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拒亲 ...

  •   洛今宵顿时感到一股热流涌上了脸颊,她忙后退几步,用力抹掉唇上粘的鲜血,在心中愤愤,果然女魔头还是女魔头,丝毫不顾礼义廉耻。
      
      曲微吟看着她这幅惊吓到的模样,似乎十分受用,餍足地舔了舔嘴唇。
      
      洛今宵急忙往远走了走,生怕曲微吟喝完血就翻脸不认人。
      
      时间慢慢过去,屋中一片寂静,暂时没有人来,曲微吟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开始盘腿打坐,她周身盘旋着一道道淡金色的光,看得洛今宵十分羡慕。
      
      羡慕之余,洛今宵也试着念了个口诀施法,可体内依旧是空空如也,她丧气地垂下脑袋,难不成如今她真的要成为一个终生没有仙脉的废物了?
      
      她又偷偷在角落寻了面铜镜,对镜照了半天,果然,如今这副身体同她前世一模一样,相貌也无甚差别。
      
      二八年华的模样,身形高挑颀长,发丝乌黑,从额角垂下。眉眼端正,温和清秀,看着十分无害,只是眉毛浓了些,故而面无表情时多了些少女的英气。
      
      这等事情属实匪夷所思,方才没时间多想,如今安静下来,她便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发起了呆。
      
      她如今怎么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小废物。”
      
      那边曲微吟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洛今宵一个激灵,急忙快跑几步,一个急刹站稳在曲微吟面前,装作十分乖巧的模样。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曲微吟似乎微微勾起了唇角。
      
      “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笑意只是一瞬,很快,曲微吟又冷下眼神,直视着洛今宵。
      
      洛今宵挠了挠头,这,她怎么知道。
      
      “罢了,料你也不会坦言。”曲微吟说着,慢慢伸直长腿,光裸的脚踏在了地上。
      
      她脚趾小巧莹白,很快便被裙摆遮住,大红的裙子一半都拖在身后,宛如平铺的长尾。发髻依旧绑得整齐,金色的小花星星点点点缀其中,论起出嫁来说,实在是俭朴了些,但丝毫不减她的风华。
      
      洛今宵意识到自己看得入了神,忙尴尬地移开目光。
      
      “他们快来了。”曲微吟看着门口,若有所思道。
      
      洛今宵一个跨步躲在了曲微吟身后。
      
      果然,过了一会儿,便有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再然后,门便被从外叩响。
      
      “进。”曲微吟说。
      
      霎那间,一群人鱼贯而入,似乎这并非是女子的闺房,而是众人皆可入的茶室。
      
      带头的那人身穿一件灰色长衫,长须及腹,眉眼凌厉,颇有长者风范,他目光正好同曲微吟对上,眉头微皱。
      
      另一边曲微吟的眼神也有了些变化,躲在她身后的洛今宵无端打了个哆嗦,似乎感受到了她身上散发的恨意。
      
      不过这种恨意很快消失,曲微吟云淡风轻地伸出食指理了理碎发,开口道:“曲长老。”
      
      气氛十分尴尬,来人皆面面相觑,似是未曾想到曲微吟此时还好好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最终还是曲乘州率先开口,他摆出一副威严又慈祥的模样,说:“不必多礼。可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房中如此冷清,莫不是那洛家亏待了你?”
      
      “洛家有没有亏待微吟,您还不知么。再说,我何时接了这婚帖,怎的不过一觉醒来,便有了新婚之喜?”
      
      曲微吟说话时带着笑,但听在人耳中却无比阴冷。
      
      “微吟啊,你有所不知,今日众位长老夜观天象,却见你命星大动,是有生命之危,故而大家才紧急前来,就怕你出了什么危险。”另一小个子长老从一旁走出,那一脸焦急倒是不似做假。
      
      曲微吟轻哼一声。
      
      洛今宵悄没声地躲在后面听他们说话,所以曲乘风方才推门入室的惊讶,是因为看到曲微吟并未中媚蛊,而是好端端站在这里。
      
      身为长辈,为了一个家主之位,竟要用如此龌龊的手段如此算计自己的亲侄女,当真是可恶。
      
      无悔门向来只许未成婚之人才可拜入修炼,那么只要逼迫曲微吟成亲,便可将她赶出无悔门,自然也难以再修炼。
      
      两千年前的洛家不过是个没有地位的小家族,而她又是个没仙脉的废物,故而将曲微吟送来同她成亲,既可以将她赶出无悔门,又可以羞辱于她,还不用担心有朝一日她会借助洛家力量奋起报仇,简直是一箭三雕。
      
      至于这媚蛊是如何下的,曲乘州又为何不直接杀掉曲微吟,恐怕就只能问曲微吟才能知道了。
      
      还有方才那个蒙面人,看样子他同曲微吟似乎很是熟悉,又知道她身中媚蛊的事实,又是何许人也?
      
      洛今宵想得一个头两个大,她甩了甩脑袋,不再思虑,反正这些事又同她无关,她只需从这女魔头的魔爪中逃出去,便万事如意。
      
      “这亲事,我可从未同意。”曲微吟接着说。
      
      另一头发花白却皮肤滑嫩,看不出年龄的女子闻言,眉头紧皱,厉声道:“曲微吟,你是如何同曲长老说话的,这般没大没小!”
      
      曲微吟瞥了她一眼,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继续道:“所以,亲事还是取消为好。”
      
      “胡闹!成婚岂是儿戏,自古都由长辈安排,怎容你这般私自修改!”曲乘州闻言,呵斥道,“好了,既然你无事,想必是贺长老观星有误,我们便先行离开。”
      
      “曲长老。”曲微吟突然出声,她身形一闪,拦在了门口,一双凤眸看着眼前的诸多长老,却生出了一种睥睨众人的感觉。
      
      曲乘州心一颤,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今日的曲微吟同往常大不相同,这般对视,即便是他都觉得有些心悸。
      
      “我若是绝不成亲呢。”曲微吟一字一句道,右手已抬了起来,顿时光影涌动,她的眸色又开始有了变化。
      
      一直看戏的洛今宵见状心下一惊,心道怎的这女子怎么这么鲁莽,动不动就要入魔,她急得原地转了一圈,别无他法,便又一次扑了上去。
      
      她伸长双臂拦在了曲微吟面前,然后双手又往后探去,一边一个抓住了曲微吟的手腕,将她钳制在了自己身后。
      
      曲微吟双手被缚,下意识便要施法震开洛今宵,但与此同时,她的目光从洛今宵手臂上的伤口处滑过,手中的动作便也犹豫了。
      
      她曲微吟虽杀人如麻,但也有恩必报,洛今宵没有仙脉,根本受不住她一击。
      
      于是,她不过是用厌恶的语气低声道:“小废物,此处有你何事,再不滚开,我第一个杀了你。”
      
      洛今宵闻言,心中忿忿,这般一口一个废物,她若不是惜命的同时还心怀天下,觉得不能放任未来的魔尊残害生灵,才不会管她曲微吟如何。
      
      “各位长老,我们好好说话,和气生财嘛。”她腆着脸笑道。
      
      “我们走。”曲乘州看都没看洛今宵,仿佛面前压根儿没有她这个人一般,绕过她便要离开。
      
      “等等!”洛今宵向右一步,拦住了曲乘州的去路,“曲长老稍等,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我们二人,是真的不能成亲!”
      
      “何来此言?”那女长老上下打量了洛今宵一番,开口问。
      
      “因为我……”洛今宵头脑飞快转动,她斜眼看了看曲微吟,实在想不出借口了,索性一咬牙,“因为我们八字不合,仙脉相克,不能成亲!”
      
      她话音刚落,便感觉一片静默,后面的曲微吟险些一个踉跄。
      
      “我们算过八字,极为相配。”曲微吟将唇凑到她耳边,轻声说。
      
      洛今宵连忙改口:“是仙脉相克,故而不可成亲。”
      
      不知是谁轻蔑一笑,随后有人道:“洛姑娘,众所周知,洛家只你一个没有仙脉的废……的后生。还仙脉相克,大言不惭。”
      
      洛今宵看向说话那人,是个一身白衣的男人,眉眼间颇有些英气,只是这话说出来却十分小家子气,并不好听。
      
      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又转过头看曲乘州:“曲长老,我所言非虚,仙脉虽差别不大,但也有阴阳之分,若是仙脉相克,是理应不可成亲的,否则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那矮个子的贺长老往前挪了两步,踮起脚对着曲乘州说:“曲长老,好像是有这么个说法,但仙脉能够相克之人极少,必是一个至阴,一个至阳,一个天璇金身,一个玲珑冰心,老夫活了几千年,也只见过一两个罢了。”
      
      “而微吟,确是天璇金身,世间少有。”
      
      “是又如何,你可有仙脉?若是今日你能证明,那你们这亲事,便不成也罢。”那女长老蹙眉道。
      
      “那……自是能证明的。”洛今宵拍了拍胸脯,看似胸有成竹,实则心里慌得很,她如今有什么仙脉啊,不过一通瞎说。
      
      可如今只有这个办法了,硬着头皮也得上。亏得她曾在一本古籍看过类似法子,只需有一灵力极高之人助力,便可制造出仙脉的假象。
      
      她佯装施法,一手在胸前乱舞,另一只手悄悄摸到了身后,一把抓住了曲微吟的手。
      
      她明显感觉到曲微吟僵了一下。
      
      好在曲微吟还知道大局为重,忍了她的动手动脚,聪慧如她,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开始施法朝她掌中运送灵力。
      
      曲微吟的手很暖,如今朝她掌中施法,更是如冬日暖阳,惠风和畅。她的灵力汹涌澎湃,源源不断,洛今宵急忙默念口诀,尽力调动曲微吟的灵力。
      
      滚烫的灵力在她体内疯狂乱窜,洛今宵额头都已渗出了汗水,她极力控制灵力在体内游走,只是难以承受,一时间有些眩晕。
      
      不愧是女魔头,还未入魔便有如此修为,洛今宵咬牙忍着。
      
      谁知突然间,体内窜出了另一股力量,似是在自我防卫,比曲微吟的灵力速度快了好些,顺着筋脉横冲直撞。
      
      洛今宵心道不好,急忙松开了曲微吟的手,可那股力量还未消失,甚至更甚,仿佛囚禁了多年的野马突然得了自由,狂奔肆虐。
      
      冷热两种温度相撞,这具身体本就是凡人之躯,难以承受,洛今宵顿时喉头一阵腥甜,眼前一黑,向后退去。
      
      这时,一只柔软温暖的手突然抵在她腰间,将她稳稳扶住,淡淡的花香再次扑面而来,她的后背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极为柔软,温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