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0】 ...

  •   【010】
      
      同乙骨忧太定下契约后,夏目沙罗为了拐小孩而装出来成熟可靠,就瞬间被快乐冲垮,暴露出幼稚还任性的真面目。
      
      她搂住乙骨忧太的脖子,不顾呆住的少年那副手足无措的模样,忙着跟鹤丸国永炫耀自己的作战大胜利。
      
      毕竟之前付丧神再三强调,要养乙骨君可以,前提是必须对方自愿才行。
      
      “鹤!忧太同意了哦?同意被我养了!我之前就说他一定会同意的,鹤这下相信我了吧!”
      
      甚至直接快进到去姓喊名的亲昵阶段。
      
      这下好了。
      
      一句话犹如烈火浇油,让本来被鹤丸国永牵制住这么久,已经很狂躁的祈本里香,咒力又陡然飙升到一个会突破咒术师协会记录的程度!
      
      鹤丸国永真是又好笑又好气,牙痒痒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单纯的祓除和安全活捉可不一样,尤其是当对象是祈本里香这种等级的咒灵。
      
      要是不用顾虑其他,付丧神大可仗着自己身行灵动轻盈,利用出其不意的奇袭,直接刺穿祈本里香的灵核,干脆利落。
      
      可既然夏目沙罗打着“买一送一”的名号,如此简单粗暴的计划自然是行不通了。
      
      他不得不忍着攻击的欲()望,主要以躲闪来牵制祈本里香,拖延时间。
      
      如今见夏目沙罗终于达成目的,心满意足了,鹤丸国永再一次挥刀挡下祈本里香试图让小主人变成“红色”的利爪。
      
      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些许无可奈何的咬牙切齿。
      
      “那现在——该让那家伙出来干活了吧?”
      
      鹤又不是靠力气在战场上大显身手的。
      
      他最讨厌跟这种无趣的蛮力型对手打了!术业有专攻,蛮力型就让蛮力型来解决啊!
      
      “哦?这算是发出了求救信号么。”
      
      刚刚从客人的床上结束工作,伏黑甚尔不紧不慢地迈入结界,从双手拎着的袋子来看,甚至有闲心顺路去超市买了点菜。
      
      原本平平无奇的脸,在进入结界后褪去伪装,显现出更英俊也更与伏黑惠相似的面容。
      
      包括嘴角处那道的疤痕。
      
      于是他笑起来时,愈发具有嘲讽特效。
      
      “你不是总是说什么‘衣服一身纯白的就好了,在战场上染成红色,就会更像鹤了吧’之类的台词吗?”
      
      “这不是还没红嘛。我可是好心让你满足自己的癖好。”
      
      但伏黑甚尔的坏心眼很快被夏目沙罗打乱。
      
      她跑过来,主动伸手接过伏黑甚尔手中的袋子,两只手都占满了,便跑到青年的身后,用脑袋顶着、推着,让他赶快上岗施工。
      
      “不行!鹤不可以变成红色。甚尔快点干活,不然三倍加班费里是要额外扣消极怠工的罚款的!”
      
      看在钱的面子上。
      
      伏黑甚尔眯起眼睛,哼笑一声,右手抽出藏在衣下、贴身携带的短刀式咒具,但在行动前,还抽空恶劣地用另一只手揉乱了夏目沙罗的发型。
      
      “记得加钱。”
      
      被小老板打电话通知紧急加班,他可是临时推了接下来的活才过来的。
      
      言简意赅地丢下这句话,歇业已久的幽灵、曾经被称为“天与暴君”的王牌咒术师杀手,看向了自己今天的猎物。
      
      左手扶在颈侧,他歪着脖子,露出愉快也恐怖的笑。
      
      “这不是挺能干的嘛?加点油,让我多玩一会儿啊。”
      
      ………………
      …………
      ……
      
      等伏黑甚尔介入战斗,鹤丸国永立刻收刀入鞘,远离战场,走得头也不回,哪管身后是天崩地裂还是飞沙走石。
      
      再说一遍:他讨厌蛮力型的对手!
      
      有点气鼓鼓生闷气的鹤径直走到夏目沙罗身边,扫了眼她手上拎着的袋子,果断将其转交给乙骨忧太,然后从身后环住他的小主人。
      
      付丧神弯下腰来,嘀嘀咕咕地挑伏黑甚尔的刺。
      
      什么消极怠工啊,加班态度不端正啊,玩猫抓老鼠游戏,故意延长工时多拿加班费啊……
      
      可天与暴君并没有留给他太多的即兴表演时间。
      
      要知道,这可是曾经“杀死”过最强天花板五条悟的暴君。
      
      庞大的咒灵轰然倒地,伏黑甚尔舔了舔嘴唇,喉头滚动,眉宇间流露出些许不满足的神色。
      
      处于半收工状态的大黑豹,索性散漫地坐在咒灵的颈上。
      
      一只手百无聊赖地让刀刃在指尖起舞,右脚则踩在致命的灵核上,他眼神示意夏目沙罗上前。
      
      而鹤丸国永负责拦下焦急地想要去祈本里香身边的乙骨忧太。
      
      “安心安心,乙骨君,我们这是在帮助里香小妹妹,又不是为了伤害她。不然刚才我就可以直接祓除她了!”
      
      还是小小地记了一下刚才被迫一直防守的事,付丧神将手臂压在少年的肩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安静地看着就好了。接下来,就是让乙骨君见证奇迹的惊吓时刻!”
      
      乙骨忧太只能不安地探头望向还试图挣扎,又被伏黑甚尔强制镇压的咒灵。
      
      或许是因为如今咒灵状态的祈本里香,就是由乙骨忧太诅咒而形成的,越是靠近,那股同样馥郁靡丽的玫瑰香气就越是浓烈。
      
      ……里香,和忧太闻起来一样好吃!
      
      夏目沙罗忍不住发出赞叹。
      
      这也是身为除妖师的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咒灵,还是被评估为特级过咒咒灵的真实存在。
      
      的确和生命力更蓬勃而且温暖的妖怪相比,是不同的。
      
      毕竟只是死者被诅咒强行挽留在人间的残片罢了。
      
      夏目沙罗先是摸了摸祈本里香的冰冷光滑的皮肤,再是那些如同暴露在外、彼此纠缠的血管状器官,才在伏黑甚尔的催促下收起好奇。
      
      扶着咒灵锋锐的獠牙,她在那森白的杀人利器上,落下一个吻。
      
      由于长期和特级咒灵朝夕相处,乙骨忧太对咒力很不敏()感。
      
      但即便如此,眼前发生的巨变也已经到了他也不能忽视的地步——
      
      那些自祈本里香涌出的、粘稠而不详的漆黑泥状物质,经由这个吻,正源源不断地流进夏目沙罗体内。
      
      或者说,是夏目沙罗吃掉了它们!
      
      作为这样巨变的结果,咒灵庞大的身躯也一点点缩水、变小。
      
      宛如金蝉褪下了壳,剥离掉狰狞恐怖的外壳,年幼而美丽的小女孩从怪物的体内挣脱开,倒在了地上。
      
      “……里香?”
      
      甚至瞬间被剥夺了思考和发生的能力,乙骨忧太怔怔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庞。
      
      ——是他记忆中,那个还活着的“祈本里香”。

  • 作者有话要说:  忧太,不必谢,毕竟你和你老婆都很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