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003】
      
      躲到角落里变回原身后,夏目沙罗一边往车站赶,一边老老实实地拿出手机,跟家里的名侦探汇报采购进度,顺便报平安。
      
      一点都不出意料地,被翻了一波旧账。
      
      “如果没有世界第一的名侦探帮社长看着,笨蛋猫小姐早在三年七个月零二十五天前,就被代号为‘人皮偶师’的杀人魔拐走,去当别人家的猫了!”
      
      说到这里,江户川乱步气得又在小企鹅拍桌。
      
      收音器也很诚实地将桌上零食包装袋的摩挲声传来。
      
      “明明是社长的猫才对!所以说——就不该把猫小姐一个人放到埼玉市。害怕寂寞的猫就算不离家出走,也会被坏人骗走的!”
      
      不甘心变成无猫人士的名侦探开始闹小孩子脾气了。
      
      作为被迫离家出走的当事猫,夏目沙罗不敢说话,于是与谢野晶子好笑又无奈的声音,及时从边角漏了出来。
      
      “请冷静,乱步先生。这也是为了确保沙罗的安全……而且,没办法,是社长亲自做的决定。”
      
      她搬出了王牌杀手锏。
      
      “既然社长的决定,那就一定是正确的。乱步先生也是这样认为的吧?不然当时也不会同意把沙罗送去埼玉市。”
      
      世界第一的名侦探在这张王牌杀手锏面前,好欺负得一推就倒。
      
      嘟嘟囔囔着,他孩子气地哼了一声,把手机丢给与谢野晶子,自己则气鼓鼓地拆开一袋薯片,闷头把两颊也塞得满满。
      
      比仓鼠都贪心。
      
      与谢野晶子顺势接过手机。
      
      她的声音愈发温柔,先是细细问了夏目沙罗的近况,确定武装侦探社的猫小姐依然快乐得无法无天,才转而提起了工作。
      
      “社长还在会议室里跟委托人沟通。不出意外的话,沙罗应该马上要有新的委托上门了。回头我把相关的任务情报发到你的邮箱里。”
      
      交代完正经事,与谢野晶子顿了顿,又提起归期。
      
      “……说起来,这次沙罗什么时候回来?”
      
      夏目沙罗掰着手指数了数,还没算好,一直竖起耳朵的江户川乱步抢先报出答案。
      
      “当然是她定期考之后的小长假!有名侦探的超推理帮忙,社长都已经帮她买好车票了!”
      
      语气超骄傲的。
      
      令二人忍不住同时笑出了声。
      
      为了避免被名侦探抓住一顿说教,夏目沙罗快速跟与谢野晶子说明了邮寄的零食大礼包如何分配,就匆匆挂断电话,享受天高乱步远的自由和快乐。
      
      看了眼手机上来自伏黑甚尔的简讯,身为良心好老板,她痛快地给对方转了三倍加班费,步履更加轻快。
      
      ……这次的委托加急做完,等考完定期考,就早点回横滨吧!
      
      踩着自己的影子,夏目沙罗蹦蹦跳跳地走入车站。
      
      街道另一侧。
      
      隔着川流不息的车马与人群,同她擦肩而过的,是刚刚在安慰五条葵,结果突然饿了,就把对方一丢,勾肩搭背,准备就近吃饭的五条悟和夏油杰。
      
      “我看葵那小子,这次是真的栽了啊。”
      
      良心不但不痛,还很八卦的五条悟,甚至仍在唏嘘。
      
      “偷偷去订戒指不说,他向来不想沾手本家的那点权力,这次竟然直接求到我这里,想用五条家的情报网帮忙查。可惜,是个很会骗男人的渣女啊。”
      
      “我就说嘛!不谈恋爱神清气爽。葵他就是游戏玩得还不够多。我这就给他下单一台PS5!”
      
      不懂人心的最强说干就干,已经掏出了手机,打开网购平台。
      
      夏油杰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觉得果然上天赐予了一个人什么,就必须再拿到点什么。
      
      五条悟大概连被爱情骗的资格都没有。
      
      不用给这家伙送礼金了,挺好。
      
      任由有钱大少爷闭着眼睛往购物车里加东西,确认付款输密码,操作如丝般顺滑,夏油杰只是建议他,这段时间多给五条葵派点任务。
      
      “唔嗯,倒也不是不行……”
      
      一只手拿着手机,机身一角抵在唇下,五条悟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
      
      “说起来,杰,那次——就是你把你两个养女带回来的那次,你也用了五条家的情报网去查了个人吧?”
      
      只有一个名字“沙罗”,没有姓氏,没有身份,连相貌都是极其含糊的表述,也理所当然地没有查到。
      
      夏油杰脚步一顿。
      
      他忽然问:“悟,你相信这个世界存在‘神’吗?”
      
      “哈?!”
      
      低下墨镜,五条悟睁大了苍蓝的六眼,认真打量自己的挚友。
      
      “你终于因为假扮和尚去骗那些腐烂橘子,入戏太深,顺便把自己也给洗脑了吗?硝子的反转术式管不管这个来着?”
      
      “我也不相信。所以……”
      
      自顾自地接下话,夏油杰碰了碰耳坠上墨玉般的耳钉,微笑着,语气平静地淡淡道。
      
      “我会找到的。”
      
      找到那个村庄真正隐藏的秘密。
      
      ——那个忽然出现在他身边,把原本的命运搅得乱七八糟,又任性跑掉的孩子。
      
      玉佛般宁静悲悯的神色,染上了更为真实的执念,他现在看起来,比起扮演受万人敬仰的教祖角色,终于更像个特级咒术师本身了。
      
      毕竟正常人谁会成为咒术师呢?
      
      夏油杰放下手,漫不经心地,又轻声自言自语地重复了一遍。
      
      “我会找到的,悟。”
      
      “——那是当然的吧?”
      
      打破那种诡秘的氛围,五条悟伸手勾住夏油杰的肩膀,眉梢挑起,被时光眷顾的童颜依然是少年模样,有着同样张扬的傲气和不可一世。
      
      “毕竟,我们可是最强啊!”
      
      夏油杰沉默片刻:“话说,你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然而五条悟理不直气也粗。
      
      “那你告诉我嘛!说嘛说嘛!当时你藏着掖着不肯说,我就觉得有古怪!杰,我可是最强,只要你透露情报给我,肯定就能轻轻松松搞定的!”
      
      “……刚才不还是‘我们’么。”
      
      “啊。说顺口了。嗨呀杰你不要在意这种细节——所以那次到底发生什么了啦!连那个时候的菜菜子和美美子都抵挡住了我的糖果诱惑,一定是个爆炸大新闻!”
      
      怪不得。
      原来如此。
      果然是这样。
      
      屏蔽掉恼人的噪音,面带微笑的夏油杰环顾四周,忽然觉得不远处的暗巷风景很好,地理位置优越,适合放“帐”,更宜打架。
      
      尤其是和五条悟。
      
      ………………
      …………
      ……
      
      夏目沙罗赶回埼玉市的时候,天色已晚。
      
      傍晚黄昏的彩云已经燃尽,只剩些许固执地挂在天际边缘,不肯被夜色所驱,为行色匆忙的过路人,照亮归家的前路。
      
      因为她的情况特殊,武装侦探社社长,也是目前负责照顾她的寄养家长、福泽谕吉,特意选择了社区中独栋的小屋,而不是人流往来更密集的公寓。
      
      哼起江户川乱步最近分享给她的动画主题曲,夏目沙罗数着路灯,走两步还要配合旋律转个圈,慢吞吞地往家里晃。
      
      不出所料,她的那栋小屋灯火未亮,是黑漆漆的一片。
      
      管饭的果然还没回家!
      
      夏目沙罗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脚下一转,又往前蹿了几米,熟练地把自己塞进隔壁家门口的纸箱里,然后啪啪敲门。
      
      于是等伏黑惠闻声开门,一低头,就瞧见了像求包()养的流浪猫一样,看着可怜巴巴地缩在纸箱里,抬头看他的邻居。
      
      “惠!津美纪今天晚上做了什么呀?”
      
      如此理直气壮且明目张胆。
      
      就算真的是流浪猫,大概也是受人喜爱,仗着可爱到处蹭吃蹭喝,饲主数不过来的快乐自由猫吧。
      
      “……寿喜锅。”
      
      黑发的少年叹了口气,冲这个蹭吃惯犯伸出手,将她拉出纸箱,没等对方再走下流程,就先自觉地快进到标准结局。
      
      “津美纪有给你留饭。你家里灯是黑的,鹤先生还出差没回来吗?”
      
      “好像这次的工作比较麻烦。没办法,就算看起来不是很可靠,但作为家里的成年人,还是要老老实实恰饭的嘛!”
      
      顺着伏黑惠的力道,夏目沙罗跳出纸箱,换上门口她专用的黑粉色拖鞋,就熟门熟路地直奔厨房。
      
      关门的时候,伏黑惠还能听见她同津美纪聊天的声音。
      
      夏目沙罗是在伏黑惠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搬到他们家隔壁的。
      
      和她一起居住的,还有一位年轻的鹤先生。
      
      虽说是监护人,但鹤先生经常行踪不定,四舍五入,夏目沙罗和独居也差不多。
      
      换句话来说,跟父母全都下落不明,相依为命的伏黑姐弟境况很像。
      
      恰巧夏目沙罗和伏黑津美纪是同班同学。
      
      发现转校生就是新邻居,又同样孤零零的一个人,以伏黑津美纪那种老好人的性格,自然很难放着不管。
      
      先是热情地邀请午休一起吃饭,当她察觉到夏目沙罗的便当单调,放学又顺路,索性拉着人多走几步,把准备好的晚餐分了一点给对方。
      
      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日渐亲密,伏黑家也成了夏目沙罗的第二个据点。
      
      门口的纸箱是她的,玄关黑粉色的拖鞋是她的,厨房里绘着黑猫的碗碟是她的,连临时借宿的被褥枕头都有专门的一套。
      
      家里多了这么一个擅长得寸进尺的学姐,伏黑惠却觉得自己有幸体验了一次“当兄长”的感觉。
      
      ……也可能是养猫。
      是真的很爱撒娇。
      
      伏黑惠把玄关整理好,刚进厨房,夏目沙罗就不知从哪钻了出来,举着一个小袋子要给他看。
      
      “今天我去东京玩了,这是给惠的伴手礼:最近人气很高的生姜零食!是东京那边店铺的限定哦,我排了好久的队呢。”
      
      她骄傲地对自己竖起大拇指,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星光。
      
      “惠尝尝看啊!尝尝看嘛。店员跟我吹了好久。真的好吃吗?他说不好吃的话,我还可以找他退还的!”
      
      这一听就不对劲。
      绝对,是被借口搭讪了吧?
      
      “……谢谢。但饭前不能吃零食。等下会吃不下饭的。”
      
      伏黑惠面无表情地收下伴手礼,放在旁边的柜子上,而后双手轻轻落在夏目沙罗的背上,将她推向洗手池。
      
      “差不多该开饭了,我去拿碗筷。记得洗手。”
      
      “还有——不要偷吃饭后点心。”
      
      趁着伏黑惠转身,一只手已经偷偷摸摸伸进装满曲奇饼干盘子的夏目沙罗,吓得整个人挺胸收腹立定抬头。
      
      惹得已经洗过手的伏黑津美纪忍俊不禁。
      
      但她也冲夏目沙罗竖起食指,示意保持安静,然后悄悄捏起一块饼干,和夏目沙罗配合默契,迅速完成了一次投喂。
      
      远比普通人五感敏锐的伏黑惠竟无话可说。
      
      ……不要太宠她了啊,津美纪。
      
      明明是整个屋子里年纪最小的那个,却意外承担了严厉大家长责任的少年,只能板着脸,干脆把饼干放到了冰箱上,彻底断绝偷吃和偷偷投喂的可能。
      
      等吃完饭再拿下来吧。
      
      冰箱里应该还有上次买回来的草莓牛奶。
      
      他想。

  •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是咒回剧情开始前一年,惠初三。
    由于综漫,涉及的所有故事都有魔改+时间操作,建议不要考据和算时间,反正算了也不可能是对的!我就是BUG本G!
    评论后可限时领取【伏黑家今天的邻居】梦幻体验券一张,受.贿咕咕亲自作法,让伏黑姐弟当天入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