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二选一 ...

  •   秦奚最终在邵秉的目光下败下阵来。
      
      “那要是失败了这么办?”
      
      秦奚靠在一旁的墙上,看着邵秉向沙斯姬娅走去,无奈的问道。
      
      “那就再想别的办法,”邵秉转头看了他一眼,“那个怀表是进入这儿的一个媒介,倘若这个媒介是研发供人使用的,那么一定有应急系统来防止或补救现在这样的状况。”
      
      “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前提是这个机器不是半成品。”
      
      秦奚笑道。 
      
      邵秉动作一顿,转身看向他,但是他却不肯继续说了,只是嘴角噙着一抹笑,样子像极了那些说话从来只说一半的占卜师,又似乎只是随口一说。
      
      事实上,那日记里记载的三个成品没有一个是完善的。
      
      即便与“赫尔墨斯”相比,秦奚手中的“墨菲斯”功能要完善的多,但是仍旧有着未解决的缺陷,比如进入时间长了会让人丧失方向感与时间、空间的概念,比如和“赫尔墨斯”一样缺少应急系统。
      
      秦奚深知这一点,但是同样的他也并不清楚“赫尔墨斯”的功能,日记上对其的记载不够详细且来自于十年前。
      
      秦奚不确定这十年间是不是又有人对这个怀表进行了改造,以使他又有了新的功能。
      
      “怎么了警官,你不是要去找那位夫人帮忙吗?要不我去?”
      
      秦奚伸了个懒腰。
      
      邵秉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像是明白了什么,但是他却对上了一双毫无惧意的灰蓝色眼睛。
      
      那眼睛笑吟吟的看了他一眼,弯了弯。
      
      最终还是邵秉先挪开了视线,转身走向沙斯姬娅。
      
      他身板笔直,言语礼貌,但就是不爱笑,一脸严肃的样子像是在盘问目击证人。
      
      秦奚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劲起来。
      
      沙斯姬娅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最后只剩下了紧张。
      
      秦奚看不下去了。
      
      “是这样的夫人,”秦奚上前,执起沙斯姬娅的指尖垂首行了个吻手礼,但是这礼节又未落到实处,只是虚虚一吻,沙斯姬娅还没感受到秦奚呼出的气息便见这个带着面具的青年抬起了头,含笑道:“只是一些小误会,我不慎弄脏了您丈夫的画,想要弥补一下,但是他实在太生气了连见都不愿意见我们,实在没办法我们只能来找您了。”
      
      “原来是这样。”
      
      沙斯姬娅抿嘴一笑,下一刻,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百多个伦勃朗,确切的说是伦勃朗一生所画的一百多幅肖像画中的不同形象。
      
      秦奚面无表情的松开了手,转身就跑。
      
      果然,每幅画都受到了影响,《扮做花神的沙斯姬娅》也只是相对安全。
      
      周遭的一切都扭曲了起来,除了沙斯姬娅手执权杖依旧站在原处之外,其他的景物都融化成了各色颜料,融合在一起像是汪洋将他们淹没。
      
      一个浪头打过来。
      
      声势浩大,声若雷霆。
      
      秦奚几乎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躲闪不及和邵秉一起被压入了颜料海里。
      
      顿时,仿佛掉入沼泽一般,口鼻均被黏腻颜料填满,窒息的感觉猛然袭来。
      
      秦奚想要找到出去的门,但是眼前一片红的紫的色彩缤纷让他什么也看不清楚。
      
      失去了视觉的秦奚心中略过一丝恐慌,早在刚刚他和邵秉就被浪头打散,此刻独身一人沉在水中,不知周遭情况,也不知能去向哪里。
      
      秦奚只能尽力观察四周,手在颜料海中随意挥舞了几下,下一刻被另一只宽大的手紧紧握住,邵秉拽住秦奚反手将他扣在怀中,然后尽力向上游去。
      
      秦奚虽然能悄无声息的出入各大画作,但到底也当了二十多年遵纪守法的好市民,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邵秉所表现出来的远比他要冷静的多。
      
      但是好在秦奚很快就冷静下来。
      
      大脑飞快的转着。
      
      说到底这一切的起因都是改画作这个举动。
      
      第一次他改了《夜巡》,但是伦勃朗所做的也只是将他从画中拽出来而已,直到之后才突然发难,拽着他和邵秉进了画中。
      
      但是第二次他什么也没做啊。
      
      无非就是洒了几滴颜料。
      
      秦奚像是突然意料到了什么,原本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颜料顿时涌入眼眶,他难受的眯起眼睛,也不能说话,只能腾出一只手疯狂的拍打邵秉的肩膀。
      
      邵秉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加快了速度。
      
      伦勃朗不愿意放过他们,但是也不会对沙斯姬娅下死手。
      
      邵秉隐约看到了湖中垂下的沙斯姬娅的衣角,于是他眯着眼顺着那个方向游去,终于抱着秦奚露出了水面。
      
      然而身后巨浪追逐着他们,在他们重新呼吸到空气的那一刻,有一个巨浪打来,裹挟着各色颜料,眼见着就要将他们淹没。
      
      秦奚剧烈咳嗽几声,来不及抹干净脸上的颜料,便哑着嗓音道:“我能帮你把画拼完……整……”
      
      最后一个音节淹没在巨浪之中。
      
      秦奚感觉自己正在深深的坠下去,但是邵秉仍旧将他的那只手抓的死紧。
      
      耳边传来游动时带来的流水声。
      
      秦奚眼睛睁开一条缝,迷迷糊糊间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抹光亮。
      
      在流水深处开了一道缝隙,像是有人用刀在布料上划了一刀,有星星点点的光亮从中渗出。
      
      伦勃朗坐在碎片上,他面前上百幅画整齐排列,像是监控屏幕一般播放着里面的内容。
      
      而其中曾经画着沙斯姬娅的那副,此时已经成了一片汪洋,像是清水中加入数十种颜料,各色颜料螺旋状弥散开来,红的蓝的白的交织在一起,却又泾渭分明。
      
      突然,画框中的颜料海溅出两朵水花。
      
      秦奚和邵秉从画框中探出头来大口喘息,又如同两条游鱼一般从画框中爬出来无力的落到了地上。
      
      伦勃朗将他们放了出来,一刹那间,所有扭曲的画作都恢复了原样。
      
      邵秉在落地的时候下意识垫了秦奚一下,此刻在地上昏迷不醒
      
      秦奚的面具在流水中掉了,微卷的头发披散下来,海藻一般,乱糟糟的盖住了半张脸。
      
      他一抬头,便看见伦勃朗从碎片上走下来来到了他的面前,定定的看着他,声音中甚至带着一丝颤抖。
      
      “你真的能把这幅画复原?”
      
      “我能。”秦奚抹了把脸,喘着气道。 “把我和他放回去。”
      
      “不行,”伦勃朗拒绝了,他焦躁的左右踱步,“你们两个必须留一个在这儿。”
      
      “我跟他非亲非故,我的通缉令还挂在警局的官网上,留我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在这儿都不可能对另一人造成丝毫威胁。”
      
      “我不信你。”
      
      “我说话算话。”
      
      秦奚指天发誓,眨眨眼一脸真诚,但是心中却忍不住开始回忆起父亲日记上写的那些内容,没有一则是记载了现在这种状况的。
      
      到目前为止,AI暴动这种情况还只发生在小说中,不是没有,只是在发现之初那点过剩的、突破规定阈值放自我意识便被科研人员当做病毒给消灭了。
      
      更何况所有的AI都具备了紧急断网这一补救措施。
      
      因而很少有AT能在生出意识后接触到网络上的东西,也一直没有发展出能够媲美人类的思维方式,即便失控也大多停留在极其幼稚的阶段,行为靠情绪驱动,没什么太多内在逻辑,总而言之十分好骗。
      
      但是眼前这个伦勃朗显然不同。
      
      “我不信你,”他又重复了一遍,审视的看着秦奚,“如果你也骗我的话……”
      
      也?
      
      秦奚眯起了眼睛。
      
      “我可跟之前那个骗你的人不一样,他穿了一身的黑,帽子上还顶了一只乌鸦,畏首畏尾的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一看就不是好人……”
      
      “对啊,”伦勃朗眉心微蹙,“他那只乌鸦还险些啄破我的画!”
      
      确认了心中的猜测,秦奚放轻了声音,继续循循善诱:“那个人去哪儿了?我帮你去找他。”
      
      “我不知道,他只让我把他放在《拉撒路升天》中。”
      
      伦勃朗摇了摇头,突然反应过来,皱起了眉毛。
      
      “你还没答应我,你必须留下一个东西能保证你不会食言。”
      
      身旁的邵秉突然□□一声。
      
      秦奚重新给自己画了个面具带好,瞥了他一眼。
      
      “那就留他吧。”
      
      “你不是说你们两个留谁都没用吗?”
      
      “那是之前,”秦奚笑眯眯的,“刚刚他救了我的命,就算是为了换这个恩情我也不能就这么把他留在这儿。”
      
      邵秉眼珠子动了动,开始挣扎着起来。
      
      秦奚背着手一步一步后退。
      
      “你放心,我一定将那副画复原,一定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所以……现在放我出去吧?”
      
      话音一落,随着秦奚往后踏出一步,他跌入了另一幅画作,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于此同时,邵秉幽幽醒转。

  •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要不要猜一猜碎掉的那幅是什么画?
    很好猜的
    百度一搜就搜的到的那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