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七章 ...

  •   
      下午,眼保健操还没结束。
      教室趴倒一大片,能听到稀碎的讨论声,有点吵,又透着一股窒息的沉闷。
      
      齐孟夏站起身往外走,温甜叫住她。
      “夏夏,你去哪儿?”
      
      齐孟夏回头,低声答:“办公室。”
      她笑了笑,调侃,“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温甜摆手,“算了算了,你是去干正事的,我进去就是挨批评的。”
      
      齐孟夏笑笑,离开教室。
      经过早上的激烈八卦,下午,所有人又恢复了原本的节奏。
      懒散的人依旧懒散,忙碌的人依旧忙碌。
      
      学校生活就跟昨天她见到的少女的处子血一样,显得日常而麻木。
      
      齐孟夏顺着走廊走到办公室,办公室的老师正在聊天。
      “......这个事情,我也是才知道,害,现在的小孩真是......”
      
      齐孟夏敲了敲门,“报告。”
      
      “齐孟夏”班主任看到她进来,说:“你先去叫一下易纹。”
      齐孟夏迟疑着点了点头,“好。”
      
      她应了声,又从办公室原路折返。
      一路沿着走廊往前走,走廊上有不少学生趁着时间出来透气。
      教室的逼仄空间和空气,挤压人的呼吸,让学生的呼吸都变得轻微。
      
      她在年级算不上出名,但认识她的人也不算少,路上遇到不少和她打招呼的,齐孟夏只是轻微点了点头。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有传闻说她太傲慢,眼高于顶看不起人。
      
      教室里,说吵闹,并不是。说不吵,又到处都是嗡嗡嗡的声音。
      齐孟夏走到易纹的身边停下,“班主任叫你去办公室。”
      
      易纹一整天都在桌子上趴着,整个人像是软了骨头,此刻抬起头看齐孟夏一眼,半天,才软绵绵地“哦”了声。
      齐孟夏还等着她跟自己一起出去,易纹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等了好一会儿,易纹缓慢地站起身,“走吧。”
      陆见微走在她旁边,“嗯。”
      
      和昨天一样的烈日,仿佛要让所有的魑魅魍魉都现出原形。
      路上似乎又有不少学生在指指点点,易纹低着头,默不作声地往前走。
      
      办公室只有三个老师在,班主任看到易纹,走到其余两个老师身边说:“你们不是刚刚说坐在办公室有点困了吗?不然现在出去活动活动?”
      两个人老师看到易纹,也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点了点头,“好。”
      
      语文老师姓周,说道:“齐孟夏,我们去隔壁办公室。”
      隔壁也是他们年纪组的教师办公室,一个办公室有十个办公桌,正是下午,隔壁办公室也没有多少老师在。
      
      “好。”
      齐孟夏跟着语文老师一起去隔壁。
      
      “这是你的演讲稿?”
      周老师拿着看完,想了一会儿,说:“快高考了,应该是打气的时候,这个演讲稿作为作文我能给你高分,但是你要作为演讲稿,我不太建议。”
      他看着,又笑了,“你这字,都快比得上男生乱了。”
      
      齐孟夏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
      “写得有点急。”
      
      周老师放下演讲稿,说:“你还是要考京大?”
      齐孟夏点头,“目前是这么想的。”
      “你是理科,但是语文也是主科,上次你的作文就是因为字迹太乱所以被多扣了五分。”
      齐孟夏愣了下,“啊?”
      
      “上次作文,你本来最少也能拿到53的,但是因为字迹太乱,扫描到电脑上,看起来就更乱了,改卷老师第一眼就看出来卷子是你的,还叫我过去看——”
      他觉得好笑,“你这字单写都可以,但是写在一起就乱得不行。”
      
      齐孟夏笑了下,“考试的时候就比较急了。”
      “板报你就不急了?”
      齐孟夏:“......”
      她虚心低头,“下次一定改。”
      
      周老师将演讲稿交给她,也没有再说什么。
      “拿回去多写几句热血鸡汤,快毕业了,让同学们都轻松点。”
      “好,谢谢老师。”
      “你们班就你最客气。”周老师点了点桌子,“出去吧。”
      
      齐孟夏从办公室内走出来,路过另一个办公室,办公室的门紧闭,从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
      
      ......
      .
      
      晚上回到公寓。
      傅禹盛洗过碗敲响了卧室的门。
      “叩叩——”
      
      齐孟夏拉开门,眸光写上迷惑,“怎么了?”
      傅禹盛沉默了一下,说道:“我跟陈序说过了,那些女生不会再找她麻烦了。”
      齐孟夏眨了眨眼,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情,“你是怎么说的?”
      
      傅禹盛:“......口说的。”
      齐孟夏沉默了。
      
      过了会儿。
      齐孟夏又问:“还有事吗?”
      “想跟你呆一会儿。”
      
      齐孟夏侧开身,让出空隙,“进来吧。”
      傅禹盛回公寓写作业的时间并不多,大多数时间依旧是只有齐孟夏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写。
      
      房间很干净,齐孟夏坐到书桌前继续写作业。
      傅禹盛看了一会儿她,坐在旁边开始看书。
      
      一直到十一点,齐孟夏写完两套卷子,说:“回去洗漱睡觉吧,时间已经不早了。”
      傅禹盛应声:“好。”
      
      ......
      .
      
      第二天,齐孟夏走到班里,感觉全班同学的精神气都变了。
      她将书包放到桌子上,问温甜:“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温甜也很兴奋,脸上洋溢着笑容,“今天二十天动员大会啊!”
      “......”齐孟夏问,“然后呢?”
      温甜:“开完动员大会,下午就不用上课了,直接放假!”
      
      今天是星期五。
      齐孟夏突然想起来。
      
      “没有其他事吗?”
      虽然放假确实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是提前这么开心,齐孟夏还是第一次感觉到。
      
      温甜被问得愣了,“不然呢?”
      齐孟夏摇头,“没事。”
      温甜语重心长地拍拍她的肩膀,“你也太难满足了,这还不够快乐的吗?”
      她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啊,我都忘了你是走读生,不需要和我这个住宿狗一样沉湎在这虚无缥缈的快乐中。”
      
      “......”
      齐孟夏无奈地摇头笑了笑。
      
      “刚刚你进来看到我们的横幅了吗?”
      齐孟夏整理书的动作停了一下,“什么横幅?”
      温甜指了指窗户对面,“就是跟他们一样的横幅啊。”
      
      齐孟夏这才看过去,各班都挂上了新的横幅。
      正对面的一句话是——
      “宁可辛苦一阵子,不要痛苦一辈子。”
      
      她摇头,“我没注意。”
      温甜叹气,“你也太好学了。”
      她又兴致勃勃道:“我跟你说,我们班的是‘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
      
      齐孟夏疑问:“这句话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含义?”
      温甜笑嘻嘻的,“这句话是我上次写目标贴在门口展示栏上的呀!”
      
      “哦——”
      意味深长的拖长音,段枞走了过来。
      “我还当是什么呢,不就是巧合用了同一句话嘛,还是烂大街的。”
      温甜转身一拳头锤在他身上,“段枞!你要死啊!”
      
      段枞哈哈大笑,“自恋狂,一会儿你就吼得全班都知道了!”
      
      温甜不和他争辩,回头继续跟齐孟夏说:“我这周回家,我爸来接我。”
      齐孟夏点头,“注意安全。”
      温甜的兴奋溢于言表,又笑着说:“我昨天跟我爸打电话说我这周要回去,我爸说他这周刚好保养车,顺带接我回去。”
      “啊,我真是服了,在家里不待见我也就算了,好不容易来接一次我,居然还是顺带的,我好气啊!”
      
      她说着好气,脸上的笑容却不是假的。
      齐孟夏笑着摇头,“反正最后还是接你了嘛。”
      温甜想了下,“也对。”
      
      段枞趁机跟齐孟夏说:“夏夏,给我看一下你的化学卷子。”
      温甜挤开段枞,“天天跟夏夏要作业,她是你的写作业机器吗?”
      段枞挼了一把她的头,“你好像没问要一样。”
      温甜摇头,拍掉他的手,“我跟夏夏那是钢铁关系!你呢?略略略——”
      
      段枞哼笑,“不跟你计较。”
      他从齐孟夏手里拿过卷子,转身离开。
      
      齐孟夏没有跟坐在前面的易纹再说话,她也好像完全不在意周围发生的任何事情,只是依旧没什么精神地趴在桌子上,有没有睡着看不出来。
      但是一直都没有起来。
      
      或许是因为班级氛围变得轻松,一直到下午第一节课,时间都过得非常快。
      第一节课还没下课,不少学生已经坐不住了,左看看,右瞅瞅,等着什么时候下课,搬着凳子下去。
      
      齐孟夏也提前放下了笔。
      人在群体活动中,很难完全保持己见不被动摇,周围都在轻松打闹的时候,想要静下心学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临下课五分钟,班主任从门口走进来。
      “别吵了。”
      
      全班静了两秒,之后若无其事地低头,装作用心学习的样子。
      班主任:“齐孟夏,你等一下再走,到时候坐在教师位置的后面。”
      齐孟夏应:“好的老师。”
      
      学校没有礼堂,动员大会是在升旗仪式的广场上。
      要搬下去的不仅是每个人都要带的凳子,还有班旗。
      温甜走在班长身边,说出口的话十分痛心疾首,“真不知道学校怎么想的,人下去就行了,还要拿着旗,这旗还那么重......”
      
      班长是个好声好气的人,此刻也不禁无奈地笑出声,“行了啊,又不是你拿。”
      “我知道,韩城,你就是博爱。”
      
      “滚。”韩城笑骂。
      温甜“诶”了一声,“上次童言在你面前跟别人牵手你都能笑着打招呼,好家伙,甘拜下风。”
      童言跟他是不明说,但是大家都懂的关系。
      韩城:“......光这一件事情,你都拿出来说了八百遍了,没完了是吧?”
      
      温甜嘁了声,“哪有八百遍。”
      韩城敲了下她的头,“你还真准备说八百遍啊?”
      温甜摸了下自己的额头,摆手,“那还是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够了啊,”韩城笑出了声,说:“你先下去,我还要等班主任。”
      
      等人都走完了,齐孟夏还坐在教室。
      韩城问:“齐孟夏等下我们一起走。”
      齐孟夏摇头,“我等班主任。”
      韩城笑,“我也等。”
      “哦。”齐孟夏点头,“那就一起等。”
      
      过了一会儿,班主任过来。
      “就你们两个?”
      “嗯。”韩城走到班主任身边,“今天不是放假嘛,我跟你要一张假条。”
      班主任侧头问:“要假条干什么?”
      韩城挠了挠头,“我这周想回家,可能会回学校迟一点......”
      他是县里的,回家都要四个小时,还要倒车。
      班主任也没深究,“那你等开完会到我办公室拿,一定要注意安全。”
      韩城点头,“老师,我知道的。”
      
      齐孟夏跟着一起往下走。
      
      广场吵吵嚷嚷,不远处望过去,一片乌泱泱的人头。
      太阳高高挂在天上,恣意地描摹夏天,蒸发人身体的水分,定眼看过去,空气也被灼烧地滚滚流动,热浪横行。
      
      齐孟夏跟着班主任一直走到前面,放下凳子坐下。
      旁边还有几个领奖的学生,她旁边正好是上次厕所解围的戚佳。
      她看过来了一眼,问:“你们班那个谁还好吧?”
      齐孟夏摇头,“不太清楚。”
      戚佳意外,“上次你们不是还一起上厕所吗?”
      齐孟夏摇摇头,“就是那次,之后就没再一起走过了。”
      戚佳恍然,“这样,那也挺好的。”
      齐孟夏没有再说话。
      
      动员大会开始了。
      台上先是领导讲话,齐孟夏坐在台下百无聊赖地听,回想着刚刚戚佳说的话。
      前面有老师还在问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很严重。
      这是第一次齐孟夏产生这样明确的感觉。
      
      从前也许是科技不够发达,也许是即使拍了照片也没有放到网上。
      网络的传播速度,快到极致。
      网警监管力度虽然不高,可是像这次这样闹到轰动,甚至一整晚不消停的状况并不多。这才是这件事情会被上面的人突然重视的原因。
      
      齐孟夏左上角的老师说:“因为那个录像,听说上面已经派人下来调查具体事情了。”
      另一个老师声音低,但还是听得清楚。
      “那也改不了什么,这么多年了,哪一次不是说了整治之后就没声了。”
      “唉,这倒也是。”说话的老师有些惆怅,“要是真能治治这些学生,倒也是好事。”
      另一个老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到时候估计警告几个学生,再有几个老师站出去挡一下,这件事情就算是翻篇了。”
      
      翻篇——
      齐孟夏手指紧了紧,前面的老师只说了几句就转回头不再说话了。
      
      动员大会还在继续,恰好第二项议程刚结束。
      主持人在台上朗声念道:“刘老师说得好,正所谓“成败在此一举”,希望同学们在接下来的这二十天里,可以依旧不放松自己,努力奋进,胜利终将属于我们!下面大会进行第三项议程,有请学生代表高三(二十三)班齐孟夏上台发言。大家掌声欢迎!”
      
      齐孟夏听到台上叫到自己,从座位上走上前去,到演讲台停下来。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我是高三(二十三)班的齐孟夏。相信许多人应该都已经认识我,或者听说过我的名字......”
      
      她的演讲词不长,但是说到中途,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
      “死人啦!死人啦!”
      声音歇斯底里,惊醒了不少几乎快睡着的学生。
      一群人纷纷看过去,前面有些学生已经站起来了,后面的学生想看见,也拼命地踮起脚尖往前看,只是挡住的视线不仅什么都看不到,空气中的热度倒是徒然攀高了好几层。
      
      齐孟夏也停下了发言。
      副组长迅速站起来维持纪律,他原本就胖,今天这么热,此刻肩胛窝已经有湿意透出,他拿着话筒,“同学们都停下,各班级检查有没有少人。”
      
      齐孟夏没有继续演讲,从讲台走下去,走到班级所在的位置。
      韩城刚点完人,跟站在旁边的班主任说:“老师,除了易纹,其他都在。”
      班主任点头,“她刚刚说自己要上厕所,所以跟我请假了。”
      
      齐孟夏心里紧了紧,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上面的副组长安排:“检查好班级人数,确认班级人全在的班级,现在搬着凳子回教室。”
      班主任回过头,“我们等易纹回来再上去。”
      韩城摸了摸鼻子,“好。”
      
      温甜走到齐孟夏身边,“这是咋了?”
      齐孟夏摇了摇头,有些神思不属。
      韩城也低着头,一群人一边循着好奇心观察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边等着搬凳子上教室。
      
      没一会儿,一个老师走到班主任的身边,在他旁边说了一句什么。
      班主任脸色大变,“真的?”
      那老师说:“你先过去确认一下吧,已经报/警了,估计警/察一会儿就到了。”
      
      班主任有点神经恍惚的点头,又强撑着精神跟韩城说:“你先带同学们上去。”
      韩城“诶”了一声,“那易纹呢?”
      班主任摇摇头,脸色沉重又难看,“不用等了,你们先上去。”
      
      不、用、等、了。
      
      齐孟夏呼吸仿佛被阻隔,周遭那么吵闹,在她耳里却游离地安静着。
      烈日灼烤着她,同时阻塞她的思考。
      
      该如何形容被按下暂停键的痛苦?
      齐孟夏不知道。
      她手指收紧,不断收紧,眼前的楼梯瞬间变成无限长,让她疑心是不是雅各的天梯。
      手中的凳子重若千钧,她提不起,又放不下,人潮汹涌,汗味,零食味混杂在一起。
      
      暴虐的日光下,猛烈出现在眼前的鲜艳血色,透露着冰冷的残酷。
      
      她木然地跟着拥挤的人群往上走,犹如电影里缓慢移动的慢镜头,到教室门口。
      教室里的吊兰死气沉沉地垂着,好似一个个没了骨头的画皮,惊悚得下一刻就要跑上来撕扯你的面颊。窗边的多肉生长了一树的眼睛,吊诡的阴沉。
      
      温甜自身后拍拍她的肩,问:“夏夏,你怎么了?”
      多肉正朝她眨眼睛,齐孟夏猛地回过头,目光好似被惊骇的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