮肤钱小英:【早上在诊室外看到的帅哥,陪朋友来看病的,忍不住偷拍了,发上来给姐妹们欣赏,这算是近几年在咱院看到的最帅的吗?】

      急诊杨灵:【是他啊,绝对算!】

      妇产何思月:【@急诊杨灵你认识?求介绍!】

      儿科卞小莉:【求介绍+1】

      心胸外庞清:【求介绍+2,必须给我介绍啊,论谈对象,你们谁急都没有我急。】

      病理夏有有:【墙裂求介绍!】

      泌外闵兰:【早上在我们科也看到了,好像挂了程医生的号,@泌外程葭夷程医生,他看的什么病?】

      妇产何思月:【啊?看泌尿啊,难道是……】

      儿科卞小莉:【那方面……】

      病理夏有有:【有问题?】

      程葭夷这会儿在吃寿司卷,边吃边单手敲字:【没看,陪朋友来的,他没病。】

      普外朱毓:【他朋友割阑尾,他陪护呢,在我们科。他真的好帅,人看着有点狂有点凶,但超有礼貌,声音也好听。@泌尿外程葭夷程医生,他不会是你男朋友吧?他看你的眼神,好甜,kswl!】

      又一张照片传上来。

      大约十分钟前拍的,照片中程葭夷正在啃羊排,吃得极为专注,两颊鼓鼓嘟嘟。孟鹤零坐在旁边不远,双手兜在衣兜里,大张开长腿,有些慵懒地靠在墙上,微微歪着脑袋看向她,眼神也很专注,嘴角微扬。

      程葭夷有点恍惚,点开照片看了会,再扭头去看孟鹤零,他这会儿已经掏出手机低头看手机了,窗外一抹阳光刚好落在他肩头,披着黄金盔甲般,垂下的眼睫毛很长。

      他小时候就是个睫毛怪。

      她忍不住又看他左边眉尾的疤痕。

      【不是男朋友,交情浅,不熟,不接受介绍请求,别@我了。】

      【团吃的可以。】

      放下手机,住院医秦补拙电话打进来,有些着急:“程教授,5号病房这边有情况,孙大有想要办出院。”

      程葭夷手下带三个住院医,秦补拙年龄最小,皮面白净,来济心还不到两个月,也是程葭夷带的研究生。

      “对不起教授,我搞不定。”

      秦补拙迎上来。

      病房里还在闹,孙大有坐在病床上,挥着大手气呼呼说:“不手术,不化疗,不吃药,能活多久活多久,切这切那的,挂个尿袋生活算什么生活,我不遭那个罪,赶紧的办出院,回家。”

      林阿姨在边上抹泪哭:“你说的什么话,医生说治疗效果好,能活五年以上,有我伺候,你怕什么?”

      孙大有提高音量:“谁要你伺候?”

      儿子劝:“爸,治病不能消极,哪怕多活一天,咱也拼尽全力去治,您才50岁呐,年轻时吃那么多苦,好不容易生活好些,您不想看着您孙子长大吗,小宝才一岁……程医生您来了,您帮着劝劝……”

      孙大有看到程葭夷,气哼哼地把头扭到旁边:“什么都别说,我不治,中晚期了,还有什么好治的?什么五年以上,医生都挑好话说绝,这不是马上死刑,那也是几个月的死缓,脑袋搁铡刀上了,我不遭那个罪。”

      程葭夷站在那也不说话,等他呱呱叨叨完,病房里安静下来,安静得大家都有些不自在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她才不急不缓开口:“出院可以的。”

      孙大有儿子:“程医生……”

      程葭夷继续说:“您送来时,疼得晕过去了,等过了这几天观察期,体征稳定些,办出院也不迟。什么时候又疼晕了,您再来。”

      孙大有:“……”

      人有时候不怕死,怕疼。

      程葭夷说完,淡定转身去看隔壁床过两天要手术的患者。

      秦补拙跟在后面有些一愣一愣的,很是佩服,程葭夷不愧是传说中的樟安泌尿外科定海神针,他什么时候能修炼成她这样啊,路漫漫其修远兮。

      出了5号病房,程葭夷被另一个住院医孙凝call去2号病房,秦补拙止住脚步不愿跟上去了。5号病房的孙大有这事他搞不定也罢了,2号病房的那位姓水的患者,科室水副主任家的亲戚,那是真要命,他前几天才被气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遇上那位姓水的患者,梁山好汉林冲也会被气哭。

      尽管怕,秦补拙犹豫着还是跟了上去。

      1号到4号都是单人间病房。

      秦补拙到底是在2号房门口没进去,等程葭夷进去,他脑袋贴门边听谈话,里面正常得很,不时传来笑声。

      几分钟后,程葭夷出来,后面跟着脸色铁青的住院医孙凝。孙凝还有两个月满住培期,医学院博士在读,她专业知识过硬,脾气也有些硬,被患者投诉过几次,程葭夷进2号房前,孙凝刚被骂过。

      “教授,您难道不讨厌那种嘴脸吗?”孙凝气不过。

      秦补拙跟上来说:“你也被骂了?”

      孙凝很不爽:“看人下菜碟,见着教授就吹彩虹屁,只会欺负我们。”

      三人进了电梯,电梯里人多,三人刚好能挤进去。

      程葭夷说:“患者身体难受,影响情绪,她折腾这折腾那,无非想发泄。我第一次过来时,她也骂我,骂的也很难听,甚至是她亲哥水主任,她也骂。”

      水主任这才躲着自己妹妹,拉程葭夷当挡箭牌。

      秦补拙:“啊?那您就让她骂?”

      程葭夷:“对啊,就让她骂,她要停下来,我还鼓励她,直骂到她累了歇了。”

      孙凝:“牛X,教授您这是有人打您左脸一巴掌,您还伸了右脸让再打一巴掌?这我可干不来。”

      程葭夷:“打肯定是不能打。”

      电梯后头有人笑。

      秦补拙说:“可刚才她没骂您啊。”

      程葭夷掏出手机,她晃着手机说:“我之前都录音了呢,录了有足足十分钟,我查过了,辱骂他人是违法的,情节严重的将构成犯罪。我这有证据,她当然就不敢骂我了。”

      秦补拙:“……”

      孙凝:“……”

      电梯后头那人忍不住笑出声。

      电梯到了,人群鱼贯而出,程葭夷回头就看到孟鹤零。

      他双手插裤兜,人懒懒地歪靠在电梯壁上,脸上挂着忍俊不禁的笑意,目光撩人。

      刚是他在笑。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章 不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