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二章 ...

  •   
      下午,果然刚出了校门就看到了傅禹盛。
      他正斜倚靠在机车旁,眉梢淡淡看向校门口走出来的人。
      
      似乎是注意到了齐孟夏,微微站直了身体,在齐孟夏快要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大跨两步到齐孟夏面前接过她的书包。
      “走吧?”
      
      齐孟夏抿唇,点头,头发扎起,还颇有几分少年朝气,“好。”
      
      夕阳很好,很漂亮,照在人身上好像给人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
      校门口人很多,声音很吵,但是剥离开,就觉得好像也不太能听得清楚。
      
      齐孟夏看向身边的温甜,嗓音清凉,眉梢浅浅,“我和她一起走就好,你不是开机车不方便吗?”
      傅禹盛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机车,再看了看温甜和齐孟夏,微微抿唇,似乎是有些懊恼自己的顾虑不周。
      
      “我和你们一起走就好了。”
      他抛开了自己的机车,微微笑着,“晚上回公寓的路上取上就好。”
      
      齐孟夏没什么想法。
      “好。”
      
      路上温甜想要说点什么来调节氛围,但是想了想,自己想说的话题好像都不是傅禹盛想听或者说是会不感到尴尬的。
      一时间居然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社交能力到底是强还是不强了。
      
      齐孟夏没有感觉沉默有什么不好,她在低着头一边数着自己走过了多少个砖块,一边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衣角。
      
      傅禹盛走了一会儿,看到齐孟夏的动作,将她的手抓在自己的手里。
      齐孟夏尝试挣扎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挣开,然后放弃了自己的行为。
      
      ......
      .
      到了裸色时候,里面已经很热闹。
      因为单独要了一个包厢,而且隔间的隔音很好,刚刚进去的时候,甚至一瞬间全体安静了下来。
      
      陈序站起身招呼,“盛哥来了啊。”
      傅禹盛轻点了一下头,看了看其他一起站起来的人,“我没事儿,大家玩就好。”
      说完,就带着齐孟夏坐到了郁幼安身边的位置上。
      
      包厢还挺大的,有三排沙发,分了两个大的隔间,郁幼安在的那面刚好是正对着屏幕的,上面放着之前一个女生正在听的歌——《纸短情长》。
      
      是最近火起来的一首歌,在网络上还挺出名的。
      尤其是从目前来说,在他们这里的知名度还挺高的。
      
      齐孟夏听温甜唱过两三句,并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感觉,当然,也不至于觉得这首歌怎么样不喜欢。
      身边的傅禹盛端过来了一杯牛奶,放在她面前,声音低柔,“牛奶可以吗?”
      
      齐孟夏笑着,“可以,谢谢。”
      她今天的头发是扎起来的,露出白净光洁的脸颊,嘴唇抿着笑,看起来很礼貌,眉梢淡淡的,不太看得不出来她本人现在是什么情绪。
      
      周围有不少拿着酒杯过来祝他生日的男生,傅禹盛一个个微笑着回应,因为这次不是之前的那种宴会形式,而且傅听乔和傅少郡还有乔染这次都没有过来,所以人比之前更多也更杂了一点。
      
      郁幼安正在选歌,裸色能够在这里成为他们首选的玩乐基地,当然还是有自己的能力在的。
      外面是类似于酒吧的设计,鱼龙混杂,内间设了不少包厢,隐私性也不错,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这片地方能开下去还是要有一定关系的。
      
      何况这里距离公寓很近,走回去也方便,消费算是中上等。
      
      齐孟夏没有什么唱歌的心思,礼物也不打算现在送给傅禹盛。
      傅禹盛大约也是觉得她坐在这里有些无聊,而且周围人来来去去和他打招呼,身上的酒味和烟味都不淡,让齐孟夏浅浅皱着眉。
      
      “你和温甜先在这边坐会儿,我一会儿过来陪你。”
      傅禹盛再次笑着和一个男生说完话之后,对齐孟夏说道。
      齐孟夏抬头看了他一眼,很快笑着点头,“好。”
      
      温甜坐在她身边,轻声叫她,“夏夏。”
      齐孟夏侧过头,轻声,“怎么了?”
      
      温甜指了指她手边的牛奶,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香槟,“你不喝酒的吗?”
      齐孟夏迟疑着点了点头,“不怎么喝。”
      
      确切地说,她是不喜欢在外面喝酒。
      她有时候会在家里喝红酒助眠,但是在外面,尤其是这些地方,她不想喝酒。
      
      她自认为,这些都是十分隐秘的事情。
      是不需要告诉别人,也完全不想展现出来的事情。
      
      “哦,”温甜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香槟,叹了口气,“那我还是喝果汁好了,我怎么能在你面前失态呢。”
      齐孟夏失笑,摇头,“没事的,这个酒度数并不是很高。”
      
      齐孟夏之前还对这方面挺感兴趣的,所以喝过不少类型的酒,没什么最喜欢的。
      温甜点头,“那就好。”
      转而又问道:“夏夏之前喝过这个吗?”
      
      齐孟夏笑了笑,“喝过。”
      
      温甜“啧啧”了两声,“我之前还一直觉得你虽然长得好看但是并没有被繁华迷失双眼呢,没想到你是根本繁华过所以不觉得现在这些有什么啊。”
      
      齐孟夏听这么长一段话,恍惚了一瞬间,又笑了笑,笑容在灯光下有几分诡异,“这个在超市就有卖。”
      温甜扯了扯嘴角,无语地说:“你就不能让我多感慨几句吗?”
      
      齐孟夏没有说话,漂亮的脸蛋有几分漫不经心的漠然。
      眸光移动到正在和池峙不知道说什么的傅禹盛身上,见到傅禹盛好像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回看过来,怔了一瞬,转而笑了笑。
      她也笑了笑。
      
      包厢内是暗淡的黄色灯,周围声音很吵,齐孟夏低下头看了看手机,上面是孟澈最新发的消息。
      
      妈妈:最近妈妈要去看医生,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妈妈:转账500。
      
      齐孟夏抿了抿唇,手指无意识开始抓着衣角摩挲。
      孟澈的私生活她从来不过问,一方面是她不太对任何人的私生活有兴趣,一方面是因为她其实也不觉得她问了孟澈就会告诉她。
      
      小时候上学,会有小朋友的家长问她,“你妈妈是做什么的啊?你爸爸是做什么的啊?”
      但是她一直不知道,只知道父亲总是很忙,要很久才会回家一次,而母亲每天出门,晚上才会回家。
      
      她也不是没有问过。
      得到的答案无非是——“你只要好好学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其余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一直到父亲被双规,她才知道父亲是什么职业。
      哦,在这不久,她就失去了她的父亲。
      
      槐序:好,你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
      妈妈:宝贝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妈妈爱你。
      
      齐孟夏浅浅地呼吸,心头有几分压抑的窒息,很快她弯了弯唇角,眉梢也清淡许多。
      
      恰好身边的郁幼安问她,“夏夏想唱什么歌?”
      齐孟夏刚摇了摇头,转而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我想点一首《亲密关系》。”
      郁幼安莞尔一笑,“好。”
      
      齐孟夏也笑,再次摁开手机。
      槐序:我也爱你。
      
      ......
      .
      
      父亲。
      我总是喜欢从前你给我听的歌。
      
      你说过,你同我母亲遇到,就是听了这首歌。
      里面有一句歌词我到现在还记得——
      
      “愉快的心照怎算轻佻/想起你我会暗笑”
      
      我一直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喜欢,会让人产生这样的快乐,只要想起就会笑。
      我到现在也是不明白的。
      
      ......
      .
      
      刚好傅禹盛又走过来。
      温甜自动让开这边的位置,傅禹盛坐在她身边。
      
      “点了什么歌?”
      他微笑着问,一只手拨了拨齐孟夏的头发,手指绕到齐孟夏的脑后,将发带取下来,头发散开,很柔顺地披下来。
      傅禹盛用手指缓慢地梳理着,嘴角轻轻扬起,似乎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齐孟夏眯了眯眼睛,抿唇,“《亲密关系》。”
      “很好听。”他淡声回复。
      
      齐孟夏笑着点头,“对。”
      
      似乎是有些沉默,傅禹盛再次说道:“有什么想听的吗?我唱歌还不错。”
      齐孟夏侧头,发丝遮挡了她一半的视线,很快被男生骨感欣长的手指撩起。
      “我想听《追》,你会唱吗?”
      
      “是《金枝玉叶》里面那首吗?”
      “对。”
      “好,我唱给你听。”
      
      见齐孟夏似乎垂眸思索着什么,傅禹盛坐在她身边一只手继续温柔顺着她的头发,语调不急不缓,声音不高,但是在包厢内依旧听得清楚,缭绕在她的耳边。
      “我母亲在我九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之后我才被我养父养母收养,我小时候是在舞厅长大。”
      
      声音很平淡地解释着刚刚他说的,他唱歌还不错是为什么。
      
      齐孟夏迟疑了一下,没有想什么,但是他还在身边说这话,为了表示自己在听,只是点了点头,“嗯。”
      “夏夏,你不用这么抗拒。”
      傅禹盛似乎是注意到了齐孟夏有些拘束的表情,轻叹着说。
      
      齐孟夏扭头对上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很黑,似乎是没有光亮一样的瞳色,“我如果抗拒你,就不会同意你之前的提议。”
      傅禹盛半眯着眼看她,半晌,“好。”
      
      他站起身,走到郁幼安身边,“先放《追》。”
      郁幼安愣了一下,“好。”
      
      很快调到了《追》。
      齐孟夏看着坐在高凳子上在灯光下的傅禹盛,睫毛颤了颤,嘴角轻轻扬起。
      
      上面的歌声还在继续。
      “......我会说愿能为你提前做错/谁比你重要/成功了败了也完全无重要/谁比你重要......”
      
      齐孟夏站起身,“去洗手间吗?”
      温甜看她动作,也站起身,“我和你一起去吧。”
      
      齐孟夏看了看手机上面的电量,走到拐角将这边原本包厢里面的充电器拿上插在点歌处那边的插座上。
      
      “走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