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戳心 ...

  •   滨江路最近的医院,樟安济心医院。

      程葭夷跟救护车到急诊部时,孟鹤零也骑着摩托车到了。

      进去前她不忘提醒孟鹤零说:“这里不能停车,你开去停车场,我先跟进去看看情况。”

      水主任的电话又打进来:“小程,你到医院了吗?今晚麻烦你了啊。”路上已打了好几个。

      “到了主任,现在马上过去。”程葭夷收了手机,迎面对上急诊科值班医生杨灵。

      “程医生这么晚过来,是不是患者有什么突发情况?”杨灵问。

      “水主任有事,托我看个患者。”程葭夷笑笑。

      杨灵摇头:“水主任惯爱使唤你,肯定又是他那位多事亲戚,嫌弃咱们医院这不好那不好,没完没了,听说前天还把你们科的住院医给气哭了。”

      杨灵苹果脸,个头不高,是个微胖的可爱姑娘,爱吃爱玩,消息通,在医院各个微信群里都很活跃。

      程葭夷下巴比了下正被推去做影像的刘力:“他朋友马上过来,你说明下情况。”

      杨灵懵:“他什么朋友啊?”

      程葭夷想起那道身影,不由扬扬嘴角笑:“长得很帅的,你看到就知道了。”

      “能帅得过泰山?”杨灵问,她最近沉迷那个演泰山的男演员Alexander Skarsgard,有段时间给程葭夷狂发男演员的腹肌照。

      程葭夷怀疑,她会反复做那个春梦也与这有关。

      她人前脚走,孟鹤零后脚过来,跑热了,夹克攥在手里,上身短袖黑T,宽肩窄腰,肌肉线条明显,五官棱角分明,周身裹着不近人情的冷。

      杨灵双眼放光,感觉整个急诊室灯光不知怎么变得刺眼,果然帅,她很久没看过长相这么有侵略性的大帅哥了,身材不输Alexander,比例还更好!

      孟鹤零联系刘力亲属,刘爸刘妈在国外,赶是赶不回来了,不过刘力的情况不算太严重,阑尾手术安排在明天早上,微创手术,刘爸刘妈听后也只拜托孟鹤零多多上心。

      孟鹤零手里还拎着程葭夷的包,程葭夷跟车走得急忘了拿,他本想给杨灵,托她转交给程葭夷,想了想,没给,安顿好刘力,拎着到医院大门外等着,联系程葭夷过来拿。

      过了探视时间,院门口逐渐冷清,只有百米外的急诊部那头还有人影走动。

      马路斜对面的便利店还没关门,他过去买了包烟,出来单手捏着软壳抽出一支叼在嘴里,边点烟边回头,看到对面医院大门,程葭夷走出来,站在路边四处张望。

      今天她穿了件米色阔腿裤,浅色开衫内搭同色系上衣,皮肤白,人纤细,在黑夜中像朵清冷的白玫瑰,不管何时看她,孟鹤零总想起两个字。

      干净。

      她五六岁大的时候,就很爱干净了。

      那年职工社区有人家装修房子,卡车拉了车沙子倾在路边,所有孩子扎沙堆里玩,恨不得变沙虫,唯独她远远立在旁边,穿着白裙子白袜子黑皮鞋,一脸嫌弃地喊她哥哥:“别玩了,弄脏了妈妈要揍你的。”

      她哥哥程硕南,当时正同孟鹤零互砸沙球,战斗激烈,孟鹤零只记得当晚回家洗澡,他外婆给他耳朵鼻孔里抠出不少沙子。

      四目相对,隔着马路,她朝他抿唇笑开,连笑也干净无暇,细细的贝齿很可爱。

      他这两年才能近距离看她,以前她淡淡的,干净得像张白纸,太干净了,跟他这种身世复杂,颠沛流离,在擂台上砸洒血汗的人,如同眼前,隔着条泾渭分明的大马路,两个不同世界。

      一个清溪浅水,澄澈透净。

      一个暗潮汹涌,乌烟瘴气。

      程葭夷觉得孟鹤零怪好笑的,肩上挂着她的单肩包,一身黑,右手飞烟,左手插兜大步走过来。

      他看着像头误入城市的豹子,她的单肩包却让这头豹子瞬间萌了起来。而且他挂着她单肩包却不见任何不自在,哪怕背个麻袋,他也会这么潇洒。

      人微微歪着下巴,夹烟的手把烟递到嘴边衔着,把包递过来。

      “刘力住院,我今晚陪护。”他说。

      程葭夷哦了声:“我回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有。”

      孟鹤零偏头吐干净烟雾,也不客气:“帮我喂鱼。”

      近看,他非但没有豹子的野生气息,他看她的眼神,不知为何,反而有种家犬的温顺,带点莫名其妙的恭敬。

      他叼住烟,从钥匙扣里解下两把钥匙,程葭夷盯着那个用得很旧的钥匙扣,尾巴挂着的匹诺曹小铜人,油光发亮,像步行街上被人摸多了的铜像。

      匹诺曹小铜人,高二那年,程葭夷送给她哥的生日礼物,隔天就挂到了孟鹤零的书包上。别人问他哪来的,他云淡风轻说:“哦,程硕南给的。”

      傍晚坐公交回家,孟鹤零与程硕南并肩站在前边,程葭夷抱着书包坐在后面,抬头就看到挂在孟鹤零书包拉链上的匹诺曹小铜人,尖鼻子随着车子驶动戳着空气,她看到哥哥和孟鹤零十指紧扣。

      匹诺曹的尖鼻子戳进她的心。

      孟鹤零给自己留了车钥匙和一把房子备用钥匙,剩下的连着匹诺曹钥匙扣,一起给了程葭夷。

      她打开孟鹤零家的门,他就住在她隔壁的隔壁,她住1603,他住1607,中间隔着1605。

      屋里有些乱,堆了些拳击器材,客厅立个坐式沙袋,外皮许多裂纹,可以看出成年累月经受捶打,沙发上随意丢着拳击手套和训练短裤,茶几上有空烟盒,垃圾桶里有外卖盒子。

      卧室的门敞开着,没有床,床垫就那么搁在地板上,被子倒是叠起来了,床单也铺得平整,屋里也有股淡淡烟味,枕头边上半卷卫生纸。

      程葭夷盯住那半卷卫生纸,又淡定移开目光。

      目光落在客厅一张半人高立柜上,柜子上放了几座大奖杯和几条金腰带,各种奖牌和证书收在柜子里,金银铜材质都有,隔着玻璃柜门,能看到雕刻其上的时间,跨度从2009年至2020年。

      有张合影也收在显眼位置,青少年期的孟鹤零与他的恩师教练,他手里抓着奖牌,宽肩阔膀,上身腹肌明显,下身是修长有力的肌肉腿,鼻青脸肿却意气风发。

      鱼缸置在客厅一角,收拾得很干净,水质清澈,带循环净化系统,恒温器显示20℃,氧气机发出轻微的打氧声。

      偌大的鱼缸,里面却只有一条黄金龙凤锦鲤,金黄的通身,鳍尾优美舒展,透着丝丝闪闪银光。

      鱼食搁在鱼缸旁边的抽屉里,除了鱼食还有些调理水质的药,鱼用营养液和杀菌盐。

      程葭夷根据孟鹤零微信上说的鱼食份量喂了鱼,看到他发来新消息:【麻烦帮带几条换洗衣物,主卧衣柜第二层,还有贴身的,剃须刀也带上。】

      孟鹤零发出消息,才想起他的信息给得不够具体,补充一句:【左边第二层,贴身的多拿几条,这边不方便洗晾。】

      但晚了,程葭夷已经拉开右边第二层,拉开的一瞬她有些呆眼,又淡定地合上,眼睛不自觉看向床垫上那卷白得刺眼的卫生纸。

      年轻气盛,需求大也正常,不过需求有他这么大的么?满抽屉的套子,都可以批发了。

      程葭夷早在医学院时代就过了容易脸红心跳时期。这些年在泌尿外科接诊和手术无数,眼里只看到器官,从没有多余念头。

      可因为是孟鹤零,她突然觉得有点热,从左边抽屉里小心翼翼捏出几条四角裤,丢进纸袋里。

      孟鹤零把手机揣回兜里,回头冷眼扫病床上的刘力:“你留屋里的东西什么时候拿走?”

      银河小区1607那套房子是刘力爸妈留给刘力的,刘力自己在东区还有套别墅,他嫌1607面积小,楼层高,住着不舒服,几乎不怎么住,用来放些拳击场馆的旧器材,两个月前孟鹤零搬进去住了。

      衣柜里留了好些套套,刘力某位做微商的前女友留下的,好几十盒,一直搁衣柜抽屉里,孟鹤零也懒得处理,此前不觉得什么,现在却觉那些套子烦人。

      “我那还好多没用呢。”刘力在禁食禁水,明早的手术,用了止疼后他有了精神头。

      “回头我扔了。”孟鹤零说。

      刘力是见着棺材就算落泪也要开车的人:“别啊,保质期还有两年呢,你找个女朋友用掉不就行了,别浪费嘛。我不信你两年里找不到个女朋友,之前进来那护士,脸红得不敢看你,只要你想,你这张帅脸和这身力气,还愁用不掉?嘿嘿,一夜七盒郎?嘶,不能笑,疼……”

      孟鹤零摇摇头,懒得理。

      有片刻,脑中闪过一张干净白透的脸蛋,但很快他就打消了念头。

      黑暗中,他躺在单人间病房的沙发上,觉得很闷,根本没法睡,两手枕在脑后,盯着暗夜熬。

      “孟哥,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医院,你晚上可以回银河小区去睡的,挺近的不是吗,不用……“

      刘力试图说什么。

      “闭嘴,睡觉。”

      孟鹤零打断他。

      这边,程葭夷准备去浴室洗澡,医院电话过来,她迅速约车,十几分钟到医院。
      急诊厅里,杨灵神色紧张地迎上来说:“程医生,患者孙大有,你认识吗?他亲属吵着找你,指名要你来治,不让其他医生碰,文医生把人带到休息区那边了。”

      “不认识。”程葭夷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患者现在情况怎么样?”她已经换了大褂和软平底鞋,疾步往抢救室走。

      杨灵说:“送来的时候休克,血尿伴有血块,常检和CT都出了,现在情况还算稳定,要我通知保卫科吗?”

      “我先去看看。”

      程葭夷到休息区,林阿姨看到她就扑过来,像落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抓得程葭夷手疼。

      “程医生,救救我家老头子,救救他吧!”

      “程教授。”文树喊了声,伸手扯了下林阿姨,“你别动手啊,你再这样我喊保安了。”

      他是泌尿外科的住院医师,这周值急诊,个头不高,斯斯文文,实在受不住林阿姨的疯狂。

      林阿姨像水蛭一样抓住程葭夷不松手,一定要得到程葭夷的保证,人太激动了,失去理性,力量的潜能被发挥出来,说什么都白搭。

      程葭夷正准备让文树喊保卫科。

      突然旁边伸过来一只大手,那手握上林阿姨的手时,青筋毕露,指节之间不少茧子和伤疤。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章 戳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