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一章 ...

  •   
      确切地说,不是不想。
      而是为了避免这种麻烦。
      
      孟澈的旧情人开的店。
      她几乎想象不到自己见到母亲旧情人的儿子的画面,所以索性不去那间店。
      
      沈九春没想到齐孟夏会拒绝,轻轻“啊”了一声。
      陆良温然笑着,眉梢轻佻,“这边你不是应该比较熟悉,你想吃什么,我们一起去吃。”
      
      傅禹盛擦着头发走出来,一边开口问:“你们在聊什么?”
      陆良抬眸看过去,嗓音平稳不变,“夏夏说自己不想去我们原本去的那家店,所以我们在商量我们现在去吃什么。”
      
      傅禹盛看向齐孟夏,见齐孟夏表情有些不自然,原本扎起来的头发也已经放了下来,显然是因为面前的两个人,想要把脸上还有些痕迹的伤稍微遮一遮。
      
      “夏夏想吃什么?”
      他轻声问齐孟夏。
      
      齐孟夏一时间真的觉得自己有些崩溃,被三个人盯着问同一个问题。
      虽然这个问题很简单,简单到随便说什么好像都可以,又好像很难,因为她现在脑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别说想到要吃什么。
      就是想到她下一个动作都觉得费劲。
      
      “都可以。”
      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语言,她轻呼了一口气说道。
      说出口之后却发现自己说的答案和刚刚矛盾并且和没有给出答案没有什么区别。
      
      好在傅禹盛很会缓解她的情绪,似乎也注意到了她脸上有些皲裂的表情。
      “我们不然就去上次吃的那家家常菜馆吃吧?你不是说喜欢那里的粥吗?”
      
      他们什么时候去过家常菜馆?
      她什么时候喜欢过喝粥?
      
      ——这都不重要。
      
      齐孟夏微微笑了笑,顺从点头,“好。”
      
      ......
      .
      
      四个人到了店里的时候,外面正好是让人有些不太能接受的那种热闹。
      是火爆到排队都要等好久的情况。
      
      考虑到齐孟夏回去还要写卷子。
      四个人到了旁边的店里吃饭。
      
      可能还是有些生疏,四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结束了这顿饭。
      
      临走的时候,沈九春才开口:“夏夏,我和阿良明天就要回历城了。”
      
      齐孟夏愣了一下,抬头看她,半晌点了点头,“好,你们注意安全,我要考试就不去送你们了。”
      沈九春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是很快止住了自己的话头,“我们会注意的。”
      
      齐孟夏微微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
      .
      
      之后的两天时间过得很快,对于齐孟夏的偶尔缺席,班主任虽然注意到了,但是也并没有说什么。
      这大概也可以理解成一种优等生的特权。
      
      齐孟夏心中稍微轻松了一些。
      尤其是就目前来说,齐孟夏是十分需要这样隐晦的忽视的。
      
      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她不想要被别人关注。因为别人的关注不仅仅是关注,还带着一定的想要否定你或者否定你的生命的劝谏。
      
      但是人的一生总是自己一个人的情况比较多不是吗?
      如果很多时候都是要靠别人的审视而活着——那么自己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齐孟夏当然也不是不满于这样的事情发生,只是觉得这样挺没有意义的。
      真的——挺没意义的。
      
      ......
      .
      
      第二天中午,运动会还没完,但是因为领导已经离开,所以全体高三都回到教室开始考试。
      ——第九次模拟考试。
      
      连续考了两天,刚好是运动会结束。
      
      齐孟夏意外地觉得这次的考试是她最近这段时间离开做得最舒心的一次试卷。
      考试成绩在第二天出来。
      
      ......
      .
      
      齐孟夏第二天早上起很早,对面的傅禹盛还没有起床,她就已经从公寓往教室走。
      
      这段路她走过不少次,所以对于路上会遇到的路牌都很熟悉。
      
      到了学校的时候,再次遇到段枞。
      段枞看到她的时候兴奋了一下,但是想到之前齐孟夏的事情,又有些犹豫不决。
      
      似乎是迟疑了一会儿,才走向她。
      “你最近好像都挺早的。”
      
      齐孟夏轻笑了一下,但是没有出声,“可能是因为公寓离学校比较近吧。”
      
      段枞抿了抿唇,浅浅皱眉,“你和傅禹盛真的住在一起吗?”
      齐孟夏停了一下,扭头看他的表情,见他的表情似乎是有些不认同。
      继而,她低下头,“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吗?”
      
      ——是的。
      学校论坛都快传疯了。
      
      亲眼见到。
      齐孟夏和傅禹盛一起买东西,进公寓,甚至同时从公寓门口出来。
      八卦的传播速度总是格外地快,比所有的好消息或者其他新闻更甚。
      
      “但是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你要这样。”
      段枞挠了挠头,嘴拙不知道要怎么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不觉得你是他们说的那样因为迷恋然后献身最后在一起。”
      
      “确实不是,我们算是,合租关系。”
      
      合租的房租——是她未来一段时间的感情。
      
      “他......”段枞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
      又或者说是——他想要让齐孟夏放弃这段关系,所以在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找理由。
      
      其实这是很显而易见的。
      总是让人迷惑的并不是这件事情本身,而是这件事情所带来的的一系列后果。
      
      “其实他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差,他这次的期中考试是全年级的第七名。”
      
      段枞哑口。
      这样的成绩确实称得上可以。
      至少上个重本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可是成绩也不是评价一个人的标准。”
      他再次辩解,却惊觉自己说出口的话是多么的可笑。
      
      齐孟夏笑出声,清丽的面容因为扎起了头发看起来有几分明艳,“你说的对,他的人品怎么样,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知道的,但是就目前他在我面前所表现的行为,至少对我来说是足够的。”
      
      段枞不再说话。
      好像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
      
      ......
      .
      
      早上刚到教室,班主任就已经走到门口将外面的成绩单换成了最新的。
      
      学校设置了高三每个班的门口都有用两个放成绩单的图片栏,每次的最新成绩都会在上面展示出来。
      一开始大家怨声载道,后来却好像习惯了一样,倒是也没有人说话了。
      
      齐孟夏看到了自己的成绩——第一。
      班级第一,年级第一。
      
      成绩变好是可以安慰人的。
      真的可以。
      
      温甜这次成绩也不错,拿着试卷在齐孟夏面前开始炫耀。
      “果然有了学霸的帮助就是不一样,啊实在是太好了,我以后一定要抱紧学霸的大腿。”
      
      齐孟夏笑着将她推开。
      “行了行了,考好就可以了,没必要在我面前都炫吧。”
      
      温甜立刻起身。
      “也是,你是考了年级第一的女人,我不能跟你比,我只能跟我自己比 ,啊从前的我,你看看现在的我,我是多么地荣耀,多么地自豪,啊!”
      
      齐孟夏好笑不已。
      
      ......
      .
      
      中午,她没有让傅禹盛过来。
      傅禹盛已经放假了。
      
      这次的高二高一实在是太轻松了,刚刚运动会完紧接着就是两天周末,怎么不让他们羡慕嫉妒。
      但是最多也就是说两句,大家的关注点不在这个上面,更多的是在最后一次模考和最后的高考上。
      
      “我都不敢想我高考能考多少分。”
      温甜捂着自己的脸,“就希望能高点就行,让我上个稍微差点的重本就行。”
      
      ......
      .
      
      齐孟夏在下午第二节课下接到了傅禹盛的电话。
      
      男生的声音第一次隔着电流的沙沙声传来,好像给这样冷淡的嗓音都染上了几分诱人的磁性。
      “夏夏,今天下午我去接你。”
      
      “我可以自己回去。”
      齐孟夏抿了抿唇,嗓音清冷。
      
      “我过生日,想要你在场,而且你明天也不上课,今天稍微玩一下也没关系的不是吗?”
      细听之下似乎还带着几分让人不忍心拒绝的迟疑在里面。
      齐孟夏睫毛颤了颤,半晌,“好。”
      
      原本想要拒绝的话最后还是变成了同意。
      齐孟夏轻呼了一口气,似乎是觉得有些压抑。
      
      其实很多时候,非常多的时候,和傅禹盛在一起总是很压抑。
      让她好像盖上了很厚重的被子,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傅禹盛那边听到她同意,好像轻笑了一声,“那我下午放学去接你。”
      齐孟夏轻“嗯”了一声。
      
      “你那个朋友,要邀请吗?”
      他愉悦嗓音继续问。
      他其实很细心,也很体贴。
      
      一度让齐孟夏觉得他像是一个从小就开始研究照顾别人这件事情的。
      
      齐孟夏抿了抿唇,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想着自己一会儿要剪指甲,指甲有些长了。
      “我问问,如果她去的话,我们两个会一起站在门口。”
      
      “好。”
      傅禹盛心情更愉悦了一些。
      
      电话里出现了常见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傅禹盛问:“你是不是快上课了?”
      “嗯,”齐孟夏应声,看向教室里面,“我先挂了。”
      “好。”
      
      齐孟夏收起手机,看了看显示屏上面的课程表,又看了看坐在教室里面的温甜,走了进去。
      “温甜,你今天下午有时间吗?”
      
      温甜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要去逛街吗?”
      “不是,”齐孟夏摇头,清浅地皱了皱眉,解释,“是傅禹盛摇过生日,问问你去不去。”
      
      温甜“啊”了一声,挠了挠头,有些迟疑地开口:“我是有点想去,但是那边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啊。”
      齐孟夏抿了抿唇,忽而问道:“既然一个人都不认识,为什么还想要去?”
      
      温甜一瞬间还以为齐孟夏是在指责或者是在嘲讽她,但是看着她表情又是真的疑惑的。
      她笑了一声,嗓音自带三分自我调侃的趣味,“这不是乡下人没有见过世面嘛。”
      
      “那你和我一起去,我也没见过。”
      齐孟夏笑着,眉梢清丽。
      
      “好啊。”温甜答应,然后继续和旁边的人讨论题。
      
      ......
      .
      
      齐孟夏坐在位置上,静默了两秒,看向了自己桌子上的一个本子。
      
      她在上次傅禹盛说出自己的生日的时候,就已经给他准备了礼物。
      是她最喜欢的一部短篇小说——《橘子》。
      
      在这个本子里,她将那个故事抄了很多遍,她没有数过,只要一心烦意乱或者是对于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开始反省失望的时候,就会抄写那部小说。
      这是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坚持下去的力量。
      
      故事其实很短,也很简单。
      但她就是很喜欢,非常喜欢,一直到现在都很喜欢。
      
      小说的最后,作者写了这样一段话——直到这时我才可以聊以忘却那无法形容的疲劳和倦怠,以及那不可思议的,庸碌而无聊的人生。
      
      齐孟夏看了看自己的那个本子,笑了一下,将它装进书包。
      
      ......
      .
      
      父亲。
      假如生活变好。
      
      我可以看到光明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