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齐孟夏只觉得可笑。
      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应该笑的场合。
      
      她的声音清凉,带着一种淡淡的嘲讽,是她说话的一贯语气,当然也是孟澈一直不喜欢的语气。
      “叔叔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妈妈怎么做都是我妈妈的事情,她愿意和你在一起原本就是她做得不对,现在她不愿意和你在一起破坏你的家庭关系你还纠缠不休难道还是我妈的问题吗?!”
      “你自己一点都不在乎你和你老婆打官司破产,难道还要我妈来为你的愚蠢负责吗?!”
      “你自己都是三四十的人了,打了我妈还要和我妈说你是因为爱她才会这样的难道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赵权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不好意思。
      他梗着脖子吼道:“反正我不管,我现在就要你们亲戚都来看看你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婊/子!”
      
      “我是婊/子!你也就是个喜欢婊/子的人,谁比谁高贵呢!你那些东西现在全部拿走,我们之间根本无情无义我告诉你!”
      孟澈猛地站起来,因为动了气胸口上下起伏着。
      
      齐孟夏还想说什么,孟澈对她摇了摇头,看向赵权哑着嗓子说道:“赵权你跟我来。”
      赵权一声不吭的跟着孟澈走进卧室。
      
      齐孟夏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轻轻呼了一口气。
      目光扫向茶几旁边的果盘,果盘里的草莓已经被暴力砸碎漏出不少亮红色的汁液。
      
      窗外的天空已经是黄昏,淡淡的橘黄色从窗口照进来,给她的睫毛镀上了一层金边。
      
      四月末,还有一个半月。
      一个半月。
      齐孟夏抿着唇坐在沙发上,头发用皮筋扎起一个马尾脸颊两边有些碎发让她看起来更加静默了些。
      
      卧室里砸东西的声音一直没有停下来,伴随着男人发狂般的吼叫和女人呜咽的哭泣。
      一同猛烈地拳打脚踢着她的耳骨。
      
      齐孟夏闭上了眼,一直到里面的声音停了下来,她才再次睁开眼。
      手指摁开手机,是沈九春发来的消息。
      
      第九年春天:夏夏,我到霍城了,你来公寓吗?
      
      过了半小时。
      第九年春天:夏夏在吗?
      
      齐孟夏看了看时间——16:38。
      现在已经八点半了。
      手指在手机上滑动。
      槐序:好。
      
      齐孟夏打下这个字,再去看外面。
      窗外黑沉沉的,是一片找不到光亮的暗色。
      站起身,从餐盒里面抽出一张纸擦了擦自己刚刚不小心流下的眼泪。
      
      她清了清嗓子,走到卧室门口,门没有关严实,齐孟夏从缝隙中往进看。
      入目是满地的狼藉和男人跪在女人腿边的狼狈场景。
      
      手指紧了紧,再次抓住衣角开始摩挲。
      没有意识到外面还有人在,里面的男人还在说话。
      
      “孟澈,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喝多了,你也知道我每次喝多了就失态,上次那件事情也是我喝多了,你不要怪我,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
      “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这样说你,也不应该怀疑你......”
      “都是我的错,是我该死......”
      
      不知道为什么,齐孟夏突然觉得很可笑。
      孟澈和她的母亲小时后一直被家暴,之后那个男人一次醉酒错手杀死了她的母亲,被判了无期徒刑。
      她从小就厌恶家暴的男人,现在却也可以和这样的男人纠缠这么长的时间。
      
      齐孟夏不知道孟澈到底是怎么想的。
      也想不通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眼里氤氲着雾气,想到了过世的齐捷,突然感觉很难过。
      手指无意识的拨弄着衣角。
      是她一贯的习惯。
      小时候自己一直要奶嘴,齐捷就告诉她以后想要奶嘴就拨弄衣角。
      
      当时孟澈还好笑地说,齐捷这样教她不过是给她养成了另一个陋习。
      
      自己的习惯一直都在,而面前的女人已经和小时候的孟澈完全不一样了。
      
      齐孟夏推开门,地上的男人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神色有些慌乱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撇过头当做没有看到她的样子。
      她没有看赵权,只是看着孟澈,温声说道:“妈妈,九九来霍城了,我去陪她。”
      
      孟澈愣神了片刻,呐呐点头,“好。”
      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钱还够用吗?”
      齐孟夏:“够用的。”
      
      “那就好,注意安全。”
      “好。”
      
      齐孟夏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又转回头说道:“妈妈,我爱你。”
      说完也不管孟澈是什么反应,立刻将门关上。
      
      ....
      .
      
      齐孟夏一直都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幸的人。
      
      何况自己还远远称不上不幸。
      从原本的市长之女变成了现在谁都不认识的寻常女孩。
      其实根本不算是什么。
      
      只是自己小时候过得多好,现在过得就有多么糟。
      难免会产生一些反差,反差又有些大,让她不得不在痛苦的时候开始回忆过去。
      
      可她知道过去是永远都回不去的。
      所以也只有在很少数的时间才会去回忆。
      更多的时候——
      她都很清醒,很清醒的痛苦。
      
      因为知道自己就算是努力其实也没有办法让自己回到原来的生活。
      因为在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学会了如何抑制自己的绝望。
      
      ...
      .
      走到沈九春的公寓楼下,齐孟夏调整好自己的表情,走进电梯。
      
      沈九春的公寓在21楼。
      虽然不常来住,但是自从初三之后一直有请人打扫。
      她打开背包开始找钥匙,摸索了一会儿发现没有找到。
      
      想着沈九春应该在家里,放弃了回家找钥匙的想法。
      到了21楼,楼道上的灯出了故障,忽明忽灭的闪着。
      
      她抿唇敲了敲沈九春的门。
      里面没有传来应答。
      
      倒是一个电梯门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生。
      
      齐孟夏看了一眼,认出他是谁。
      傅禹盛。
      她在心里默默地念。
      
      后面又走出来一个男生,看到她的时候愣了一下,认出齐孟夏身上穿的是四中的高三校服之后脸上的笑容就真挚多了。
      “同学你也住这里啊。”
      
      四中每个年级的校服都不一样,很方便辨认。
      
      齐孟夏默不作声,没有点头,也没有应答。
      低下头给沈九春发消息。
      
      槐序:九九,你在家里吗?
      等了一会儿,沈九春还是没有给她回消息。
      
      齐孟夏抬起头,刚刚给她说话的男生看到她的长相之后目光亮了亮,“学姐是高三几班的啊?”
      很自来熟的开始套话。
      
      齐孟夏有点累,也不想说话,现在更觉得没有必要答话。
      再次摁了摁门铃。
      
      “同学,我叫陈序,我们交个朋友呗。”
      男生是寸头,眼角有一道疤,但是长得很清秀,身上穿着一件黑色T恤。
      
      齐孟夏又看向他身边的傅禹盛。
      比起男生清秀的长相来说,傅禹盛长得男人多了,也是寸头,黑色T恤,和他却是完全的两种感觉。
      阴沉,压抑,但是内里好像还涌动着一种什么力量,让他看起来十足的躁动。
      
      齐孟夏摇头,“我马上就毕业了,交朋友等你考上大学再说吧。”
      陈序“嘿”了一声,“学姐还是学霸啊!”
      
      四中每个年级能自己考上大学的人还真不多。
      抛开齐孟夏这种因为四中给的高额奖学金而来的学生和真正好好学习的学生,很大部分学生都是抱着混日子的心态来的。
      不是家里太穷自己不好好学习打算以后进个技校当个工人,就是家里有钱不需要学习高三之后送到国外镀金的。
      
      傅禹盛从裤兜里拿出钥匙。
      他没有钥匙串,兜里也只装一个钥匙,就是家门钥匙。
      脑袋有些混沌,身体反应比较严重,之前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里面放东西了。
      
      之前也有人在这种场合助兴放东西。
      但是傅禹盛还从来没有碰过这些,今天也是因为郑月新被美国的大学录取,去的人多又杂,所以没有注意这些。
      
      陈序到底和那个女生说了什么他也没听见,开了半天门还没开,他转头看向陈序,嗓音沙哑,“开门。”
      说着,他把钥匙扔给陈序,自己站在一边等着他开门。
      
      齐孟夏继续转回头等沈九春开门。
      耳朵上的耳机已经取下来了,没有再戴上,沉默地看着手机里空荡荡的消息栏。
      
      因为赵权上次的事情,她的联系人列表里面已经没有任何男性朋友了。
      现在里面加的人也不过十个,都是没有事情不会说话的人。
      
      在四中加的同学并不多。
      没有多少交集,也没有必要加。
      倒是有因为色相想加她的,也因为上次的事情都消失在了列表里。
      
      身后的门终于开了。
      陈序转头笑着说道:“学姐要是没拿钥匙的话,不然先来这里休息一会儿。”
      齐孟夏回头,微微笑了笑,“谢谢你,不用了。”
      
      傅禹盛没有看齐孟夏,踢了陈序一脚,“门开了就滚。”
      陈序拍了拍自己的裤腿,摸了一把后脑勺,“学姐,有缘再见啊。”
      
      齐孟夏笑着对他点头。
      她知道好歹,也明白陈序是好意,虽然免不了见色起意,到底是好心多一些。
      没有必要因为他的直白而横眉冷对。
      
      她是很擅长伪装自己的,伪装自己过得不错,伪装自己很积极努力,伪装自己并不绝望。
      又或者已经不是擅长,而是一种本能。
      一种尽量讨人喜欢的本能。
      
      陈序走进电梯,齐孟夏继续低下头,手腕突然被一股力道抓住。
      她抬头就看到傅禹盛俊美冷硬的面容,他虽然是高二,但是比她还要大一岁。
      
      齐孟夏整个人颤了颤,“你干......啊!”
      
      还来不及再说什么,整个人就被动的被傅禹盛拽着往门里走,一只手拉着门栏伸脚去踢傅禹盛的膝盖却被他两个腿夹在中间。
      门“哐当”关上,傅禹盛很快顷身锁住,一张脸埋在齐孟夏的脖颈处流连。
      唇齿间呢喃着什么,齐孟夏听不清楚。
      
      身上的衣服已经快要被扯下来了,她咬唇护住自己里面的衣服。
      男生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自己的身后滑动,很熟练的将自己身上的暗扣解开。
      
      齐孟夏看着他的脸,一时间有点绝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