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06】 ...

  •   【006】
      
      因为晚膳和中午的便当都是伏黑津美纪负责,公平起见,也是为了让姐姐能多睡一会儿,基本由伏黑惠准备早点。
      
      而且通常会把夏目沙罗的那份也顺手做好。
      
      他的厨艺只能算是一般,不过应付相对简单的早餐已经足够。
      
      今天打算做培根煎蛋吐司。
      
      无油将培根煎至边缘泛出浅褐色,用逼出来的、带着肉香的油让太阳蛋熟透,吐司则是提前在吐司机烘烤过的微微焦黄。
      
      空气中很快弥漫开食物诱人的香气。
      
      在等咖啡过滤的时候,伏黑惠就懒懒地靠在冰箱上,两眼放空,一手拿着吐司细嚼慢咽,一边想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
      
      菜差不多吃完了,今天放学要和津美纪去趟超市,鹤先生昨天下午才回来,应该也需要采购,等下问问沙罗要不要一起;
      
      虽然离月考还有一段时间,不过该着手安排三人的复习计划了,回头可以找津美纪借高一的课本,提前准备一下;
      
      另外……
      
      生活琐碎的人间烟火暂时占据了少年的思绪。
      
      由于要进厨房,伏黑惠没换上学校制服,而是穿着最舒服的大号白T恤。
      
      宽松的圆领露出线条好看的肩颈与锁骨,蓬松黑发也柔顺地耷拉下来,多了几分无害而懵懂的乖。
      
      这样的他,站在窗户漏进的阳光下,那些固执的、被隐藏起来的坚冰似的东西,也仿佛消融于温暖里,有了这个年纪本该有的的样子。
      
      脚步声从楼梯那边传来,是准备下楼洗漱的伏黑津美纪。
      
      “早上好,津美纪。今天是培根煎蛋吐司。牛奶还是咖啡?”
      
      “早上好,惠!我想要咖啡。辛苦啦。”
      
      伏黑津美纪打着哈欠给出回答,冲伏黑惠笑了笑,便揉揉眼睛,打算去卫生间洗漱。
      
      只是目光扫过桌上的三个盘子时,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忘了什么。
      
      “啊!抱歉惠!”
      
      伏黑津美纪双掌合十举起,低下头,懊恼地说。
      
      “我忘记和你说了!昨天晚上沙罗和我说,她今天开始要请假三天,所以不用做她那份的。”
      
      伏黑惠倒咖啡的动作一顿,十分自然地往下接话。
      
      “请假三天?”
      
      “嗯嗯。这次好像是在南极挖石油的远方亲戚回老家了,所以她要赶回去见个面还是什么的。”
      
      “说起来,上次沙罗请假,是在非洲的亲戚邀请她去体验挖钻石。”
      
      伏黑津美纪掰着手指数了数,记录在案的理由可谓是千奇百怪。
      
      她总结:“不愧是和鹤先生有关系的亲戚,都是很厉害的大人啊。”
      
      伏黑惠竟无言以对。
      
      老实说,如果不是鹤先生身上毫无咒力反应的话,他一定立刻把鹤先生介绍给五条老师,建议去测一测DNA,说不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不,还是不了。
      
      这两个人凑到一起绝对是1+1>2的灾难。
      
      好在青春期少年的胃是无底洞,伏黑惠没有浪费,把本来准备给夏目沙罗的那一份也轻松解决。
      
      只是洗碗筷的时候,他听着哗啦啦的水声,看见了倒映在餐盘上写着情绪的黑色眼睛。
      
      沙罗是有他的联系方式的。
      
      可仔细一想,像是要离开一段时间这种事,他向来都是由津美纪转告得知。
      
      当然,告诉津美纪等于告诉他,而且沙罗和津美纪是同学,她们也最先认识。
      
      但是……
      但是。
      
      沉默地洗完餐具,伏黑惠长呼出一口气,把洗好的餐盘擦干净,放回橱柜里,神色恢复了惯常的平静无澜。
      
      没有但是。
      
      本来也只是“同学/闺蜜的弟弟”而已。
      
      既然夏目沙罗要离开三天,他想,那复习计划可以暂时推后。
      
      正好不用担心被看到奇怪的举动,空出来的时间,就全部用来练习咒术吧。
      
      毕竟验收的时间又快到了。
      
      ——和五条老师。
      
      念及那个名字,伏黑惠的手指下意识勾了勾,是从六岁开始,就刻印在身体记忆中的术式。
      
      “玉犬。”
      
      少年的影子中钻出更巨大的阴影,又化作额前浮现朱红咒印的黑白玉犬。
      
      两只看起来温驯可爱、还会摇尾巴的狗狗,就这么乖巧地坐在跟前,歪着脑袋,仰头看向它们的主人。
      
      他弯腰挠了挠玉犬的下巴,很淡地笑了笑,是不自知的柔软姿态。
      
      “接下来几天,要辛苦你们了。”
      
      ………………
      …………
      ……
      
      东京。
      智德义塾高中。
      
      得知聘请的除妖师会在今天上午抵达学校,即便表面上装着从容不迫的样子,但学校校长兼此次任务的委托人三濑隆,内心还是充满了忐忑与不安。
      
      毕竟严格来说,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到“那边”的人和事。
      
      连名取周一的联络方式,都是在警署工作的老朋友听说了情况之后,偷偷告诉他的。
      
      虽说不是名取周一本人来,但上次电话沟通的时候,那位气势强到能顺着电波扑面而来的福泽谕吉先生,也实在很让人有安全感。
      
      据福泽谕吉先生所言,这次来的是名取周一亲自指导出来的除妖师,姓夏目,目前的委托完成率为100%,是非常可靠的角色。
      
      为了妥善接待这位除妖师,三濑隆特意换上了自己最好的西装,但求能不出错地尽快解决此事。
      
      不然流言一广,实在很影响学校的声誉。
      
      于是,当那位相貌不凡的白发青年推开校长室的门后,三濑隆立刻殷切地上前,一套标准的问候流程打出来。
      
      却惨遭对方打断。
      
      “实在很抱歉,好像让您误会了。”
      
      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鹤丸国永让出身后被挡住的夏目沙罗,视线却落在三濑隆的脸上,笑容灿烂地介绍道。
      
      “事实上,真正的除妖师夏目,是这位才对!鄙人不才,不过是夏目小姐的助手罢了。”
      
      对刀剑付丧神的坏心眼无话可说,夏目沙罗悄悄戳了戳鹤丸国永的后腰,示意他适可而止,并表情严肃地鞠了一躬。
      
      “夏目沙罗。感谢您的信任,三濑隆先生。接下来的委托,会由我和鹤协力完成。请多指教。”
      
      但三濑隆迟迟没有回应。
      
      夏目沙罗困惑地看了他一眼,正犹豫要不要上手推一下,看看是不是石化了,就听见三濑隆表情恍惚地举手提问。
      
      “恕、恕我失礼!请问……夏目小姐……的年龄是?”
      
      “实在不好意思,但,那个,童工。是违法的。而且。今天,是上学日。”
      
      涉及到专业领域,身为见过无数问题学生的资深校长,代入感立刻飙升,三濑隆的嗓门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十五岁以下禁止从事复杂劳动!即便是高中生,合法打工的前提,也必须是学校允许情况的课外时间!逃课打工,是会有被劝退的风险的!”
      
      三濑隆看向夏目沙罗的眼神,顿时沉痛起来,还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请珍惜自己的学习机会,夏目小姐。学生就是学生,未成年人不应该过早地介入到危险的世界里。赶紧回去上课吧!”
      
      “如果没有理由请假的话,我可以在校医室帮你开一张病假说明……但只此一次。”
      
      “委托的事情,我也会再和名取先生联系的。请不用挂心。”
      
      他言语和动作里,都已经是毫不掩饰的送客意味了。
      
      有了意料之外的发展,鹤丸国永眨了眨眼睛,和同样懵住的夏目沙罗对视,忽然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
      
      今天份的惊吓(1/n)
      
      看起来是普通的油腻中年大叔,结果意外得是个蛮不错的老师嘛!
      
      眼看自己就要被委托人拒之门外,夏目沙罗当机立断。
      
      “您误会了,三濑先生!其实我今年二十一岁,是正式合法的除妖师,每年还要按时交税的合法纳税人。”
      
      三濑隆的眼神半信半疑。
      
      夏目沙罗再接再厉。
      
      左手撩开披散在耳后的长发,眼角眉梢处细微的改变,就能用成熟女性如饱满果实汁水般的风情,掩盖住少女的青涩感。
      
      “能被您认成学生还真是让人高兴。这次接下这个任务,也是阔别学校已久,想稍微感受一下年轻人的青春。”
      
      “感谢您的热心。三濑先生是一位很好的老师,我也会全力以赴,尽快解决学校当中的奇怪事件的。”
      
      “不过——”
      
      眯起眼睛,她将食指竖在唇边,半是撒娇、半是抱怨地说。
      
      “三濑先生下次请记住,不要轻易对女士询问年龄哦?女士的年龄可是秘密啊。”
      
      三濑隆:?
      三濑隆:???
      三濑隆:!!!!!!
      
      ………………
      …………
      ……
      
      “他信了。”
      
      离开校长室后,鹤丸国永终于不用再忍耐伪装,躲在无人角落里笑得前俯后仰,还疯狂拍墙,连眼角都沁出些许生理性的湿润。
      
      “他绝对信了!最后那个表情简直就像在说‘震惊!除妖师的驻颜术竟恐怖如斯,长生不老是否不再只是传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一只笑得张牙舞爪的鹤。
      
      然而夏目沙罗莫得感情。
      
      她只是伸手抓住他衣领前的链子,就像老农民抓住鹤纤长的颈,提溜起来,冷酷地将其拽着前进。
      
      *** ***
      
      为了不让名取周一和谕吉先生因“雇佣童工+教唆未成年学生逃课打工”而涉嫌违法,夏目沙罗付出了很多。
      
      真的,付出了很多。

  • 作者有话要说:  雇佣童工是违法的哦!会被人民警察抓起来的!
    福**吉:……
    森*外:……
    糟糕,好像少年漫大部分的组织都逃不过正道的光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