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 13 章 ...

  •   因为郁先生特意提到的“技术”二字,让白茂对今晚会发生的事情产生了点不切实际的期待,所以显得尤为热情。
      结果当他被摁在墙上,抱着郁先生,后背的肩胛骨磨得发红,浑身止不住颤抖时,发现郁先生其实并没有任何长进。
      
      ——至少跟昨晚没有任何不同!
      
      这种毫无技巧的行为,根本谈不上什么技术!!!
      
      “你那是什么眼神?”
      郁向沉掐着白茂的下巴,面容不悦。
      
      白茂当即回神。
      
      一个好的金丝雀,怎么可以明里暗里,表达自己对金主那方面的不满呢!?
      尤其是这位金主除了活儿烂一点,其他各方面的硬件设施都非常好,完全可以弥补那么一点点小瑕疵!
      
      这么帅的金主,哪儿找去?
      
      白茂有意转移话题,他眯着眼睛,凑近一点,在靠近郁向沉唇的地方停下来,软声说:“郁先生,亲、亲亲我。”
      
      郁向沉一顿。
      他捏着白茂下巴的手松了松,眉心微蹙。
      
      从在抽屉里偶然翻到包养协议,得知白茂的身份后,郁向沉就清楚明白,他们之间只是交易。而接吻这种行为,无关快`感,那就不适合和小金丝雀做,指不定两人亲着亲着,小金丝雀对他的依赖感变强,会给那个人惹来什么情感麻烦。
      
      不过……
      
      看着白茂湿润的,好似盛满期冀的眼眸,郁向沉心想,罢了罢了,反正他每个月只出来三天,还都是在晚上,烂摊子从来都不是他收拾。
      
      剩下的距离,郁向沉主动凑过去。
      
      柔软的唇贴合在一起,温度相宜,带来一点奇妙的触感。白茂见郁向沉迟迟不动,低垂下鸦羽般的眼睫,他诱`惑般,微微张开一点唇。
      
      紧接着一发不可收拾。
      
      当用到第三个小雨伞时,白茂突然想起什么,后背肌肉一紧。
      
      等等。
      不对。
      昨天用了一二三个,今天又用了一二三个……
      
      白茂回忆协议,确认上面写的是“一周四次”,而这个“次”,却没定义是哪一方面的“次”,严格意义上说……
      白茂紧抱郁向沉,喃喃道:“糟糕,超支了……”
      
      郁向沉:“嗯?”什么超支了?
      
      白茂:“……”
      白茂缩了缩脖子,不敢吭声。
      
      现在的郁向沉,明显是没想起两人协议上的“一周四次”,万一白茂说了,提醒郁向沉,他不做了怎么办!?
      
      ——虽然金主技术真的不怎么样,但白茂还在兴头上,好歹聊胜于无嘛。
      
      15551。
      当初要是早知道金主在这方面这么牛逼,他就不该只写什么一周四次,就应该直接冲刺一波,写特么的一周十次!!!
      
      郁向沉值得!!!
      
      美人在怀,郁向沉没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
      
      一直到天蒙蒙亮,这一切才结束。
      
      太强了。
      真的太强了!
      郁先生永远的神!!
      
      白茂累到手指都不想动。
      
      他侧躺在床上,双腿蜷缩,迷迷糊糊间,看到郁向沉正在穿衣服。
      
      后者修长的手指十分惹眼,此时正慢条斯理将扔在地上的衬衫拎起来,结实而有力的手臂伸进去,一点点扣扣子。
      直一丝不苟,扣到靠近脖颈喉结的地方,才开始整理袖口等地。
      
      明明只是普通的动作,却无端平添禁yu感。
      
      “郁先生?”
      白茂支起身体,“都这个点了,还要回去吗?”
      
      说话间,他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嗯,要换衣服。”郁向沉已经穿好衣服,直接往外走,到了门口,他突然回头,说,“别对我产生感情,我们之间不可能。”
      
      白茂:“?”
      
      啊?
      啊这??
      怎么突然说这个???
      
      郁向沉自认为冷酷地继续说:“下次做这种事,我不会再亲你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
      白茂一觉睡到下午两点才起。手机上有徐东明的未接来电,他一边洗漱,一边给徐东明回了个电话:“怎么了哥?”
      
      徐东明唉声叹气:“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嫂子今天中午破天荒做了糖醋排骨,本来想喊你来吃,结果你没接电话。”
      
      白茂呆愣。
      白茂哀嚎:“怎么这样——”
      
      “哈哈哈,这次我给你打电话了,可怨不了我,谁让你没口福?”徐东明打趣白茂两句,好奇问,“昨晚干什么去了?怎么起这么晚?”
      身为白茂的经纪人,徐东明对白茂很了解,知道后者生物钟一直算固定。
      
      一般情况下,白茂早上七八点就会醒,今天竟然一觉睡到下午两点?
      稀奇!
      
      白茂笑嘻嘻道:“去探索神秘世界了。”
      
      “?”徐东明一头雾水,“什么神秘世界?算了,你看我说的那个综艺了没?”
      
      白茂:“还没,今天开始补课。”
      
      徐东明:“行。你嫂子让我下午陪她逛街呢,都化好妆了,我先不跟你聊了啊。等晚上咱俩视频。”
      
      白茂犹豫一瞬。
      
      郁向沉已经连着来了两天,白茂自认已经被榨干,但郁向沉……瞧他刚做完还要着急走的模样,显然精力充足。
      万一今晚他又来,白茂就不太方便和徐东明视频。
      
      他含糊道:“到时候再说。”
      
      挂断通话,白茂慢悠悠看其他消息。
      
      有王姨的消息,说中午来做了饭,但做好后见白茂太困,就没喊起,白茂要是醒了,可以叫王姨过来再重新做。
      白茂懒得那么麻烦,直接回:「王姨,我把饭热一热就能吃,您不用过来了。」
      
      还有昨天刚加的白笙护花使者一号。
      
      护花使者一号:「你真的没打白笙?那为什么之前在教室,白笙看见你拎椅子,会吓得下意识躲到我身后?你明明就是欺负他了!」
      
      白茂“啧”了一声。
      
      这小孩,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他回:「提醒你一下,问问题是要给钱的。」
      
      一号显然经常看手机,白茂这条消息发过去没多久,就收到一条五百块的转账。
      
      白茂微微一笑,继续打字:「友情提示,你刚刚问的是两个问题。」
      
      &
      与白茂互发微信的护花使者一号尚同瑞,此时正拍戏,他坐在片场的小马扎上,眼睛死死盯着手机,一副要凭借视线,将手机直抠出一个窟窿的模样。
      
      他气到忍不住开始抖腿。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他仅仅是对白茂之前回复他的消息产生合理质疑,按理说白茂根本不该收费!可他不但收了,甚至还说这是两个问题,要收一千!
      太过分了!!
      
      不行,之前的五百块已经发过去,却对应的是第一个问题,而尚同瑞更想知道第二个问题的答案。
      
      他很快下定决心,又给白茂打过去五百。
      
      ——他倒要看看,白茂会怎么回复他!
      
      终于,回复来了。
      
      白茂:「第一个问题,真没打过。第二个问题,我怎么会知道他躲你身后干什么?你直接去问白笙吧。」
      
      尚同瑞:“???”
      
      靠。
      这不等于没说么???
      
      上当受骗了!!!
      
      尚同瑞之前不想询问白笙,是因为白笙每次提起自己的二哥,都会特别难受。他心中对白笙有好感,自然不想看白笙蹙眉捂心口的模样。但是现在,显然,他必须要去问问当事人,才能揭穿白茂的真面目。
      
      尚同瑞直接起身,走到一旁的化妆间,给白笙打电话。
      
      很快,电话通了。
      
      “同瑞,你找我有事?”白笙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好听。尚同瑞顿时觉得自己心中的烦躁和郁闷都被抚平,他说:“笙笙,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的声音怎么这么严肃呀?你问吧。”
      
      尚同瑞:“……你那个二哥,之前有没有打过你?”
      
      白笙显然一愣,好几秒都没有出声,之后带着一点支支吾吾,回复说:“同瑞,你怎么会这么想?他……他是我二哥,怎么可能会打我……”
      
      白笙小心翼翼的声音,已经让尚同瑞确信,这件事是发生过的。
      
      他正怒火中烧,听白笙又问:“你和我二哥加了微信吗?聊什么了?同瑞,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你帮我随便问几个问题,我把钱转给你,你给我二哥,好不好?”
      
      尚同瑞惊呆了。
      
      明明在教室时,白茂对白笙爱答不理的态度,大家都看在眼里,甚至白茂有可能家暴过白笙,白笙却不计前嫌,还想着给白茂补贴?
      
      白笙怎么可以这么好?
      不愧是他喜欢的人!
      
      尚同瑞心疼坏了,立刻答应下来:“笙笙,你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
      
      说是这样说,但他却并不打算真便宜了白茂。
      
      这样的坏人,就应该付出应得的代价!
      
      尚同瑞绞尽脑汁,思索怎么对付白茂时,白茂正在鸟笼看综艺,笑得直打滚。
      
      下午四点,白茂结束了第二集综艺。
      他起身活动了下身体,站在阳台处,看向外面昏暗下来的天,突然想到什么,火急火燎地回到电脑前,打开自己珍藏的文件夹,开始挨个搜索。
      
      过了会,白茂挑中一部主角都很美型,开场就入正题,不过前戏特别长的片子。
      
      他直接打包给郁向沉发过去。
      
      白茂:「学习资料。」
      
      发完消息,白茂再次打开综艺。
      
      “哈哈哈哈这也太好笑了吧——”
      
      &
      郁向沉靠在座椅上,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患有分离性心理障碍,也就是俗称的双重人格。
      
      每个月头三天的夜里,副人格都会暂时得到郁向沉身体的掌控权,并在早上七点准时归还。两个人格之间并不共享记忆,而身为主人格,郁向沉也并不想像监视犯人一样,监视自己的副人格,这导致他从不知道,副人格出现后都会做什么。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副人格没有辜负他的信任,惹出什么特别的麻烦,不过无一例外的是,身体回归后,郁向沉都会感到异常疲惫。
      
      这个月却有细微的不同。
      头一天还好,疲劳程度与之前差不多,但后两天却尤甚。
      
      这两天夜里,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跑马拉松?
      ……以他对副人格的了解,不应当。
      
      郁向沉心中思索一瞬,摇摇头,懒得探究更多,他正打算起身煮杯咖啡继续工作,突然收到一条消息,一阵特殊的铃声响起。
      不用看就知道,又是白茂发来的。
      
      “学习资料?”
      
      是表演技巧之类的内容?
      白茂给他发这个干什么?
      
      以郁向沉的身份,当然不需要学习这方面的任何内容,但白茂既然给他发了,应该就是想让他看看。
      难道是白茂之前上表演课的表现?
      
      郁向沉沉吟,原不打算看,但煮完咖啡回来,处理好手头的工作,最终还是移动鼠标,将压缩的文件夹下载下来。
      
      是个视频文件。
      意料之中。
      
      郁向沉随手点开,他端起咖啡,身体闲适地向后靠,打算欣赏青年在课上的表演。
      
      “嗯嗯啊——”
      “不要——”

  • 作者有话要说:  郁向沉:……
    来晚了!我写的好慢呜呜呜,我是个废物。
    感谢羽落雨城的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