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004】
      
      享用完饭后的曲奇饼干和草莓牛奶,三人按老规矩分工。
      
      伏黑惠洗碗,夏目沙罗就拿着抹布在旁边盯着,洗好一个擦一个,再由伏黑津美纪放回到橱柜里。
      
      清扫结束,两个女孩子就像小动物一样,彼此依偎着蜷缩窝在沙发上,看时下的人气搞笑综艺节目,嬉闹的笑声就没有断过。
      
      坐旁边拿着本书在翻的伏黑惠,看了她们一眼,又看了她们一眼。
      
      最后起身去屋里拿了毛茸茸的毯子,默不作声地给二人盖好,他才终于能安心专注在本就晦涩难懂的文字上。
      
      和人肌肤相贴的温度太暖和,充满怜爱的抚摸也惬意得萌生出些许微醺感。
      
      夏目沙罗不禁懒洋洋地眯起眼睛,半边身子趴在伏黑津美纪的肩膀上,脸蹭来蹭去地撒娇,也被对方好脾气地纵容了。
      
      因为幼时的意外,她体质特殊,无法单纯靠普通的食物获得满足,必须汲取他人的爱欲来暂时填补饥饿的无底洞。
      
      情人间的恋慕、对亲近朋友的喜爱、长者对幼辈的怜惜……情感越热烈,供给者本身越强大,越能让身体维持长时间的平衡状态。
      
      伏黑津美纪的“爱”是红豆年糕汤,甜甜的,暖融融的,又绵绵软软,饮下时,如同浑身都被温度适宜的泉水所温柔包裹。
      
      可普通人平淡温情的情感,并不能饲养那永远不满足的欲望。
      
      所以夏目沙罗不定期就要跑出去,乔装打扮,谈一次惊心动魄的恋爱——少年人的情爱最是真挚,热恋时不顾一切,失恋时痛彻心扉。
      
      一位饲主,两种吃法,响应资源利用最大化号召的同时,也尽量减少受害人数量。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蒙住头的毛毯被人掀开了一个小角,黑发的少年低眼看来的同时,在夏目沙罗被局限的视野内,好像世界也只剩下了对方。
      
      “快九点了。明天周一有课,得早睡。今晚要留宿吗?”
      
      她毫不犹豫地给出答案:“要——!”
      
      倒是并不出乎意料的决定。
      
      伏黑惠点点头,把膝头的书一合,就先一步上楼,打算去津美纪房间把夏目沙罗的床铺好。
      
      等夏目沙罗泡好澡,身上都是伏黑津美纪新买的水蜜桃沐浴露的香气,想趁热钻进被窝里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被子鼓起了一角。
      
      可疑的存在慢吞吞地在被子下蠕动,爬到边沿处,才不急不缓冒出白白一团的脑袋,再是微微透出粉色的长耳朵。
      
      毛球一般的白兔倒在她脚边,三瓣嘴动呀动,整一个大型碰瓷现场。
      
      这只纯粹由咒力构成、不爱吃胡萝卜的兔子,是伏黑惠养的宠物。
      
      另外伏黑家里,还有一黑一白、拒绝狗粮投喂的两只中型犬。
      
      至少名义上是这样。
      
      就像名义上,夏目沙罗今天去东京是享受大都市的繁华,而不是去和前男友分手前最后一次约会。
      
      夏目沙罗知道伏黑惠是个咒术师,而且天赋应该不错。
      
      不过对方好像很抗拒她接触这方面的事情,每次都试图遮掩过去,于是她也贴心地装作不晓得。
      
      ……话说回来,甚尔竟然会有惠这么可爱的孩子。没见过面的那位太太,得是个多人美心善的漂亮姐姐啊!
      
      伏黑津美纪还在浴室里吹头发,夏目沙罗就自己先窝进被褥里,把白兔搂在怀里一顿揉捏,又盯着它红宝石一样的眼睛,严肃道。
      
      “你是一只好兔子。兔子是不能吃窝边草的。记住了吗?”
      
      脱兔:?
      
      不管兔子有没有接受教育,夏目沙罗自顾自地点点头,被这样暖乎乎又毛茸茸的东西依偎着,不知不觉也就睡着了。
      
      再后来,伏黑津美纪蹑手蹑脚地回了卧室,在她身边躺下。
      
      “沙罗晚安。”
      
      伏黑津美纪俯身亲了亲夏目沙罗的眉心,笑眯眯地盯着瞧了会儿脱兔,也低头吻了吻兔子雪白柔软的脑袋。
      
      “小兔子和惠也晚安哦。”
      
      脱兔闻言,摆摆耳朵,在夏目沙罗的手臂间艰难转了个身,三瓣嘴咬住被子一角,默默往上扯了扯。
      
      而隔壁屋里的少年抿了抿唇,黑发垂落,欲盖弥彰地遮住微微泛红的耳尖。
      
      一夜好梦。
      
      ………………
      …………
      ……
      
      然而,不管是天赋不错的少年咒术师,还是武装侦探社名下的吉祥物童工,只要是未成年人,都逃不开上学的命运。
      
      除非监护人不干人事,或者压根不是人。
      
      此处需要点名批评港口黑手党现任的森首领。
      
      早餐是伏黑惠做的三明治。
      
      因为校服和书包都在隔壁的家里,赖了一会儿床的夏目沙罗来不及坐下,抄起半块三明治叼在嘴里,就一路小跑冲回家。
      
      等她收拾好出来,伏黑姐弟已经拎着便当包裹,在门口冲她招手示意。
      
      学校离社区并不算太远,由于伏黑惠昨晚睡前极其明智地,把闹钟往前拨了十五分钟,三人还能慢悠悠地散步上学。
      
      埼玉市立浦见东学院,内含小学部、初中部和高中部,三个学区离得很近,算是当地升学率较高的好学校之一。
      
      如果入学新生不是直升,入校前还要先进行专门的入校考试。
      
      原则上是择优录取,不过有钱有关系的家庭,也可以趁此机会,为学校的预算做点贡献。
      
      夏目沙罗算是后者。
      
      毕竟,当初事发突然,临时决定要将她送出横滨,谕吉先生拿了厚厚一沓介绍书,让她挑转学的学校。
      
      她挑得眼花,就选了校服最好看的埼玉市立浦见东学院。
      
      米黄的西服衬衫,藏青的纯色格裙,穿在年岁正好的女学生身上,有青春的靓丽,又不失大小姐式的优雅,实在很容易让人心动。
      
      校园里姿态可爱的少女也应证了这一猜想。
      
      夏目沙罗和伏黑津美纪是同班。
      
      于是跟伏黑惠挥手道别后,两个人手挽着手进了教室,习以为常地受到了同学的热烈欢迎。
      
      ——不管是她们里的哪个,在校园内都有着相当的人气。
      
      伏黑津美纪长相甜美,厨艺一流,又是最不擅长拒绝别人的老好人性格,帮助过的学生甚至老师都可绕学校三圈,说是活菩萨转世也没有人不信。
      
      夏目沙罗却是另一种类型。
      
      她才是被帮助的那一方。
      
      或者说,是像夜晚摇曳的烛火,引诱着飞蛾前仆后继地向她奔来,想感受那明灭火光的温暖。
      
      只是这团危险的焰火先有了束缚,没有展开无差别的狩猎场,而是自觉给自己罩上了安全的屏障,好奇而克制地观察外面的世界。
      
      她发自真心地珍藏和喜爱着所有倾向她的爱意。
      
      不过作为等价交换,夏目沙罗很难对喜爱自己之人的恳求说不,甚至是稍微过火的请求。
      
      差点被街头可疑人士拐走的经历也不止一次了。
      
      导致只要没事,伏黑姐弟总会至少留一个,负责盯着家里让人不放心的吉祥物,避免出现一些事后需要报警的问题。
      
      面对趁课间,跑来班上同夏目沙罗索求“手工饼干”的学弟,伏黑津美纪笑容满面地把零食盒子往桌上一拍,露出盒子里排列整齐的曲奇饼干。
      
      “沙罗她不太擅长料理呢。毕竟万一不小心受伤了,会很麻烦。如果学弟想吃饼干的话,可以拿走一些。对于烘焙,我可是很有自信的。”
      
      ……简直就像发现幼崽被欺负的雌兽一般,气势超可怕!不愧是打遍埼玉市不良少年无敌手的伏黑惠的姐姐!
      
      刚转学的学弟落荒而逃。
      
      如果他但凡不那么自信,多做一点功课的话,就会知道,夏目沙罗是这个学校唯一“零绯闻”的人气学姐。
      
      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么无知还这么勇,敢无视“那个”伏黑姐弟的看护。
      
      伏黑津美纪:战绩+1
      
      ………………
      …………
      ……
      
      学生的一天,是过得很快的。
      
      虽然痛苦的学习会放慢体感时间,可只要上课不听讲,思想抛锚,哪怕是低头捡个橡皮的功夫,都能清楚感知到世界的变化。
      
      尤其是黑板上的数学题。
      
      夏目沙罗看了看作业,再看了看黑板,决定今晚继续在伏黑家蹭吃蹭喝,顺便再蹭一下伏黑小老师的补习。
      
      考虑到初三就被迫学完了高一的课堂知识,伏黑惠那高达七十多的偏差值,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可当放学,夏目沙罗和伏黑津美纪一边商量晚上吃什么,一边往学校门口走时,却发现伏黑惠身旁,站着意料之外的人。
      
      “哟,津美纪,有没有被我的突然回归惊吓到呢?”
      
      一只手勾着面无表情的伏黑惠的肩,身穿潮流私服的白发青年冲二人招了招手,又挑起鎏金的瞳,附身冲夏目沙罗做了个鬼脸。
      
      “想我了吗?沙罗。”
      
      ——她的鹤回来了。
      
      眼睛一亮,夏目沙罗毫不迟疑地冲上前,踮起脚,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欢迎回来!”

  • 作者有话要说:  鹤(宠物小精灵口吻):我——是——谁——
    国际惯例感谢富婆,抱抱!
    小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1-01-29 10:40:48
    越期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1-03-30 00:24:57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