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围困 ...

  •   然而还没等秦奚想出个所以然来,便觉得身上一重,邵秉将他推了开来。
      
      在他们落地的那一刻,忽然画面一转,浓重的黑变为了虚无的白,邵秉发现自己手中拿着一张纸,身上穿的衣服十分奇怪,脖子上一圈雪白的类似围脖一样的东西让他皱起了眉头。
      
      一旁有一个带着黑色帽子的中年男子在讲解剖学的内容,一边讲一边上手示范。
      
      可邵秉一低头,发现那具被当做示范的尸体正是秦奚!
      
      《杜尔博士的解剖学课》,他们都成了画作的一部分!
      
      锋利的手术刀闪着寒芒随着杜尔博士的讲解直直落下。
      
      秦奚侧头躲过,顺带踹了博士一脚,趁着那群人滚做一团的时候,一把拉起邵秉就跑。
      
      周遭的空间变的昏暗狭小,他们似乎进入了一个隧道里,隧道一头连接着画作,而另一头则有一扇门。
      
      秦奚拉着邵秉推开门,然后猛的关上,可是还不等他松了一口气,便突然看见自己眼前有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
      
      伦勃朗,《犹太新娘》。
      
      那姑娘对秦奚微微一笑,下一刻,那鲜艳至极的红衣突然融化滴落,化为潺潺鲜血,游曳过来裹住了秦奚的脚踝。
      
      秦奚被这恐怖片一样的氛围吓了一跳。
      
      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邵秉一把拉了过来,那鲜血一般的绳索应声而断,稀稀落落滴在地上。
      
      可那新娘仍旧是柔情似水的笑着的。
      
      然而一张嘴,却露出了满口的尖牙。
      
      一个美丽的少女扶住她的牙齿从她的口中爬了出来,金黄的雨滴随着她被带出,稀稀落落的落下,一碰到地面便化为哇哇大哭的孩童,哭嚷着朝秦奚他们奔来。
      
      秦奚见状面色瞬间白了,声嘶力竭大喊一声:“跑!”
      
      邵秉不明所以的被秦奚拽着一路飞奔。
      
      “那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就是粘上了可能会怀孕!”
      
      邵秉:???
      
      咔——
      
      又一扇门被推开。
      
      原本画作中或哭或笑或岁月静好的人物通通化了张牙舞爪的怪物向他们扑来。
      
      “达娜厄,那个姑娘叫达娜厄,传说中,她的父亲因为忌惮她生下儿子会夺取王位的预言,而将达娜厄关于高塔之中,而宙斯则因为爱上了达娜厄而化为一阵金雨同她幽会,使其怀孕。”
      
      秦奚一边解释一边喘气,越跑越慢,最后干脆被邵秉一把背了起来。
      
      “机器失控了,这儿所有的画作内容全部扭曲,所以沾到金雨的话也说不定……”
      
      在秦奚的指挥下,邵秉背着他一连撞开了三扇大门,最后在一副画了一位女神的画中停了下来。
      
      “我们合作吧。”
      
      脚下草地绵软,秦奚脱力的半靠在邵秉身上,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
      
      邵秉沉默的凝视了他半晌,答应了。
      
      面对眼前这种一无所知的场景,他除了答应眼前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两人就这么短暂的就性命问题上达成了一致,但是对于如何脱困,眼前这个打扮的像是中世纪士兵一样的人显然也毫无头绪。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唔……我还没想好。”
      
      “……”
      
      “别哭丧这脸嘛,笑一笑,”秦奚把手中的枪转了一圈,然后用枪管顶了顶秦奚的胳臂,笑嘻嘻道,"不过你放心,这儿很安全。"
      
      说罢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位姑娘,这位姑娘身穿一身华丽繁复的长袍,微卷的长发蓬松的像是绵软的云朵,一直垂到她的腰部,头戴花环,便连手上的法杖也由鲜花缠绕,其上花朵馥郁鲜妍,即便只是老远看着也仿佛能感受到那浅淡的花香。
      
      同之前那些动不动就变成恐怖片的人物不同,这位姑娘垂眸浅笑,眼眸之中尽是温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春日和煦的阳光。
      
      “《扮做花神的沙斯姬娅》。”
      
      邵秉淡淡道,得来秦奚意外的一瞥。
      
      “这幅画是伦勃朗婚后所画的作品,上面的人是她的妻子。”
      
      邵秉继续道,抬眸一看,发现秦奚正环抱双手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邵秉眨眨眼,不明所以的皱起了眉毛。
      
      “继续呀。”
      
      秦奚笑眯眯道。
      
      “……接下来的不记得了。”
      
      邵秉的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但是声音却平淡的像是在会上做陈述报告。
      
      当然他也的确在陈述一个事实。
      
      没有见到自己预想中的不甘、难堪、害羞等等反应,秦奚抽了抽嘴角,感觉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原来那种兴冲冲调戏人的情绪瞬间去了七八分。
      
      “伦勃朗的妻子是贵族的女儿,两人向来恩爱,可是他的妻子却英年早逝,那段时间正好是《夜巡》不被人接受伦勃朗的事业走下坡路的时段,先是妻子去世,再是变卖古董家产,伦勃朗晚年穷困潦倒,之后爱上了一个女仆,但是因为两人的身份的悬殊不被当时的社会所认可。”
      
      “那个坐在碎片上的小老头说到底也只是脱胎于那些记载的资料罢了,他并非历史上的伦勃朗,性格可能被扭曲了一部分,夸大了一部分,但依然遵循着最本质的人设——对于“他”深爱的“妻子”,即便是愤怒到失去理智,在潜意识中依然不会将其妖魔化……您说是吗,小姐?”
      
      秦奚转头,含笑看着不远处执着花杖的女生,眼中流露出隐隐的惊艳和赞叹。
      
      失控的“伦勃朗”影响到了他画的每一副画作,自然也包括了这副,若说其他画作是伦勃朗心中愤怒的显现,那么眼前的这副画则是他心中最为柔软的爱意,一块祥和的净土。
      
      秦奚此刻看的并不是画作本身,而是“伦勃朗”眼中的妻子——高贵,优雅,和善,温柔。
      
      光是看她静静的站在那儿,便觉得心中愉悦。
      
      秦奚曾在博物馆中亲眼见过这副画,但是却是没有一次像是今天这么叫他感触深刻的。
      
      “这爱人眼中的滤镜都快具象化了,”秦奚感叹道,一脸迷恋的看着眼前的少女,话锋一转,“不过这也让我有了个出去的想法。”
      
      “巧了,我也有。”
      
      邵秉勾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我们可以借助这位女士来平息他的愤怒。”
      
      “我们用他老婆来威胁他吧!”
      
      两个声音一同响起,说完之后又同时安静下来大眼瞪小眼,像是被突然掐断音乐的留声机。
      
      邵秉的眉毛皱的更紧了。
      
      ——他为自己之前对秦奚身份不成熟的猜测而抱歉。
      
      ——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就算不是小偷也说不准会是别的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