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008】 ...

  •   【008】
      
      好在鹤丸国永及时开门,打断了夏目沙罗危险的想法。
      
      以“不认路”为借口,鹤丸国永想让乙骨忧太将他们带到此时无人的实验室楼,然后趁机布下结界,一举祓除咒灵。
      
      可夏目沙罗却抱住他的胳膊。
      
      她语气担忧地劝乙骨忧太,今天不如请一天假,先回家好好休息。
      
      像是害怕等下再遇到中城崇等人,进而刺激里香,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乙骨忧太没有犹豫太久,便接受了夏目沙罗的建议。
      
      在离开之前,他还结结巴巴地极力罗列了智德义塾高中的优点,试图挽回学校在意向转校生心中的形象。
      
      等乙骨忧太走远了,刚才一直配合保持沉默的鹤丸国永,便眯起眼睛,弯腰同夏目沙罗贴面打量。
      
      像是盯着小猫已经伸出,正意图把杯子扫下桌的那只坏爪子。
      
      “诶——”他一针见血,“沙罗也想给这次工作再增加一点小惊喜吗?”
      
      “……反正咒术师协会还不知道这里,家里也有空房间,我们再多养一个乙骨君和咒灵嘛!”
      
      夏目沙罗双掌合十,撒娇似的用脑袋去蹭鹤丸国永的手臂,并发出小动物一样的声音,企图萌混过关。
      
      “乙骨君看起来很乖,而且瘦瘦小小的,吃很少的样子。”
      
      “他身上的咒力体量又很大,足够喂饱那只咒灵,也不需要我们再去给它找食物。一定很好养的!”
      
      简直是小孩子缠着家长要养宠物的耍赖现场。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也像被缠的家长那样,对任性的幼崽感到了头疼,鹤丸国永用指尖戳了戳夏目沙罗的眉心,尝试讲道理。
      
      “先不说早就约定过了,沙罗不许总是捡奇怪的东西回家。那个孩子是人类哦?”
      
      “养人类和养小猫小狗小仓鼠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再者,想长期束缚特级咒灵,要比单纯的祓除麻烦很多。如果被咒术师协会发现除妖师未经许可,私自圈养特级咒灵,少不了和那边扯皮。”
      
      听到这里,夏目沙罗此刻并不存在的尖尖猫耳耷拉下去,整个人都要沮丧成小小一团的模样。
      
      “可是……真的,闻起来好香。”
      
      她垂死挣扎。
      
      “养人类的话,惠,我有把惠养得很好的!”
      
      鹤丸国永此处缓缓打出了一串问号:什么?谁把谁养得很好?
      
      最后付丧神不得不残忍地提醒了无常识的小主人,和伏黑惠的特殊情况不同,就算乙骨忧太真的自愿被养,还有监护人和法律那一关要过。
      
      他想,不管是名取周一还是福泽谕吉,抑或夏目贵志,应该都不想去警署签字领走罪名为“教唆未成年人离家出走”的自家小孩。
      
      夏目沙罗,惨败。
      
      不过乙骨忧太的情况的确比较特殊。
      
      为了将损害降到最低,二人去了趟校长室,希望能了解更多关于“异常”和乙骨忧太的情报。
      
      事态继续超出预料。
      
      ——乙骨忧太,是离家出走、身份不明的流浪少年。
      
      事实上,乙骨忧太之所以会成为智德义塾高中的转校生,也是因为他在流浪时,被晨跑的三濑隆遇见。
      
      当时的乙骨忧太很狼狈,穿着有些旧的单薄衬衫,孤零零地,蜷缩着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
      
      浑身上下所有行李,也仅仅是一个不大的背包。
      
      许久未剪过的略长额发垂下,遮住了眼睛,这个阴郁而纤细,甚至带着点病弱姿态的少年,就像将刻意自己孤立在远离尘世的另一端。
      
      不管三濑隆如何询问,对方对家庭信息也闭口不言,更不肯配合去警署调查。
      
      实在放心不下的三濑隆,只好强行把少年带回了家里,姑且先照顾着。
      
      而在日常相处中,三濑隆得知了少年的名字,也逐渐发现乙骨忧太除了抗拒他人靠近,和喜欢自言自语之外,其实是个很不错的孩子。
      
      对待花朵和蝴蝶都足够温柔,会偷偷帮忙做些家务,却绝不张口夸耀自己,对待一切善意都满怀感激,又充满了习惯般的逃避和惶恐。
      
      三濑隆因为妻子身体的原因,没有孩子,便将所有遇见的学生都当做了自己的孩子,忍不住想要去照顾他们,看他们长大开花。
      
      在确认乙骨忧太不是什么坏孩子之后,他便利用职务之便,走了点后门,将乙骨忧太塞进了智德义塾高中。
      
      他本意是打算等这个少年的状态再稳定一些,就打听一下他的家庭。
      
      毕竟小孩子是不能不上学,不能没有大人看护的!
      
      ……如果是乙骨忧太的家庭有问题的话,那三濑隆想,要是忧太不讨厌,其实“三濑忧太”也是个很好听的名字。
      
      可同样是因为工作太投入,被太多学生分散了注意力,他并没有发现正在乙骨忧太身上发生的不寻常。
      
      今天乙骨忧太找他请假的理由,也只是“身体不适”而已。
      
      把自己知道的部分阐述完了,三濑隆迟疑了很久,忐忑地又问。
      
      “除妖师小姐,那、那些事,应该和忧太他,没有关系吧?”
      
      指腹划过乙骨忧太学生档案上的照片,夏目沙罗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反问对方。
      
      “您是想听到怎样的回答呢?是或不是,对您而言……还有区别吗?”
      
      因为,三濑先生的身上,已经出现了“恐惧”的味道啊。
      
      人心是很脆弱的。
      
      就像碎掉的镜子,哪怕找回了所有的碎片,勉强重新拼凑在一起,也无法恢复如初,一旦怀疑的种子埋下,就再也回不到当初。
      
      “乙骨君的档案我就带走了。还请三濑先生放心,委托一切顺利,安心等我的消息就是。”
      
      夏目沙罗拿起档案袋,礼节性地冲三濑隆鞠了一躬,随口提醒道。
      
      “也请您不要忘了委托合约上的‘保密原则’。”
      
      为了维护社会稳定,也避免让民众陷入恐慌,制造更多的咒灵和妖怪,暗面世界的一切,都是需要对普通大众保密的。
      
      当然也包括了……乙骨忧太。
      
      三濑隆沉默地点头。
      
      在夏目沙罗起身离开校长室的最后一秒,她听见了三濑隆如梦呓的自言自语。
      
      “忧太,忧太他,是个好孩子啊。很好的孩子……不论如何,拜托您了,夏目小姐。”
      
      ——可是,这么好的忧太,也被你放弃了啊。
      
      关上校长室的门,夏目沙罗光速变脸。
      
      她高举起乙骨忧太的学生档案,开心地在原地直蹦跶,还不忘跟扶额叹气的鹤丸国永强调。
      
      “乙骨君现在是没人要的小孩了!那我就可以养了啊!对吧?鹤,我可以养没人要的乙骨君吧?”
      
      没人要的话。
      那她就不客气啦!

  • 作者有话要说:  目标不是自己的爱无法获得满足,只是闻着别人碗里的很香,所以馋了。
    为忧太没人要而开心的沙罗,是个坏孩子!
    但谁能跟一只小猫咪计较呢.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