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那个长公主(二) ...

  •   胡秀敏回到房间之后,就开始咬着牙问系统:“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系统冰冷机械的声音很快出现在她的脑海,“季锡知道了之前的事情。”
      
      胡秀敏语气惊疑,“他知道是你让他失忆了?”
      系统已经平稳,“不,他只是知道了之前和谢淳音之间的事情。”
      
      胡秀敏:“那他怎么会突然想起来这件事情?”
      系统:“可能是酒精作用。”
      胡秀敏:“什么叫酒精作用?是因为他喝了酒吗?”
      系统:“是的。”
      
      胡秀敏咬着牙,身上的衣服并没有穿上,只是松松垮垮的搭着,从隙缝中透露出诱人的春色。
      只是女子面上阴暗的表情完全破坏了这样的感觉。
      
      良久,她才问:“那现在怎么办?”
      系统没有应答。
      
      她等了一会儿,正准备再次说话,就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
      “叩叩叩——”
      
      她将身上的衣服整理好,起身去开门,见到来人是北戎的王子靳忽。
      胡秀敏有点意外,“王子怎么突然来了此处?”
      
      靳忽是很粗狂的长相,络胡腮,嗓音也十分粗犷,说着蹩脚的汉话,“胡姑娘刚刚从季将军的房间急急忙忙跑出来,是因为何事?”
      
      胡秀敏手指紧了紧,暗恨靳忽说话居然这么直白,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心情,面上却还是楚楚可怜的模样,“王子怎地如此猜测.....是我自作多情了,让将军......呜呜呜只是我......”
      
      靳忽虽然受不了汉家女子这般未语泪先流又吞吞吐吐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样子,但是看着胡秀敏这样可怜的模样,一时心软了不少,再想到自己来找胡秀敏的目的,还是耐着性子听她哭哭啼啼的将事情说完。
      
      “我与将军......是我想多了,不怪将军......”
      胡秀敏的面容虽只是清秀,但是在红烛恍恍惚惚的光线下,还是让靳忽产生了一种口舌干燥的激动。
      
      听她娇娇弱弱的的声音,一直到听到她说完,面上愤怒的表情已经溢于言表。
      “没想到你大明的将军,居然是这般作态!我靳忽虽是胡人,却也知道要了女子就要对女子负责!你且同我一道去找他!我靳忽今日必然要为你讨个公道!”
      
      靳忽一拍桌子,粗犷豪放的面容带着十足的怒气,唯独眼里闪烁着的精光暗示着他并不是单纯的想要为胡秀敏讨个公道。
      
      胡秀敏面上带着感激之意,一只手遮着微微勾起的嘴角,低下头声音轻轻的,“王子不必如此,本就是我喜欢将军,却是我将将军的温柔当做了对我的喜欢......”
      
      靳忽已经不准备继续听她说了,虽然不懂胡秀敏这样的拒绝到底是不是明确,但是显然,他也只是需要这么一个理由在这里闹一场。
      
      “胡姑娘,我靳忽欣赏姑娘的能力,也......倾慕姑娘。”他说着,唇抿起,“断然不会让心爱的姑娘受此折辱!”
      说完,他转身向门外走去。
      
      胡秀敏低着头嘴角轻轻勾起,手指握紧又松开,抬起头脸上带着几分慌张之色,也跟了上去。
      
      ......
      .
      
      另一边。
      
      齐副将听到季锡说自己要回京,整个人懵了一下,下意识问道:“将军说什么?”
      他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目光带着疑惑不解,看着面前几乎与深夜糅为一体的男人。
      
      季锡的声音在这样的夜色中没有丝毫起伏,眸光冰冷,如同深夜的海,表面平静,内里的汹涌与暗礁都令人心惊。
      “和我一道回京。”
      
      齐副将抿唇,挠了挠头,“将军是不是喝醉了?我们不是与将士们一道回京吗?”
      顿了一下,他又问道:“而且,将军不是与胡姑娘在一处吗?”
      
      他原本还以为今晚将军和胡姑娘妖精打架到天明呢。
      难道将军......
      他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季锡的下面,很快收回自己的目光,一只手遮住自己的半张脸,防止自己露出什么猥琐的表情而不自知。
      
      应该不会吧。
      之前也没听说将军有什么毛病啊。
      
      不过两个人站在这儿,门开着也太冷了些,他进了屋里都会把身上的裘衣脱下来,现在整个人冻得哆嗦。
      “将军不若进来说?”
      
      季锡颔首点头,刚准备走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小兵跑过来喊着。
      “将军,将军......”
      
      他停下动作,看着从拐角处跑过来的小兵。
      小兵两三步跑到季锡面前,气喘吁吁地,缓了口气,这才说道:“将军,靳忽王子正在前厅大闹,说是......”
      
      小兵说到这儿,突然停住了,小心翼翼的觑了季锡一眼。
      季锡半眯着眸,嗓音寡淡,“说什么?”
      
      小兵咽了咽口水,说:“靳忽王子说将军私德败坏,不配为一军主将。”
      齐副将下意识皱眉,沉默了一瞬,看了看季锡面无表情的脸庞,问道:“将军不若先去前厅看看?”
      
      季锡淡淡“嗯”一声,对小兵说:“前面带路。”
      小兵点头,“是。”
      
      ...
      
      靳忽王子作为剧情中胡秀敏的忠实拥护者,每次都在胡秀敏需要的时候,作为助攻的角色出现。
      也许是因为所谓的有人争抢才会更让人感觉到重要,虽然胡秀敏喜欢的是季锡,但是靳忽也很会见缝插针。
      
      他原本是要送自己的妹妹和条约来谈和的,却为了胡秀敏一再挑衅季锡,甚至差点为了胡秀敏放弃回北戎继承王位。
      当然,最后也还是放弃了爱情,回北戎继承了王位。
      
      ......
      .
      
      季锡和齐副将刚走到前厅,就看到白琼公主花蝴蝶似的翩然迎了上来,嗓音娇蛮。
      “季将军,你快去看看我哥哥,他居然为了那个狐媚子这么放肆的在前厅闹!”
      说着,她还撅了撅嘴,似乎真的觉得靳忽这样的行为自己很看不惯。
      
      齐副将:“......”
      
      要说靳忽王子虽然一方面可能会为了爱情但是心中最重要的还是宏图霸业,那白琼公主就是显而易见的恋爱脑了。
      
      从第一天到边城,就毫不掩饰自己对季锡的爱慕,看着他的目光都带着骄纵的喜欢。
      靳忽王子今天闹这一次,显然是早有预谋,而白琼公主......搅事能力还挺强的。
      
      齐副将幽幽叹了口气,看了看黯淡的深夜,没有一丝月光。
      他语气微凉,“白琼公主,靳忽王子怎么样,你便是不劝着他,也该在旁边看着他,你这跑出来给我军主将告状的行为,是怎么想出来的?”
      
      白琼公主哼了一声,趾高气昂地昂着头,“本公主怎么做还轮不到你这个副将说。”
      说完,没有再理会齐副将略带嘲讽的目光,跟着季锡一道往前走。
      
      季锡淡淡地越过她,继续往前走。
      
      ......
      .
      
      前厅地上一片狼藉,四处散落着被劈裂的木料,和因为意外砸碎在地上的碗碟。
      
      将士们站在一处,看到季锡走进来的身影,目光亮了亮。
      带着他到这里的小兵很快的退到一边,其他将士也迅速站到了季锡身后。
      
      “将军,靳忽王子如此公然在我军庆功宴上挑衅,不将两朝邦交放在眼里,想必完全不想谈和了吧。”
      “就是啊!战败国还这般盛气凌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北戎胜了呢。”
      “嗤——说不定是脑子不好使呢,靳忽王子在北戎呆惯了,可能也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嘿,别这么说,靳忽王子可是下一任可汗呢!”虽是这么说,但是语气里的嘲讽都快溢出来了。
      “谁知道呢,靳忽王子也不是没有兄弟不是?谁知道他今天在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
      
      话语间实在是太不客气了,靳忽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
      络胡腮下的面容阴狠寡厉,抓着刀柄的手指不断收紧,骨节阵阵作响。
      
      靳忽身边的使臣面色也不好看,但是想到自家王子做的事情,还是忍不住劝道:“王子,若是大王知道你这次的行为,只怕会生气,你......”
      靳忽阴冷的视线从他身上暼过,“本王子行事,还需要你来告诉我?”
      
      使臣脸色僵硬了一下,还是尽职尽责的劝道:“王子,我们这次是为了谈和,也是为了和亲,你这般行径,只怕......”
      “怕什么?”靳忽仰着头,高高在上的模样看得人心头窝火,“本王子都不怕,你怕什么?”
      
      使臣:“......”
      见劝不听,他叹了口气,也不再劝。
      
      季锡目光暗沉,如同一片深不见底的海面,嗓音略带着几分沙哑,“靳忽王子这是何意?”
      
      靳忽冷哼一声,“我倒是不知道大明的教养居然是在要了一个女子之后反而将女子赶走,这般提起裤子不认人的态度,如何堪为一军主将!”
      他话音刚落,提刀就向季锡砍去。
      
      季锡身形轻微动了动,抬手将靳忽的刀挡住,运起内力,刀锋铮铮作响。
      
      “刺啦——”
      不过是瞬间,原本还在靳忽手里完好无损的刀从季锡挡住的中间断裂开。
      
      靳忽没有收住力道,整个人猛地前倾,向季锡手中的刀刃扑去。
      季锡迅速将手里的刀刃射向梁柱,一掌拍到靳忽的胸口上。
      
      “哗啦——”
      靳忽被打落在一个桌前,桌上的东西全部被打落在地,尖锐的声音让将士们沉默了一瞬。
      
      紧接着便叽叽喳喳说了起来——
      “我军主将,哪是一个外邦人能侮辱的!”
      “即使是王子又怎么样!还不是败在我们将军手里!”
      “就是!原本还扯出两国邦交来闹事,没想到居然只是为了胡姑娘才会来闹事啊!”
      
      “胡姑娘和靳忽没有关系!肯定是靳忽自己想闹事,找了她作伐!”
      “就是就是!胡姑娘料事如神可是我们都亲眼所见的!我们可不能自己人冤枉自己人啊!”
      “对!肯定是靳忽自己脑抽过来闹事,和胡姑娘当然没关系!”
      “......”
      
      众将士一边说着话,一边留意季锡的神情。
      只见季锡目光沉沉地,正盯着站在角落里面色苍白的胡秀敏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