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浴池? ...

  •   
      “什,什么?”
      
      众人皆愣住了,包括洛今宵自己。
      
      无悔门,一向只有极为优秀的弟子方可拜入,而她这一世虽说莫名有了仙脉,可到底灵力微弱,若是按照常理,是万万不可踏进无悔门一步的。
      
      那男人刚想说话,洛今宵便咳嗽了一声,强行压下身体的不适,目不斜视地越过他走到了门口,伸手拿过帖子,问:“当真是无悔门的消息?”
      
      “回大小姐,是方才一位无悔门的弟子送来的。”
      
      洛今宵心中并无什么波澜,只是觉得此事定有蹊跷,她三两下拆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张龙飞凤舞的手迹,都是些场面话,落款处盖了曲承州的印。
      
      竟然真的是曲承州,他在打什么主意?
      ————————
      两日后,无悔山脚。
      
      洛今宵背着个大行囊,满头是汗地瘫坐在一颗路边的石头上。
      
      她气喘吁吁地仰头看向高耸入云的无悔山,心中再次觉得,有仙脉真的是一件极好的事,前世她可是骑着九尾玄雀上的山,引来多少弟子艳羡。
      
      今生她只能靠着两条腿,硬生生往上爬。
      
      原本对于没有仙脉这件事,她并未有太大的反应,实在是上一世的修炼太苦,她作为生下来便有极强仙脉的人,被迫背上了整个洛家的命运,才是垂髫幼儿之时就被丢进了极恶之地。
      
      小小的她蜷缩在狰狞恐怖的恶鬼之间号哭的日子,直到如今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所以那时没日没夜修炼的她,最大的渴望就是生于普通人家,跑跑跳跳,欢欢喜喜。
      
      不过看看这一世的爹娘,她还是将被爱这种渴望,再次抛在了脑后。
      
      想来是她没有这个命吧。
      
      这时,一声鸟叫打断了她的思绪,狂风将她乌黑的发丝卷起,洛今宵急忙向后仰去,躲开了大鸟的利爪,这才免于破相。
      
      “嘿,这不是你们洛家那个废物吗,她怎么也在这里?”大鸟背上立着三个少年少女,其中一男一女正是那日闯进她屋中的人,一个是洛楣,一个是洛楚。
      
      还有一个问话之人,也是个少女,身上穿的不知是什么布料,在阳光下闪着光,瞧上去便知其价值不菲,她长相十分出众,眉眼上扬,放在同样五官清秀的洛楣身边,轻易便将她衬得黯淡无光。
      
      “谁知道她使了什么阴招,竟然也能进无悔门。”洛楣咬着唇,看向洛今宵的眼神十分厌恶。
      
      “废物总归是废物,竟然寒酸至此,我保证不过两天,她便哭着从这里跑回去。”少女笑得前仰后合,她手一扬,大鸟便再次腾空而起,三人的影子很快成了一个小点。
      
      “呸!”洛今宵被扬了一嘴的灰,她朝地上吐了几口,再抬起头时,微微攥紧了拳头。
      
      上一世虽然苦累,却也没有人敢这般欺辱她。
      
      洛今宵不是睚眦必报的人,而且向来能忍则忍,但这次她忍不了了,竟然敢将灰扬进她口中,这对于洁癖的她简直是要了命!
      
      洛今宵当即从包裹里揪出一沓黄纸,又将食指咬出血来,在上面涂抹了一番,画出个怪异的图形,随后低声默念起了心诀。
      
      虽说她仙脉微弱,可脑子里的东西还是够用的。
      
      一点灵力从她指尖涌出,注入符纸,与此同时,符纸肉眼可见地变大,周身泛着金光,如同一张巨大的毛毯,腾空而起,洛今宵眼瞧着有用,高兴地拍了拍手。
      
      这符还是她前世偷偷看书时瞄了一眼,如今画出来,却也八九不离十。
      
      她纵身跃上符纸,当即便潮鸣电掣地窜了出去。
      
      她符纸的速度要比大鸟快了许多,没一会儿便瞧见了鸟尾巴,洛今宵再次低声默念心诀,符纸便义无反顾地撞在了鸟身上。
      
      那大鸟嘶鸣一声,当空打了个转,上面那三人猝不及防,压根儿抓不稳,纷纷尖叫着掉了下去。
      
      洛今宵大仇得报,心里别提多舒爽,朝下坠的几人做了个鬼脸,便一屁股坐了下来,从高处瞧起了风景。
      
      无悔山是远近闻名的高山,峰顶直直插入云中,从半山腰处可以看到最大的无悔宫,翘起的房檐四角从一片绿荫里冒出头,瓦片闪着银光,将整座山映衬得仿佛仙境。
      
      在山的另一角,能够看到一个延伸出去的广阔的白玉台子,上面各色光影闪烁,正是弟子练功的时辰。
      
      上一世她来这里时,满心都是接下来的择师大典,心事重重,故而都没有好好瞧瞧这风景。
      
      与此同时,南斗峰。
      
      一身着白衣的高挑女子立于峰顶,仿若一座雕塑,一动不动。
      
      “门主,冷。”一老妇蹒跚着走到女子身边,为她披上了一件大氅。
      
      “冷?”女子低声问,语气十分悲伤,她抬眸,瞧着碧蓝如水的天空,“如今是什么季节。”
      
      “回门主,是炎夏。”老妇回答。
      
      “却还是这样冷。”女子淡淡地笑笑,她摘下头上的斗笠,竟是一头耀眼的银发。
      
      老妇似乎想要劝说,却犹豫了片刻,不知从何说起,便又闭上了口,只是担忧地望着女子。
      
      “门主,你瞧,那是什么?”她费力地抬起手,指着远处的一个光点。
      
      “疾风符。”女子抬眼望去,眸中总算是有了些别的情绪,她愣神了片刻,笑道,“没想到如今世上,还有人会用这个。是新来的弟子么?”
      
      “想必是了。”老妇见女子笑,便也笑了起来。
      
      “总算是有趣了些,你瞧着,她总要跌下去的。”女子为了看清楚,还向前走了两步,语气轻松起来。
      
      话音刚落,那个金色的小点便像是泄了气一般,开始原地拼命转圈,再随后,便一头向下扎了下去。
      
      女子笑出了声。
      
      老妇一边小心翼翼瞧着她,一边道:“门主,您有多久没出去了。”
      
      女子闻言,笑容淡了些。
      
      “四十年了。”
      
      另一边,洛今宵死死抓住符纸的一角,跟着它一道横冲直撞,她如今可没什么灵力,若是就这么掉下去了,定要摔出点毛病来。
      
      她郁闷地闭着眼睛,谁能想到无悔门竟然设了阻隔灵力的结界,鸟和人都能进,唯有符咒不可以。
      
      要死了要死了,洛今宵不敢睁眼,眼看着自己就要被甩出去,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松了手,向下跌落。
      
      她紧急调动周身的灵力,试图在落地之时给自己一个缓冲,好在千钧一发之际,体内的灵力总算形成了球状,将她包围在了其中。
      
      她漂浮在半空,看着所剩无几的距离大大松了口气,控制自己慢慢降落。
      
      只是落着落着,她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怎的这四周,雾气越来越多,香气馥郁清新,却也不是普通的花香。
      
      待雾气全部散去后,她这才看见了令她震惊的一幕,只见脚下是一汪巨大的水池,池中水雾蒸腾,氤氲之气弥漫,池边零星散落着一些女子的衣物。
      
      她莫不是,闯入了人家沐浴的地方?
      
      洛今宵这次才是真的慌了,刚想扭头飘走,就听见一声漠然的低喝:“何人在此?”
      
      随后,一道金光便炸裂在她耳边,洛今宵一惊,灵力瞬间破碎,她笔直地掉了下去。
      
      只听得哗啦一声,水花四溅,她整个人都摔入了水池中,耳鼻瞬间被热水灌入,世界只剩下了一片咕嘟嘟的水声。
      
      许是看她挣扎得太过剧烈,终于,有人伸手拽住了她的腰带,轻轻松松将她拉出水面,洛今宵终于接触到了空气,她一把抓住来人的肩膀,站稳身子,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被她抓住的那人似乎僵住了,过了不知多久,洛今宵总算是缓了过来,她一边擦着脸上的水,一边连连道谢。
      
      “多谢,多谢壮士相救。”洛今宵一边感激地说,一边抬眼去看她的救命恩人。
      
      那人是个女子,水遮住了她腰部以下,上身只穿着一件外衫,看样子是方才匆匆套上的,被水沾湿后,还能够隐隐约约看出姣美的身材,她长发浸在水中,如同漆黑的湿滑的水草,随着水波飘动。
      
      细嫩白皙的脖颈处,水珠还在不断向下滑落。
      
      “看够了吗。”女子冷冷道。
      
      这声音,怎的有些熟悉……洛今宵呼吸一滞,她猛地抬起头来,差点腿一软再次摔倒在水里。
      
      站在她面前的,不正是那个女魔头吗?
      
      她摔在谁面前不好,偏偏摔在这里!
      
      “看够了,就滚出去!”曲微吟咬着牙道,她一把甩开洛今宵的手,转身往岸边走。
      
      洛今宵闻言,急忙从另一边上了岸,她打算趁着女魔头还没有想起上次分别时的话,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不然待她想起来,她定会小命不保。
      
      只是今天的女魔头,脸色似乎异常苍白。
      
      洛今宵跑了没几步,便听得身后传来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她倏地回头,只见方才还站着的人如今突然没了影子,唯剩下水池中细细扩散的波纹。
      
      洛今宵皱起眉头,逃跑的脚步停顿了。
      
      “想什么想,她再坏也是条人命啊!”洛今宵狠狠拍了自己一下,然后咬牙转了个身,又冲回了水中。
      
      幸好水并不深,很快便看到了倒在水里的曲微吟,洛今宵急忙上前,一手托住她后背,一手搂住她腰,将她从水中拉到了岸边。
      
      曲微吟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嘴唇毫无血色,看上去十分脆弱,洛今宵焦急地四周张望了一番,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想喊人帮忙都不行。
      
      “喂,你醒醒。”洛今宵轻轻拍打着她的脸,过了一会儿,曲微吟突然咳嗽了一声,咳出些水来,却还是没有恢复意识。
      
      随后,她突然张开双臂,环住洛今宵的脖子,将自己湿哒哒,温热的身体靠进了她怀里。
      
      不同于自己的成熟女子的身体,十分柔软芳香,洛今宵头一次离一个人如此之近,她瞪大眼睛,愣住了。
      
      “疼……”曲微吟带着一点点沙哑,小声说。
      

  • 作者有话要说:  落水梗老,但它香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