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那个长公主(三) ...

  •   
      任是胡秀敏怎么想都想不到,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自己原本只是想要借着靳忽的手去让季锡感受一下自己其实还是有人喜欢的,要是他不想要,自己显然可以选择别人。
      顺带暗示一下,自己是多么多么地喜欢他。
      
      虽然系统说了,季锡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但这也不代表他就忘记了和自己的事情。
      他们在军队里的默契,可是根本没有人能比得上的啊!
      
      但是现在——
      前厅内的所有人都看向她,像是她才是那个将这里闹成这个样子的人。
      她的手指握紧又松开,连续几次之后,才颤抖着唇瓣开口:“将军,秀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将军要相信我啊......”
      
      胡秀敏原本只是清秀,又是在农家长大,只是在军营里大家伙都是汉子,这么一个厉害的女人家自然还是有优待的,在这里有什么好的也会有人让着她。
      现在已经养得面容白净不少。
      
      此刻眼眶红红,一副要哭又不哭的模样。
      将士们即使是粗人,也是头一回见到胡秀敏这么可怜的样子,心中多少有些不好受。
      
      看到她还站在靳忽王子的身边,不由得开口。
      “胡姑娘还是站到我们将军身边来吧,我们大伙儿当然是相信姑娘的,只不过是不相信靳忽王子而已!”
      “是啊,胡姑娘都说不是你的问题,那当然是靳忽王子想让我们的和谈一事泡汤喽!”
      “我们大明虽然希望和谈避免战乱,但是要打仗我们是绝对不怕的!”
      “就是不知道这天寒地冻的,他们蛮子吃什么啊!这里有我们守着,就是向来抢也抢不到啊!”
      说完,便是一阵哄堂大笑。
      
      胡秀敏心中各种情绪翻滚,咬着唇看了靳忽一眼,见靳忽也在看着她睫毛颤了颤。
      心念一转,缓慢地向季锡那边挪去。
      
      将士们原本也是好意,自信胡秀敏肯定会过来,脸上的笑意明显了不少。
      却见胡秀敏磨磨蹭蹭慢慢吞吞,行动之前居然还要看靳忽脸色,心里涌起淡淡的不满。
      
      再看自家将军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胡秀敏行动,面色淡定,连眉梢都没有动一下。
      一直到胡秀敏快要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才开口道:“胡姑娘,我和你有没有关系想必你心里清楚得很,刚刚为何不解释?”
      
      “秀敏,秀敏不知道将军要我解释什么?”
      她目光含泪,泫然欲滴的模样让季锡身后的那帮将士心里涌起一股怪异。
      再想想刚刚将军说什么?
      
      他和胡姑娘是什么关系,胡姑娘清楚得很,问胡姑娘为什么不解释!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将军和胡姑娘根本就是清白的啊!
      
      虽然还是不明白胡姑娘和将军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让事情变得这么复杂,但是这并不影响将士们相信季锡的话。
      在朔北,季锡就是众将士们心中的永远的战神!
      
      ——战神怎么会说谎呢?
      ——不存在的。
      
      季锡身上穿着便服,即使如此也掩盖不住他身上的那股凛然肃穆的气势,此刻面对着胡秀敏更是冷然不像一个有温度的人。
      他嗓音微哑,含着无尽的漠然,“胡姑娘虽然是此次战事的功臣,也应该做该做的事情,不要让这军功都抵消不了你的错失。”
      
      胡秀敏面色发白,紧紧的咬着唇,微微点了点头,一只手抬起遮住自己的上半张脸,站到了边上,和白琼公主只有一臂的距离。
      
      “呵!还当你是个什么人物呢!原来也只会威胁女人而已!”
      将士们相信季锡和胡秀敏是清白的,靳忽可是一百个不相信,不说胡秀敏自己的说法,就是他去找胡秀敏时候胡秀敏身上的那股味道他就知道不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白琼公主站在他身边噘嘴不服,“哥!季将军都说他和胡姑娘没有关系了,你怎么还揪着不放啊!”
      
      齐副将:“......”
      他倒是真的对这个公主有点看法了。
      嗯,蠢得都让人不忍心说她了。
      
      胡秀敏原本还嫌闹得不够,看白琼公主这副娇蛮的模样心中恼恨靳忽王子怎么有这么一个蠢货妹妹。
      就是靳忽身旁的使节都无语凝噎。
      
      身后的将士们哈哈大笑。
      “你们公主都相信我们将军清白呢!你们以后可能会当可汗的王子居然还这么执着,这么为美人出头可惜美人也不领情啊!”
      “怎么能说是为美人出头呢?靳忽王子分明是仰慕我们将军的风姿,就是挑衅都要找个别样的借口,不然怎么让我们将军印象深刻呢!”
      “嘿!之前还没觉得,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很有道理啊!靳忽王子怕是被我们将军的风姿迷住了,这么揪着我们将军不放哈哈哈!”
      “......”
      
      季锡倒是没想到白琼公主居然会在这种场合派上这样的用场,一时间也觉得好笑不已。
      靳忽王子面容发黑,恶狠狠的看着白琼公主,而她浑然不觉,还自得于自己刚刚说的话。
      
      白琼公主头昂得高高的,像一只被赞美的孔雀,扭头看到站在一边轻蔑地瞥了自己一眼的胡秀敏,见她看自己的目光含着轻视,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
      她有什么资格轻视自己!
      
      白琼公主噘着嘴,伸手推了她一下。
      胡秀敏立刻顺着她的力道倒在了地上,柔柔弱弱的泪水已经落了下来。
      
      白琼公主立刻退后一步,咬着牙伸手指向胡秀敏,表情愤怒,“喂!我刚刚根本没有用力好不好!”
      
      胡秀敏目含泪光,抿着唇却不让眼泪掉下来,“是,是秀敏不对,不怪公主......”
      靳忽王子走到胡秀敏身边,伸手将胡秀敏扶起来,训斥白琼公主:“出发之前父亲还让你听我的话,你居然还是一贯的骄纵行事!”
      
      白琼公主有点委屈,听了他斥责自己的话更难受,愤恨的看向他,“这个女人都说和我没有关系了,你居然还要怪我!”
      靳忽王子冷哼,“你在北戎就一直这个样子,现在也还是没有半点改进!胡姑娘那么柔弱的人,是能承受住你力道的人?”
      
      白琼公主咬唇狠狠地瞪了胡秀敏一眼,转身走向季锡。
      “将军,我相信你说的话。”
      
      靳忽王子面色阴沉,阴寒地看着白琼公主,对使节说道:“把阿秀珠带回房间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让她出来。”
      阿秀珠是白琼公主的名字。
      
      白琼公主气得跺脚,“你居然为了这个狐狸精欺负我!”
      还要说什么,就被使节强硬的带走了。
      
      靳忽王子等白琼公主被带走,这才开口:“你也不过是靠女人上位,现在威风,到了京城就是皇上都要敬着我们!”
      
      季锡轻嗤,看了一眼齐副将,齐副将立刻会意,上前一步说道:“之前我们将军的解释你不听,现在还说我们将军是靠女人上位,我们可不服。”
      齐副将语调微微扬高一些,眉梢含着笑意,“论起靠女人上位怎么能比得上靳忽王子的父汗呢!”
      
      将士们应景的大笑,一个站在后面的将士对着对面的使节吼道:“听说你们可汗是娶了嫂子才上位的是不是啊?”
      剩下的那个使节面色十分不自然,再看靳忽王子,脸色已经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见靳忽王子就要上前再次和季锡打起来,心里已经下了决断,他立刻小声劝道:“王子,两国番交还是以和为贵的好。”
      
      不打总比打了再输要好吧。
      靳忽冷哼一声,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自然的收起自己的断刀。
      转头对胡秀敏说:“胡姑娘,是我无能,不能为姑娘讨一个公道。”
      说完,他就要转身往外走。
      
      却被一个机灵的将士挡住。
      “靳忽王子这么侮辱我们主将,还想这么轻易的走?”
      将士看向胡秀敏,“我们将军从来不说虚话,君子有信而立,和你这种蛮人可不一样,你今天要是不想留下来,还是先给我们将军道歉的好。”
      
      靳忽双拳紧握,抬手的前一刻被使节扯住,“王子,以和为贵。”
      他愤而转身,对季锡低头,“今天的事情,是我个人行为,同两国无关,还望季将军海涵。”
      
      说完,也不等季锡说话,立刻推开那个将士落荒而逃。
      像是身后的轰然大笑都是厉鬼追逐一般。
      
      闹剧到此结束,季锡看向胡秀敏,“胡姑娘是我大明此次的功臣,还望日后谨言慎行,同北戎王子保持距离的好。”
      胡秀敏抿唇,眼睛红肿,黯然的点头。
      
      面容一片凄然,心中却不由得有些暗恨。
      明明一开始都是按照自己的计划走的,怎么到了今晚却好像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一样。
      她想不通,也不甘心。
      
      她抬头对上季锡风平浪静的视线,似乎内里汹涌着更让人难以捉摸的海浪,继而惨然地低下头。
      
      看到她点头,季锡吩咐白军师:“将这里收拾了,我和齐恒一道回京,军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白军师颇有诸葛之风,手里拿着一把羽扇,颔首应声:“遵命。”
      
      后面倒是有将士开口问道:“将军怎么突然要连夜回京?”
      季锡嘴角微微勾起,眼眸也染上些笑意,“同公主分离得久了,现在已经打了胜仗,想早点回去安她的心。”
      
      将士们大多是成了家的,纷纷表示理解。
      “哈哈哈,没想到将军居然也会有这么特汉柔情的一面,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就是啊,将军从来不在我们面前提这些事情,公主寄信过来也不见将军有什么反应,我们还真以为将军忘了公主呢!现在打了胜仗就着急回京的样子......唉,说起来我和我家婆娘也一年没见了,不知道她和虎子现在怎么样。”
      “铁子哥,马上我们也要回京了,到时候嫂子肯定高兴,你这次怎么说也立了二等军功,回去赏赐肯定不少,只怕嫂子高兴还来不及呢!”
      “......”
      
      胡秀敏听着将士们的话,心中冷意更浓了。
      手指不断攥紧,胸口好像被堵上了一块巨大的石头。
      
      季锡虽然在失忆之前会认真给谢淳音写信,但大多是避开将士们的,确实是第一次在将士们面前说这样的话。
      他笑了笑,看向身旁的齐副将,“走吧。”
      齐副将紧跟在他身后。
      
      ......
      ...
      
      京城。
      
      谢淳音在皇帝接到战胜的捷报就一直等着季锡能给她写一封信。
      但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等到。
      
      身旁的庄嬷嬷看着她忧虑满布的面容忍不住在心里叹一口气,默不作声地看了看谢淳音裹在狐裘里的白净的小脸。
      她之前还丰润的脸蛋已经可以看得见额骨,眉梢间流露出些让人心疼的哀戚,单薄到形销骨立,发丝在烛光的恍惚下,有些狼狈地分裂开。
      原本惹人喜爱的模样,如今虽然依旧美丽,却只让人感到怜爱。
      
      永安公主什么都好,当今圣上同她差了十七岁,她生下来不过五岁,当时还是太子的皇帝就已经坐上了那个位子,将永安公主当女儿养。
      当时皇上还说她这么娇惯,日后若是嫁了人要怎么办。
      好在之后嫁了将军,将军也是个会疼人的。
      
      虽是大婚第二日就被派去边疆,却还记得每隔几日便给公主送信过来。
      没想到将军会掉落悬崖,还忘记了公主的存在,自此别说给公主寄信,便是给皇上的捷报都没有提起过公主一次。
      
      而自家公主却为了将军失去了孩子和做母亲的能力。
      女人失去了生育的能力那还能叫女人吗?
      
      庄嬷嬷虽然心里还是心疼公主的,却还是觉得将军还是会纳妾。
      尤其是听说将军是被一个姑娘所救,这次大军得胜也是那位姑娘的功劳。
      而将军似乎也对那位姑娘颇为欣赏。
      
      庄嬷嬷心里千回百转,面上却还是淡淡的,温言好生劝道:“公主不如早些歇息,将军便是回来也需要些时日,若是将军见到公主这般柔弱模样,定然是要心疼的。”
      
      谢淳音黯然地看着自己手里季锡刚去边疆给自己寄过来的信,声音带着天生的娇糯,轻柔道:“那便听嬷嬷的话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