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后续 ...

  •   翌日一大早,伊青禾就被从被窝里扒拉出来,她睡眼惺忪,打着哈欠。“书香,你在说什么?”

      昨天发生的事情让伊青禾有了紧迫感,她回来就开始修炼,为了修炼顺利她还喝了存储在空间包里的基因药水。

      基因药水只是最低级的配置,作用也是调理他们的身体,好让他们打好基础,成年后有更好的起点。

      伊青禾是孤儿,她是在十五岁被检测出有超凡的天赋才知道还有这样的好东西。只可惜一步晚步步晚,她比别人晚了十五年打基础,却要付出比别人多数倍的努力才能追上对方。

      自此有了星币,她第一反应就是购买基因药水,哪怕那个时候的她已经用不上了。

      别人的空间包都是高级货保命的东西,她空间包就是各种药水,似乎这样就能把小时候的遗憾补上似的。

      她也没想到上辈子屯的货这辈子能用上。

      伊尔根觉罗氏虽然是满族姑娘,平日里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时候居多,就是出门也是坐马车居多。还有这三年浑浑噩噩无意中糟蹋的,已经有了损伤。

      她想要修炼,就必须先把身体的亏空补上。

      伊青禾买的是第一代药水,这种药水据说效果最好,但也最疼,不像后来研究出来的效果虽然打了折扣,却没有一点副作用,更不会有疼痛。

      而这种药水之所以还能产出,为的就是他们这些要去前线战斗的人。

      伊青禾是个狠人,她昨晚可是喝了整整两支,疼了一整个晚上。就是现在她还能感受到手指抽搐,浑身无力。

      好在她已经习惯了伪装,书香根本没有发现。

      多年来养成的好习惯,让伊青禾哪怕在睡梦中都会有所警惕,现在她简直怀疑书香在跟她开玩笑。

      “小姐,宫里惠妃娘娘派了人过来,给您送了两个嬷嬷。”书香又重复了一边。来传话的丫头可是说了,这两个嬷嬷是大阿哥特意给她家小姐求来的。

      哈?

      这个憨批又在闹什么,她这边正愁怎么把身边的人支开呢。一个人习惯了,她可不想再来两个人跟在屁股后头。

      “小姐,小姐?”书香还在疑惑她家小姐怎么没动静,就见她家小姐红了脸颊。

      她恍然,原来小姐害羞了。书香也跟着高兴,“外头都传言说大阿哥暴躁,奴婢看大阿哥对小姐真有心。”你看昨日知道小姐被欺负了,今日就送了嬷嬷过来。

      这可是惠妃身边的嬷嬷,身上带着品级的,像堂小姐这样的人若是再要欺负小姐总要掂量掂量吧。

      伊青禾疑惑的看着书香,为什么她会觉得这是好事儿。不说日后出门身后多了两个尾巴,就说正因为她们是惠妃送来的,万一做错了事情她都不好管教,更有可能在自己做事的时候指手画脚。

      “啊?不能吧,不是说把人送给小姐了。”送给小姐,当然就是小姐的人,小姐是主子,做奴才的还有不听主子话的?书香表示不懂。

      有句话叫做打狗还要看主人,就算给了她,她也不能真把人当普通嬷嬷使唤。

      伊青禾住的地方就叫青禾院,与她额娘住的墨韵居相隔不远,也就几步路的功夫。

      “青禾来啦,这是张嬷嬷和费嬷嬷,惠妃娘娘请说你昨日的事儿,特意给你找来撑腰的。两位嬷嬷可了不得身上都有着品级,规矩更是一等一的好。”

      送人嬷嬷的行为虽然看着挺让人无语,毕竟是大阿哥的一片心意。她刚才也听说了,两位嬷嬷不只是有品级规矩好,还会些拳脚功夫,日后女儿出门也能护的女儿周全。

      “嬷嬷好。”伊青禾走过去福福身。

      两位嬷嬷赶紧避过去,口中连连:“不敢不敢,奴婢见过小姐。”来之前她们可是被交代过的,日后伊尔根觉罗小姐就是她们的主子,就连卖身契惠妃都让人带来了。

      “奴才见过小姐,这些是惠妃娘娘特意让奴才带给小姐的,说是给小姐添妆。大阿哥还让奴才带来十万两银子,给您压箱底。”

      来福是钟粹宫惠妃娘娘跟前得力的大太监,昨日大阿哥去了钟粹宫,今日惠妃就让他出宫,想也知道是大阿哥说了什么。再看惠妃让人送的东西,件件都是精品,若不是对未来的大福晋满意,也犯不着送这些。

      本来他就应该敬着,如今脸上更是笑出了一朵花,谄媚的不行。

      银子的事儿他已经跟尚书夫人说过了,交给小姐也是夫人的意思。

      伊青禾看向她额娘,觉禅氏点头,她这才对着皇宫的地方行礼,“奴才多谢娘娘。”古代就是不好,动不动就要下跪,哪像他们星际只要点头就好。清朝更是无语,还要自称奴才,对满族人来说能自称奴才居然还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

      “既然东西送到,奴才就告辞了。”

      来福走了,伊青禾想了想,说道:“额娘,那女儿就先带着嬷嬷们去安置了。”

      尚书府人并不多,偌大的后院只有两个女主子,伊青禾的青禾院有别的千金两倍大。院子大,房间宽敞,屋子也多。

      伊青禾左边原本住着她的奶嬷嬷,右边紧挨着她的就是两个大丫头的房间。她指着左边第二间与第三间说道:“嬷嬷们若不介意就住这两间如何?”

      张嬷嬷说道:“奴婢们听小姐安排。”

      又拨了两个小丫头给两位嬷嬷,伊青禾这才带着书香出去。原身之前的丫头她还没想好怎么处理,现在又来了两个,大阿哥还真是好心办坏事。

      此时被她称为‘好心办坏事’的大阿哥正在上书房读书,他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三阿哥见状直接说道:“大哥,人们常说一想二骂,莫不是大哥做了什么亏心事被人惦记上了?听弟弟一句,回头多做点好事,咱们身为皇阿哥更应该以身作则,做坏事不好。”

      康熙规定皇阿哥六岁必须去上书房读书,三阿哥胤祉康熙十六年出生,如今不过读了五年书,就有掉书袋的趋势,说起话来摇头晃脑与教导他们的太傅如出一辙。

      若不知情的人听到这话肯定会觉得三阿哥是个好弟弟,看到哥哥打阿嚏还知道关心大哥。实际上呢,两人关系并不算好,他分明是反讽。

      大阿哥斜眼看了三阿哥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这个老三就喜欢跟在太子屁股后头找他麻烦,他读书比别人晚,不如老三会掉书袋,他说一句老三能有四五句在后面等着他。

      “三哥,不是一骂二想吗?弟弟怎么听说的跟你不一样,莫不是三哥听错了。依弟弟看,说不定是有人在背后想大哥呢。”

      说这话的是今年才七岁的八阿哥胤禩,胤禩的生母是辛者库出身,如今只是个没名分的庶妃。清宫规定后妃嫔位以下是没有资格养育自己孩子的,是以胤禩刚出生就被抱给了惠妃抚养,而良氏也住在惠妃的钟粹宫。

      自己和生母都在惠妃手底下讨生活,胤禩也就很自然的被打成大阿哥一脉。平日里他说话也是多有偏帮大阿哥。

      换做以往大阿哥或许不会说什么,此时他凑到胤禩面前,表情有点不自在。“八弟,你真觉得有人在想大哥?”八弟的学问是公认的好。去岁他刚刚来上书房读书,汗阿玛考教功课他就得到了夸赞。

      别人都说老三会读书,依他看老三也是不如八弟,不过是大家以讹传讹。

      对八阿哥说的话大阿哥深信不疑,他嘴里嘀咕着:“一定是伊尔根觉罗氏”他让额娘送嬷嬷去尚书府,算算时间这个时候应该已经送到了。说不定就是伊尔根觉罗氏收到他的礼物,发现自己对她好,感动呢。

      没错,一定是这样。

      他就说嘛,自己的这个主意棒极了,不明白额娘昨日怎么那副表情。

      八阿哥听到这话扭过脸,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以往都说大哥冲动,如今怎么看大哥如此蠢呢。之前送嬷嬷他就不说了。知道的明白他是好心,不知道的还以为额娘对未来大嫂不满呢。

      毕竟只有规矩不合格,才会赐教养嬷嬷。大哥就没想过这一层?额娘居然还由着他。

      大阿哥不知道八阿哥心里想的,此时发现自诩读书厉害的三弟居然有说错的时候,他感觉机会来了。

      “三弟,大哥觉得你真应该跟八弟好好学学,在咱们兄弟之间说错没什么,出去若是错就丢人了。你可是自诩咱们兄弟之间最会读书的人呢。”

      说起这个大阿哥就十分不齿,老三每次说个话都摇头晃脑,一副自己很有学问的样子,真当谁不会读书一样,他若是最会读书又把太子置于何地?此时见三阿哥这个虚伪的家伙被八弟怼的哑口无言,大阿哥就跟自己打了胜仗一样高兴。

      三阿哥脸色涨红,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反驳,随后恼羞成怒,“老八你就会捧臭脚。”

      一句话说的大阿哥和八阿哥脸色都变了。大阿哥挡在八阿哥前面,“老三你怎么说话呢,明明是你自己先找事还说错话,别人反驳怎么了?什么叫捧臭脚,你就这么看不起你大哥。”
      说着他砰地一声双拳砸在三阿哥的书桌上。

      上书房的书桌都是上好的梨花木打造,坚固异常,大阿哥这一下把自己的手都砸出血了,可见心中的愤怒。

      “大哥,”其他皇阿哥见大阿哥真的生气了,担忧的看着他。五阿哥就坐在三阿哥后面,他胆战心惊的站起来,指着他的手说道:“大哥,你受伤了,要不趁着太傅们没来去包扎一下吧。”

      他伸手扯了三阿哥的衣袖,“三哥,三哥你就服个软,”三阿哥听了这话很不高兴,为什么要让他服软,他活该被欺负?随后五阿哥的话打消了他继续杠的念头。“这事儿若是闹到汗阿玛那里去,咱们都要吃挂落。”

      汗阿玛三个字如同一盆冷水把三阿哥给浇醒。尽管他嘴上不服气,心里却清楚这事闹起来是自己没理。老大就是个愣头青,他若是不管不顾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三阿哥深吸一口气,转身对着大阿哥说道:“大哥,是弟弟不会说话,对不起。”

      大阿哥冷哼一声,心里有些失望,他还等着老三闹起来呢,闹起来他才能得到好处,都怪老五这个多事精,大好的局面被他搅黄了。

      果然,弟弟们除了老八都不是好东西,尤其是老三忒惹人厌。今天的事儿他记下了,等有时间一定回敬老三。

      三阿哥何尝不是如此,他自小也受宠,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委屈。老大那个缺心眼的,若不是老八多嘴,他怎么会输。等有时间他非教训教训老八不可。

      兄弟们各有心事,等太傅过来上课,又好似恢复了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发生,当然如果忽略大阿哥包扎上的手。

      与此同时,佟皇贵妃的承乾宫

      皇宫就像是个漏风的筛子,有个什么事儿转眼就能穿个遍,惠妃早上让人带着东西并两个嬷嬷出宫的事儿早就传遍了。

      皇上就一个,后宫的女人就是天然的敌人,此时能看敌人的笑话,何乐而不为?尤其荣妃马佳氏,她与惠妃都是早年跟着康熙的,当初两人就是你争我夺,如今早就不是她们想要停止就能停止的。

      “本宫听说惠姐姐给尚书府千金送了两个嬷嬷,可是她规矩有欠缺?也是,毕竟伊尔根觉罗家不是大族,咱们应该理解。”

      惠妃的脸色怒色一闪而过,她长相并不是特别出众,尤其在美人如云的后宫。如今年纪不小,宠爱更是不如从前,很大程度靠的是大阿哥。而荣妃长的比她好,宠爱比她多,除了三阿哥,她还有个得宠的女儿。

      是以,哪怕如今自己是四妃之首,荣妃也从不给面子,夹枪带棒不是第一次。

      深呼吸,惠妃挤出个笑容,“荣妃妹妹果真消息灵通,只是这一知半解可不好。姐姐知道妹妹自然不会说什么,传出去外人还不知怎么编排呢。”

      她坐直身体对着佟皇贵妃的方向解释:“胤禔昨日出府发现伊尔根觉罗氏被人欺负了,偏她一个小姑娘性子软绵,被欺负了也不会说话,这不胤禔就心疼了。他特意寻我点名要两个会拳脚的嬷嬷,说是好给伊尔根觉罗氏撑腰。”

      说到这里她笑了,“这孩子,臣妾前两年给了他几个宫女,他还真就当宫女使唤上了。原以为他还没开窍,却原来在这等着呢。”

      皇阿哥们满十三就会有母妃赐下宫女教导房事,晚些的也会在大婚之前赐宫女,惠妃也不例外。只不过如今三年过去了,那两个宫女如今还是当初的样子。

      惠妃还以为是不合大阿哥的喜好,哪知大阿哥却说‘他自己因为是庶出吃了多少苦,如今不想自己的孩子也吃这个苦。他又不是色中饿鬼,既然不着急有子嗣,有没有女人又有何区别?’

      一番话说得惠妃难过不已,她自己做了那么多年的庶妃很能了解给人做妾的苦,既然儿子没那心思,她又何苦给儿子添堵呢?还不如做个大方的额娘,让他们小两口日后自己过去。过成什么样,谁也怨不着她。

      惠妃想得明白,哪怕一开始因为伊尔根觉罗氏的出身生过气,如今事情成了定局,她只会向前看,绝不会扯儿子后腿。

      “本宫怎么听出一股子酸味,惠妃你莫不是再吃未来儿媳的醋吧?”佟皇贵妃玩笑道。惠妃如今并不得宠,因为胤禔每个月也才分得一日时间,因此佟皇贵妃并未把她当成敌人,两个人偶尔还能玩笑几句。

      她这话任谁都能听出来是说笑的,只德妃抬头,“自古婆媳是冤家,惠妃姐姐有这想法无可厚非。”佟皇贵妃说笑,她这话直接把人打成就是吃醋,无形中还在挑拨惠妃跟伊尔根觉罗氏的关系。

      惠妃直接没了笑脸,她虽然不是不是佟皇贵妃一系,但对德妃这个爬床宫女依旧没有好感。“这话说的好笑,本宫可不像德妃,本宫啊,没别的想法,就盼着胤禔能跟伊尔根觉罗氏好好过日子。然后生一两个孙子孙女就成了。”

      一句话噎的德妃下不来台,佟皇贵妃眼里闪过畅快的笑意。活该,让你爬床,还想借子上位,没门。

      她语气温和的说道:“惠妃不愧是名门出身,某些人就是小家子气,惯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本宫也是跟惠妃一样的想法,等过几年胤禛长大了,挑一个出身好性格好的。两个人能和和美美,本宫啊,就知足了。”

      一口一个名门出身,小家子气,说的是谁不言而喻。这屋子坐着的四妃和贵妃也就是德妃是包衣出身,其他的,诸如惠妃和荣妃也是满洲大姓。

      惠妃出身纳喇氏,父亲索尔和虽然只是个五品,她的祖父德尔格尔曾历任吏部侍郎兼佐领,袭世职一等男兼一云骑尉;曾祖父金台石更是了不得。金台石乃是叶赫那拉一族的族长,他的妹妹乃是皇太极的生母,当今的曾祖母。

      当朝赫赫有名的大学士明珠更是惠妃的叔父。

      再说荣妃她的阿玛是员外郎,同样不出色,但她是满族老姓,且马佳氏的先祖当中从商的比较多,说白了就是有钱。她也是经过大选入的宫。
      佟皇贵妃与德妃的恩怨大家都知道,钮祜禄贵妃明哲保身轻易不说话;宜妃跟德妃也素有恩怨不会帮着她;刚刚她又得罪了惠妃。至于剩下的荣妃,荣妃与她又没什么姐妹情,当然也不会开口。

      德妃脸上的温婉表情快要挂不住,这群贱、人,尤其是佟佳氏,一个蛋都不会下,哪里来的脸说儿子,那明明是她的儿子。还有胤禛也是个白眼狼,不认生母。

      佟皇贵妃时刻关注着德妃,看到她生气,自己就高兴,连带着看惠妃都顺眼不少。“正好,前些时日表弟送了些东珠过来,那颜色有些粉嫩,本宫老了,用不着。等会儿本宫就差人送到尚书府。”

      康熙的额娘是佟皇贵妃的亲姑姑,她为了表示自己与皇上亲近经常以表弟称呼,此时又故意说的送字,以显示两人关系亲厚,不是某些人能比的。

      惠妃有些意外,皇贵妃出手那肯定是好东西。“臣妾替伊尔根觉罗氏谢过娘娘。哦,也多谢荣妃妹妹和德妃妹妹,多谢你们开了个好头。”若不是两人开口,她未必能得这样的好处。

      胤禔说的对,伊尔根觉罗氏家底薄,为了能缩减与太子妃之间的差距,她们只能从别的地方找补了。

      反正她现在年纪大了,皇上就算是去她宫里,看的也是胤禔的面子,她不怕得罪谁。若捧着皇贵妃能得到好处,她乐意。

      一天之内得到两回赏赐,伊青禾是懵逼的。再看那一匣子东珠,个大浑圆色泽明亮,每一个都是极品。

      “奴才多谢皇贵妃娘娘赏赐,愿娘娘心想事成。”无缘无故得了别人的好处,她当然也要说些好话。

      等屋里没人了,她这才无措的看着觉禅氏,“额娘,这……”她家跟佟家也没关系啊,原身的记忆里也没有这些事情。

      事实上从她醒来就发现很多事情跟原身上辈子的记忆不一样。首先上辈子她那个堂妹不是入的太子府,而是三阿哥后院。大阿哥也没有给她嬷嬷,更不可能替她张罗嫁妆全门面。

      在伊尔根觉罗氏的记忆里她的嫁妆虽然不是最少的,但也不多,在妯娌中倒数,也就比五福晋和十三福晋多点。五福晋的阿玛是个五品小官,十三福晋跟她一样。

      惠妃都没有单独给她送东西,更不用说八竿子打不着的皇贵妃。这一匣子东珠看着不多,价值可不比惠妃送的东西少。

      觉禅氏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上位者赏赐东西总比大阿哥这冷不丁送个嬷嬷好。“应该是好事,你别多想。咱们明日去谢恩说不定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上头赏赐了东西,都要入宫谢恩的,“对了,你也准备点东西到时候送给惠妃娘娘。毕竟是未来婆婆,讨她的欢心很重要。”

      啊?她还要准备?

      伊青禾有些为难,原身会的东西挺多,可她不会啊。她如今也就字拿得出手,总不能送一幅字吧?听说大阿哥目不识丁、呃,不是,大阿哥学问不好,她要是送字万一再觉得是侮辱他呢?

      武器什么的她空间包倒是有,复古的匕首、弓箭都不缺,但这东西想也知道拿不进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