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007】 ...

  •   【007】
      
      为了不引起学生和职工的恐慌,夏目沙罗和鹤丸国永是以“参观”的名义,在智德义塾高中内展开侦查的。
      
      首先就是要把学校范围大致转上一圈,感知有无异常的气息。
      
      事实上,答案也很明显——
      
      “这个委托人,刚好找错了求助对象呢。”
      
      右手搭在额前,望向视野中有黑雾弥漫的方位,鹤丸国永发出无意义的语气词,口吻却夹带了几分跃跃欲试。
      
      “呜哇!诅咒的气息都浓得快要实体化了,是个大家伙啊。至少有一级,我觉得特级也不是没有可能哦?”
      
      但他很快又叹了口气。
      
      “虽然挺期待的,不过严格来说,这种规格的任务,沙罗应该是被禁止接手的吧?要我联系咒术师协会么。”
      
      失望的付丧神嘟囔着举起手机,口中则开始埋怨严重失职、害他们白跑一趟的咒术师。
      
      “竟然连这种等级的咒灵都没有侦查到,咒术师那边的‘窗’越来越不行了!”
      
      鹤丸国永的语气,对咒术师并不算太友善亲切。
      
      毕竟他现在也算是半个除妖师了。
      
      如今,使用阴阳术的除妖师,驱动诅咒的咒术师,还有异能力者,三方共掌这个现代社会的暗面。
      
      比起更单纯的,只发生在人与人之间斗争,且主要分布在横滨地区的异能力者,除妖师和咒术师的对手,是更不可名状的存在。
      
      其中又有着微妙的区别。
      
      前者信奉神明与阴阳五行,可通天地,可视灵魂,传承主要依托于世家血脉相继,大多对外封闭,维持着半隐世的高姿态。
      
      出来当男演员还当得特别成功的名取周一,绝对是其中异类。
      
      后者摈弃神明一说,单纯依靠人类自身,通过驱动自身负面情绪所诞的诅咒力量,来祓除咒灵。
      
      归功于领头的御三家极擅玩弄权术。
      
      咒术师早早深入群众当中,敛财敛权,和政()府达成协议,成立咒术师协会,就此差不多走上了明面。
      
      他们又不计较家世,于京都、东京开办学校,试图搜罗所有身具术式潜力的学生,是手握暗面世界话语权的庞然大物。
      
      考虑到术业有专攻,力量体系不同,妖怪也不完全同于咒灵,咒术师跟除妖师一般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为政。
      
      有时诅咒大爆发的夏天,咒术师协会忙不过来,还会花钱雇除妖师来帮忙分担一下业务。
      
      谁让除妖师吃的是信众供奉,旱涝保收,不像社畜咒术师,活来了不能不干,活干少了,没业绩还会少拿钱。
      
      再打个比方,就是掏有钱人荷包的高定奢侈品路线,和薄利多销的国民之友路线。
      
      所以,双方私底下都发自真心地认为对面是煞笔,只是他们不说。
      
      而鹤丸国永由于付丧神的身份问题,被咒术师协会拒绝承认为正式除妖师。
      
      以至于他偶尔打工赚外快养沙罗的时候,都不得不挂着“名取周一的式神”这个名号。
      
      于是整个咒术师协会连同旗下的咒术师,都被记仇的鹤列在了黑名单上。
      
      夏目沙罗自然也清楚这些。
      
      按照流程,除妖师在发现咒灵之后,一般是需要直接上传给咒术师协会,再由咒术师协会决定,是雇佣除妖师即刻解决,还是由咒术师一方接手。
      
      但这个流程是需要时间的。
      
      而且临近暑假,夏天是咒灵的爆发期,也是咒术师人手最难周转的一段时间。
      
      不然夏目沙罗已经单方面变鳏夫的前男友五条葵,总不至于忙到请假求婚都被打断。
      
      想到刚才三濑隆发自真心地劝诫和善意,她拽了拽肩上刀袋的系带,目光游移片刻后,落在付丧神身上。
      
      “可是,我觉得,鹤会赢的。”
      
      ——特级咒灵终究是对学校人员非常危险的不安定因素,她想尽快帮三濑先生解决。
      
      “诶?沙罗太狡猾了!都被这样拜托了,那就没办法了啊。”
      
      弯下腰来,他与还年幼的主人额头相触。
      
      鹤丸国永鎏金色的鲜艳眼眸,近距离看时,色泽便如流转了粘稠的蜂蜜,却同样不失属于锐利凶器的锋芒。
      
      “就尽管放宽心交给我吧!鹤会带给你令人吃惊的结果的。”
      
      毕竟作为刀,斩尽所有阻挡在主人身前之物,可是本能啊。
      
      ………………
      …………
      ……
      
      夏目沙罗与鹤丸国永顺着诅咒的气息,一路追踪下去,来到了学校的体育馆。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体育馆旁边用来储存运动器材的小仓库。
      
      掩藏在僻静无人的角落里,把铁门一关上,将外面的世界隔绝,就成了让受害人求助无路的绝妙霸凌场所。
      
      “没必要露出这幅冷淡的样子嘛,乙骨。我们不是搭档默契的好伙伴吗?”
      
      “稍微也为我考虑一下吧?你这种人,你这幅样子,简直是生来就被欺负的好料子啊!我们也只是帮你完成自己的使命而已!”
      
      原本还算普通无过的嗓音,当被刻意抑扬顿挫,挤成不怀好意的尖刻语调时,就沦为了阴冷滑腻的下作品。
      
      伴随着不良少年的哄堂大笑,还有一个颤抖着的声音,淹没其中。
      
      “——不、不行!住手!不要过来!”
      
      有这样柔弱无助的求饶助兴,中城崇很难控制自己继续上扬的嘴角,哪怕笑容夸张到已经脱离正常范围,透露着一股人性恶意的狂热。
      
      你看,他说得没错吧?
      
      这种像烂泥一样只会蜷缩在地上,哭着求放过的家伙,根本就是为了让别人验证自己的强大,而诞生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
      
      啊啊、多么可怜的乙骨。
      
      不让他认清这个事实,要是还抱着对“被救”的盲目希望的话,是不行的啊!
      
      对乙骨忧太握紧拳头时,中城崇甚至心中充斥着怜爱与悲悯,像个高高在上又无所不能的上帝。
      
      ——但被阻止了。
      
      “嗨嗨!无聊的校园霸凌游戏,到此为止!”
      
      横空出现的手掌,轻轻松松包裹住了中城崇的拳头。
      
      不知何时进入仓库的白发青年,轻松拎起身边的不良少年,一手一个,像丢沙包一样丢出门。
      
      他拍拍手,迈出仓库又回身关门时,冲屋内的二人眨了眨眼睛。
      
      “接下来就是鹤大展身手的时候了。乖孩子可不能偷看,不然圣诞老人会漏掉你们的圣诞节袜子哦?”
      
      这次铁门隔去的,是颠倒了位置的施害者的哭喊求饶。
      
      事出突然,乙骨忧太也懵懂不知所措。
      
      护住脑袋的双手还拦在脸前,他只能呆呆地通过手臂间的缝隙,看见半张陌生的少女面庞。
      
      他,被救了?
      ……不对!
      
      “不要过来!对不起,请、请不要靠近我!”
      
      哪怕背部已经贴到冰冷的墙壁,哪怕面对的是帮助了自己的人,可乙骨忧太还是拼命想要往后退,试图拉开同对方的距离。
      
      他眼中满是恐惧,瑟缩着低语。
      
      “住手啊……里香。”
      
      这是当然。
      
      夏目沙罗想:真正被救的,应该是那群不良少年才对。
      
      霸凌所产生的负面情绪,和这位受害人身上所缠绕的诅咒相比,简直卑微到不值一提——
      
      在除妖师眼中,蛰伏在名为乙骨的孱弱少年身后的,正是二人一路追寻的特级咒灵。
      
      而那双能轻易夺走普通人性命的咒灵之手,刚才离中城崇的喉咙不过一拳之距而已。
      
      此刻也正对夏目沙罗蠢蠢欲动。
      
      经由诅咒维系成一体的被咒者与施咒者,恐怖到看不见上限的咒力体量,甚至远超她偶然见过的一级咒术师。
      
      ……比想象中还要棘手。
      
      夏目沙罗也开始怀疑,咒术师协会负责侦查的“窗”是不是集体选择性失明了。
      
      但好消息是,似乎少年是可以跟咒灵沟通的,大概这也是学校内还未出现伤亡事故的原因。
      
      还有“里香”。
      他是给咒灵取了名字吗?
      
      目前看起来,只要不随意靠近,特级咒灵就不会主动攻击。
      
      夏目沙罗主动退后了几步,脸上挂着略微有些不安的表情。
      
      “你还好吗?不好意思,我是夏目沙罗,有意向转学,所以今天和监护人来参观学校。听到声音就过来了,没想到……”
      
      似乎是她的远离,让少年和咒灵都稍微松弛了下来。
      
      少年慌乱擦了擦沾满灰尘的脸,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
      
      他目光躲闪,又羞怯地低下头,一副极为腼腆的样子,声音也是弱气的。
      
      “非常感谢!实在抱歉,给您添麻烦了!我、我是乙骨忧太,高一C班的转学生。”
      
      “那个……智德义塾高中是很好的学校,请,务必不要误会!”
      
      乙骨忧太说话时,咒灵从阴影中伸出的巨大双手,也怜爱地轻轻拢着他,像巨龙守护自己的宝藏。
      
      夏目沙罗能感受到那股因过于极端疯狂,而愈发甜蜜的芳香。
      
      爱是这世上最扭曲的诅咒。
      
      ——却也是她无法戒断的食物。
      
      虽然从各种角度来说都很危险,但闻起来真的……有点太香了!
      
      在错误的时间里,对着错误的目标。
      
      夏目沙罗,饿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买一送一,一夫一妻。
    乙骨大师兄,妙哇!
    但是——可恶,评论越来越少,我怀疑你们在养肥我,而且我有证据。
    小心以后变成我养肥你们!【咕咕震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