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齐孟夏回到家,家里没有人,安安静静,空空荡荡。
      她给自己倒了杯水,从孟澈的抽屉里拿出药给自己下面抹上。
      这药还是自己有一次收拾家的时候发现的,没想到居然能用得上。
      
      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
      ——避/孕/药。
      
      吃过避孕药,她拿着手机给班主任发消息请假。
      ——老师,我是齐孟夏,我有点不舒服,想请假一天。
      
      发完消息,放下手机,躺在床上才开始睡觉。
      迷迷糊糊醒过来,还有点头疼。
      摁开手机看了看时间,9:07。
      
      手机上刚好又沈九春给她发的消息。
      第九年春天:夏夏,你昨天没有过来找我吗?
      槐序:没去,家里临时有点事。
      第九年春天:这样啊,那今天要来吗?
      槐序:可以,等我下课。
      
      没有告诉沈九春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因为知道沈九春如果知道是因为昨天她没有开门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一定会愧疚。
      而她并不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和沈九春有什么关系。
      
      没必要。
      自己也没有那么脆弱。
      
      反正她从来都擅长粉饰太平,撒谎也能脸不红心不跳。
      
      刚打算起身,又看到手机发来了消息。
      第九年春天:夏夏,你今天不要来找我了,我姑姑去世了,这边应该会很忙。
      
      齐孟夏抿了抿唇,再次坐回床上。
      槐序:好。
      
      还好,今天如果去找沈九春,就算是自己表现得毫无异常,可是身体不会因为自己的表情正常而也变得正常。
      这样也好。
      
      她放下手机,再次躺在床上睡下。
      这一次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五点。
      
      头疼到炸裂,嗓子干裂似乎呼气都能冒烟。
      眯着眼睛点开手机,上面只有孟澈打过来的三个电话。
      
      她回拨过去。
      等了十几秒之后电话被接通。
      
      “喂妈妈。”
      “夏夏,你的声音怎么了?”
      “我有点感冒,今天没去学校,刚刚睡起来。”
      “注意身体,如果还是不舒服就再请假两天。”
      “好。”
      “我......”孟澈停顿了两秒。
      
      两秒不构成沉默,但是这两秒的时间,还是让齐孟夏感到了孟澈的欲言又止。
      “妈妈这两天还有些事情,刚刚给你转了点钱,你想买的吃或者自己做都可以。”
      齐孟夏睫毛颤了颤,手指再次忍不住攥起衣角开始拨弄。
      她说:“好的妈妈,你注意安全。”
      “好,宝贝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嗯。”
      
      挂掉电话,她小心翼翼站起身开始给自己煮面。
      家里有挂面,煮起来很方便。
      
      即使是她实在不喜欢吃挂面这种速食,但是因为这样的方便,她还是经常吃。
      好比她很崩溃想要哭想要闹,却也只能将所有汹涌起来像是湍急的上流一样的情绪收起来,让自己变得平淡。
      
      ——因为她比谁都清楚,任何哭闹都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因为她实在是太清楚了,她其实没有可以任性的资本。
      
      事情总是这样,一开始好像没什么。
      甚至崩溃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可就是让人感到自己快要被压垮。
      
      而肆意生长的青春期被躁郁而起的荷尔蒙突然打乱了节奏,却是再也不能那么稳定持续了。
      
      ...
      .
      吃过饭,齐孟夏躺在床上开始放空自己盯着手机屏幕看。
      等了几秒,vx跳出一个窗口,她点进去看。
      
      ——陈序。
      
      齐孟夏不得不开始用脑子思考这个人。
      哦,就是昨晚的那个男生啊。
      
      她没理会,放下手机闭上眼,想象自己在爬楼梯,是那种一直需要不停地走的旋转楼梯。
      曾经在一个梦里,自己踏着那个楼梯到达了外太空。
      
      当然这只是梦。
      事实上齐孟夏每次会选择爬楼梯都是因为——后来每一次梦到自己爬楼梯,都会觉得自己全身酸痛,好像被货车碾过了一样,很累很困。
      而自己思维是这么清楚,身上的疼痛也是那么的清楚,是需要这样的疲惫让自己安静睡去的。
      
      你知道吗?
      人真的对自虐有一种变态的兴奋感。
      
      齐孟夏在爬楼梯,一圈,一圈。
      已经很累很晕,很累很晕了。
      
      那就这样睡去吧。
      睡去吧。
      
      “春去春会来
      花谢花会再开
      只要你愿意
      只要你愿意
      让梦划向你的心海”
      
      ......
      .
      
      父亲,一直以来我都知道。
      人贵在自知,要懂得及时止损。
      
      所以我也是知道的,这件事情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可是我不希望他会落得那样的结果。
      我不希望他的青春期会是在少管所中度过。
      
      并不是同情。
      父亲,你知道的。
      同情可没有这么大的威力。
      
      你知道吗?
      我的柜子里现在还放着一个他丢掉的吊坠。
      
      我是在它被丢掉的第二天,从一个小孩子手里用糖果换过来的。
      我其实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只是有些意外这样的感情。
      
      因为青春期浅薄的好奇和冲动。
      因为我好像,有点喜欢他的感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父亲,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其实我看到吊坠被扔掉的那一瞬间,是有心疼他的。
      
      ——就算是,他其实只是一个陌生的男生。
      
      所以就让我任性这一次。
      就让我忽略这样的疼痛,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我可以的。
      不是吗?
      
      ....
      .
      
      一直到下午五点半,齐孟夏才再次醒过来。
      外面的天还是亮的,却让齐孟夏突如其来地感觉到了生命快要到黄昏的荒唐感。
      
      嗓子干裂沙哑,似乎是下过雨又暴旱的土地,从地上翘起一块块规则不一的地皮。
      她坐起身,面前徒然黑了几秒,缓了缓才站起身。
      
      身上撕裂的疼痛已经不再那么严重,让她心中产生了那么一些庆幸。
      鼻子也开始堵得难受,她给自己冲了一杯感冒药喝掉。
      
      这才开始坐在电脑前打字。
      她在一个论坛上写一些故事。
      到现在已经有三年的时间。
      
      论坛很小众——见字。
      按照全国十三亿的人来说,几十万的用户实在少得可怜。
      
      而她从一开始的0粉丝到现在的3w7。
      心中若是说没有任何的自得当然是假的。
      
      只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自己在写作。
      这是一件私密的事情——
      一旦被人问及,就好似被人脱光了看她身体上的疤痕。
      
      这是很荒唐的事情。
      
      留言箱有过百条邮件。
      她没有去看,只是将自己便签里的今天的份发上去。
      电脑上显示此间时间——
      18:12
      2018/4/25
      
      她随即开始看留言。
      好坏都有,有人将她夸上天,有人把她贬到尘埃。
      信息时代总是这样。
      
      可是没有很多人知道,一百条好评其实都比不上一条恶评。
      
      原因是这样的——
      自小被教导着生活在阳光下,在这样的阳光下,是不允许阴影存在的。
      而《寂寞的游戏》中刚好提到了那个故事。
      
      司马光砸缸。
      也许大家都听过。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砸缸的那一刻,看到的是躲在阴影里不愿意被发现的自己。
      每一个人都需要这样的角落去休息。
      人生很短很长,似乎停歇片刻都是浪费,又似乎只是片刻歇息是可以被原谅。
      
      齐孟夏看到一个有趣的留言——
      在这个矫情十足的时代,要写出这样果决坚定的文字实在是太难了。
      我想作者一定是一个对自己未来很清晰的人吧,我刚刚上大一,对我未来的计划还有些不确定,但是希望我也能尽快找到自己的意义。
      一起努力啊!!!
      
      点赞5037——评论58
      
      不,并不。
      她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对未来很清晰的人。
      甚至于——她对自己的未来是没有任何期许的。
      
      而且相比起别人的评价,她其实更喜欢他们一句话都不说。
      只需要默默阅读就够了。
      
      他们沉静,然后坚定。
      他们缄默,然后果决。
      
      所有的故事都是人物自己走出来的,并不是齐孟夏赋予的。
      她一直坚信,这个故事是存在这样一个地方,而她笔下的这些人物都是存在的。
      
      她很多时候都是在夏天写文。
      在这样闷燥的天气,开始描写沉静薄凉。
      她写许多的故事,写谁的新欢不是它人旧爱,写她曾经听到过的凌晨两点的雨声,写很多很多不可能的爱人。
      她还写青春少女自我矫情的病痛,写她们无法说出口的暗恋,肆意嘲讽她们做作的表情和十足夸张的情感抒发。
      
      就好像要告诉所有看到她文字的人,青春不过就是这样,几句话就可以说完。
      甚至不需要几句,只需要一句,一句就足够。
      一句就很足够。
      
      .
      关上电脑。
      
      她开始坐在椅子上发呆。
      有时候发呆是一个很好的放松方式。
      
      假如你的心足够平静,那么发呆会让一个人很快速的忘记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
      然后开始过滤。
      让这样的感情停滞。
      
      又坐了一会儿,她站起身去厨房再次做饭。
      依旧是挂面,速食,方便。
      
      清汤,煮一两片蔬菜。
      如果拍照技术不错的话,还可以营造出一种健康/生活的假象。
      
      她没有心情拍照,只是像应付工作一样吃掉一碗面。
      洗过碗,坐在桌子前拿出之前买的卷子开始做题。
      
      齐孟夏自认自己不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所以她得到的东西和付出的努力都是成正比的。
      她刷过的卷子垒起来可以堆一个桌子那么高。
      别人看起来多么轻松自如,只是因为她努力的很多时候,别人也只看到她的成就没有看到她付出过的汗水。
      
      当然,做题还是一种很好的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的方式。
      尤其是——数学题。
      
      她喜欢解题的成就感,学了理科之后,也依然不减喜欢。
      这样很好。很好。
      
      齐孟夏喜欢自己很努力的样子。
      假如这样是有用的话,假如这样真的会让自己变好的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