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三章 ...

  •   
      齐孟夏从洗手间回来,却见到最拐角点歌处围了一群人。
      她顿了片刻,紧接着就听到了里面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齐孟夏回来了。”
      
      一时间所有围着的人都看向她。
      包厢已经不是之前的霓虹光,转而变成了白光。
      暂时还没有人出声,静的能听得到人的呼吸声。
      
      齐孟夏目光看向最里面的傅禹盛,他也抬眸望向自己,手里拿着一部手机——手机正连接着后面的充电线,上面的手机壳很明显——是她的。
      
      傅禹盛身后还站着一个女生,见到齐孟夏目光有些闪烁,说不出是眼里的情绪幸灾乐祸还是嘲笑。
      齐孟夏没动,没有动作,也没有浪费力气去思考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傅禹盛把手机拔下来,走近齐孟夏,嗓音轻柔,“你刚刚怎么没听我唱完歌就出去了?不好听吗?”
      
      齐孟夏神色漠漠,越过他扫视了一眼包厢内的其他人。
      郁幼安和池峙正站在里面,眸光有些复杂。
      
      齐孟夏低头,抬手把皮筋摘下来,露出笑容。
      “没有,我去了趟洗手间。”
      
      “这边也没什么好吃的,我带你去吃饭吧?”
      傅禹盛拉起齐孟夏的手腕,语速很快,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就当陪我。”
      
      他是寿星,齐孟夏当然没有什么异议,她转身,对身后的温甜说:“不好意思,今天可能,没有接下来的时间陪你了。”
      温甜摆手,笑容自然,并没有介怀,“这有什么啊,这附近刚好有一个饰品店我一直想来,我等等过去看看。”
      
      “好。”
      齐孟夏低头,手指还被傅禹盛抓着。
      
      傅禹盛笑着给温甜点头,“不好意思,下次我们请你吃饭。”
      温甜摇头,“没事,生日快乐。”
      
      傅禹盛笑着颔首,带着齐孟夏走出包厢。
      里面似乎还有些什么声音,但是外面更吵,齐孟夏不太听得清楚,很快走出裸色。
      
      “你想吃什么吗?”
      夜色寂凉如水,街道安静。
      傅禹盛手里还拿着齐孟夏的手机,认真的眸子看着她。
      
      齐孟夏抿了抿唇,“都行。”
      “那我们去看看上次我们去的那家店现在人还多吗,可以吗?”傅禹盛微笑。
      
      “好。”
      
      ......
      .
      
      这个生日好像过得有些奇怪。
      一直到齐孟夏走回家,也还是这么觉得。
      
      到了卧室门口,傅禹盛才把手机给她,“早点休息,晚安。”
      齐孟夏从书包里把本子拿出来,递给他,“生日快乐。”
      
      卧室门口是有点暗的橘色灯,照在傅禹盛的脸上,让他的脸一半在光下,一半隐在暗处,棱角分明的面容将暗淡也隐没了进去。
      齐孟夏抬着头,脸上还带着习惯性勾起的笑容,面颊有几分僵硬的难受,眸光注视着面前的男生。
      
      傅禹盛有些意外,接过本子,眉梢轻扬,心情可见性的愉快了几分。
      见齐孟夏就要关门,他一只手挡了一下,引得齐孟夏意外瞅他。
      
      “夏夏,你很好。”
      傅禹盛抿了抿唇,有些犹豫,又好像是不习惯这样说话。
      他说:“我很喜欢你。”
      
      齐孟夏抬眸,莞尔,“谢谢。”
      
      ......
      .
      
      走回卧室,看到了温甜给她发的消息。
      
      是你的小甜甜啊:夏夏,你看论坛了吗?
      槐序:没有,怎么了?
      是你的小甜甜啊:有人在论坛说你妈做了小三。
      是你的小甜甜啊:但是你放心,这种造谣贴我已经删了。
      
      齐孟夏放下手机,沉默了一下,放空思维,看着天花板。
      原来是这样。
      
      她打开到电话页面,果然见到一个陌生号码。
      她不习惯存电话号,大部分熟悉的人的电话号自己都可以记下来。
      
      何况她亲近的人也没有几个。
      
      这个陌生电话。
      她盯着那个电话号看了一会儿,轻轻笑了笑。
      
      ......
      .
      
      父亲。
      你说,为什么她会知道我的电话号。
      
      究竟为什么我的母亲还不和那个男人分开?
      究竟——人为什么要有感情?
      
      为什么?
      为什么。
      
      ......
      .
      拉开房门正好是傅禹盛端着牛奶上来。
      “夏夏,牛奶。”
      
      齐孟夏接过,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傅禹盛,你是不是知道了?”
      傅禹盛顿了片刻,一张俊美的面容缓缓笑开,手指轻柔地将她的头发拨在耳后,“知道什么?”
      
      楼道口的灯光照在两个人身上,影子被拉得很长,又因为距离太近重叠在一起。
      
      “夏夏,你想让我知道什么,可以告诉我。”
      他又说,嗓音很低,在室内静的能听得到彼此呼吸声的情况下,又带了几分轻喃的缱绻。
      
      齐孟夏只觉得好笑,索性开门见山。
      “那个电话是谁接的?”
      “一个刚好点歌的女生。”
      “打过来电话说了什么?”
      “我不太清楚。”
      
      “所以,”她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自己纷杂的情绪,“你不知道电话里面说了什么?”
      
      “那个女生说,电话打过来就开始骂,她有点懵,就问别人手机是谁的,有人说是你的。”
      “我拿过来手机就把电话挂了,然后你就已经走进来了。”
      
      “那你为什么要带我从包厢离开?”
      齐孟夏的声音几乎提高了一度,说出口之后才发现自己情绪实在是太过激了。
      
      傅禹盛很镇定,手指摩挲了一下齐孟夏的脸颊,一只手顺着她的手臂,低缓着嗓音。
      “我觉得你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不是吗?”
      
      齐孟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是脑子里很乱,嗡嗡地响,在这样静默的环境中吵得她脑子都要炸掉了。
      一种情绪冲上来让她几乎想要嘶吼。
      
      但是没有。
      没有。
      什么都没有。
      
      没有嘶吼也没有死亡。
      齐孟夏忽而笑出声,“好,晚安。”
      
      说完,她关上房门,走到床边,手里端着的牛奶。
      盯着牛奶看了一会儿,她站起身。
      
      走到洗漱间,把校服外套脱下来放在盥洗台上。
      把裤兜里的刀子拿出来,看着暗银色的刀刃,在自己的胳膊上比划了一下。
      
      没怎么注意就在胳膊上划开了一道,血很快就冒了出来。
      齐孟夏放在牛奶杯上,看着第一滴血滴进杯子里。
      
      伤口并不大,血也并没有流多少。
      她看着伤口血液流动变慢,很快在胳膊上划了第二道。
      
      一直到第三个伤口出现,她拿放在最上面的洗脸巾用水浸湿,轻轻擦着自己胳膊上的血迹。
      
      心情很平静,也没有想什么,思维是清醒的。
      齐孟夏将牛奶喝掉,杯子很快洗干净,用纸巾把被子擦干,放在桌子上。
      
      胳膊上还用洗脸巾绑着,有点点血迹从里面渗出来。
      她躺在床上,手指划开手机,打开自己和孟澈的对话。
      
      盯着那个转账五百看。
      过了一会儿,开始打字。
      槐序:妈妈,你。
      
      再看着,删掉。
      继续打字。
      
      槐序: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
      点击发送,她放下手机,手指开始不自觉摩挲衣角。
      
      再次想着自己在爬楼梯。
      
      一圈,两圈......
      已经很累了。
      那就睡吧。
      睡去吧。
      
      但愿。
      长睡不复醒。
      
      ......
      .
      
      父亲。
      你总说,只要我相信什么,我就可以遇到什么。
      
      可是为什么呢?
      我每次觉得生活可以变好的时候,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
      
      究竟为什么呢?
      究竟——是不是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是会被上帝所眷顾的。
      
      那么,又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是有那么多的人要坚持活着。
      为什么即使是不够幸福,也不够快乐,甚至可能生下来都不够健康,人还是想要活下去呢?
      
      ......
      .
      
      第二天早上。
      齐孟夏醒来很早。
      
      一夜无梦,醒来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胳膊发呆了半晌。
      嗤笑了一下自己昨天的冲动和愚蠢,很快开始洗漱收拾。
      
      坐在凳子前拿起自己这次考试的卷子看了一会儿,开始纠错,修订。
      这次考试成绩虽然还行,但是里面还是有些错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原本的成绩应该更高,至少可以比现在高五分。
      
      到了七点,她走出卧室。
      傅禹盛已经做好早餐了,见到她下楼笑着说:“我正打算叫你起床。”
      齐孟夏低眉笑着,“我在卧室做题,没有出来。”
      
      傅禹盛拉开凳子坐下来,声音平淡,“今天打算做什么?”
      齐孟夏想了想,“早上做两套卷子,下午休息一下,晚上再做一套卷子吧。”
      
      “下午休息的话,有什么想看的电影吗?”
      “我们要出去吗?”
      “可以在家里看。”
      “唔,”齐孟夏看了看客厅,思考了一下,“那就《猜火车》吧。”
      “好。”
      
      ——《猜火车》。
      这个电影齐孟夏看过很多遍。
      是一部很后现代主义的青春片。
      
      齐孟夏说不上喜欢,潜意识甚至还有些抗拒。
      
      该片英文名《Trainspotting》,中文翻译为《猜火车》。
      来源于是苏格兰的一个游戏,无聊的老人和孩子站在站牌下面猜下一趟车到来的时间和车次,以此来打发无聊的时间和生命。
      故事的结局看起来很上进,其实很虚无。
      
      就好像,生活的本质其实不是你想要怎么样或者你不想要怎么样,而是你选择了生活之后该做什么,是你不得不生活。
      季节尚有春夏秋冬,人又何尝不是。
      
      年少轻狂一往无前,到了后来也不免静暗凉薄,归于生活的平淡中,和所有死去的活人一样。
      电影的最后,男主说——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有一百万个答案,但全是错的,原因是我根本就是个坏胚子,但那会改变,这是最后一件坏事,我要洗心革面,向前走,选择人生,我已经在期望了。我会跟你一样,工作,家庭,大电视机,洗衣机,汽车,CD播放机,电动开罐器,健康,低胆固醇,牙医保险,贷款,购物,休闲服,行李箱,三件式西装,DIY,猜谜节目,垃圾食物,孩子,公园散步,朝九晚五,高尔夫球,洗车,运动衫,阖家过耶诞,养老金,免税,清水沟,只往前看,知道你死掉那天为止。”
      
      齐孟夏想起学校里的那些自大狂傲的小混混,在学校混不出什么名堂,在社会多半也是。
      少有的几个已经是奇迹,当然不能用普遍来代替。
      
      而普遍是什么呢?
      普遍是大多数,是很多人上着普通的学校,交着普通的朋友,拿着普通的成绩,以后毕业做着普通的工作,结着普通的婚,然后过着普通的一生。
      
      可假如生活就是这样的庸俗与沉沦,假如生命也总是盛开又凋零。
      
      那么,人是不是存不存在,也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那么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