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大阿哥 ...

  •   就因为老爷子快断气了,所有人都说让他们忍,别把人给气死了。明明不是他们的错,却让他们忍让,作为既得利益者,葛尔汗更是一声不吭。
      
      其实那个时候只要他一句话就好。
      
      可他没有。
      
      “大哥,你真的还要任由大嫂胡闹?你要想清楚了,我女儿现在可是太子的庶福晋,闹大了,日后可别怪弟弟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打断,“哟呵,瞧瞧爷听见了什么?太子的庶福晋好了不起啊,怎么着太子的侧福晋就能无法无天了?来来来,正好也让爷瞧瞧你的本事。”
      
      众人回头就见三个穿着光鲜的少年公子站在大门口,说话的正是三人中站在中间的那位。
      
      只见少年眉目清秀十七八岁模样,他一身浅蓝色蟒袍,袖口和衣领为暗金色,腰间盘着同色的腰带上挂着两块坠子。发现他们看过来,少年收起拍打手心的折扇,改为用食指和中指夹着转了几个圈。
      
      “奴才科尔坤见过大阿哥。”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康熙朝的大阿哥,伊青禾刚刚被赐婚的夫君胤禔。
      
      说起康熙朝这位大阿哥,众人心中第一反应就是倒霉。
      
      今上早年孩子生得多,胤禔排行第五,只是孩子死的也多,他前面的四个都没立住。等到了胤禔出生时,康熙突发奇想就把人送去大臣家养着,想以此保住这个孩子的命。
      
      只是康熙并不是个长情的,他生母纳喇氏又只是个不甚受宠的庶妃,渐渐地康熙就把他忘了。
      
      还是后来三阿哥都去了上书房,明珠提起此事,康熙才记起来自己还有个儿子在宫外。
      
      就这样胤禔被接了回来。
      
      刚开始康熙对胤禔还是有些愧疚的,给了不少好东西弥补,时间长了他就觉得也就那么回事。自己当初可是为了他好,再加上胤禔回宫总是跟身为太子的嫡子胤礽别苗头,时间一长那点子愧疚消耗殆尽了。
      
      甚至因为两人总是对着干还有点生气。
      
      胤禔呢,本是满心欢喜的回了宫,结果发现汗阿玛心里自己一点位子也没有,他后面的弟弟对着太子哥哥、哥哥的叫着,态度亲昵,对着他就冷冷淡淡,哪怕嘴里称呼着大哥,眼神中依旧透露着不耐烦。
      
      他自小在大臣家长大,那大臣是把他当祖宗供养长大的,别说态度敷衍,只要他有一个不满意就诚惶诚恐。
      
      前后差距那么大,小胤禔又没人引导,越想越偏激,人就走进了死胡同。
      
      他开始跟兄弟们比较,什么都比,宠爱、学问,甚至身高长相。胤禔读书晚人却不笨,很快就超越了上书房大部分人。
      
      为什么说是大部分呢?因为有一个人文治武功无论哪方面都压他一头。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最最厌恶的太子。
      
      三年前他十四,汗阿玛说要给他选个嫡福晋,胤禔高兴的不得了。结果呢,汗阿玛说伊尔根觉罗氏和李佳氏都不错,伊尔根觉罗氏生病没能参加选秀,李佳氏转头被他赐婚给太子做了侧福晋。
      
      大阿哥:……
      
      哪怕这件事只有他与额娘知道,胤禔还是觉得所有人都在嘲笑他。
      
      看,人家宁愿给太子做小也看不上你。你就是比不过太子。
      
      大阿哥很生气。
      
      但那是皇帝是他阿玛,他能怎么办?
      
      大概康熙也知道自己理亏,他甚至许诺下一届给你选个更出色的嫡福晋。
      
      大阿哥,大阿哥信了他的鬼话。
      
      然后这届选秀就被指婚了伊尔根觉罗氏。
      
      倒不是说这位尚书之女拿不出手,从一品大员的女儿又是天子近臣,足够做皇子福晋了。但架不住人他有比较啊。
      
      太子也在这届被赐了婚,嫡福晋是瓜尔佳氏都统伯石文炳的女儿。瓜尔佳氏出身名门,额娘与祖母都是宗女,他们这一支都统就有三四个,更别说副都统和佐领了。伊尔根觉罗氏有什么?
      
      她祖上到也出过伯,不过都是三四代之前的事情了,祖父甚至因为宠妾灭妻被弹劾撸了爵位。
      
      两相比较,一个是天上高高挂着的云,一个就是那脚底的淤泥。
      
      三年前那个李佳氏,人家的阿玛还是个三等轻车都尉呢。轻车都尉,手里头有兵有权。
      
      胤禔气的砸了屋子里的摆设,太欺负人了。
      
      事情已成定局,他能怎么办?
      
      最后还是惠妃托人打听了科尔坤家的情况,发现伊尔根觉罗氏跟大阿哥的经历有些相似。她把这事告诉大阿哥,大阿哥生起了同病相怜之感,无形之中对伊尔根觉罗氏的观感好了很多,甚至是有些期待。
      
      昨日又听纳兰揆叙感慨葛尔汗与科尔坤明明是兄弟,为人处世却相差甚远,葛尔汗脸皮之厚人之无耻,他就有些担心。
      
      圣旨已下,他跟伊尔根觉罗家就是一体的,他觉得自己应该过来走上一遭,让众人看清楚自己的态度。
      
      他得告诉众人,科尔坤一家子是他大阿哥照着的。
      
      现在他看见了什么??
      
      葛尔汗那个老不死的居然在威胁他未来老丈人。
      
      这怎么能忍?
      
      他不觉得这是葛尔汗给科尔坤难看,葛尔汗没这个胆子,他觉得这是太子故意让葛尔汗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羞辱他。
      
      如此一想,他脸更臭了。
      
      一把拉起科尔坤,他对还跪在地上的葛尔汗视而不见。
      
      科尔坤有些受宠若惊,他拱拱手,“让大阿哥看笑话了。”有心解释几句,又怕大阿哥听了对他女儿有想法,害了女儿幸福。一时间科尔坤不知如何开口。
      
      落后大阿哥几步的纳兰兄弟俩上前,“小子纳兰揆叙,这是我弟弟揆芳见过尚书大人。”
      
      “原来是明中堂家的两位公子,幸会幸会。两位公子出类拔萃果真是人中龙凤。”
      
      纳兰揆叙,明珠的嫡次子,比大阿哥胤禔小两岁,他是胤禔的伴读,两家又是姻亲关系,在大阿哥身边看到他不奇怪。纳兰揆叙今年不过十五岁已经被封为佐领,可谓是前途无量。
      
      纳兰揆芳比亲哥哥要小上几岁,科尔坤对他倒是不熟悉。
      
      除了这两位,明珠还有位嫡长子名叫纳兰性德,他文采斐然堪称一代大家,只可惜天妒容颜英年早逝。
      
      “科大人,方才在门外就听见您愤怒的声音,不知所谓何事?”接收到大阿哥传递过来的讯号,纳兰揆叙问道。
      
      科尔坤下意识的看了大阿哥一眼,随后叹息,他刚想说什么,伊恬忽然开口:“大伯,不过是无心之过,为何大伯咄咄逼人。五万两银子不是小数目,还请大伯看在一脉相承的份上宽容侄女几日功夫,也好让我们去凑上一凑。”
      
      伊恬决口不提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只用忧愁、失望的目光看着科尔坤。这还不算,末了她又说了句,“我知大伯看不上我阿玛庶出,可你们到底是一家人啊。”
      
      一句话让科尔坤变了脸。纳兰揆芳轻笑出声,他用手臂捅了捅大阿哥,毫不避讳当事人还在,轻易戳穿了她的意图。“你这老丈人的侄女有意思啊,这是给你老丈人上眼药呢?”
      
      很多人都知道大阿哥最在意的是他庶出的身份,这女人故意当着大阿哥的面说科尔坤厌恶庶出,不是上眼药是什么?这是巴不得两家闹掰了吧。
      
      啧啧啧,他昨日还听额娘说呢,这女的之前总是曾尚书府的帖子参加宴会,如今攀上高枝就不认人,当真是白眼狼啊。
      
      不不不,说她是白眼狼都侮辱人家白眼狼。
      
      伊恬的脸色一变,她快速的调整过来,只还是让看着她的大阿哥看到了。
      
      大阿哥冷哼,“怎么你也觉得本阿哥是个蠢货,分不清谁好谁坏,能任人摆布?”说道蠢货俩字,胤禔咬牙切齿。他刚回宫的时候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出了不少差错,太子没少嘲讽说他蠢。
      
      这个女人能被太子看上还真是蛇鼠一窝,一个德行。
      
      觉禅氏抬起头,“大阿哥容禀,奴才觉禅氏。本来这件事我们是不打算往外说的,可有些人你为她着想,她反而倒打一耙。奴才的女儿也是人,凭什么要被别人踩在脚下。”
      
      “圣上赐婚是奴才等没想到的,大阿哥天资绝色、清秀贵气,奴才从不敢妄想,小女更是如此。结果晚上伊恬就去跟小女说了些不好的话,小女心中难过,这几人就躲在闺中未曾外出。”
      
      “伊恬却不依不饶,今日更是带着一帮子人去到奴才家里,她,她居然当着众人的面扯小女的衣裳。”
      
      除了伊青禾上吊,其他事情觉禅氏一字不落的全部说了出来。
      
      本来他们闹哄哄的,门口就聚集了不少人,大阿哥一来更是有远处的跑来看热闹。如今觉禅氏这话无异于把伊恬扒光了扔在大街上,她往日努力维护的形象轰然崩塌。
      
      周围人指指点点,尽管他们因为伊恬的身份不敢说太大声,那目光也够她难受的。
      
      伊恬涨红着脸愤怒的抬头看向觉禅氏,“你怎么不说你女儿不满赐婚上吊自杀?”伊恬早就买通了伊青禾院子里的一个二等丫头,若不是知道伊青禾上吊了,她又怎么会去扯她的脖子。
      
      哇,这个信息可比之前那个还要劲爆,皇帝赐婚居然敢上吊。别说纳兰家兄弟就是大阿哥都紧绷着唇。
      
      “妹妹,我自认对你不薄,为何你总是一再污蔑我?”脸色苍白眼眶微红的伊青禾就这样出现在众人身后。
      
      伊青禾在家久等不见阿玛、额娘回来,担心他们吃亏,不顾阻力执意出来。她来的也是巧,刚好听见伊恬这话。
      
      不管前面发生了什么,她知道这件事是不能传出去的,先不说科尔坤一家会如何,就是她自己也会被上位者处死。
      
      看到她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伊青禾走过去面向群众,“各位乡亲、街坊,能被圣上看中是我们尚书府的荣幸。可现在居然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故意散播谣言。我伊青禾死不足惜,但我不能让养育我十几年的阿玛、额娘背上这不忠不义的罪名。”
      
      “现在我站在这里,愿意接受你们的检查,看看我是不是像她说的那样上吊自杀。只希望你们检查过后,能还我们尚书府一个公道。”
      
      伊青禾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她睫毛微微颤抖,明明很害怕却还是一脸坚定的站着。
      
      大阿哥心里很不是滋味,伊青禾的样子让他想到曾经的自己。他怒喝一声:“够了,”冷脸看着葛尔汗,他语气冰冷,“葛大人,跟本阿哥入宫一趟吧。”
      
      他未来的嫡福晋被太子庶福晋的娘家人逼迫成这样,他若不给出气,日后谁见了不骂他一句缩头乌龟,还有谁愿意跟在他背后干出一番大事业。
      
      葛尔汗瘫倒在地上,“大阿哥饶命,奴才愿意赔偿,五万两银子是吧,奴才马上就赔偿。”说着他还爬过来去抓胤禔的腿脚。
      
      胤禔一脚踹过去,“滚,”他福晋的名誉就只值五万两?
      
      之前他不明白,现在知道了。五万两是补偿,补偿他福晋被污蔑。呵,别说那是他胤禔未来的福晋,就说对方只是个普通的千金小姐。要人命的话也不是区区五万两银子就能补偿的。
      
      纳兰揆芳给了葛尔汗一个白眼,“这话说的,要不然我把你全家都杀了,事后给你烧五万两纸钱,你看行不行?”刚才伊小姐扬起了脖子,他哥不好意思看,他年纪小没顾忌。纳兰揆芳看得清楚,人家姑娘的脖子也就是白了一些,一点淤青都没有。
      
      张嘴说瞎话到这个地步也是够了。
      
      “这不可能,她院里的丫头明明听见书香尖叫,尚书府还慌乱了好一阵子。”说伊青禾没上吊,伊恬是怎么都不肯相信的。若真没上吊前两日怎么不出来?说不定是用了什么法子掩盖了脖子上的伤痕。
      
      对,就是这样。
      
      伊青禾睁开眼睛,眼眶还有泪珠再闪,她像是被伊恬的话吓到,后退了两步。“我院子里的事情为什么你会知道?难道、难道你……”她身体摇摇欲坠,似乎承受的打击太大一时间不能接受。
      
      纳兰揆叙绷着脸,往一品大员家安插眼线,葛尔汗一家还真是胆大。若是让皇上知道了?
      
      不过科尔坤也够无能的,被人安插了人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科尔坤笑了起来,他语气悲凉,“你果然往我府里安插了人。”深吸口气,他对着大阿哥解释,“奴才早前就觉得府里不太对劲,为何我们有点事情他们很快就能知道。正好府里有了喜事,她又跑去找小女说些似是而非的话,于是奴才就决定将计就计演了一场戏。”
      
      “没想到还真把人给炸出来了。”被逼到这份上,科尔坤无奈只能临时想出这样的谎言来。大阿哥他不担心,就怕骗不过纳喇家的两位公子。
      
      “走,都跟本阿哥入宫,是非曲直自有汗阿玛定夺。”自认为抓住了太子的痛脚,大阿哥有些兴奋,声音都跟着颤抖。
      
      这是老二的庶福晋,这件事完全可以栽赃给老二,说是他让人干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自己这个大哥。
      
      如此,即为伊尔根觉罗氏出了气,也狠狠的让老二栽个跟头。
      
      哈哈哈,他真是太有才了。
      
      因为高兴,他整个人昂头挺胸迈着八字步,伊青禾在后面看过去就感觉是只螃蟹在横着爬。
      
      她心想怎么感觉大阿哥很高兴的样子,难不成这是个傻子?
      
      再想想原身给的记忆里,似乎大阿哥从没算计赢过别人,倒是其他皇子,谁算计他都是一个准。
      
      只要是坏事,背锅的永远是他。
      
      让她嫁这么个男人,是不是对她伊戏精的惩罚?
      
      郁闷不过片刻,伊青禾又变的斗志昂扬。她伊青禾能从一个孤儿杀出从围,成为大名鼎鼎的星际战将,什么时候怕过。不就是斗呢,男人蠢,她大不了自己上,谁怕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