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09】 ...

  •   【009】
      
      请了假,乙骨忧太没有回暂时寄宿的三濑家,而是一个人去了当初被三濑隆捡到的那个小公园。
      
      蜷缩在无人的僻静之处,身上做工优良的学生制服,并没有比曾经的单薄衬衫更能带来暖意。
      
      他只能团成一团,自己拥抱自己,企图汲取或挽留些许温度。
      
      当乙骨忧太处于独自一人时,咒灵也随之安静了下来。
      
      咒灵的大半身躯仍然埋于阴影下,可即便只露出肩颈以上的部分,那经络交错、浑身血肉外露的恐怖样子,也足够让人陷入最深的噩梦。
      
      但在乙骨忧太面前,咒灵是乖巧而温驯的。
      
      见乙骨忧太把头埋在膝间,不理自己,咒灵先是默不作声地摆弄自己可以轻易夺人性命的利爪,实在无聊了,才屈起手指,只用无害的指节去触碰少年。
      
      如同想要引起注意的黏人小动物在撒娇。
      
      “忧太……忧太……不要难过……陪里香……玩?”
      
      虽说特级咒灵是存在自己的意识,并且有智慧、能沟通的特殊存在,但会和人类维持这种亲密关系的里香,显然是更不寻常的例子。
      
      乙骨忧太苦笑着抬起头来,一下下用掌心抚摸咒灵的手指,安抚住容易满足的里香,心里却依旧陷在那场连绵不绝的阴雨中。
      
      从那场让青梅祈本里香死亡,继而变为咒灵的车祸开始。
      
      十一岁那年,约定了“以后要结婚,要永远在一起”的祈本里香,在成为咒灵后,愈发抗拒所有靠近乙骨忧太的人。
      
      别说同学,连乙骨忧太的家人都遭到了攻击。
      
      害怕会再让别人受伤,还年幼的少年才下定决心,偷偷离家出走。
      
      从家乡仙台市一路漫无目的地流浪,像失去了能够停泊的港口,被迫终生漂泊的船只。
      
      他本以为三濑家会是让他能喘口气的坐标,但现在看来,也只是短暂停留的中转站罢了。
      
      ……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今天如果不是有意向转校生正好打断,中城崇他们一定会被里香攻击,又会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
      
      不能,再给三濑先生添麻烦了。
      
      乙骨忧太有了答案。
      
      闭上眼睛,他彻底放弃了般,卸去任何力气,任由自己往后倒在椅背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傍晚时鲜艳炫目的天幕。
      
      一度改变了他的人生的色彩。
      
      黄昏,由于正值昼夜与天地阴阳交替,在阴阳道中,将其称为“逢魔时刻”,意为百魅生,一天中人类最容易遇见鬼魅,妖魔横出之时。
      
      当年祈本里香出车祸,也是在这样的黄昏。
      
      乙骨忧太依稀还记得那些赤红的血液流淌在水泥路上,被黄昏余晖照得发亮,看起来好像很温暖的错觉。
      
      他想起身离开,又被蛊惑了一般,无法驱动身体。
      
      可逢魔时刻不光会遇见咒灵,还会遇见比咒灵更不讲道理的存在。
      
      ——比如,打算把没人要的小孩捡回家的,可疑除妖师。
      
      “乙骨忧太,宫城县仙台市人,十六岁,目前官方的状态是‘失踪人口’。”
      
      “十一岁时,青梅祈本里香车祸亡故,随后,身边陆续发生伤害事件。十二岁时留信出走,不知所踪。”
      
      “通过近期观察,判定其身具咒术师天赋。暂定鉴定为‘特级’。相伴咒灵‘里香’为祈本里香被诅咒后的咒灵。暂定等级为‘特级过咒咒灵’。”
      
      “以上。”
      
      慢吞吞地念完了从地下情报屋那边要来的档案,加上自己的分析,夏目沙罗合起那囊括了乙骨忧太十六年人生的薄薄几张纸,对他挥挥手,露出愉快的笑容。
      
      “又见面了,乙骨君!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夏目沙罗,受三濑隆先生委托,前来处理智德义塾高中校内异常事件的除妖师……”
      
      话音还未落尽,如同被所言激怒,祈本里香将手刺向她的颈脖!
      
      “不许——欺负——忧太!”
      
      下一秒,却是刀剑交锋的争鸣之音响起。
      
      “呜哇!和钢铁差不多硬了吧?不错嘛,让我有点惊讶了。”
      
      闪身上前,鹤丸国永挥刀挡下咒灵的利爪,脸上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神色。
      
      属于刀剑的战斗本能在强敌面前,愈发澎湃高涨。
      
      他击退祈本里香,又笑眯眯地“友好”提醒道。
      
      “太慢了、太慢了!接下来呢,里香小妹妹,是这边?还是这边?”
      
      祈本里香被彻底激怒。
      
      向来都大半潜伏于阴影里的特级咒灵,一手拍在地上,上下尖牙张开呈直角,怒吼着露出了真正的全貌。
      
      “里香……喜欢……红色!”
      
      这样说这的祈本里香,张开了手掌,用力拍向鹤丸国永所在的地方,连砖石都被轻易粉碎!
      
      “真巧啊,我也喜欢红色哦。”
      
      如轻盈的鹤展开羽翼翩然而至,鹤丸国永身姿灵动地避开,调整起手式的姿态近乎优雅,鎏金色的眼中则战意涌动。
      
      “在战场上染成红色,就会更像鹤了吧?”
      
      ………………
      …………
      ……
      
      在鹤丸国永绊住祈本里香的时候,夏目沙罗趁机走到乙骨忧太跟前,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谈话。
      
      “不用这么戒备我啦,乙骨君!我对你和里香都没有恶意,只是想来问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而已。”
      
      无视了少年全身的警惕与抗拒,她自顾自地把提前写好的报告书塞给对方,两只手就这么捧着脸,笑得眉眼弯弯地看着乙骨忧太。
      
      像看一株开得特别的好花,一只格外活泼可爱的小动物那样。
      
      “之前稍微做了点功课,鹤说……啊,就是正在和里香玩的白发大哥哥,乙骨君你应该算是他的远方亲戚?”
      
      “你们的祖上应该都是姓五条的。”
      
      铸造鹤丸国永的刀匠名为五条国永,大概也是五条葵的那个“五条”。
      
      追根溯源,据说五条家是日本三大怨灵兼掌管学问之神、菅原道真的后代。
      
      所以五条家才会拥有那样强横的血脉传承,位列咒术师御三家之一。
      
      “根据我的猜测,乙骨君应该是具有相当潜力的咒术师,在年幼不自知时,无意中诅咒了死去的祈本里香,将她留在此间,成为了特级咒灵。”
      
      “按照咒术师的流程,如果乙骨君和里香被发现的话,应该会被立即处死吧。”
      
      夏目沙罗用相当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了非常可怕的事实。
      
      可乙骨忧太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害怕。
      
      或者说,他一点惊讶的神色都无,好像早有预感,甚至因为得知了注定的结局,总算能放弃所有挣扎,安心地休息了。
      
      “这样啊。也是,应该就是这样才对。”
      
      身上竖起的刺都抚平下去,乙骨忧太难得笑了笑,扭头看向还在跟鹤丸国永战斗的祈本里香,口吻轻松。
      
      “那就拜托您了……夏目小姐,请送我和里香,一起入眠吧。”
      
      他闭上眼睛的样子,宛如纯洁的小鹿主动迎向猎人,引颈就戮。
      
      看起来真的好乖,太乖了。
      
      以至于夏目沙罗忍不住踮起脚尖,呼噜呼噜揉乱了少年蓬松的黑发,感觉不比玉犬的手感差。
      
      对上乙骨忧太困惑不解的目光,她理直气壮。
      
      “诶?可是我没打算祓除乙骨君和里香啊——我是除妖师,又不是咒术师。而且刚才就说过了,我只是来问问乙骨君,愿不愿意跟我回家的!”
      
      开始拐小孩,夏目沙罗掰手指例举被自己养的优点。
      
      “我们家里还有一个空置的房间,蛮大的,有床,乙骨君可以和里香一起住。”
      
      “鹤会做饭,但味道一般般,实在不行可以去津美纪家蹭饭!反正乙骨君看起来吃得很少,又被欺负得好可怜的样子,津美纪应该会同意的。”
      
      “而且。”
      
      她又扣下一根手指,认真地说。
      
      “我会束缚住里香,让她不能再伤害别人。乙骨君也不用再流浪了,还能去上学,重新拥有普通人的人生。”
      
      言语所编织的美好未来,比梦境更惑人,也更虚幻。
      
      乙骨忧太不懂。
      
      “那您……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但他又飞快地推翻了自己。
      
      “什么代价都可以!”
      
      “不管是做实验,还是要帮上您的忙,只要不会再伤害到别人,也、也不会伤害到里香,需要我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
      
      乙骨忧太害怕伤害别人,害怕寂寞,想要与他人有所联系,想被人需要——想找到,能活下去的自信。
      
      “……‘做实验’什么的也太失礼了!不管是除妖师还是武装侦探社的社员,我可都是遵纪守法还按时纳税的正派角色!”
      
      毫不客气地敲了敲乙骨忧太的额头,夏目沙罗对他伸出小指,开心得不得了,仿佛周身都要绽满小花。
      
      “很简单的——请像喜欢里香一样,喜欢我吧?忧太。”
      
      她笑时,如同身后黄昏余晖那样,是魔幻又绮丽的色彩,或许是危险的,却同样引诱人类跨过那百魅徘徊的一线。
      
      “我喜欢别人喜欢我,也喜欢玫瑰!”
      
      因为乙骨忧太的爱,是快要腐烂的玫瑰。
      
      有种靡丽的甜蜜,那些隐而不发的极端且扭曲的情感,化作浓烈的馥郁香气,甚至会带来迫人的窒息感。
      
      而少年似乎总被逢魔所惑。
      
      第一次,乙骨忧太遇见了成为咒灵的祈本里香。
      
      第二次,乙骨忧太遇见了夏目沙罗。
      
      他勾住了她的小指。
      
      契约成立。
      
      *** ***
      
      ——说谎的人,要吞掉一千根针哦。

  • 作者有话要说:  沙罗眼里的乙骨:引颈就戮的纯洁小鹿,好乖好可爱哦!还很香。捡忧太送里香,赚了!
    是滤镜,她加了美食滤镜【低语】
    不过这场逢魔之约,也挺浪漫的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