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父亲,其实这是个噩梦对不对?
      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其实都是噩梦对不对?
      
      是不是,只要我现在醒过来,然后事情就会变成原本的样子?
      我醒过来,然后我还是你的小公主,你答应我要带我去游乐场。
      是不是?
      
      就像是你给我唱的那首歌一样——
      我一直到现在还在听这首歌呢。
      
      “春去春会来
      花谢花会再开
      只要你愿意
      只要你愿意
      让梦划向你的心海”
      
      ....
      .
      
      齐孟夏睁开眼,外面的天已经亮了,有些雾气遮挡着。
      自己身上除了床单,没有一件衣服。
      
      室内很安静,听不到任何杂声。
      光线也是朦胧的,让齐孟夏一瞬间有些恍惚。
      
      但是很快,她就清醒过来。
      床边躺着的还是昨天那张让人心动的面容,只是眉头紧皱在一起。
      
      傅禹盛。
      齐孟夏再次在心里默念这三个字。
      
      眼泪好像完全不被自己控制了,很快速的一滴接着一滴地往下流。
      身体像是坏掉了一样,抬一抬胳膊都觉得费劲。
      
      她擦掉眼泪,咬着唇小心翼翼地扶着床站起来,把地上散落的衣服穿到自己身上。
      床单上有血迹,混杂着乱七八糟的痕迹胡乱涂抹在床单上,像是一个小孩子随意的涂鸦。
      
      她初中骑自行车摔过一次,处/女/膜也就是那次已经没有了。
      她扯着床单丢在脏衣篓里,很快把头发扎起来。
      
      再次看了看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男生,她淡淡垂眸,左手将自己裤子里的折叠刀拿出来,指尖在他的脖颈处划了划。
      半晌,轻吐出一口气,抬头闭了闭眼,收起折叠刀,转身走出卧室。
      
      从门口的地毯上把自己的手机捡起来,时间才是清晨4:26.
      聊天软件里面也没有消息。
      她抿了抿唇,不知道九九现在是什么情况。
      
      总之,是要比自己现在的情况要好的吧?
      想到这里,齐孟夏嘴角扯出一个笑容。
      
      自己现在怎么会开始比较了?
      这样不好。不好。
      扶着墙一步步往前走。
      
      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到了电梯口,从楼道口才走出一个人影。
      人影瘦削,脸上画着浓重的妆容,脚上还踩着一双高跟鞋,正盯着她消失的那个电梯口看,幽蓝的目光惊悚骇人。
      
      ......
      .
      
      傅禹盛醒来的时候,只有一片狼藉的床。
      脑袋一片浑噩,完全想不起来昨天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
      
      坐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残留的抓痕很醒目,室内空荡荡的,没有人。
      他扶着脑袋走到洗漱间开始洗漱,脏衣篓里扔着一个床单,他提起来看到上面狼藉的痕迹,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身上的抓痕还隐隐作痛,恍惚中闪过几个画面,看不清那个女生的脸,只记得她好像挣扎得很厉害。
      他妈的。
      昨天到底是谁送他回家的?
      
      虽然并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第一次什么时候发生,但是发生的时候自己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是完全两种概念。
      而且那个女的也不知道是谁。
      
      昨天说是给郑月新开的狂欢会,其实只是一群人找个理由出去浪。
      毕竟正主都在美国,他们这些人在这里又憋屈疯了,出去玩玩也没什么。
      
      只不过是这次请的人有点多,占了大半个场子,不少傅禹盛自己见都没见过。
      他小时候要看人脸色吃饭,练得最熟就是认人。
      
      什么人穿什么衣服什么气质,看几眼就能摸出个大概,到底还是失策了。
      
      一切收拾好之后打开手机,里面狂轰乱炸的二三十个电话让他顿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
      点了点最上面的那个电话号拨回去。
      
      “喂,阿盛,你今天不来学校啊?”
      池峙低低的嗓音通过电波传来,傅禹盛才感觉到了一些实质,没有那种虚虚实实的不真实感了。
      
      “没,我一会儿过去。”傅禹盛想了想,又问道:“昨天是谁送我回来的?”
      池峙意外的“啧”了一声,“陈序啊。”
      顿了一下,幸灾乐祸的声音再次传来,“兄弟你喝高了?你不是千杯不醉吗?”
      
      傅禹盛眸光暗了暗,飞快的按了挂断。
      池峙这个人,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要是让他知道了昨晚的事情,估计能让他头疼好一段时间。
      
      两个人从京城到霍城也不过是四年的时间,关系还算可以。
      虽然自己的身份实在是尴尬,但是他倒也不至于拎不清。
      
      他坐在沙发上,再次拨通了陈序的电话,等了一会儿,传来女人冰冷的提醒声。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您稍后再拨......”
      
      家里没有什么吃的,家政因为他实在不习惯,一周只来两次,昨天刚刚来过,估计要大后天才会再来。
      傅禹盛穿上外套,拿着手机推开门,抬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正准备敲门的女生。
      
      这女的他有印象。
      昨晚在舞池扭得最欢的那个。
      具体叫什么不知道。
      
      “干什么?”
      女生脸上的妆没洗,好在化妆品质量还不错没有脱妆,看到他打开门意外了一下,很快调整了自己的表情,言笑晏晏地说:“给你买了吃的。”
      傅禹盛皱了皱眉,英俊的面容多了几秒的迟疑,“昨晚是你?”
      
      他不记得昨晚那个女生的样子,大概的身形也因为脑袋浑噩显得模糊不清。
      面前的女生怔了一下,微微垂下眼睑,看起来倒多了几分乖巧,没有说话。
      
      不说话。
      傅禹盛舌尖顶了顶上颚,略微侧了侧身,“行,你进来吧。”
      
      女生目光里很快闪过几抹暗寒,抬眼又是微微笑着的模样。
      “好啊,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各式都买了一点。”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我叫周悦。周末的周,悦耳的悦。”
      
      傅禹盛给她倒了杯水,低着头淡淡地看着她将自己买的早餐放在桌子上,语调漠然,“我是......”
      “我知道你是谁!傅禹盛嘛!我哥哥和你关系不错的。”
      
      既然周悦已经说了她哥哥和自己关系不错,傅禹盛也没想反驳说“我什么时候和你哥哥关系不错了”,又或者说反问“你哥哥是哪个啊”。
      这种打脸的话不适合他。
      
      他将水杯放在女生的右手边,看女生要站起来的动作,开口:“坐下一起吃吧。”
      女生意外地看向他,“我......”
      
      傅禹盛对上她的眼睛,“先去卸妆吗?美瞳也可以一起取下来,你昨晚应该也没有摘美瞳。”
      他的动作很自然,态度也十足的坦然,倒是让周悦有几秒的尴尬。
      
      她愣了一下,这才红着脸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
      看着她走向洗手间,傅禹盛再次说了一句,“柜子里有卸妆水和化妆棉。”
      
      那是上次他妹妹过来住的时候买的。
      傅禹盛没有解释后一句。
      
      重新低下头时候,陈序电话回拨了过来。
      “喂,盛哥。找我有事儿吗?”
      “现在没事了。”
      “哦这样啊,那......”
      “昨晚谢谢你送我回来了。”
      “害没事儿,我昨晚遇到了个学姐长得贼漂亮,现在打算去他们班问问,你要是没事儿那我就先挂了啊。”
      “好。”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傅禹盛再次将目光转回豆腐脑。
      周悦倒是买了不少,豆腐脑,馄饨,油条,包子,小米粥......
      
      傅禹盛抬头,看到周悦卸过妆站在拐角处看着他。
      “不吃饭吗?”
      周悦迟钝地点了点头,“吃。”
      
      傅禹盛低头将自己的那碗豆腐脑吃完,这才停下动作,将垃圾收拾起来扔到垃圾桶里。
      等到周悦吃到差不多才开口:“你想要什么补偿?”
      
      “补偿?”
      周悦嘴角勾着,面容坦然,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她笑容更大了一点。
      “没事啊,我没关系的。”
      
      傅禹盛凝眉,“那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情。”
      想到那个狼藉一片的床单和上面混杂着东西的血迹,他的大拇指在食指关节处轻轻摩挲了一下。
      
      不想建立什么联系,就要找办法补偿。
      这是他的那个养父交给他的道理。
      
      一度他觉得自己肯定不会用到的这句话,居然还是用到了。
      看到周悦笑着点头,傅禹盛心里松了一口气。
      
      一切的事情不怕要补偿,只要接受补偿,那就没有什么是不能补偿的。
      傅禹盛一直是这么觉得的。
      
      窗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投射到大理石地板上,在傅禹盛身上留下些金色的阴影。
      周悦看着他站在窗边的背影,笑着低下了头。
      
      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用补偿来索取的。
      如果是早上那个女生,听到补偿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坦然的表现吧。
      
      不过没关系,不会有人知道她是昨晚的那个女生。
      傅禹盛现在这样想,那就让他这么认为。
      
      她是坏,但是傅禹盛这样的男生谁不喜欢呢?
      资源就那么多,要竞争就要有竞争的资本和手段。
      
      她可是一点都不认为早上那个扶着墙出去的女生会有手段和自己争。
      
      傅禹盛转回头,目光落在女生被阳光透过,洒在有些绒毛的脸颊上。
      “吃好了吗?我等等要去上课。”
      
      周悦站起身,声音温柔,“好了。”
      自觉的将东西都收拾起来。
      
      见周悦要把没吃的那些也扔掉,傅禹盛再次开口:“那些留着吧。”
      周悦意外,“留着?”
      傅禹盛淡淡点头,不打算做其他的解释。
      
      好在光线还是充足的,面对着这样一张英俊的面容,很难有人说出拒绝的话。
      周悦愣愣点头,“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