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002】
      
      “打扰了。虽然很突然,但请问我可以包下你今天剩下的时间吗?”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夏目沙罗瞬间成为了周遭所有人注意力的焦点。
      
      不管是来这里享受服务的客人,还是提供服务的牛郎,都不约而同暂停了自己的手中的事,饶有兴趣地看向她那边的舞台。
      
      ——好耶,近距离现场观看新鲜热乎的二女争一男!
      
      八卦是人类的本能。
      当事人除外。
      
      吃瓜群众自然而然地,将视线落在这出狗血剧唯一的男主角身上。
      
      不同于歌舞伎町时下流行的花美男风格,清爽利落的黑色短发,一身简单到发指的纯白衬衫,从头到脚都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贫穷得和这家店格格不入。
      
      可衬衫领口被大喇喇敞开。
      
      他只在靠近腰腹的地方勉强扣上了几粒纽扣,藏起精瘦的腰线,却又让人能清楚瞧见那些轮廓鲜明却不至于虬结的肌肉。
      
      充斥着近乎蛮横的力量美感,即便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也宛如一头假寐的野生未驯服的黑豹,危险而迷人,不由分说地掠夺旁人目光。
      
      且不论相貌,光凭这具超能打的好身材,他也足以配得上很多座香槟塔!
      
      ……之前怎么会漏掉这种优质股。
      难道是刚来的新人吗?
      
      就在客人们暗暗给店长的好眼光记上一笔功劳,打听起对方的花名时,那位狗血剧的男主角终于肯赏脸回应。
      
      仿佛兴致不高,他不耐烦地咂了咂舌,左手五指陷入发间并向后梳去,露出光洁额头的同时,右手却抬起,捉住了夏目沙罗的手。
      
      他的手很大,足够将夏目沙罗抵在自己胸前的手拢在掌心里。
      
      漂亮的肌肉并非摆设,无需借力便直接轻轻松松从沙发上起身,黑发的青年很顺手地揽住女伴腰身,竟是问都不问,打算直接跟人走掉的样子。
      
      “……润君!我才是你的客人,你在做什么啊?!”
      
      似乎花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他漫不经心地侧头看了眼发出质问的女性,只是耸耸肩。
      
      “价高者得。还是说,要继续加钱吗?”
      
      指尖夹着不知何时拿到手的夏目沙罗的卡,青年都懒得遮掩自己恶劣的本质,歪着脑袋,是万事不挂心的嘲弄。
      
      “哦?你还有钱么。”
      
      随后,女性崩溃的尖叫让店内乱成一团。
      
      而原本还是视线焦点的青年,便如一滴水珠汇入了河流,带着夏目沙罗悄无声息地融进阴影里,顺利离开了这家牛郎店。
      
      “所以说,这张卡里有多少钱?我最近的身价可不低。”
      
      歌舞伎町随处可见的昏暗小巷内。
      
      仍然没有好好穿衣服的意识,青年半倚在墙上,低头俯视他的新女伴,口吻熟稔。
      
      薄薄的卡身在他灵巧的指尖腾旋跳跃,被灯光映出闪烁的白光,乍眼看来,竟如一片雪亮的刀刃。
      
      然而夏目沙罗莫得感情。
      
      “考虑到甚尔你上次赌马输光了从富婆那里赚到的钱,最近连三餐都是从我这里预支的薪水。我劝你端正自己打工人的态度。”
      
      踮起脚尖,摘走了临时作为表演道具的卡,她强调。
      
      “我们武装侦探社这种合法纳税的正经营生,是不可能接受肉()偿的!但你可以选择加班。良心好老板会依法给你付三倍加班费。”
      
      加班……吗?
      看来他的小老板是又被分手失败的饲主缠上了。
      
      单边的眉挑起,青年从口袋里取出静音模式的手机。
      
      不出所料,关于五条葵和扇野纱织的情报已经躺进了加密邮箱里。
      
      伏黑甚尔大概猜到,“伊与润”这个花名所代表的身份差不多到此为止了。
      
      “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不愧是我手下最强、最全能、拥有不败纪录的男人。甚尔,我相信你,这一次也一定可以完美完成任务的!”
      
      张口便是习以为常的甜言蜜语,夏目沙罗给打工人加油打气一番,走完流程,就打算自己先跑路。
      
      那投在红砖墙上的黑影,由少女的窈窕一点点向下弯曲蜷起,最后拢成巴掌大的一团,等再舒展开,便有了尖尖的耳朵、长长的尾巴。
      
      幼小的黑猫还透着几分奶气,通体浑黑,柔顺的毛发没有掺入一丝杂毛,连眼睛也是圆滚滚的黑珠子,完美融入阴影中。
      
      唯有露出一点的舌尖与爪下肉垫是粉色的,同周遭的环境区别开来。
      
      再一次改变了外在形态的夏目沙罗压低脊背,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还不忘鼓励地对伏黑甚尔挥了挥爪子,才一溜烟沿着墙根,灵活地蹿出巷子。
      
      ……这个暴殄天物的小鬼。
      真把他当保姆了吗?
      
      不管是作为就业多年的资深小白脸,还是在地下世界恶名昭著的咒术师杀手,伏黑甚尔都觉得,他给自己找的这个新老板,是个古怪的家伙。
      
      但是拿钱办事。
      哦对了,还是三倍加班费。
      
      打开手机,快速阅览加密邮箱里的情报,伏黑甚尔的视线落在“五条”两个字上,大拇指与食指捏住下颌,逐渐张狂的笑容显然不怀好意。
      
      既然是那个五条家的,这次就稍微做得过火点吧?
      
      毕竟他记仇,而且尤其看不顺眼姓五条的小子。
      
      ………………
      …………
      ……
      
      把善后的工作交给打工人伏黑甚尔,和所有的烦恼说拜拜,夏目沙罗就先冲去商业街,把名侦探点名要的网红粗点心都一一买下。
      
      选择寄送服务,加急,填了武装侦探社的地址。
      
      和江户川乱步推理的一模一样,限量出售的人气魔法变色糖,她刚刚好买到了最后一份。
      
      可漫长的排队和抢购都使人心灵疲惫,夏目沙罗也没兴趣再边逛边看。
      
      她变成黑猫的样子,趴在商业街空置的长椅上晒太阳,顺便打发时间,等回横滨的动车。
      
      偶尔有可爱的女孩子带着零食过来喵喵叫,试图投喂,昏昏欲睡的夏目沙罗就睁开眼睛,软绵绵地回“喵”几声,然后把肚皮摊开,享受美少女的周到服务。
      
      东京今天午后的阳光太温暖,微凉的风也恰到好处。
      
      以至于小猫舒服到警惕心全消,睡得香甜,连撸猫的人从女子高中生变成可疑的年轻和尚都没察觉。
      
      还是因为对方在腹部拨弄毛发的手指实在讨厌,她试图用爪子把那根手指摁在怀里时,对方发出低沉悦耳的短促笑声,才意识到有点不太对劲。
      
      夏目沙罗睁开眼睛,与另一双含笑的眼眸正对上。
      
      她毛炸了。
      
      “……啊。是我吓到你了吗?”
      
      穿着深紫与明黄相配的袈裟,扎着丸子头的青年眨了眨眼睛,低头时,额前一缕刘海随之垂落,耳垂上如墨玉般的耳钉也流转着温润的光。
      
      面相端重,气质高华,如玉佛一般,即便不笑时也自有一股历经沉淀的悲悯,让人一看就觉得,他就该是穿袈裟、当和尚的,方便普度众生。
      
      这种人似乎是不该和女子高中生一样沉迷撸猫的。
      
      可这人不但撸,而且手法熟练,令猫折服。
      
      指尖勾弄小猫的下巴,夏油杰索性把炸成一团毛球的猫放在自己膝上。
      
      因为学生时代在宠物领养中心做过义工,他意外很擅长应对小动物。
      
      毛发油亮光泽,干净,性情温顺,亲人且适应陌生人的触碰,又这么小,不是会带出来逛的年纪。
      
      ……是被主人抛弃在这里的吗?
      
      虽说并没有善心到要把见到的流浪猫都带回家,最多也就是顺路送去救助站,但夏油杰难得迟疑了片刻。
      
      应该说是“眼缘”吗?
      稍微有点在意。
      
      思考间,他一手捏着小猫如饱满山竹般的爪子,很快做了决定。
      
      “唔嗯。你是纯黑色的啊……叫你什么好呢?”
      
      连形式上的询问流程都不走,直接快进到取名的环节——在这种事情上,夏油杰无愧于五条悟“挚友”的名号,连任性程度也是不遑多让。
      
      得出结论前,恰巧手机响了起来。
      
      夏油杰用手松松圈住还在挣扎的小猫,接通电话的下一秒,五条悟的埋怨就极具穿透性地砸了过来。
      
      “杰?过来一趟吧。真是的,我可不会安慰惨遭渣女欺骗又失恋的男人。”
      
      夏油杰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是葵那小子啦!你忘了?上次不是抓到他偷偷买戒指,想跟女朋友求婚嘛。”
      
      “今天好不容易请了假,突发事件,放了女方鸽子,结果收到分手小作文又被拉黑,心态就崩了——”
      
      “我真搞不懂谈恋爱有什么好!是游戏不好玩,还是任务不够多?”
      
      阐述过程中,五条悟还不忘加塞自己的私货,大声批判了一下。
      
      “葵就用辅助监督的情报网搜了女方信息,想试着解释挽回。好家伙,杰你猜怎么着?那个女孩死了!”
      
      说到这种离奇事件的时候,五条悟倒是来了劲,精神抖擞。
      
      “我记得是叫‘扇野纱织’吧?也是假名。活在灰色地带的黑户,没有正当职业,靠傍男友为生,实际上跟牛郎店里一个男公关关系匪浅。”
      
      “刚刚查到店内监控,和那个牛郎出门后就下落不明。根据警察厅那边的情报,歌舞伎町发现了疑似的凶案现场,证据指向那个牛郎。女方大概率被害。”
      
      “是情杀吧。反正葵知道了之后就——嗯?杰,怎么了?”
      
      察觉到通讯中好友乱了节奏的呼吸,五条悟停下喋喋不休、分享大瓜的嘴,敏锐地问道。
      
      “……没什么。是一只猫。”
      
      夏油杰看着手指上被小猫挣脱时留下的白痕。
      
      即便这样抗拒,也没有真的伸爪子,是个很乖的好孩子……可惜,很讨厌他的样子。
      
      那就没办法了。
      
      叹了口气,还是收回了想驱动咒灵、把逃跑的猫抓回来的手,夏油杰起身,口吻温和。
      
      “地址发给我吧。我建议在我到之前,悟你还是让葵君一个人呆着比较好。不要欺负失恋的男孩子啊。已经很可怜了。”
      
      他毫不犹豫地离开。
      
      心惊胆战躲在角落里的夏目沙罗见状,也飞快跑往与之相反的方向,决定剩下的时间,都老老实实地在候车室里发呆。
      
      今天是不宜出行吗?
      
      早知道就该听乱步的,拜托葵把约会时间改天的……
      
      但在夏油杰的背影消失之前,夏目沙罗还是跳上树,目送那个身着袈裟、笑容依然温柔的青年离去。
      
      太好了。
      看来她这位前饲主,也有好好地活下来嘛!
      
      小猫开心地甩了甩尾巴。
      
      只是,虽说她觉得人设是人渣的话,比较容易让饲主遗忘并重新开始。但以前都只是普通水平的人渣,这次的剧本好复杂哦,甚尔的马甲都友情出演了。
      
      ……甚尔最近是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剧吗?
      
      夏目沙罗困惑地想。

  • 作者有话要说:  【暂定晚7点日更】
    《震惊!咒术师杀手、资深小白脸伏黑甚尔,竟是当红八点档肥皂剧的幕后编剧!》
    以及夏油杰,你错失了把在逃小猫咪抓回去的机会,你不行(?)
    喜欢就请夸夸我吧,需要汲取夸夸能量!
    【干枯的咕咕倒下了.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