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北地四月,春天开始缓慢地消失。
      忽忽然,夏至。
      
      齐孟夏接到母亲的电话时候,刚好是下午眼保健操时间。
      班里少有做眼保健操的,倒是睡倒一大片。
      也是,高三这么累,这么压抑,被教材和练习册测试卷压缩的逼仄的空间让空气都变得稀薄。
      
      四中不算是多么好的学校,也乱得不行。
      但是像是齐孟夏所在的班级,还是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抑郁。
      连多说一句话都变得十足意外。
      
      因为疲惫和各种心理负担牵扯,让学生和老师都没有办法舒展眉目。
      听到手机铃声响起,也没有让瘫在座位上的同学有半点反应。
      
      齐孟夏走出教室到楼道上去接电话。
      “喂,妈妈。”
      
      学校呈现数字八的结构,院子里面有不少高一学生正在打羽毛球,欢声笑语同楼上是两个世界。
      齐孟夏手指轻轻点着栏杆,垂眸看着底下的学生,听电话里面的声音。
      
      孟母的声音在三秒之后传来,带着一阵难言的哽咽,“夏夏,家里现在有点事,你回来一下。”
      齐孟夏抿了抿唇,“怎么了?”
      
      “回来你就知道了。”
      “我先去请假。”
      “不用,我给你请假,你现在收拾东西回来就好。”
      “好。”
      
      她刚刚应声,那边已经挂断电话。
      看着已经返回主屏幕的手机,齐孟夏皱了皱眉,很快恢复了微微笑的表情。
      走进教室开始收拾东西。
      
      前桌看着她收拾东西的动作有些意外。
      “你现在就回家吗?”
      齐孟夏点点头,脸上笑容不变,“对,家里有点事情。”
      
      前桌“啊”了一声,“好羡慕你走读啊,我们住校生也想享受空调啊。”
      齐孟夏轻笑着摇摇头,没有告诉她其实自己家里也没有空调。
      “走了。”
      
      前桌点头,看着她的背影走出教室这才转回身从自己的桌兜里拿出下节课要写的作业。
      
      距离考试只有一个半月,大部分的课其实已经开始暂停让学生自学了。
      只是作业是写不完的,卷子也是刷不完的。
      
      ...
      .
      齐孟夏走出校门到公交站点。
      空中有微风,合着烈日一起让人忍不住皱眉。
      
      北地的空气总是干燥,闷热,太阳高高挂在天上,让人不敢直视。
      在公交站点等了几分钟,公交就来了。
      
      学校在郊区,距离终点站只有一站,齐孟夏上车时候车上几乎没有什么人。
      她在后面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微微侧头看向窗外。
      
      忽然想起高一时候的一个同桌告诉自己,他一般都会在放学的时候很快跑到公交站点争取坐在后面的位置上。
      当时她问为什么。
      他说:“如果我坐前面的话,上来个老爷爷老奶奶的不让位置多不好意思啊,但是坐在后面就不需要担心这个了。”
      
      当时她还笑了好一阵。
      只是那个同桌在高二就转校了,除了一封信,其他什么都没有留下。
      
      车上的人越来越多,有几个小孩手里拿着烧烤和冰激凌,还有刚刚打完篮球的大学生身上穿着速干衣。
      忽然又闻到一股更奇怪的味道,低了低头,发现自己身边的中年人脱掉了自己的鞋,她闭了闭眼,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扭头继续面向窗外。
      
      好在窗子是开着的,从外面吹进来的风是温柔的。
      齐孟夏看着外面忽忽然过去的风景,耳朵里塞着耳机,把阅读软件打开继续看自己之前没有看完的小说。
      是最近自己在看的袁哲生的《寂寞的游戏》。
      
      里面的开头有一段话是这样的——
      我想,人天生就喜欢躲藏,
      渴望消失,这是一点都不奇怪的事;
      何况,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前,
      我们不就是躲得好好的,
      好到连我们自己都想不起来曾经藏身何处?
      
      齐孟夏只是静静地看。
      其实很多时候,连她自己都是囫囵地看,并不追究,或者说是探寻很多的真相。
      就只是单纯的,很单纯的去看。
      
      她搬到霍城六年。
      但还是不够让她去熟悉这里。
      
      以至于现在看着外面都好像是灰蒙蒙的。
      是与自己剥离的。
      
      身边的中年人穿上了鞋。
      身边的中年人站起了身。
      身边的中年人走下了车。
      
      齐孟夏手指动了动,将刚刚快要炸掉耳朵的dj换成了一首安静的钢琴曲。
      
      她是很清丽的长相,加上天生的黑色长直发,看起来很有些绿茶的味道。
      要说漂亮,是很漂亮的,但是容易让女生不喜欢。
      
      ——称不上狐狸精,但是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会抢闺蜜女朋友的女生。
      
      这个评价是初中一个男生说的。
      她当时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
      .
      公交很快到站。
      齐孟夏走回家,一边换鞋一边把钥匙挂在墙上。
      
      家里很安静,在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后才传来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带着哭声的哽咽。
      齐孟夏手指紧了紧,下意识想抓住什么,平静了两秒之后才将自己的书包放下,走进客厅。
      
      男人是她母亲的新男朋友。
      叫赵权,长相还行,只是人到中年难免开始发福。
      
      齐孟夏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母亲突然开口,“夏夏我也叫回来了,你想说什么你就说,我就在这里听着你说。”
      赵权一只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很烦躁的样子,脸上很红,显然是喝过酒的样子。
      还不止是喝了一点点。
      
      “我说的不止是夏夏,还有你的婆婆公公,我就让他们听听你当时是怎么愿意同意和我交往,现在我明天就要和我老婆打官司了,你说你不和我结婚!!”
      赵权的声音很大,一只手就要去扯孟澈的头发,齐孟夏快步走到孟澈的身边,拉过孟澈。
      
      脑袋还因为刚刚赵权说出来的消息而有些回不过神来。
      扯过孟澈之后才有些迟疑地开口:“妈妈,赵叔叔结婚了?”
      
      孟澈已经哭了一下午了,眼睛完全肿了起来。
      她小时候是很漂亮的女生,之后是很漂亮的女人,即使是现在三十八岁,也是很漂亮的母亲。
      
      当年齐孟夏的父亲就是因为她漂亮才会娶她。
      这时候哭起来也是美人落泪,让人心疼的模样。
      
      齐孟夏从茶几上扯了几张纸给孟澈擦眼泪。
      孟澈断断续续开始说:“夏夏,这件事情是妈妈做错了,妈妈对不起你......”
      
      哦,原来是真的。
      孟澈真的当了别人的小三。
      
      而且这个男人——
      齐孟夏抬头看向面前喝得醉醺醺刚刚几乎还要对自己的母亲动手的男人。
      他长得并不算好看,甚至比起自己的父亲差得远了。
      
      齐孟夏是知道自己的母亲不断换男朋友的。
      但是这只是她的选择,何况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她也不可能让孟澈一直守着牌坊过一辈子。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现在,现在怎么说呢?
      
      “那叔叔现在想怎么样?我和我妈妈在我父亲去世之后就已经和我爷爷奶奶他们断了联系了,你就算是把他们叫过来又怎么样?”
      齐孟夏一只手帮孟澈擦眼泪,一边侧着身子和赵权说话。
      
      赵权喘着粗气,“这我不管,我都带着你妈妈见过我的两边亲戚了,现在我要和她分开,肯定也是要见过你们两边家人的。”
      齐孟夏手指下意识抓起自己的衣角开始拨弄。
      身边的母亲只是哭,不停地说着,“夏夏,是妈妈不对,是妈妈对不起你......”
      
      怎么都想不到母亲会跟着一个已婚的男人去见他的亲戚。
      齐孟夏又想起来那段话,之前不觉得,现在却觉得很有道理。
      
      想要躲藏,想要逃离。
      这样的痛苦,她有一种尽快结束的隐秘心愿。
      
      ——但是她不得不去面对。
      
      男人还在说着孟澈的无情无义,齐孟夏只是冷笑,“你要带我妈去见你亲戚是你的事情,你自己都不觉得你出轨是什么事情,你妻子和你打官司你还有心情喝酒还有心情来我家闹,你是自己脑子有问题!”
      
      赵权:“那我不管,当初我就是喜欢上她,她也知道我有家庭还愿意和我在一起的,孟澈,当时我们从KTV出去到了酒店之后是不是这样说的?我还把银行卡那些都放在你家里了,出门前也是你抱着我不愿意让我走的,你就说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孟澈抿唇,哭得可怜,“我在门口给你只是想给你温暖,我又没有让你一直留在这里!”
      
      齐孟夏手指点着桌子,即使是知道这件事情自己母亲确实不对,但是她毕竟还是自己的母亲。
      面前的男人斥责嘲讽自己的母亲,但是自己不可以这样。
      
      “我妈愿意和你处男女关系,她是不对,但是她是自由身,你一个有家庭的不知道洁身自好不眷顾家庭,还有脸在这里说是我妈有问题?”
      
      男人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反正我明天就要和我老婆打官司了,我今天也就赖在你们家里了,你们自己看着这件事情怎么解决,我反正马上财产都要赔给我老婆了,我就赖在你们家了!”
      
      孟澈开口,嗓子已经哑的不行,“赵权,你说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喜欢我,那你上次我从月城湾回来的时候你是不是扯着我的头发非要让我去找我闺蜜给你解释我没有去偷人!”
      “你明明知道我从小就是在家暴环境下长大的,根本不能忍这种家暴,你是不是当时还甩了我两巴掌?”
      “上次你是不是还把夏夏的手机以为是我的,拿去把里面的联系人都删了?!!”
      
      “你就说说这些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赵权猛地站起身,一只手扯过孟澈还在擦眼泪的手,手指点着孟澈的脸骂。
      “所以你为什么要把你的手机藏起来?你不就是不想让我看你的手机,不敢给我看你到底跟多少人撩骚吗?你还天天开直播!你就在这里当着你女儿的面说说那些给你刷礼物的人是不是每个人都跟你睡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