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别找疯批美人谈恋爱》
      文/沉雾
      
      *晋江独家首发,谢绝转载
      
      【001】
      
      因为体质特殊,夏目沙罗需要以他人的爱欲为食,无法单纯靠普通的人类食物获得满足。
      
      可讲道理,哪怕是米其林三星料理,也不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吃同一道菜吧?
      
      更别说是一辈子了。
      
      只想吃饭的她,良心天地可鉴,不骗财不骗色,坚决执行符合道德要求的一对一饭友关系。
      
      吃饱了,就立刻放饲主自由,赠品是一段“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的沉浸式恋爱体验。
      
      就是保质期短了点。
      
      夏目沙罗一直认为自己这份兼职干得不错。
      
      直到翻车那一日,她才忽然意识到,前段时间躺进她豪华拉黑列表的前饲主们,不但互相认识,还都是同一个学校的校友。
      
      这个学校叫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
      
      躲在港口黑手党某干部友情提供的安全屋里,夏目沙罗开始疯狂往前倒带回忆,思考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求生之路又该往哪边逃。
      
      此时距离她被抓,还有三分钟。
      
      现在是两分五十九秒。
      
      ………………
      …………
      ……
      
      一年前。
      东京。
      
      五条葵,男,二十一岁,现役辅助监督。
      
      虽然连正式咒术师都算不上,但由于出身御三家之一的五条,又是那位最强难得不讨厌的堂弟,加上为人周到,性格腼腆温吞,不管在咒术界还是政()府方面都口碑极佳。
      
      目前事业正在绝赞稳步上升中,而且——
      
      有一位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的女朋友。
      
      希望能尽快变成妻子的那种。
      
      口袋里就藏着自己偷偷定制的求婚戒指,指尖忍不住一下下地隔着布料确认其存在,青年紧张得浑身僵硬。
      
      作为辅助监督和各方协调沟通时的好口才,被忘得一干二净。
      
      只剩下大脑还在循环播放,昨天堂哥五条悟发现他从店铺取回的戒指时,像恶劣大猫故意恶作剧那样,把戒指盒子抢走又打开,再大惊失色的模样。
      
      “不是吧不是吧?葵你才二十一岁就弯道超车,想不开要英年早婚吗?!”
      
      惹得五条葵手足无措,脸都红了,也不敢直接上手抢。
      
      好在回校看望夜蛾校长的夏油杰前辈恰巧路过,二话不说,伸手将五条悟举高的戒指盒子摘下,妥帖地还给了他。
      
      “这是好事。那我就祝葵君求婚顺利好了,等你的喜糖——悟?”
      
      “嗨嗨,”五条悟拖长了软绵绵的尾音,有气无力地跟上,“安心跳进自由和快乐的坟墓吧,葵。哥哥会记得给你包个大红包,祭奠你逝去的童贞的。”
      
      ……虽然但是,姑且也算收集到了咒术界两位最强的祝福!一定会顺利的!
      
      下定决心,五条葵清了清嗓子,正欲开口时,却发现面前的少女只是一下下拿叉子换着戳桌上各种芒果味的甜品,半天功夫了,连一口都没有吃。
      
      这可不太对劲。
      
      毕竟他的女孩对食物的执着,向来都快要让男朋友生出嫉妒心。
      
      “今天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在这段恋情里,更多是以年长者身份来包容和照顾女友,五条葵习惯性地伸出手,去触碰对方的额头,声音担忧。
      
      “不是最喜欢芒果了么。”
      
      任由温暖的手心贴在肌肤上,夏目沙罗惬意地眯起眼睛,像被饲主以正确手法抚摸过的猫,快要舒服得从喉咙深处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因为,葵就是芒果味的。”
      
      连自然脱口而出的甜言蜜语,都沾染上了懒洋洋的、撒娇的意味。
      
      五条葵藏在发间的耳朵立刻变红。
      
      每天都在比前一天更加喜欢她。
      
      哪怕这样的话语已经听过不止一次,可一想到是她亲口说出的,就还是会和第一次一样,控制不住地感觉到害羞,又窃喜着收藏起来。
      
      想和她更靠近一些。
      想更长久地和她在一起。
      
      ——哪怕如果妻子是普通人,自己必定会被家族为难也没关系。
      
      他都会处理好的,不会让恋人被欺负的。
      
      理智要求适可而止,身体却依恋着不肯收手,指尖慢慢地从额头滑至鼻梁,落在唇珠,又克制地转回脸侧,将她散开的碎发绕到耳后。
      
      五条葵眼中是溺人的恋慕。
      
      “今天约你出来,其实是……”
      
      但突然响起的电话,打断了他。
      
      而且根据特殊铃声,不用接通,他也晓得这是辅助监督的紧急事件通知,不容有误。
      
      五条葵变了脸色。
      
      可他没有犹豫,一手去拿沙发上的外套,同时把自己的卡塞给夏目沙罗,一手去拿手机,在接通前急切而简短地叮嘱了几句。
      
      “抱歉,临时有工作。甜品的钱,用我的卡付,然后拿着它,下午和朋友随便去哪里逛街或者玩一玩,好吗?对不起,事后我会再跟你郑重道歉的。”
      
      五条葵塞卡的动作很熟练,夏目沙罗接卡的动作更加熟练。
      
      由于男朋友是辅助监督这个注定忙到飞起的职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有突发情况,只有将来晋职到中层以上的干部,才可能会有“休假”这个概念。
      
      约会一半要走,乃至约会放鸽子都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好在他很会哄人,女朋友也没有真的生过气。
      
      虽然五条葵暂时还没和恋人坦白自己的工作,只说是出差频繁,原本是想着今天求婚时讲一切说明白的……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出现了特级咒灵!
      
      即便是本年度荣获工作先进辅助监督的五条葵,在此时此刻,也很难不迁怒。
      
      更气人的是,等他急急忙忙赶到事故现场时,最强天花板五条悟已经坐在咒灵只剩脑袋的尸体上,比了个娇俏的V字手,忙着拍照发朋友圈。
      
      还是抽空才瞥了他一眼,又继续精准踩雷。
      
      “嗯?葵,怎么派你来了……你不是特意请了年假,说是今天要去求婚吗?成了没?”
      
      辅助监督里脾气好出了名的五条葵闻言,也忍不住硬了拳头。
      
      大概这就是五条悟的魔力吧。
      
      既然特级咒灵已经祓除完毕,并未造成严重后果,剩下的,就是不用太着急的善后工作。
      
      所以五条葵也有时间沮丧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拿出手机,打算先跟恋人通个电话。
      
      打开静音的私人用手机,却发现对方竟先发了条讯息过来,时间就在他离开甜品店后不久。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葵。】
      【再见。】
      
      “因为已经不喜欢吃芒果了。”
      
      丢下满桌没有动过的甜品,把长长一篇委婉的分手小作文编辑好,点击发送,夏目沙罗用现金付了账。
      
      注意到是经常来点一大桌芒果味甜品的情侣熟客,刚刚轮值的收银员的目光,下意识找了找那个在店员里人气很高的温柔系好男友典范,却一无所获。
      
      “扇野小姐,今天不是和男朋友一起来的吗?”
      
      “他先走了。”夏目沙罗笑眯眯地把卡放到收银台上,“等下葵应该会回来。麻烦你把卡还给他哦。”
      
      见过临时存放打包甜品乃至逛街战利品的,哪有在收银台寄存信用卡的?
      
      收银员连忙摆手。
      
      “诶?这可……”
      
      谁料对面下一句就是:“因为我们分手了,所以不想再见到葵了!拜托拜托。”
      
      直到夏目沙罗推门离开,门上的风铃都安静下来,收银员还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回神。
      
      ——他们全店上下一起嗑的甜甜CP,拆了?!
      
      不理会收银员此刻内心经历的天崩地裂,吃饱了的夏目沙罗心情极好,一路蹦蹦跳跳地融于东京繁华热闹的街头。
      
      她拉黑了五条葵的所有联系方式,注销“扇野纱织”的社交账号,再抬起头时,柔和的棕发棕眼变为更纯粹的浓墨,五官身形也悄然发生变化。
      
      这才是属于“夏目沙罗”的脸。
      
      因为五条葵的突然离开,最后一次约会结束得比预期要早,夏目沙罗算了算,距离回埼玉市的动车还足有四五个小时。
      
      ……啊,去商业街买点特色粗点心带回家好了。
      
      她在网上搜索有什么评价比较好的人气零食,指尖正划动屏幕,那支五条葵不知道的第二个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而屏幕上闪烁的名字,让人莫名生出一股不妙的预感。
      
      夏目沙罗皱着脸接通了电话,还没来得及张嘴,就先听到通讯那端劈头盖脸传来的超大声嘲笑。
      
      “猫小姐是笨蛋吗?”
      
      “啊,不好意思用了疑问句。连浑身破绽的‘芒果’是咒术师的辅助监督,而且来头不小,出身那边御三家之一的五条都没发现的猫小姐,确实笨蛋没错!”
      
      自动过滤掉惹人生气的小学生发言,夏目沙罗警觉地竖起耳朵,抓住了关键词,又在茫然中开始怀疑人生。
      
      “……葵说他只是加班频繁的社畜而已。”
      
      结果对面闻言更生气了,把“笨蛋”、“呆子”、“坏猫”之类孩子气十足的词,不带重样地挨个甩过来,流利程度不亚于报菜名。
      
      夏目沙罗当机立断,跑动起来的同时,截过对方话头。
      
      “所以说,谁吃饭的时候还管厨子下班了做什么兼职啊——乱步,我还有多长时间?”
      
      “‘芒果’已经在通过咒术师的关系网在查‘扇野纱织’的消息了。不能帮你联系黑客,不过你两支手机是社长托人特制的,不用担心被反追踪。”
      
      薯片清脆的嘎嘣声响起,江户川乱步含含糊糊地报出一个数字。
      
      “大黑豹最近就在你附近打工,把脏活累活都丢给他就好。笨蛋猫小姐跑快点,不然时间不够啦……”
      
      夏目沙罗心刚悬起来,就听到对面欢呼“找到了、找到了”,然后张嘴报了一长串清单,名字很耳熟,都是她刚才查过的东京特色粗点心。
      
      这次是真的报菜名。
      
      “乱步大人要吃这些,全部!”
      
      “人气魔法变色糖是限量出售,笨蛋猫小姐动作快点,四十三分钟以内赶到店铺的话,刚刚好可以买到最后一份!”
      
      在江户川乱步作出更欠打的发言之前,夏目沙罗先下手为强,挂断了电话。
      
      借着小巷的昏暗,再次变成扇野纱织的样子,她行色匆匆地直奔歌舞伎町,目标明确,推开了其中一家牛郎店的门。
      
      站在正劝富婆开香槟塔的牛郎面前,夏目沙罗对周遭的目光视若无睹,只是微笑着抽出一张卡,而后弯下腰,用卡身圆润的一角点在对方心口上。
      
      “打扰了。虽然很突然,但请问我可以包下你今天剩下的时间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同类型预收:《目标是成为最强》
    【现代背景魔改版鬼灭+咒回+柯南】
    香取夏树的目标是成为最强。
    身负咒术天赋,又有鬼杀队柱级灵魂的守护,她也一直是最强。
    不管是猎鬼,还是地下世界年龄最小的王牌咒术师杀手,抑或后来被夜蛾绑去咒术高专进行义务扫盲,她从来都是最强的那一个。
    直到来年新生入学,她在校门口遇见了一个戴墨镜的鸡掰猫,和一个刘海奇怪的眯眯眼。
    气死学姐就算了,还打不过,这能服气的?!
    夏树陷入沉思。
    夏树打开手机。
    “喂?甚尔接活吗?鲨人。先鲨五条悟和夏油杰。”
    >>>
    1. 鬼灭原著的大正时期魔改成现代背景,带缘一玩。
    2. 咒回是漫画的最强DK时期,甚尔+夏油不死if。
    3. 柯南会搞酒厂里的那几瓶假酒,景光不死if。
    4. 主角有执念,性格烂,是真的坏女人。
    5. 看预收开,喜欢请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