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克制 ...

  •   程葭夷回头看到孟鹤零,怔住了。

      他像捏蚂蚁般轻松,把林阿姨的爪子从程葭夷身上捏开,制住人却不伤人,林阿姨踉跄退开几步,面露惧意。

      程葭夷站在孟鹤零身后,虽看不到他的脸,但他宽厚结实的背立在那像堵墙,给人沉沉的踏实感。

      林阿姨瘫坐在椅子上哭起来:“老头子活不成,我也不活了,不活了。”

      程葭夷等她哭上一会儿,才站出去说:“哭够了吗?”声音清冷。

      “这么闹下去,多闹一分钟,就会占用救人的时间一分钟,救命是争分夺秒的事,你到底是想要你丈夫活,还是想要他命?”

      几句话说得林阿姨愣愣的,不哭了。

      孟鹤零看向程葭夷,她清冷白净的脸蛋看上去柔柔弱弱,声音又轻又软,但冷静自持,字字珠玑,自有她的神威。

      他嘴角轻轻地往上扯了扯。

      文树带林阿姨离开,孟鹤零也要回刘力的病房去,程葭夷喊住他:“刚才,谢谢了。”

      孟鹤零摸了摸裤袋里的烟盒,不知为何看到她就有点犯烟瘾,他克制了,浅笑了笑:“举手之劳。”

      程葭夷笑起来,露出细细的贝齿,清心明目,洗净世间油滑,看穿他似的,她指了指外面:“这边禁烟,想抽可以去园子,那边有抽烟区。”

      医生工作压力大,尽管知道抽烟有害健康,院里也有不少医生抽烟,医院建筑内部禁烟,园子不禁。

      “不抽了。”劲头过去,他这会不想抽了。

      “手。”程葭夷看着他,瞥了眼他左眉尾的疤,近距离看有点点明显,像条白色细线。

      “什么?”孟鹤零不解。

      程葭夷也不等他伸手,从白大褂口袋里摸出什么,拉过他的手,放入他手心。

      她动作太快,太自然,孟鹤零只顾盯着她素白纤细的手,跟他粗砺的大手一比,那么小,那么柔,等她转身离开,他摊开手来看,掌心里是一颗薄荷糖。

      程葭夷边走边剥了颗糖放嘴里,清凉提神,还甜,想起什么,又摸出手机给孟鹤零发了条微信:【吃了糖,睡前记得刷牙。】

      单人间病房里,孟鹤零躺回沙发上,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笑了,捏着那颗糖在手中,没吃,但却有股清凉之意,没那么烦躁了。

      这是他们加了微信两个月以来,她第一次主动给他发消息。

      她的头像是《千与千寻》的千寻。

      他回个消息给她,翻身睡去。

      程葭夷查看了孙大有,处理了些紧急情况,又和林阿姨谈了会话,天色几近黎明。

      她回家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查看手机上的消息,先看到师妹林言言发来的:

      【师姐,明天记得帮我把日记本带来。】

      她走到书桌那儿,拉开右边抽屉,拿出粉色封皮的日记本,前阵子林师妹借住在这,落下的。

      被粉色日记本压着的,是本蓝色封皮的日记本。

      程葭夷看到那抹克莱因蓝,指尖轻颤,拿出来,随意翻开——

      【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整个宇宙我最想住的地方,是你心上。
      ——小泥鳅日记,2014.6.6】

      她心肝颤动,久远的记忆如潮水涌过来,她啪地用力合上蓝色本子,塞入抽屉,及时把潮水关上。

      手机上还有孟鹤零的回复,简简单单一个“好”字,说不上的寡淡,没滋没味的。
      自两个月前在小区遇上,得知他们做了邻居,他主动问她加了微信,这是他们第一次交流。

      她刚有点雀跃的心房,像当时在小区遇见他时的雀跃,也像他主动问她要微信时的雀跃,很快冷静下来,听到自己弱小但清晰的回音——

      “不要对他有幻想。”

      早上七点,程葭夷去查房,八点半,她准时坐在诊室,准备叫号,有人在门口打招呼,心胸外科的韩谦医生,手里拎着咖啡过来:“程医生,喝咖啡。”

      温热的拿铁放到程葭夷桌上,程葭夷捧着咖啡马上呷了口:“今天靠咖啡续命了。”

      韩谦笑:“听文树说你昨晚被闹了,没事吧?”

      他比程葭夷大两岁,也是济心医院从国外挖回来的医生,学科造诣高,外科技术好,长得风流倜傥,会穿衣打扮,又待人温柔体贴,在济心医院,最受欢迎的男医生非他莫属了。

      不过,程葭夷入职济心医院两年,也没看到他谈个女朋友,似乎很享受单身生活。

      程葭夷与韩谦熟悉,主要因为两人都爱跑马拉松,爱爬山,爱吃美食,有许多共同爱好。

      看到韩谦,程葭夷才想起个事。她不想给任何人做红娘,只是急诊科医生杨灵塞在她大褂里的粉色心形表白卡,如果不送出去,没法给杨灵交代。

      前几天,她和杨灵聚餐时,拗不过杨灵又哭又求,又收了杨灵亲手做的伯爵茶蛋糕,才收的卡片,答应帮忙。

      “韩医生。”

      程葭夷从口袋里摸出卡片,正要递上去,门口来人,她又塞了回去。

      “有事?”韩谦在门口问。

      “没事了。”

      程葭夷朝韩谦挥手,抬头看到来人是孟鹤零,愣了愣。

      “我来拿换洗衣物。”孟鹤零说。

      韩谦没走,有点好奇地探头在那里观望,盯着程葭夷,大有让程葭夷介绍一下的意思。

      “哦,这呢。”

      程葭夷从脚边拿起纸袋,递过去。

      孟鹤零接过,也不走,站在那一脸从容地检查纸袋里的东西。

      于是韩谦看到这个外表健硕高大,有些不修边幅的狂野帅气男人,从纸袋里拎起几条四角裤,又放回去,男人眉头皱了下,想对程葭夷说什么,最终没说,走了。

      程葭夷也是没想到,孟鹤零会在这里检查他的贴身衣物……
      当他从纸袋里拎出四角裤,她脸都热了。

      不是,他检查自己的贴身衣物,什么意思?难道怀疑她会偷偷私藏他四角裤不成?

      把她当什么人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

      韩谦也是目瞪口呆,一脸“你跟他什么关系”的八卦和震惊。在他印象里,程葭夷也是个享受单身的,不乏人追,但从没见她与哪个男的出双入对。

      开始叫号了,程葭夷暂时放下这事。

      一直看到11点,病患少了些,程葭夷起身活动了下筋骨,才发现桌脚下落了东西。

      抹布吗?

      她想用脚勾出来,“抹布”被柜脚什么东西勾住了,看清是一条男士四角裤时,简直要窒息!

      定是袋子倒了掉出来,难怪刚才孟鹤零在那数着,欲言又止,他一定是想问,拜托她带了四天换洗的,怎么只有三条,她没有这么粗心大意。

      门口来患者,程葭夷急着要把四角裤踢回桌子下,发现那四角裤又勾她鞋子的装饰夹上了。

      两边拉扯,抖脚甩了几次没甩掉。

      于是,在患者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她弯腰用力扯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入白大褂口袋。

      患者表情更是雷得不要不要的。

      程葭夷想要镇定,但看到站在患者身后的孟鹤零,她镇定不起来了。

      “那个,地板脏了,我擦地,擦地呢。进来,进来啊,哪里不舒服?”她脸上堆笑。

      同时心里给自己催眠,我很强大,很强大。

      骏仔讪讪地看孟鹤零一眼,意思是“刚才你也看到了吧,那是条男人四角裤,这女的用条男人四角裤擦地,可真够怪的。”

      孟鹤零轻咳一声,忍着笑意,刚才程葭夷慌乱的模样,怪好笑的,不过,他的四角裤怎么会在地上,擦地,呢?

      “我场馆的教练,说是那地方痒得厉害,你给他瞧瞧?”孟鹤零说,他脸色淡定。

      骏仔:“……”

      程葭夷已经平复下来,面冷心静,边戴上塑胶手套边说:“先去检查室床上躺着,等保安来了才能脱裤子检查,这是医院规定,异性查体要有第三方在场。”

      孟鹤零认为这很合理,站在门口没进来。

      骏仔脸红到发黑,拉住孟鹤零,眼色近乎于哀求:“孟哥,咱找男,男医生吧,求你了。”他可没想到这女医生这么漂亮,在这么漂亮的女医生面前脱裤子,他办不到啊。

      程葭夷戴上口罩,语气淡定:“换医生行,重新挂号。”

      “我,我不看了……”

      骏仔哭着冲出去。

      “等下。”程葭夷喊住人,“你也可以先去看皮肤科,如果不想给女医生看病,明天早点来挂男医生号。”

      孟鹤零去追骏仔。

      11点半,林阿姨在儿子和儿媳的陪同下来了,眼睛还肿着,人憔悴很多,白发也显多了。

      济心的病理结果一般1-3个工作日出,具体看送检标本情况,以及病理科那边医生的排班情况,孙大有的病理结果半个小时前出来的,儿子儿媳则一早赶到医院,等得焦急。

      “程医生,昨天我太激动了,实在对不住。”林阿姨红着眼,强忍着泪。

      儿子儿媳也很不好意,儿子声音有些颤抖说:“程医生,您能不能告诉我,最好的治疗情况下,我爸能活多久?”

      “肌层浸润性膀胱癌,已经侵犯到腹壁,预后情况……”

      林阿姨和儿媳开始抽泣,程葭夷停了下,看着电脑上的病理报告,继续讲下去,只是语气更缓和,更耐心。

      “一般来说,治疗效果好,无病生存期能达5年以上。你爸爸的情况目前已经稳定下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50岁,还很年轻,我现在详细说一下这个病和主要治疗手段,我慢慢说,你们听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会给你们解释,鉴于心脏情况也不太好,之后会有个会诊……”

      程葭夷送走林阿姨一家,快到1点了,她饿得不行,洗手脱大褂,赶去食堂吃饭。

      济心医院有专门的医护食堂,备早中晚三餐,同大学食堂差不多,菜色丰富,东南西北口味都有,味道有口皆碑,装修还挺高档的,窗明几净。

      啥都好,就是食堂徐师傅烧的小羊排,卖得太快,过12点半再来,那就吃不到了。

      哎,来晚一步,最后一块羊排,被前面护士打包走。

      程葭夷的目光可怜巴巴地追着护士手里的打包盒,一直追到门口,看到护士把打包盒交到了孟鹤零手上。

      下一秒,孟鹤零抬头,深邃的眸光投过来。

      如暗夜星火,如海港明灯。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克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