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四章 ...

  •   
      这天其实很平常。
      齐孟夏没有想什么,也没有做什么。
      整个人有些被动地被傅禹盛牵着走。
      
      傅禹盛没有在意,甚至是在看完电影之后,自己先开口了。
      “夏夏,”他的声音轻柔,眉眼在客厅四角的橘光灯下有几分缱绻的温柔,半边脸隐没在阴影里,可是他的眸光那么亮,好像满满的全部都是她一个人,“如果你不开心,可以告诉我。”
      
      齐孟夏低着头,一只手揪着地毯的毛,声音带着几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哽咽的沙哑,“告诉你,我就会开心吗?”
      
      “也许不会。”
      傅禹盛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看向自己,眸光相对,他嗓音低冽。
      “但是我可以陪你一起不开心。”
      
      齐孟夏扭头避开了他的手,忽而轻笑了一声,“没有必要啊,明明是可以开心的,为什么还要陪我一起不开心呢?”
      
      “真要计较起来,傅禹盛,其实我们之间都是没有关系的,所以我有时候会觉得你的温柔体贴显得很可笑。”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戾气,好像是要在自己的全身竖起防御,尖刺让别人不能靠近。
      
      “我不喜欢这样。”
      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齐孟夏垂了垂眸子,盯着自己的手看。
      
      “我希望我们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不是你总是想要靠近我,这种靠近让我很不舒服。”
      她终于抬起头,嘴角微微上扬,因为橘光灯的反射,有些不适得闭了闭眼睛,“你懂了吗?”
      
      傅禹盛似乎是觉得好笑,捏着她的肩膀让她面向自己,“夏夏,你忘记你之前答应的时候说了什么话了吗?”
      
      “什么?”
      “你既然说等我高考之后,那就是我们两个人已经有了这个协议在,你又怎么能说我们之间是没有关系的?”
      
      齐孟夏手指蜷缩了一下,她睫毛颤了颤,似乎是有些难以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可是我现在反悔了,我不希望我的以后是和一个根本就不相信爱的人在一起。”
      
      “......”
      
      空气中有长久的沉默,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
      傅禹盛再次开口:“我不同意。”
      
      齐孟夏觉得好笑,笑声有几分荒唐之感,“你不相信爱,还不愿意放过我?”
      傅禹盛眉头依旧蹙着,嗓音也有几分沙哑,像是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开口,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节奏,“我......我只是觉得,我们相互喜欢就挺好的,我会对你好,会宠你,会和你在一起一辈子,这样还不够吗?”
      
      齐孟夏没有说话。
      傅禹盛的声音还在继续,“多少相爱的人最后还是变成了痴男怨女相互怨怼,我们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齐孟夏还是没有说话,最后,在空气中持久的沉默中,她一只手将傅禹盛捏着自己肩膀的手拉下去,“我累了,回去休息了。”
      
      说完,她站起身,好像真的已经厌倦了这样的对话,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也有几分说不清的颓唐,眉梢的疲惫感很重。
      漂亮的脸蛋在静默的时候,看起来颇有些此花独幽的清醒。
      
      可是这种清醒并不好。
      在她尚且没有体会到生命的甘美,就要被生活的痛苦围绕时候,这样的清醒总是会让人有一种,好像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拯救自己的知觉。
      
      她走到拐角处,将橘色灯摁灭,打开了白炽灯。
      客厅一时间亮了起来,就连她原本瓷白色的脸,也多了几分寡淡的病态。
      
      你看她,好似生来就带着几分“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的清脆,断裂感很重,似乎是敲击着玉石一般,掷地有声,让人错耳不闻。
      是不敢,也是不忍。
      
      傅禹盛看着她的背影,那么细那么瘦,纤薄的身形被包裹在宽大的衣裳里面,细伶伶的手指裸露出来,蜷缩着,没有动。
      
      他们都没有动。
      俨然那么脆薄的一层,现在触碰是要断裂的。
      
      ......
      .
      
      齐孟夏走回房间里,在床上坐了一会儿。
      自己刚刚无理取闹的行为让她的心里多了几分烦躁的自厌感。
      
      仰躺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
      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上面正好有孟澈发的消息。
      
      妈妈:这边还有点事情,可能还要过几天。
      妈妈:怎么了宝贝,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妈妈:转账500元。
      
      齐孟夏看了三遍这两条消息,手指松了一下,手机掉落在床上。
      眼泪从两边流到发林间,感觉自己真是有够矫情,总是想一些奇奇怪怪好像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
      半晌,她擦了擦眼泪,唇角抿起一个微笑,坐起身捞起手机开始回消息。
      
      槐序:妈妈,我就是随便问问。
      槐序:已收款500元。
      
      孟澈总是很敏感,这也是齐孟夏有时候觉得很累的一点。
      因为一定要克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要在孟澈面前表现出什么。
      
      她看起来好像对很多事情都漠不关心。
      因为她需要克制。
      
      克制自己的欲/望,克制自己的情绪,克制自己的需求,克制自己的感触。
      因为克制,所以显得冷漠。
      
      回完消息,她就再次打开电脑,开始继续写小说。
      情绪来的快也去的快,等电脑打开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平静。
      
      她写——
      拥挤,逼仄的人间,妖冶与病痛都是模糊的。
      就连人与妖的界限也不再那么分明。
      
      就是这样,美女蛇才总是那么曲绕着身形,游荡在庸俗的男人面前开始收集精气。
      
      ......
      .
      
      第二天是星期一。
      齐孟夏因为要画板报,所以起的很早。
      
      傅禹盛是和她同一时间起床的,听到外面开门的声音,他也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两个人一起走到学校门口去买早饭。
      
      到了教室,齐孟夏很明显感觉到教室里面的人同时抬头,但是她没有动,也没有说话,之后他们各自低下了头,细细碎碎的讲话声开始出现。
      
      她放下书包走到后面,拿出绘图本走到教室后面。
      “我昨天看了看网上的素材,大概设计了一下构图,我们就按照这个来画吧。”
      
      板报组有四个人,其余三个人感情还不错。
      每次板报也都是齐孟夏先设计,其他三个人执行,到了后面写字的时候,才是她的任务。
      
      齐捷很喜欢瘦金体,所以齐孟夏小时候也一直学的是瘦金体。
      到了现在也还是这个字体没有变。
      
      “好。”
      其中一个女生结果绘图本,从讲台上拿了粉笔站到后面,开始跟其他两个女生商量。
      
      齐孟夏站着看了他们三个人一会儿,之后才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开始看书。
      旁边的温甜好像有些欲言又止,齐孟夏注意到了,但是并没有问什么。
      
      晚上留下办板报,提前给傅禹盛发了消息。
      槐序:我要办板报,你有时间的话,就等下我,没时间的话,就自己先回去吧。
      
      傅禹盛的消息在下午放学之后才回复。
      盛:我等你。
      槐序:好。
      
      原本三十天动员是要在今天开的,但是学校刚刚送走了领导,还忙着其他的事情,所以把动员时间调整到了5月17号。
      到时候就是二十天动员。
      
      如果不出意外,这周考完试之后,就不会再有模拟考试。
      而学校的课程也会全面转变为自习课。
      
      中午休息时间。
      温甜好像下定决心了一样,开口问道:“夏夏,论坛里面骂你骂得很难听,你要去辟谣吗?”
      齐孟夏很明显地怔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眸有几分失神,但也不过是一瞬间,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嘴角习惯性勾起,微微笑着,“不用了,随便他们怎么说,总不至于到我面前来舞。”
      
      温甜不再说话。
      
      ......
      .
      后面的四天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至少齐孟夏自己感觉是这样的。
      星期六考完第十次模拟,她再次进入论坛,却看到了私信有一个大号找她。
      
      李斯淇:您好,我是锦文出版社的编辑李斯淇,对于您的作品很感兴趣,想和您聊聊可以吗?
      
      齐孟夏看了一眼,没有再管,只是点了左上角的全部已读。
      自顾自地再次开始写新文。
      
      自从论坛上爆出来孟澈的事情之后,齐孟夏就不再看校园论坛,有时候面对着温甜有些担忧的目光,她也只是笑笑,不说自己的情况,也不去论坛辟谣。
      
      ......
      .
      
      星期天是母亲节。
      齐孟夏早上起来,收拾好之后给孟澈打电话。
      
      电话在响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被接起。
      
      “妈妈。”
      “宝贝怎么了?”
      “妈妈母亲节快乐,”齐孟夏手指摩挲了一下,“还有,我问问你回来了吗?”
      “谢谢宝贝,但是妈妈现在不在霍城,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孟澈那边好像能听到男人的声音,齐孟夏还想要开口,就听到孟澈说,“宝贝,妈妈这边现在还有点忙,等一会儿再给你回电话哦。”
      
      说完,那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齐孟夏盯着已经返回到拨号界面的手机看了两秒,听到外面的敲门声。
      ——是傅禹盛。
      
      他嗓音很静,很平缓,隔着门似乎有些闷,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他的心情好像是不错的。
      “夏夏,我刚刚做好了饭,出来吃早饭了。”
      
      齐孟夏摁灭手机,站起身去拉开门,抬眸对上傅禹盛还带着笑意的暗墨色眸子,“走吧。”
      
      ......
      .
      
      父亲。
      
      我一直都不明白。
      真的不明白。
      
      为什么总是妈妈要将自己的事情视为隐私,却一点都不关心我是不是想要对她讲我自己的事情。
      从小学毕业后,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她总是在感慨我不再喜欢说话。
      
      也不再和她分享我的事情。
      
      可我也并不是最一开始就是这样的。
      我也是分享过的,可是我的分享,只换来了她的解决问题以及让我接受现实。
      
      她总是说——
      现在这样你就受不了了,你知道我为了你受了多少苦多少委屈吗?
      你连这点事情都承受不住,你以后工作了打算怎么办?
      ......
      
      她总是这么说。
      
      可是父亲。
      其实我只是要同她找个话题,让气氛不要那么沉默。
      我可能是需要她安慰,而不是需要她给我讲我应该怎么做,而不是她总是告诉我生活就是这么艰难。
      
      我宁愿她可以告诉我。
      谁啊,这么欺负你,妈妈教训她。
      
      可是没有。
      当然没有。
      
      什么都没有。
      
      因为比起我已经逐渐开始承受现实。
      好像她更擅长自怨自艾对于所有事情一边愤懑一边软弱。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年夏天已经过去了。
    夏天的故事只在夏天写。
    明年夏至见。
    ——小资派文艺青年的坚持。
    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读者。
    以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