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八章 ...

  •   
      教室吵闹一团,因为刚刚班主任的措辞,此刻大家心里也都有了猜测。
      教室流动着不安的影子,清荡漂浮在空中久久不落。窸窸窣窣的讨论声杂乱无章,一股脑得涌入耳朵,具体却听不清。
      
      温甜手指扯了扯齐孟夏的袖子,低声:“夏夏,我们是不是今天放不了?”
      齐孟夏低着头,头发遮住了她的几分视线。
      “不知道。”
      
      她轻轻叹了口气,心中堆积了太久的郁气不断累计,几乎就要让她心脏在不断的收紧挤压就要爆炸。
      空气是干燥的,喉咙也是。
      
      温甜拿起水杯,小声问:“我去接水,你要吗?”
      或许是教室的隐秘氛围不适合大声说话,温甜连眉眼都保持着乖巧的形状 。
      齐孟夏也拿起水杯,低低应声,“我和你一起吧。”
      
      接完水回到座位,齐孟夏拿出手机。
      一个学生在门口大声说:“齐孟夏,你班主任叫你。”
      齐孟夏猛地站起身,她身侧的温甜被她吓了一大跳。
      
      “夏夏。”
      齐孟夏像是有点痴呆,反应也很缓慢,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低头,声音也不高,像是在自我安慰。
      “没事,可能是有事找我。”
      
      温甜手指碰到齐孟夏的手,冰凉刺骨,她整个人被激灵了下。
      “不然我陪你一起去吧?”她有点担心地问。
      齐孟夏摇头,“不用了。”
      温甜也站起身,开口:“我......”
      齐孟夏霎时提高音量,“我说不用了!”
      过于尖锐的声音使得全班同学都静了下来看向她。
      只见她浑身细微地颤抖着,缓了缓才说:“对不起,有点难受,我自己出去吧。”
      
      温甜愣愣地看着她独自走出去。
      回过神,段枞正站在她面前。
      
      温甜被吓了一跳,一只手敲在他的肩上,“段枞!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段枞被她的河东狮吼也吓了一跳,“我才刚站在你面前好吧?”
      温甜拍拍自己的胸,“我不管,反正我被吓到了,你要补偿我都精神损失费——一杯奶茶。”
      
      段枞翻了个白眼,“我要不要再给你请个精神科医生啊?”
      温甜拉着他的胳膊晃,“你也太冷血了吧!我就只要一杯奶茶而已!”
      段枞把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师太,你的九阴白骨爪也太狠了!给你买!买买买!”
      温甜立刻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胳膊,笑容讨好,“我就知道段老板是最大方的。”
      
      段枞再次翻了个白眼。
      
      ......
      .
      
      齐孟夏被带到了一间空教室。
      同时在教室的还有班主任,几个老师和两个警/察。
      
      见她走进来,一个女警/察唇角牵出温和的笑。
      “齐同学,你好,我是夏灼。我们请你过来,只是为了跟你了解一下她的情况,你不用太紧张。”
      齐孟夏手指下意识攥紧,沉默地点了点头。
      
      夏灼长相清秀,但很舒服,看着齐孟夏的目光很柔和。
      “同学要坐下吗?”
      齐孟夏摇头,“不用了。”
      
      夏灼没有强求,轻轻笑着问:“你和易纹关系好吗?”
      齐孟夏睫毛颤了颤,“还可以。”
      “你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夏灼紧接着问。
      
      齐孟夏反问:“什么?”
      夏灼声音轻缓,却徒然让齐孟夏的身子泛起一股冷意。
      “易同学的手机界面里,最后一个没有发出去的消息,是给你的。”
      
      齐孟夏凝神,努力去想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手指松开,看向夏灼,“我可以看一下这条消息吗?”
      夏灼扭头看了一下另一个一直沉默的男警/官。
      男警/官点了点头。
      
      夏灼将自己的手机递给齐孟夏。
      刚刚取证过程中,他们已经把这条短信作为证据,保留在了每个人的手机里,便于在了解情况时,及时拿出来。
      齐孟夏接过,看到信的全部内容。
      
      “齐孟夏,我以前一直觉得我们能成为朋友是因为我们是一样的。我失去了爸爸,而你也是。直到那天在厕所,我才知道我们是不一样的。
      不仅不一样,你还比我好得多得多。
      
      我真是恨你啊。明明你是我高中以来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最好的朋友;明明你虽然看起来感情寡薄,但其实心很软;明明你一直在帮助我,即使被我背叛了你,你也没有想过要报复我。
      可我就是恨你。我恨你漂亮得相当于考上京大的脸;我恨你那么轻易就可以得到我每天学习到三点依旧考不到的成绩;我恨你在被她们那么欺辱之后还能保持从前的生活没有任何变化。
      我也恨我自己。我恨我没有长一张可以至少上二本的脸;我恨我没有比你更聪明的脑袋;我恨我的父母为什么自己都顾不好还要生下我。
      
      我恨你。
      比起她们,我更恨你。
      她们永远都是阴沟里的泥,而你呢?
      你却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我真恨你。
      我要你带着我的这份恨意,永远永远的活着,一辈子都不会安宁幸福。”
      
      信不算长,也没有多少信息。
      齐孟夏胃里突然出现一股恶心,像是要从咽喉涌出。
      她眨了眨眼,平缓了情绪,将手机递给了夏灼。
      
      “她没有发给我。”
      她低声道。
      即使很努力想要平静,说出口的话音还是在打颤,睫毛颤抖着,手指也颤抖着,整个人都在细微地颤抖着。
      再怎么样也是个孩子。
      
      班主任看着她白煞煞的脸庞,教室空泛冷意的空气让她浑身发冷,唇瓣干裂,说话时候总让人担心会不会撕裂嘴唇。
      他心中叹了口气。
      他昨天才给易纹做过心理疏导,本打算观察几日再看看要不要继续给她做心理疏导,想不到根本来不及,她就选择了这么决绝的方式跟这个世界告别,还留下了这么一封他们读了就觉得不舒服的信的——何况这封信还是给齐孟夏的。
      
      再看看齐孟夏,他之前也没有听说过两个学生有什么冲突,看易纹的消息好像也没有什么矛盾,怎么就到了这个程度?
      还是说他这个老师居然已经不称职到这个程度?
      
      魏老师心中自责,目光落在齐孟夏身上,又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只希望她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受太大的影响,离开的人已经离开了,她的前程却不能毁在这个时候。
      
      齐孟夏说完那一句话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夏灼继续问:“你今天见到她,她没有跟你说什么吗?”
      齐孟夏摇头,“没有。”
      夏灼:“你们两个之前还有什么冲突吗?”
      齐孟夏想了想,“她被录视频,我看见了。”
      夏灼:“还有其他的吗?”
      
      长篇累牍的忍耐早已让她学会沉默,只剩下零星的记忆在脑嗨中游荡飘散。
      过了好久,她开口,如实告知:“我之前有一次被打,是因为她在厕所说了一个女生的闲话,后来她带着我去了学校后门,所以我才会被打。”
      
      “这么说,你跟她的矛盾都是你作为受害者?”
      男警/官问。
      
      受害者。
      齐孟夏咀嚼着这几个字,“如果这样算是受害者,那么我是。”
      男警/官皱了下眉,“你今天下午的时候,在做什么?”
      齐孟夏抬眉,“我是学生代表,上台讲话。”
      
      魏老师适时开口:“她就在教师位置的后面,我们一众老师都在她旁边,没见她离开过。”
      男警官按停了录音笔,“好,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好。”
      齐孟夏点头,转身往门外走。
      
      魏老师几步走到齐孟夏旁边,送她出去,“你上去告诉同学们今天早点回去,这周放假,下周准时收假,要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
      齐孟夏低头应:“好。”
      
      魏老师叹了口气,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语重心长:“老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今天这件事情也和你没关系,易纹她......可能是一时没想通,但是最后没有把短信发给你,也是没有真的那么想。”
      齐孟夏努力地笑了一下,“老师,我知道了。”
      魏老师继续说:“老师还要跟着接受调查,所以就先不上去了。”
      齐孟夏点头,“好。”
      
      魏老师看着她的背影,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再次叹气。
      三年都带过来了,就快毕业了结果出事了。
      他这是什么命啊。
      唉,他这几天都快叹完了他一辈子的气了。
      
      ......
      .
      
      齐孟夏一路飘飘忽忽地走回教室,温甜一看到她的身影就从教室走出来。
      她关心地问道:“夏夏,你没事吧?”
      齐孟夏勉强扯了下唇,摇头,“没事。”
      温甜心中松了口气,拉起她的手,“没事就好,我们进去吧。”
      
      齐孟夏手指动了动,没说话,也没点头,就这么跟温甜拉着手走进教室。
      
      到了教室,她挣开温甜牵着她的手,到讲台上敲了敲桌子。
      “大家都静一静,静一静。班主任有事,所以让我通知大家,今天放假,下周正常收假,大家要回家的,注意安全。”
      
      “好!!!”
      一个男生拎着书包站起来,兴奋不已,“早就等着这一刻了。”
      
      “哈哈哈.....猴子,你这也太急了,回去吃奶吗?”
      “滚/你/妈,老子忙着淦/你/妈/呢!”
      “去/你/妈的!你这儿子也太不孝了!”
      
      “......”
      
      齐孟夏面无表情地听着,走回座位。
      “夏夏,我爸在学校门口,要捎你回去吗?”温甜收起手机,坐在齐孟夏前面问。
      
      齐孟夏眉梢清淡,过了一会儿道:“不用了,我跟傅禹盛一起回去就好。”
      温甜点点头,“好。”
      她不禁又担心地问一遍,“夏夏,真的没事?”
      齐孟夏抬眉,摇了摇头,“没事,你别担心。”
      她说着,也拿出了手机。
      
      手机上已经有傅禹盛的短信。
      【盛:夏夏,你还好吗?】
      【盛:你们放假了,要一起回去吗?】
      【盛:我们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
      
      短信发过来没有多长时间,齐孟夏开始打字。
      【槐序:好。】
      
      傅禹盛秒回。
      【盛:我去找你?】
      【槐序:不用了,我东西收拾好就下去了。】
      【盛:那我在校门口等你。】
      【槐序:好。】
      
      傅禹盛收起手机,才长舒了一口气。
      池峙问:“怎么样?”
      傅禹盛摇了摇头,“她说没事。”
      池峙垂眸,“那你......”
      傅禹盛站起身,“我回去看吧。”
      
      池峙点了头,“行,有事找我们。”
      傅禹盛应:“好。”
      
      他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朝后扬了扬。
      眼前是快要落下太阳的世界,灰蓝色天空遍布着不知名的沼泽,像是要吞噬生活在这里的所有人。
      
      ......
      .
      
      校门口等到齐孟夏,她正低着头沉默地往前走,像是丢了魂魄,走路有些飘,看不见她的表情。
      但傅禹盛猜想,她此刻应该是漠然的,空白的,平静的。
      
      大约是第一次看到她低着头走路,傅禹盛走到她身边,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夏夏?”
      
      齐孟夏猛地抬头,后退了一步,缓了口气才说:“刚刚在想事情。”
      傅禹盛低声:“嗯。走吗?”
      齐孟夏点头,默不作声地走在他旁边。
      
      这件事情虽然发生时间不长,可是信息世界的传播速度,已经快到无迹可循。
      齐孟夏没什么交谈的兴致,懒散地打了个哈欠,随口问:“下午吃什么?”
      傅禹盛问:“你想吃什么?”
      “都行,我有点累,想睡觉。”
      
      时间越长,她和他相处也越随意。
      更越展现出她的懒散和倦怠。
      
      高三总是没有不困的时候。傅禹盛黝黑的眸子倒映着她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可是这是第一次,他见到她困到这种程度。
      
      人是很神奇的动物,睡眠也可以作为心理治疗的一种。
      大概,她真的需要一种对她而言可靠的疗伤方式。
      ——睡觉,发呆,看书,看电影,写作。
      有些疗伤,时间久了,就组成一种人生。
      
      傅禹盛手指穿过她脸颊边的发,她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眼底疲惫浓郁,心脏伤痕累累衣衫褴褛。
      
      “那我们在外面吃完再回去吧。”
      傅禹盛轻声询问。
      
      他的语气已经尽量平和,但齐孟夏还是能听出话语间的小心翼翼。
      她很累,也不想计较,随意地点了头,跟着傅禹盛往饭店走。
      
      依旧是上次那家饭店,也许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来这家饭店吃得次数多了,老板看到两人便热情招呼,“又是你们两个,这次要吃什么菜?”
      傅禹盛笑着问:“今天店里卖得最好的是什么?”
      
      “干锅豆腐,水煮肉片,还有西湖牛肉羹。”
      老板笑呵呵的,“你们放学了?”
      
      傅禹盛点了下头,“那就这三样,再加两份米饭吧。”
      老板大声道:“好嘞!”
      
      齐孟夏在看手机。
      她其实也不知道要看什么,只是不想沟通,于是拿着手机翻来覆去地点开软件,关闭,之后再点开,再关闭。
      傅禹盛注意到,淡淡垂眸,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菜上得还算快,在齐孟夏第三次思维发散的时候,他们要的菜也都上齐了。
      齐孟夏先给自己舀了一碗羹,拿着调羹小口地喝着。
      
      学校论坛像是疯魔,各种帖子群魔乱舞一样散开。
      主要集中在两点。
      ——今天学校死人了。
      ——这女的前段时间刚被欺负过。
      
      齐孟夏倒是觉得,说欺负,实在是太轻了。
      早已纳入刑法的霸凌,伤害他人身体,现在已经逼人到死亡,即便是轻判,也至少是三年。
      生活在蓝天白云下,心思却是肮脏的,企图为过往找借口,为罪名洗冤屈。
      大抵,人都是一样的,刻入基因的自私,即便是努力想要做到公允,也一样会朝着利己的方向运转。
      
      这个世界大概是没有好坏善恶之分的,所有的色彩都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一点点涂抹上去,之后对此命名——这是白,这是黑,这是灰......
      生命有时很没有道理可言,今天死掉一个,不是你,可是谁也不知道,明天死掉的是不是自己。
      
      齐孟夏想起小时候父亲告诉她,有时候,人活着也许并不代表什么。可是死去,如果死去前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那一定什么都不代表。
      也许,对她的恨意,就是易纹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发给她,又或者,她已经不打算发给她了,就离开了。
      但不论发送或者没有,她看到了,那么结果都是一样的。
      
      ......
      .
      
      父亲。
      我也不总是这么善良的。
      只是我没有能力又懒惰,也很少去思考要改变什么。
      
      于是我随波逐流地活着,顺其自然地希望,我可以慢慢变好,希望这个世界恶人有恶报。
      我是一个幻想狂。
      可是我的一切想法,也只停留在了幻想,不得寸进。
      
      我幻想有一天,我可以逃离这里,逃离我的母亲。
      我幻想有一天,我可以不再为了膝跳反应一样的快乐继续生活下去。
      我幻想有一天,也可以是明天,我可以没有痛苦地离开。
      
      太痛苦了。
      一想到日后也永远是这样的生活。
      实在是太痛苦了。
      
      父亲。
      生活没有变好。
      生活不会变好。
      
      ......
      .
      
      吃过饭,齐孟夏接到了孟澈的电话。
      孟澈的声音有几分沙哑,像是刚刚哭过,“你们学校出事了?”
      齐孟夏顿了下,声音压低了好几分,睫毛停止了动作,“嗯。”
      “你这周回家住吧。”孟澈没有继续问,开口决定了她的去向,“回来妈妈陪你两天。”
      
      回来妈妈陪你两天。
      齐孟夏忍不住想,她需要她陪吗?
      好像是不需要的。
      孟澈总在她需要陪伴的时候离开,后来她渐渐不需要了。
      时间久了就觉得,其实不要也没什么。
      
      还是说,她再次在她男朋友身边受挫,所以想要抱着她互相安慰?
      这么想真是太卑劣了。
      
      齐孟夏垂眸,敛下思绪,有些神思不属地应:“好。”
      
      她还等着孟澈再说些什么,等了等,她放下手机再看,电话早已经在她应声的时候挂断。
      她唇角牵起笑,放下手机,低声说:“你刚刚听到了吗吧,我这周要回家住。”
      傅禹盛犹豫了一下,点头,“我听到了。”
      
      “嗯。”
      齐孟夏拿起书包,继续说:“那我就不上去了,直接回去了。”
      傅禹盛拉住她的手,等她转身的时候又松开,轻声道:“我送你回去吧。”
      
      齐孟夏笑了声,意外地有些嘲讽,“你是命令吗?”
      傅禹盛抿唇,缓慢道:“不,我是请求。”
      
      请求啊。
      还真是让人不忍心拒绝的存在。
      
      齐孟夏仰着头,傅禹盛很高,现在已经有一米八五,她身高在女生里面不算矮,一米六七,但是站在傅禹盛面前,还是显得气弱了好分。
      他确实是想要陪伴她——在今天的事情后。
      
      齐孟夏睫毛颤了颤,没有拒绝。
      “那走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