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威胁 ...

  •   在场之人见了她这副模样,皆面面相觑。
      
      “各位长老还不动么。”曲微吟一手扶着洛今宵的后腰,向后退了一步,远离她的身子,双眸抬起,打量着面前的一群人。
      
      “哦,对。”贺长老一拍脑门,忙快走几步,将两根手指举在自己眼前。
      
      一根细丝一样的光从他指尖蔓延,扭曲着触碰到了洛今宵的太阳穴。
      
      洛今宵几乎听不太清他们说些什么,耳中一片嗡嗡声,像是有几千只蜜蜂在飞舞,她强忍着不适站在那里,生怕被怀疑。
      
      “这……”过了不知多久,贺长老终于收回灵力,转头看向曲乘州,眼中一片愕然。
      
      曲乘州见他这般神情,也蹙起眉头试了一试,表情比贺长老更为夸张。
      
      他放下手,看着洛今宵,似乎五味杂陈,失望的情绪中,还夹杂着些狂热的激动。
      
      “她何时有的仙脉?虽说灵力极为微弱,但不管怎么说,确是至寒之脉。”贺长老垫脚在曲乘州耳边说道。
      
      曲乘州点了点头,他看了曲微吟一眼,却被曲微吟冷冽的目光逼了回来。
      
      “罢了,既然如此,便如你们所愿。”曲乘州突然道,他再次深深地打量着洛今宵,如同看着什么猎物,随后一甩袖袍,大步流星地走了。
      
      曲乘州这么容易就妥协,跟着他的众人十分不明所以,面面相觑一番后,也纷纷跟着跑了出去,很快,屋中就又只剩下洛今宵和曲微吟二人。
      
      “喂,我要松手了。”曲微吟不快地看着洛今宵。
      
      “麻烦,扶我到床榻边上。”洛今宵紧咬着牙,模模糊糊说。
      
      此时她体内依旧是一片翻山倒海,只觉得似有两股灵气在打架,且战况十分惨烈,大有同归于尽之势。
      
      “我,扶你?”曲微吟皱起眉头。
      
      算了,女魔头怎么可能屈尊扶她,洛今宵摇了摇头,自己迈着蹒跚的步子往屋中走,只是没走两步便脚下一软,险些跪倒。
      
      这时,方才那只手又从身后抓住了她的手臂,再回头,曲微吟神情鄙夷,像是抓着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别磨蹭。”曲微吟冷声开口,眉头都快皱成一团了。
      
      洛今宵笑了笑,心道她似乎也没那么可怕。
      
      待挨到床榻后,她才踏实地盘腿坐下,尝试调动体内的灵力,极其微弱的灵力随着她的控制慢慢活动,一点一点逼退入侵者。
      
      待痛苦减弱,她才有空思考如今的状况,她像是突然间有了仙脉,且同她原本的仙脉大相径庭。
      
      是这具身体原本就有,还是她的到来唤醒了它?
      
      有仙脉固然是好事,但可惜这仙脉太过弱小,还是不成器,她须得想法子加强,至少要快些恢复原本的状态,否则在这个世上,只能是任人宰割。
      
      她刚睁开眼,就被人拎住领子从床榻上拽了下来,掼到了墙角。
      
      “没事了,便滚。”曲微吟说。
      
      洛今宵堪堪站稳,她咬了咬牙,忍住了想要还手的冲动,无他,只是因为打不过。
      
      “还有。”曲微吟突然又开口,她慢慢走到洛今宵身边,面无表情地着看向洛今宵,二人身高虽相差无几,却有泰山压顶一般的压迫感。
      
      “此次多亏你的血,我今日便放你走,可你须得保证,从今往后再也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当场便拧下你的脖子。”
      
      曲微吟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透着股空灵,让人听着后背发凉。
      
      洛今宵打了个寒颤,然后点了点头,话也不说转身就跑,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曲微吟看着她夺命狂奔的背影,嘴角有了松动,不过很快便又恢复正常,她一手摸向自己的脸,眼神也软了下来,似乎十分疲惫。
      
      她又回来了,其实也活够了,只是大仇未报,这或许是上天给的一次机会。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气味,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但也只是物是人非,除了方才那个小废物。
      
      这一世的她,似乎有些不大一样。
      
      不过到底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生死又何足挂齿,她还有要事要做,未来的许多命运或许可以改变。
      
      夜风顺着窗吹入,明月高挂,比房中烛火通明数倍,曲微吟慢慢将手放在唇上,发出了一声叹息。
      
      另一边,洛今宵一路狂奔,很快出了这座宅院,气喘吁吁地停在了长街中央,此时路面早已无人,她这才回过头,冲着身后比了几个恶狠狠的手势。
      
      这女魔头如此凶神恶煞,动不动便起杀心,她也不指望报仇,只盼往后再也看不见她。
      
      气撒完了,她便看着空空如也的街道,陷入了沉默。
      
      前世她可是日日夜夜修炼,这才在入无悔门时得了个天才之名,可是刚入无悔门,即将实现远大宏图之际,便换了个身体换了个年代,还成了个废物。
      
      当真是命运弄人。
      
      好在洛今宵此人向来坚强,只长叹了三声便开始思索眼前的事,比如,她家在哪。
      
      想了一会儿毫无头绪,她只得抬起头来,一眼看清了眼前的牌匾上明晃晃地写着两个大字:洛府。
      
      ……
      
      她叩响了门,一时十分紧张,毕竟她对这具身体的经历一无所知,只盼别被当成妖怪便好。
      
      过了许久,大门咿呀一声开了,一个黑乎乎的人脸探出,看清是洛今宵后,惊讶道:“大小姐?您今夜怎么回来了?”
      
      洛今宵放心了些,看来并未找错家门,她犹豫了一下,问:“家中人呢?”
      
      “家主和夫人都已睡下。”
      
      洛今宵点了点头,越过门缝往里面张望,一片黑漆漆的,毫无喜气,好似成婚的并不是他们家的人。
      
      “开门,让我进去。”洛今宵淡淡地说。
      
      那下人闻言,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将门打开,洛今宵迈过门槛,只见是个再朴实不过的宅院,同她上一世的家中府邸简直是云泥之别,看来如今的洛家人丁凋零,还不是大名鼎鼎的修仙世家。
      
      想来也颇为神奇,两千年前的洛家,竟有一个同她身材样貌乃至姓名都别无二致的人。
      
      那下人一路带着洛今宵回房,又道:“大小姐先行休息,待明日老家主和夫人醒来,小的再去禀报此事。”
      
      洛今宵沉默着点了点头,待那下人离去后,她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床榻上,身体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这屋子也十分俭朴,让习惯了上一世的她还有些许不适应,屋中女儿家的东西寥寥无几,即便有也十分简陋,即便同府邸相比也是格格不入,看来,这具身体在这里生活得也并不好。
      
      也许是方才太累了,她并没思考太多,没一会儿便阖眼,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她是被巨大的撞门声惊醒的,还没等她从床上爬起,便听得一声怒斥。
      
      洛今宵打了个哆嗦,猜想是这具身体的反应。
      
      随后,一群人便蜂拥而入,洛今宵急忙翻身下床,蹙眉立在原地,心中十分不快。
      
      就这么闯入一女子的闺房,实在是不成体统!
      
      “洛今宵!你,你竟敢私自拒亲!”一男人怒气冲冲道,他指着洛今宵,气得嘴唇都在颤抖,“你知不知道这对洛家来说是多难得的机会!”
      
      洛今宵翻了个白眼,侧头去看跟在他身后的人,有一个神情冰冷的美貌妇人,眼神低垂,并不瞧她,还有一男一女,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年纪,皆是一脸的愤恨。
      
      “一个没有仙脉的废物罢了,你只要答应了曲长老,我们便都可拜入无悔门,可你突然反悔,就是要毁了我们,简直是洛家的叛徒!”那少女带着哭腔喊道,她看着洛今宵的眼神,简直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洛今宵皱眉看向她,什么东西?她冒着生命危险同曲微吟成亲,就是为了给别人做嫁衣?
      
      他们还有脸生气,脸皮未免过于厚了。
      
      “洛楣。”那美貌妇人开口,冷冷看了那少女一眼,少女顿时便噤了声,不敢言语,只得瞪着洛今宵。
      
      “今宵,你太让娘亲失望了。”美貌妇人微微摇头。
      
      “你现在便回去找曲长老!”男人放下手,呵斥道,“不得任性。”
      
      洛今宵闻言怒极反笑,她头一次见这样的爹娘,只因为自己女儿没有仙脉,便这般将孩子当成交换体面的工具。
      
      “我若不听呢。”洛今宵说,她乌黑的眸子看向男人,少女颀长的身体虽然瘦弱,但站得笔直,毫不惧怕。
      
      “你个逆女!”男人彻底被她激怒了,冲上前对着她的脸,扬手便要打,洛今宵心下一惊,急忙转身躲开。
      
      男人扑了个空,他似乎有一瞬间的疑惑,随后便更是怒发冲冠,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洛今宵!”他咬牙道,然后突然运功,一道淡蓝色的光影便从他掌中喷涌而出,在场之人皆是吃了一惊。
      
      洛今宵急忙抬手去挡,她快速逼出体内不多的灵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汇聚到掌心,以抗击男人的攻击。
      
      她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剧痛,差点咳出血来,只是脚下还勉强立着,然而另一边,男人的灵力被她拦住,竟反弹回去,直接击中男人面部。
      
      他猛地后仰,四脚朝天地摔倒在美貌妇人的脚下。
      
      一时间,屋中噼里啪啦乱成了一片,人们纷纷目瞪口呆。
      
      “好一个逆女,以下犯上,胆大包天……”男人狼狈地爬将起来,“召集洛家众人,以家法处之!”
      
      正在这时,门倏地又被推开来,方才那下人一脸瞠目结舌地闯进来,结结巴巴道:“家,家主,方才无悔门送来帖子,说,说要大小姐明日上山,拜入无悔门!”
      

  • 作者有话要说:  一点解释:
    上一世女魔头是被逼到了绝境,失去了意识才看不清人,洛今宵是误闯战场被误伤的,不是女魔头故意为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