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处治 ...

  •   大阿哥这个人有时候比较轴,他认定的事情十头马都拉不回来,谁劝说都没用。就像现在他认定伊尔根觉罗氏这事有阴谋,是太子让人羞辱他的,那就一定是这样。

      出宫之前额娘还说,‘伊尔根觉罗氏这姑娘跟着你日后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他刚开始很不以为然,如今想来,还是额娘有先见之明啊。

      就太子那心性,对付不了他可不就对他福晋下手么。

      想到这里,他后退两步来到伊青禾面前,和颜悦色的说道:“你别怕,汗阿玛还是讲道理的,等会儿问你什么你就实话实话。有我呢。”他说着还拍了拍胸脯。

      伊青禾:……

      这大阿哥是不是脑补了什么?他哪知眼睛看见自己害怕了,她明明是兴奋。听说古人的脑子九曲十八弯,聪明的很,能跟这样的人过招她心里高兴。哪像他们星际,大家都奉行的是武力解决。

      再说就他这个小身板,以前的自己能打千百个。

      心里这么想,眼里却有一丝感动闪过。

      大阿哥是她活到现在唯一一个说让她不要怕的人。

      羞红着脸,乖巧的点头。

      大阿哥心怦怦跳,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白皙粉嫩完全跟他们男人不一样。跟她说话都不自觉的放柔了声音就怕一不小心把人吓到。

      要说漂亮,伊恬肯定比伊青禾漂亮娇媚,伊青禾却长得分外合自己的审美,每一处都像是长在了他的喜好上。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不够有气势。

      嗯,回头跟额娘说说找两个彪悍的嬷嬷给她。

      觉禅氏提着的心放下大半,是谁说大阿哥脾气暴躁、冲动易怒的,眼前的少年不止长的气宇宣扬,说话也是彬彬有礼,最主要的是知道关系她女儿啊。

      与她想象中得知嫡福晋家世不出众,满脸怨愤是一点也没有。

      果真是传言误人,好好地翩翩少年被传成那个样子。

      觉禅氏是女眷不了解大阿哥,科尔坤不同,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就跟见鬼似的。这真的是那个说不了几句话就暴跳如雷、没脑子的大阿哥?别说他,就是明中堂恐怕都很少见大阿哥这幅样子吧。

      随后又想,他女儿真是了不起,还没成婚呢就把大阿哥吃的死死的。如此,他算是放下半颗心。

      回头再跟女儿说说让她尽量劝大阿哥别掺和夺嫡的事情,两个人好好过日子。就算将来太子登基不会重用大阿哥,至少他们富裕的生活保住了。

      这就足够了,总比斗来斗去将来没命的好。

      只要大阿哥他自己不动,明中堂那边怎么使力都没用。

      皇上的心思,科尔坤多少能猜出来一点,得知皇上赐婚,他不是不绝望的。大阿哥那倔脾气,皇上这分明是想要他们跟着陪葬。原本他都做好了跟着明珠一条路走到黑。

      既然皇上不给他们留活路,死前把能享受的全都享受个遍,顺便再给皇上宝贝的太子添添堵。纵使日后被满门抄斩,他也认了。

      如今发现事情似乎有了转机,科尔坤的心思也跟着活络起来。

      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养心殿,正好碰到太子从里面出来。“大哥这是有事儿?刚才汗阿玛还说呢,科尔坤是忠臣良臣,他的侄女虽说只是个庶福晋,也会让内务府给置办点东西当嫁妆。”

      他摊手,“孤本来是不同的,庶福晋就是庶福晋,哪能乱了规矩。可汗阿玛非说太子庶福晋与别人不同。汗阿玛非要给,你说孤有什么办法呢?”

      胤礽一脸‘我能怎么办’的样子,这贱贱的语气听的伊青禾都想要握拳摁死他丫的。大阿哥这个跟他‘敌对’的人听到会如何?

      现在她明白了,难怪世人都传大阿哥暴躁易怒呢,就皇太子这样子的,换个人他也会动怒啊。

      原以为大阿哥又会跟以前一样冲上来,这里是养心殿门口,汗阿玛很快就会知道。

      啊哈,今天有事给大哥上眼药的一天,胤礽眼里的笑意更浓。

      结果大阿哥只是对着他冷哼一声,转头去看跟在他身后的梁九功。“梁公公,麻烦梁公公通报一声,胤禔有事求见。”

      梁九功看了跟在大阿哥身后的众人一眼,“大阿哥,这些人是……”这些人里他只认识科尔坤,其他人并不认识。大阿哥带着男男女女这么多人来找皇上,他心里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斜了太子一眼,大阿哥故意大声说道:“这位尚书科尔坤想必梁公公不陌生吧,那个长的畏缩的男人是葛尔汗,太子庶福晋的阿玛。”明明可以介绍说是科尔坤的庶弟,他偏偏拐个弯说是太子庶福晋的阿玛,还是当着太子的面。

      伊青禾勾起嘴角,这个大阿哥也不算笨吗,知道怎么说话能抓住人的痛脚。那他以前到底是怎么传出那样的名声的?

      尚书大人、尚书夫人和尚书家的小姐,这是大阿哥对伊青禾一家子的介绍。太子妃庶福晋阿玛、太子庶福晋额娘、太子庶福晋祖母和太子庶福晋,这是伊恬一家的介绍。

      这样奇葩的介绍,别说太子就是梁九功嘴角都控制不住的抽搐。

      大阿哥啊,还以为他改了呢,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亏都不会吃啊。不过比起以往倒是聪明不少,难不成指了福晋的人都这样?

      再看看太子还是一样的高傲矝贵啊。也许是太子本就聪慧,所以才会感觉不出来变化吧。

      所有心思只在一瞬间转换,梁九功弯身行礼之后就进去禀报了。

      太子收敛脸上的笑容,伊恬忽然上前,她眸中带雾,语气哀婉,“殿下,殿下,他们害我。”

      大阿哥轻喝一声,满脸的鄙夷,“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挑拨是非。殿下可真是好眼光。”他可是听说了,这女人是太子自己求来的。

      太子脸黑,他回头怒斥:“你给孤闭嘴。”看大哥的表情就知道是伊恬一家子惹事了,不然大哥也不会洋洋得意到如此地步。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科尔坤的嫡女,胤礽心里有了计较。

      “大阿哥,皇上请诸位进去。”

      大阿哥得意的哼了一声,一马当先往养心殿里面走,胤礽想了想也跟着走了进去、随后就是科尔坤等人。

      “儿臣(奴才)叩见汗阿玛(皇上)。”

      “起吧,保清你有什么事儿?”胤禔还有个小名叫保清,太子保成,所有的皇阿哥里只有他与太子有两个名字,这也是太子看他不顺眼的原因之一。

      今日保清出宫他是知道的,这是有惹事了。

      大阿哥冲动易怒果真深入人心,连康熙都是这么认为的。胤禔求见,他第一反应不是受欺负,而是他惹事了。

      伊青禾下意识的往大阿哥那边看过去,她自己虽然是孤儿,可在星际也见过别人受了委屈回家告状,那些家长们哪个不是‘谁欺负你了’,撸袖子准备找人干仗的架势。

      原身的记忆里大阿哥虽然也不如太子受宠,但对比上别的皇阿哥,皇上还是会偏心他的。她很难相信皇上会说出这样的话。

      而大阿哥,对康熙他应该是期待的吧?

      或许失望的次数太多,此时的胤禔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

      科尔坤往前一步,“回皇上,事情是奴才引起的,奴才……”从接到赐婚圣旨,家里怎样的欣喜,到伊恬做的事情,他全部都说了出来,“奴才想着,她如今已经被指婚给太子,闹大了不好看,但奴才女儿的委屈也不能白受,就打算让他家赔点钱给女儿做嫁妆。”

      “当年奴才阿玛过世,分家如何皇上您应该也有耳闻。五万两银子,奴才自认要的不多。”康熙自己早年也吃过偏心的苦,那时候对科尔坤很同情,还关心过他。

      科尔坤这样一说,他还真想起来了。

      打仗虽然死人,但战后打扫战场却是个好差事,科尔坤的先祖就跟着上过不少战场,他家的家底就是这样一点点赞起来的。到了他阿玛这一代,至少也能有二十万的家私。

      按照规定这些东西一大半应该给科尔坤,结果那个老头说科尔坤有本事自己赚,葛尔汗不行,所以来了个调换把大半东西给了葛尔汗。说真的康熙当时自己都惊呆了,他就没见过这样的奇葩。

      五万两,他都觉得科尔坤厚道。

      “然后呢?”若只是这样,老大也不会气冲冲把人拉到他这边评理。

      “伊恬说她买通了奴才小女院子里的丫头,说小女因为不满赐婚上吊自杀了。”本来科尔坤是忐忑的,只有他知道女儿上吊是真的,短短三天功夫,脖子上的淤青肯定不会全消。

      就在刚才觉禅氏偷偷给他打了手势,女儿脖子上的淤青没了。他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的石头却放下了。

      伊恬做的事情说的话很多人都听见了,她百口莫辩,科尔坤也不担心她再往自己身上扣屎盆子。

      “汗阿玛,伊尔根觉罗氏是汗阿玛刚刚赐婚给儿臣的嫡福晋,仅凭一个小小的庶福晋肯定是不敢如此行事的,定是有人想要给儿子难堪,让她做下这等龌龊之事。”他说着还看了太子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太子不能忍,“大哥这话什么意思?你觉得孤在陷害你?孤要的是堂堂正正打败你,可不屑这种手段,还是卑劣的对付一个未来会成为孤大嫂的女人。”

      胤礽生气,非常生气,他没想到大哥会这样想他。果真是个蠢货。

      康熙也跟着说道:“保清还不快给保成道歉。”太子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老大这话他也不爱听。

      “科尔坤,这件事朕敢保证不是太子所为。”

      科尔坤点头,“太子品行高洁奴才也相信不是太子所为。此时若不是她自作主张那就是有人故意陷害,想要挑拨太子与大阿哥之间的关系。”

      胤礽听见科尔坤相信他,高仰着头看了大阿哥一眼,“还是科尔坤你看得明白,不像有的人,蠢而不自知。”

      “保成,”康熙警告的看了他一眼。在康熙的心里,自己虽然最疼爱胤礽,但对保清也不错,他最不希望看到两兄弟掐架,还是在未来儿女亲家面前。他要脸。

      好在太子还算是听话,只是冷哼一声表达不满,就不在说话。

      太子消停了,大阿哥不满意,他瞪大眼睛看着科尔坤。科尔坤是脑子进水了不成?这件事它就是太子干的,自己和他女儿可都吃了亏,如今他居然帮太子说话。

      这要不是他未来老丈人,他能跳起来喷他一脸。

      哼,还说他蠢,他看科尔坤也好不到哪里去?

      等会儿他要嘱咐一下纳兰揆芳,让明珠平日里多带着点科尔坤。他大阿哥的岳父怎么能没脑子呢,传出去有损他的威名。

      也难怪他福晋会被欺负了,瞧瞧这阿玛,不被人欺负才奇怪。

      此时他越发坚定了给伊青禾找两个厉害嬷嬷的想法。

      事情总要解决,康熙本就不喜欢葛尔汗,如今他心爱的太子还要被连累,对他更是没有好感。“葛尔汗,朕命令你三日之内给科尔坤八万两银子,以作补偿。另外,你教女无方还胡搅蛮缠、企图蒙蔽圣听,现革职。小伊尔根觉罗氏、”他想说小伊尔根觉罗氏赐婚的事情不作数。

      刚下了圣旨就收回,说出去不太好听,但他也不想要这样的女人去太子后院,谁知道会给太子带来什么麻烦。天下美人多得是,回头多给太子寻两个也就是了。

      只是他话刚开头就被太子打断,“汗阿玛,儿臣看不如就把她贬为侍妾吧。”他解释道,“汗阿玛前脚刚下了圣旨,若是收回肯定会把事情闹大,那样不论是对儿臣还是大哥都不好。还不如照旧,回头一顶小轿把小伊尔根觉罗氏抬进来。”

      “当然,这件事尚书家的千金确实受了委屈,儿臣也愿意出两万两银子,算是补偿。”小伊尔根觉罗氏入宫后肯定不会在得宠,至于他出的银子,他相信汗阿玛事后会给他补回来的。

      胤礽说这话并不是为了伊尔根觉罗家,他纯粹是为了自己。明面上说怕别人觉得康熙眼光不行,寻了个这样的女子,实际上他是怕别人说他没眼光。宫里不少人都知道小伊尔根觉罗氏是他看上请的旨。

      不想损了自己的面子,当然就要让别人受委屈。

      别人受了委屈,他若是一点血也不出,汗阿玛又该觉得他不对了。如今这样刚刚好。

      太子算盘打的噼啪响,大阿哥不愿意就这么算了,“谁稀罕你那点银子,感情当众被扒了衣裳的不是你福晋。”银子算什么,他若是这样算了,传出去别人不知怎样笑话他呢。

      这可是奇耻大辱,别人肯定会说他大阿哥是缩头乌龟。

      “那大哥想怎样?”太子好脾气的把皮球踢了过来。

      大阿哥一时说不出话,只嘟囔一句:“反正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哪里有什么好主意,他只知道伊尔根觉罗氏受了天大的委屈。

      “好了,就按照太子说的办。朕记得朕私库里还有一套上好的头面,梁九功你在挑两匣子珍珠,绸缎布匹给送到尚书府。”葛尔汗被查办了,小伊尔根觉罗氏也受到惩罚,还有太子都作出了补偿,老大还想做什么?

      他知道大伊尔根觉罗氏受了委屈,他多给点补偿总行了吧。

      大阿哥还想说什么,纳兰揆叙拼命给他使眼色,他这才不甘心的闭了嘴。

      从养心殿出来,远离了宫门口,他才不满地说道:“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汗阿玛明明就是偏心。”

      纳兰揆叙扶额,他苦口婆心,“大阿哥您也说了皇上偏心太子,试问你以往与太子打嘴仗哪次赢过?”大阿哥张张嘴说不出话,他不想承认自己从未赢过太子。

      “既然明知皇上最后还是会如此行事,何不把眼前的好处抓在手里。容奴才说句不好听的话,大福晋与二福晋家世差距本来就大,石家肯定会给太子妃准备不少嫁妆,咱们还不如趁着还有时间多给大福晋准备准备,将来就算不能压过太子妃,最好也不要相差太多。”

      大阿哥是头一份,若嫁妆最少,到时候难免被底下的兄弟看轻。他阿玛早就跟他说过这件事,到时候纳兰家也会帮忙出力。

      科尔坤有些尴尬,他也知道自家底子薄,拿不出太多的东西做陪嫁。要不然他也不会第一次不要脸皮去跟葛尔汗掰扯五万两银子。

      伊青禾不愿意看到科尔坤如此,她说道:“伊尔根觉罗家家世如何皇上心里清楚,我倒是觉得量力而行就好,过了反而不美。”刚才虽然只是一小会儿时间,她也看出来了,这个皇帝善用平衡之数,且很多事情心里自有成算。

      伊尔根觉罗家什么样他能不清楚,若她也跟着比拼嫁妆到时候在皇上心里肯定就落了下成。如今有了葛尔汗和太子给的十一万两银子,自家在凑点,她觉得可以了。就算将来在妯娌中间不是顶级,也不会是垫底的存在。

      纳兰揆叙赞叹道:“姑娘聪慧,我明白姑娘的意思。不过皇上也知道我纳兰家与大阿哥的关系,若我们不帮着准备皇上才会猜忌呢。”他阿玛早就说过,他们不但会帮忙,还会大张旗鼓的帮忙,就是这样可能会让科尔坤被人嘲笑了。

      自家嫁女儿反倒需要被人帮忙准备嫁妆,说能坦然接受那是骗人的。但若这事儿是明珠的意思,他公然反对也不好。别人都说明珠为人谦和,但他跟明珠共事多年能不了解他的为人?

      科尔坤没说话,大阿哥不在乎的说道:“这有什么,都是一家人,谁出不一样。我手头也还有点银子,明儿让人也都送来。”

      大阿哥也是有月例银子的,加上惠妃给的,康熙的赏赐,明珠这些年的孝敬等等。他平日里吃喝都在宫里,用银子的地方不多,也就给攒了下来。具体有多少他不知道,反正肯定不会少。

      他这样子看的伊青禾眉头突突直跳,这是银子的问题吗?是尊严。

      她身为一个星际人都能看明白的事情,这个大阿哥居然看不懂。

      呵,还皇室阿哥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