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005】
      
      “鹤先生,出差辛苦了!欢迎回来。作为庆祝,晚餐要一起吗?和沙罗约好了,今天吃咖喱猪排饭哦。”
      
      伏黑津美纪也冲青年笑了笑,乖巧地送上问候。
      
      鹤先生就是当年同夏目沙罗一起搬来伏黑家隔壁的监护人。
      
      全名叫鹤丸国永,和平安时代的刀匠“五条国永”所铸的那把皇家御物级别的太刀重名。
      
      和奇怪的名字一样,鹤先生是个很与众不同的人。
      
      虽然名义上是可靠的大人,但尤其喜欢恶作剧,动不动就把“惊吓”挂在嘴边,曾经为了让伏黑惠露出“有趣的表情”,而倒挂在树上潜伏,耐心等待时机。
      
      幼稚程度最多只有六岁,不能再昧着良心虚报年龄了!
      
      言语间,幼稚的鹤丸国永已经用看似纤细的手臂,轻而易举地,将扑在怀里撒娇的少女举了起来。
      
      夏目沙罗也非常配合。
      
      她“哇”地笑出声,裙下光洁的小腿稍稍向后蜷起,又伸出手勾住对方的脖子,侧脸和青年贴贴。
      
      ……六岁的鹤先生带着三岁的沙罗小朋友一起玩,真是怎么想都让人放心不下。
      
      伏黑津美纪双手叉腰,脸颊微微鼓起,无可奈何地看着那边的幼稚二人组,唇角却不自觉地扬起些许。
      
      而伏黑惠已经直接上手,拆开了幼稚二人组的贴贴。
      
      把夏目沙罗稳稳放回地上,少年视线移开,只是低声提醒。
      
      “……裙子。”
      
      本来还有些困惑的夏目沙罗一听,立刻支棱起来。
      
      超骄傲地卷起裙边,她将印有DOGE表情和“还满意你看到的吗”字样的安全裤露出一角。
      
      “没关系的惠,你看!鹤给我买的安全裤,每天都有好好穿的,没有忘!”
      
      “哦哦。很好很好,沙罗真是个听话的乖孩子。”
      
      奖励似的揉了揉夏目沙罗的发顶,鹤丸国永认真审视了一下自己的杰作,觉得不愧是他的审美,真是出色,兼具了防走光和送惊吓的双重功效。
      
      “以为自己能做坏事的男孩子一定会被吓一大跳吧!那个表情,想想都很有趣。”
      
      有伏黑姐弟在身旁,安全裤至今还没真的发挥过作用,夏目沙罗想了想,认真地思考作战方案。
      
      “鹤想看吗?那我——”
      
      话音未落,伏黑津美纪捂住了她的嘴,伏黑惠按住了鹤丸国永。
      
      像是没有听到刚才的对话,时光倒流了,伏黑津美纪重复自己之前的问题。
      
      “晚上吃咖喱猪排饭吗?”
      
      在伏黑惠毫无感情波动的凝视下,六岁的鹤先生和三岁的沙罗小朋友安静如鸡,默默点头,假装无事发生。
      
      等风头一过,耐不住安静的鹤丸国永就又开始了小喇叭广播服务,讲述这次旅途上的有趣见闻。
      
      这次他是去大阪出差。
      
      重点吐槽了那边接头人的不近人情、古板无趣,又立马细细描述了他是如何帮对方枯燥的日常中,增添靓丽色彩。
      
      写作惊喜,读作惊吓。
      俗称“恶作剧”。
      
      而带回来的伴手礼,是一大盒大阪的特色京菓子。
      
      一共四份,他们四个人每人一份,公平合理。
      
      不过等在伏黑家吃完美味的咖喱猪排饭,鹤丸国永和夏目沙罗手牵手回了家,讲述的,就是故事的另一面了。
      
      “真是的,名取那家伙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这次也毫不客气地使唤了我啊。”
      
      进门后,鹤丸国永打小报告的同时,解开了身后背着的刀袋,将不离身的佩刀释放。
      
      何其美丽的一柄太刀。
      
      刀长二尺五寸九分五厘,刀拵上纹有黄金,是飘逸清隽的鹤纹莳绘。
      
      锥子股状的刀茎,配上纤细而弯曲的、雪亮几可映人的罕见刃身,说是艺术品也不为过。
      
      事实上,若是有任何对日本名刀有研究,或是宫内厅三之丸尚藏馆的管理人在此,就该立刻报警,要求警察前来缉拿罪犯。
      
      罪名:偷盗皇家御物。
      ——“鹤丸国永”。
      
      萤火般的雪白灵光自刀身散开,昏暗夜色中,他那鎏金色的眼,也如不可思议的奇异之物,流动着闪烁星辉。
      
      “明明我都是几百岁的老家人了哦?冒牌货现在都躺在宫内厅三之丸尚藏馆里当皇家御物。战斗就算了,让刀去和人类玩勾心斗角的游戏,也未免太坏心眼了!”
      
      真正的鹤丸国永这样抱怨了。
      
      或者说,是名刀鹤丸国永所化的付丧神。
      
      付丧神虽然沾着“神”字,却并非神明,而是器物放置不理百年后,吸收天地精华、积聚怨念或感受佛性,从而得到灵魂的精怪。
      
      托过去曾被置于神社供奉的福,鹤丸国永的属性更偏向神佛那一边。
      
      因其本心清正,力量纯粹,即便在刀剑付丧神中,也属于相当强大的顶尖级。
      
      但同样由于长期受人尘封,化形后异常讨厌寂寞和无聊,热衷于给单调的日常加点惊吓,不管是自己还是旁人。
      
      目前的主人是夏目沙罗,不过考虑到主人年纪尚幼,他才是实际意义上的监护人。
      
      ……虽说经常被怀疑这一点就是了。
      
      认为鹤丸国永是在跟自己撒娇,夏目沙罗打开京菓子的盒子,先塞给对方一个,再自己捧了一个,细嚼慢咽。
      
      “这次名取先生给鹤的委托,不是去大阪祓除妖怪吗?”
      
      闻言,鹤丸国永却语气幽幽,向来活泛灵动的神情也变得麻木,仿佛枯萎的花。
      
      “倒的确是祓除妖怪……可这个妖怪,是被委托人抛弃的情人所化,还不止一个。委托人是瞒着家里人进行的,刻意没让我和其他人接触。”
      
      “但是!但是!委托人的妻子之前就察觉到不对,雇了私家侦探,一直再追踪委托人。”
      
      “那她以妻子的身份来问我,我又不知道,我不就老实交代了嘛。”
      
      付丧神咬牙沉痛道。
      
      “结果就变得很麻烦、很麻烦了!”
      
      “沙罗你不知道,我当时被委托人和他的妻子拽在中间,两边都超级大声地在吵架,还非拉着我作证,都不肯让我走!”
      
      “比斩杀十只,不,五十只妖怪还要让鹤受到惊吓!是真的惊吓哦!”
      
      这剧情可比甚尔编得还精彩,夏目沙罗听得入迷,一顿小海豹鼓掌,好奇地追问结局。
      
      “这个嘛,是小孩子不能听的部分。”
      
      鹤丸国永露出了奇妙的笑容。
      
      “总之,委托人的惊吓一定比我更印象深刻。”
      
      危险警告:这一只记仇的鹤。
      
      夏目沙罗不太真心地同情了委托人一秒,就立刻把他抛在脑后,准备去冰箱里翻翻看。
      
      上次谕吉先生送的茶叶在那里,泡来配京菓子吃。
      
      “说起来,名取跟我说,他又给你介绍了个工作。”
      
      鹤丸国永站在夏目沙罗背后,看她在冰箱里翻找,就顺手把放在最上面的茶叶罐取了下来,垂下同样雪白的眼睫,低眼看她。
      
      “福泽那边沟通好了吗?”
      
      名取周一是除妖世家的继承人,实力强劲,相貌俊美,又是知名男演员,不管在普通人还是在除妖师里,都交友广泛。
      
      因为是朋友夏目贵志的关系,对夏目沙罗多有关照。
      
      除了能力上的指点,他偶尔也会介绍些合适的任务给她,让夏目沙罗练练手,而且酬劳全给,不扣一分介绍费。
      
      福泽谕吉也曾经欠过他人情。
      
      这也是在夏目沙罗没法继续呆在夏目贵志身边后,会被名取周一介绍,寄养在福泽家的原因。
      
      “嗯!晶子已经把情报都发给我了。这次是在东京哦。”
      
      鹤丸国永稍微有点惊讶。
      
      “东京吗?”
      
      他把柜子上的茶壶递给夏目沙罗,若有所思。
      
      “东京应该是咒术师的地盘才对。委托人竟然会舍近求远,拜托到除妖师身上?”
      
      说到这里,夏目沙罗忍不住笑出声。
      
      事实上,委托人的理由很质朴——名取周一对外收取的委托价格,比咒术师协会低。
      
      毕竟是女友粉无数,自带玫瑰花背景,口头禅是“对不起我太耀眼了”的知名男演员,通告费拿到手软不说,家里还很有钱。
      
      对名取周一而言,除妖只是兼职,四舍五入是在做慈善。
      
      听完夏目沙罗转述的理由,鹤丸国永竟一时说不出话,可能是被名取周一的发言给震到了。
      
      相比之下,他可是个为了养家糊口而不得不认真工作的靠谱大人啊!
      
      鹤丸国永决定无视这个问题。
      
      左手端起夏目沙罗泡的茶,右手从拿走挂着猫咪挂饰的手机,他随手打开武装侦探社内部工作用的机密邮箱,查看任务情报。
      
      “让我看看……”
      
      “唔。东京一所学校,连日来发生了灵异事件,如窗户玻璃莫名破碎、花园的花一夜枯萎、学生莫名受伤。希望查明缘由并解决。”
      
      呷了口茶,化开口中京菓子的甜,扫过情报最下的地址和联系方式,鹤丸国永挑了挑眉。
      
      “能对实体造成损害,还让学生受到实质性伤害。不管是妖怪还是咒灵,看来这次的目标,挺大胆的嘛!”
      
      “希望是个能带来惊喜的家伙。”
      
      “那我负责来联系委托人。沙罗想什么时候去?”
      
      人就站在鹤丸国永怀里,一起看的情报,夏目沙罗瞧了眼照片上手臂留红的年轻学生,没怎么纠结。
      
      “正好鹤回来了,那就明天吧。我让津美纪帮我和老师请假三天。”
      
      她捧着茶杯,动作细节里有福泽谕吉的小习惯,随口说。
      
      “早点解决,少一点损害,总是好的嘛。”
      
      鹤丸国永弯下腰,把下巴顶在夏目沙罗的脑袋上,眉眼弯起,像大企鹅带着小企鹅那样,左右摆了摆。
      
      “好哦。那就明天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五条悟】,五条国永锻出来的名刀【鹤丸国永】。
    都和五条有关,都是白毛,还都喜欢给人“惊喜”——这可不就是缘分嘛!安排!
    不过全文和刀剑关联不大,大概不会有其他付丧神出场。
    而且接下来,我们要去抢买一送一的特大优惠(低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