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六章 ...

  •   
      第二天是5/16,星期四。
      房间很安静,空中飘荡着微尘,没有温暖日光,室内显得十分清冷。
      
      “夏夏,夏夏。”
      门口有敲门声。
      
      齐孟夏疲惫地翻了个身,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指,摁了一下,没摁开。
      她坐起身,拉了一下手机。
      ——充电器也被她拉到了床上。
      
      一阵无力涌上心头,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昨天没有把充电器插在插座上,手机没电关机了。
      她将充电器插上去,走下床去开门。
      
      傅禹盛没有离开。
      门拉开,四目相对。
      齐孟夏问:“现在几点了?”
      
      “六点。”傅禹盛答。
      
      齐孟夏点点头,清咳了声,“好,我去洗漱。”
      傅禹盛看她踩着拖鞋,留下啪嗒的声音,一路走向洗手间,转身走下楼。
      
      她洗漱很快,刷牙洗脸之后,抹了水和乳,再涂上防晒。
      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眼,她走到床边,给手机开机。
      
      手机甫一开机,顶部出现十几条消息。
      她顿了一下,点开。
      十几条全部都是来自一个人——温甜。
      
      [星期三 --- 18:34]
      【是你的小甜甜啊:夏夏。】
      【是你的小甜甜啊:你回去了吗?】
      
      [00:16]
      【是你的小甜甜啊:你看论坛了吗?】
      【是你的小甜甜啊:[链接]】
      【是你的小甜甜啊:卧槽!这是真的假的???】
      
      [00:25]
      【是你的小甜甜啊:我靠!】
      【是你的小甜甜啊:这也闹得太大了吧!】
      【是你的小甜甜啊:易纹也太惨了55555】
      【是你的小甜甜啊:我把帖子给删了,但是应该不少人都看到消息了。】
      
      [1:26]
      【是你的小甜甜啊:怎么又有人继续发!】
      【是你的小甜甜啊:烦死了,他们是脑子有病吗?!】
      【是你的小甜甜啊:我服,今晚我是睡不成了......】
      
      最后一条是凌晨四点发过来的。
      【是你的小甜甜啊:总算是消停了。这论坛管理我是一天都不想当了,玛德,简直要死人。】
      
      齐孟夏手指不自主收紧,缓了缓,又过了几秒,她点开那条链接。
      [链接已不存在]
      
      她似乎经历了一场剧烈的斗争,徒然松了一口气。
      卧室好安静,她眯了眯眼,看向窗外。
      
      太阳已经出来了,日光照进房间,很微弱。
      
      ......
      .
      
      父亲。
      事情比我想象的更加严重。
      
      ......
      .
      
      傅禹盛的声音自身后传入她的耳朵。
      “夏夏,吃饭了。”
      齐孟夏放下手机,呼了一口气,“来了。”
      两人从楼上走下去吃饭。
      
      饭桌上很安静。
      傅禹盛在吃完后,端起碗去厨房。
      
      齐孟夏将碗里的小米粥喝完,端着碗去厨房。
      “傅禹盛。”她突然叫道。
      
      傅禹盛回过头,轻轻笑了下,“怎么了?”
      齐孟夏问:“论坛上昨天晚上有什么事情吗?”
      傅禹盛似乎在回想,皱了皱眉,“什么?”
      齐孟夏摇头,“没事。”
      
      “发生什么了吗?”
      锅在他煮完粥就洗了,现在要洗的一共就两个碗,很快就能洗完。
      他用洗手液洗过手,又用擦手毛巾擦了擦手,转过身看齐孟夏。
      
      她今天没有扎头发,中长发垂在肩头,看起来有些温柔。
      “之前我被打,是一个同学带着我过去的。”
      她说。
      
      傅禹盛轻轻“嗯”了声。
      齐孟夏问:“你知道?”
      傅禹盛摇头,“不知道。”
      他意识到什么,解释:“我嗯表示我在听。”
      
      齐孟夏继续说:“昨天我才知道她被一群人欺负,而且那群女生用筷子戳破了......她们还录了视频。”
      
      她说到这里,突然打了个寒颤。
      傅禹盛很迅速地将她抱进怀里,手指抚过她的头发,动作十分温柔地顺着她的脊背。
      “如果说不出口,可以不说。”
      他的声音明明那么平静,却奇异地让齐孟夏心定了下来。
      
      “她们昨天把那个视频放到了网上。”
      她说,声音就在傅禹盛的耳侧,带着细微的颤抖和恐惧,仿佛昨日就在眼前。
      
      傅禹盛手指在齐孟夏的背上一下一下地安抚着她颤抖的身体。
      “这和你没有关系,夏夏。”
      
      齐孟夏突然笑了,笑声寡凉,难过充斥她的眼目,“我当然知道这不是我的问题。”
      “可是傅禹盛,她被毁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她身体颤抖着,控制不住想要将自己缩起来,苦涩在口中暴涨发酵,瞬间进入她的四肢百骸。
      她的声音轻细,含着与生俱来的嘲讽,“如果不是你,我会比她更早被毁掉。”
      傅禹盛摸了摸她的脸,“不要这样想。”
      
      “你听说过坦塔罗斯吗?”
      她继续说道,却并不是要他给她答案。十分自我意识地喃喃。
      “我时常会有一种想法,上帝从来不会让我好过,每次我以为变好,就要触碰到我想得到的东西的时候,就感觉脖子间的项圈被人拉紧,于是我挣扎,我窒息,我不管怎么努力都改变不了现状。”
      “它只会不断地变坏,再变坏。”
      
      “你知道吗?我过来找九九那天,是我妈和她男朋友吵架,叫我回去围观。我很累,我真的很累,但是我被你拉进了公寓。”
      她眼睛好像红了一些,话尾有颤意萦绕。
      
      傅禹盛手指颤抖着,一瞬间眼前仿佛黑雾弥漫,随后渐渐消失,手指犹豫再三,最后还是轻轻地落在了她的脊骨上。
      她好瘦,嶙峋脊骨像是要从皮肤里戳出来,细细麻麻地刺扎着他的掌心。
      
      “人都说否极泰来,但是为什么呢?我心存侥幸地以为不会有更坏的结果的时候,上帝非要击碎我的希望。”
      
      齐孟夏抬起手,抱住他,将自己的脸埋入傅禹盛的肩膀。
      “傅禹盛,好痛苦,真的好痛苦。”
      
      厨房干净整洁,阳光被清洗地很干净,照进来的光线清透。
      
      傅禹盛有一种怀里的人就要碎掉的幻觉。
      这幻觉一点都不暖,一点都不温柔,让他的心被拴上了石头,沉甸甸地拉扯着。
      
      “夏夏,夏夏,你没有事,真的没事。”
      傅禹盛手指摸着她的头,传递着实感,温柔地在她的头顶落下一吻。
      
      齐孟夏嗓音有几分哭腔,可是脸颊干涩,也没有眼泪,“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样......”
      
      因为那天的事情,她不再跟易纹来往。
      她不感谢易纹带给她的苦难,可是平心而论,她也不过是说了一句八卦——
      何至于此?
      
      她并不觉得自己被打全部是易纹的问题。
      从周悦的帖子来看,就算是没有这次机会,也会有下一次的机会。
      只不过是这个人刚好是易纹而已。
      
      也许是傅禹盛的温柔给了她暴戾的资本,她心底有几分压抑不住的情绪想要怪罪到傅禹盛的身上。
      如果不是他——
      可是他又何其无辜?
      
      “傅禹盛。”她手指紧紧抓着傅禹盛背部的校服外衫,像是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最后一束稻草,“我好累。”
      傅禹盛安抚着她的情绪,“没事的,没事的,我一直陪着你。”
      
      过了好久,但其实也不过几分钟。
      齐孟夏从他怀里出来,轻喘了口气,眼睛没什么泪意,但是很疼。
      “我们去上学吧。”她说。
      
      傅禹盛攥着齐孟夏的手腕,问:“你那个同学叫什么名字?”
      齐孟夏低声:“易纹。”
      “我帮你解决这件事情,可以吗?”
      “你这么善良?”齐孟夏问。
      
      傅禹盛拇指擦过她的眼角,带起干涩痛感,低声道:“夏夏,善良的是你。”
      齐孟夏低头,避开他的目光,“是么?”
      
      傅禹盛揉揉她的头,没有说话。
      
      ......
      .
      
      齐孟夏走进教室,四处皆是细碎的讨论声,比她那日更甚。
      
      路过门口那桌——
      “她真的被那啥了?”
      男生很惊讶,充满了不可置信。
      
      第二排——
      “啧啧啧......”
      女生意味深长的目光,懂的都懂。
      
      第三排——
      “看不出来啊,她胸那——么大!”
      男生说着,两只手在胸前比划。
      
      第四排——
      “你说她怎么还好意思坐在教室里的......”
      
      齐孟夏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说出这句话的女生。
      ——就是那天对她的事情也讨论地特别激烈说出同样的话的女生。
      啊,原来人的劣根是不会变的。
      
      她问:“你这么喜欢嚼舌根,不也坐在这个教室吗?”
      女生涨红了脸,“关你什么事?”
      
      齐孟夏轻蔑又嘲讽地笑了下,“看你这么喜欢管闲事,我也想试试是不是一样爽。”
      女生站起身,手指指着她,“你——”
      
      齐孟夏站着等她动作,可她也就这个胆量,站起身甚至不敢骂她,最后悻悻坐下。
      她的后桌安抚着她,“好了好了,别生气了。”
      
      后桌又抬头对齐孟夏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对不起哈。”
      
      等齐孟夏走了,她才转头说:
      “生什么气,不就是八卦嘛,大家都一样在说,她非要争对你,也就是看你好欺负.....”
      
      ——都是一群垃圾。
      
      温甜离得近,听得最清楚,想站起身说什么,被齐孟夏拉住了。
      “没事,马上上课了。”
      
      温甜看了一眼许岁寒。
      他坐在最后一排,手里拿着一根笔在转,百无聊赖地看向窗外,教室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他全然不放在眼里。
      
      温甜小声在旁边说:“我到教室的时候,全班都知道了,而且跟视频里的讨论还差了十万八千里。明明就是易纹被......”
      她卡了一下,“那啥,被他们传的,就变成了易纹抢了人家男朋友,还在围墙边被那个男的那啥,所以才会被打......”
      
      她说着,都忍不住义愤填膺起来。
      “我都无语了,这都一群什么单细胞生物,动动脑子也知道易纹根本不可能啊......”
      
      段枞走到齐孟夏身边,听到温甜的话,抿了抿唇。
      “所以事实是什么?”
      
      温甜整个人惊了一下,“段枞!你吓死人了!!”
      段枞“啊”了一声,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你说的太入迷了。”
      
      温甜翻了个白眼,“你不会是过来打探消息跟他们一起八卦的吧?”
      段枞无语,“我只是过来跟夏夏借一下作业。”
      
      温甜侧过头,“你叫什么夏夏?夏夏是你能叫的吗?”
      段枞:“......我为什么不能叫?”
      温甜踩他一脚,“你就是不能叫。”
      段枞揉乱她的头,“我就要叫,你能怎么样?”
      
      齐孟夏的前排依旧是易纹。
      她佝偻着身体趴在桌子上,头埋在桌子下,没什么精神。
      从始至终,没有说话,没有抬头,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齐孟夏问:“借什么作业?”
      段枞:“物理。”
      她从桌兜里抽出物理纠错本,递给他,“给。”
      
      段枞接过,一边翻一边说:“你也太勤奋了,什么都作业都不拖拉。”
      齐孟夏轻轻地笑,“只是刚好会。”
      温甜“啧啧”感慨,“怎么我就不能刚好会呢。”
      
      齐孟夏唇角的笑停留在脸上,却没有多少开心的感觉。
      目光在易纹都背上停留了一下,很快又收回了。
      
      任课老师从门口走进来,笑着叫停学生的聊天声,“好了好了,都回到座位上去,我们上课了。”
      “哦......”
      
      适时上课铃响了起来。
      老师将教案和课本放在讲台上,等上课铃过去,开口:“齐孟夏,你们魏老师让你准备一下演讲稿,明天二十天动员大会,你作为学生代表上台讲话。”
      齐孟夏点头,“嗯。”
      老师:“时间有点紧,你下午第三节课前写好稿子到办公室让语文老师改。”
      齐孟夏应声:“好的老师。”
      
      “嗯,昨天的卷子你们有什么问题拿上来我给你们单独解答,没有问题的同学好好复习。”
      学生的回答有气无力:“好。”
      
      老师笑了,“看大家都没什么精神,不然我们来聊五块钱的?”
      部分学生顿时坐直了身子。
      
      “来来来......”
      一个男生首先说道。
      
      男老师指着这个男生,笑骂:“聊起这个你就不困了?”
      男生哈哈一笑,“老师,你不是一直都知道么?”
      
      “看看你们这样子,以后没有女生喜欢的。”
      “吁——”
      “男生都还是好好学习,女生还能嫁人,你们以后娶不到媳妇找不到工作,连学生聚会都不敢来。”
      
      男生笑成一团。
      老师也笑,只觉得他们傻。
      “我以前的老师说,女生有一张好看的脸就相当于上了二本——”
      
      一个男生打断,“老师,照这个说法,齐孟夏怎么说也能进京大了吧。”
      又是一阵嘻嘻哈哈的笑。
      
      老师笑着摇头,“人家凭实力也能上,你们呢?还不好好读书?”
      “我们怎么能跟她比呢,她可是拿着奖学金进我们这破学校的!”
      “都是一个教室出来的,你们怎么就比不上了?”
      
      一个男生说:“这也真不能怪我,我爸妈不仅没给我一张上二本的脸,还没给我一个上二本的脑子啊!”
      紧接着又一阵大笑。
      
      老师指着他们无奈地笑,“等以后打工你们就知道辛苦了。”
      “嘁......”
      
      易纹终于抬起了头,却依旧没什么精神,双眼空洞地盯着桌子上的试卷。
      脑子回响着刚刚老师说的话。
      
      ——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