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 12 章 ...

  •   白茂收到郁向沉的回复,缓慢打出一个问号。
      
      什么玩意儿?
      再过几年,他也会那么大?
      
      真的假的啊?
      
      白茂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
      
      他脑海中不自觉回想起之前看到的郁向沉那个长度,脸上慢慢染上一层绯色,之后故作严肃,打开百度搜索——男人那地方,过了22岁还能再长6cm吗?
      
      显然。
      和白茂一样,有这类问题的朋友不在少数。
      
      他很快选中一个问题最为相似的,点进去,往下翻,看到医生回复:「您好,过了20岁左右基本就不会发育了。」
      
      白茂不信邪。
      
      医生回复:「您好,根据您所描述的情况分析,成年后,是不能二次发育的,平时应该积极锻炼身体,增强体质,如果对自己的长度不满意的话,可以做手术。」
      「您好,您这种情况可以通过手术……」
      
      白茂:“……”
      白茂喃喃道,“这倒也不必。”
      
      ……也是。
      身高也就罢了,确实有二十三,窜一窜这个俗语,但从来都没有人说过,都这个年纪了,下面也能跟着一起窜一窜。而且就算是窜,也不可能窜那么长!
      
      这时候再看郁向沉发来的消息,白茂就觉得有些微妙了。
      
      金主该不会是在炫耀吧?
      
      白茂冷哼一声,将手机一扔。
      
      “骗子!”
      
      &
      王姨中午提前两个小时准备,给白茂做了顿大餐:“今早郁先生还叮嘱我,说你太瘦了,让我好好给你补补。”
      
      白茂握着筷子,好奇问:“郁先生还说什么了?”
      
      王姨想了想:“旁的没说什么,就说让我这两天多照看你。”
      
      白茂抿唇一笑:“郁先生多虑了,王姨哪天没照看我?”
      
      王姨听白茂这话,心情愉悦,脸上的皱纹都堆在一起,起身说:“反正也是闲着,我再给白少做几道甜点吧。”
      
      白茂一愣,哀嚎道:“王姨,太多了吃不下——”
      
      王姨:“吃不完还可以拿去给你经纪人吃嘛。反正不会浪费了。”
      
      盛情难却,白茂坐上徐东明的车,往公司去上表演课时,拎了两盒点心:“王姨做的,一盒给你,一盒等会儿给老师。唉……你是不知道,王姨也太热情了叭,我都说了不要不要,她还非要做。”
      
      徐东明从后视镜扫了眼白茂,见后者嘴巴一副无奈的语气,脸上却带着明媚的笑,不禁嘴角也跟着勾起。
      他跟着点头,附和道:“是是是,都怪王姨。”
      
      白茂:“哎呀也不能这么说人家。”
      
      徐东明翻了个白眼:“好赖话都让你说尽了。”
      
      白茂哈哈大笑。
      
      他的笑声很清朗,富有感染力,听得徐东明也跟着笑起来。
      
      他在心中不禁感慨。
      当初以为白茂被白家认回去,终于有靠山,再也不用过苦日子,却没想到,白家是另外一个龙潭虎穴,根本不值得托付,真正带着白茂脱离苦日子的,是堪称陌生人的郁向沉。
      
      郁先生真是个好人啊……
      
      “对了,小白,白家最近联系你没?”
      
      白茂懒洋洋地刷小视频:“没。”
      
      自从和白家人闹翻后,白茂做的很绝,一点后路都没留,把白家所有人的电话等一律拉黑,又因为从不接陌生号码,所以白家人想找他,除非去公司大门口堵,但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自称是豪门上层圈子的白家人可做不来。
      
      徐东明道:“白家那个领养的,叫什么……白笙,参演了王导的一部大制作,这两天杀青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白茂:“不知道。”
      
      从白家出来后,白茂根本不给白家眼神,所以白笙做了什么,他一直没关注过。
      
      现在听到徐东明的话,他恍然大悟。
      
      ——怪不得白笙不演那部必火的电视剧,原来是去拍电影了。确实,电影听起来可比电视剧的逼格高多了。
      结果那部电视剧就便宜白茂了!
      
      白茂喜气洋洋。
      
      “那你要注意一下了,你们俩现在都进娱乐圈,这个地方……你也知道,大染缸似的,一点东西就炒的翻天覆地,不管你们俩谁红了,身世问题都很可能被拿出来做文章,到时候白家要是倒打一耙……”
      徐东明皱皱眉头。
      
      白茂非常淡定:“不怕。我有郁先生。”
      
      徐东明:“……倒也是。”
      
      “对了,公司这边给你接了个综艺。”
      徐东明又说,“旅游综,游山玩水做游戏的,你是其中一期的飞行嘉宾,随便玩玩就行,就当度假了,还有钱拿。资料等你上完课我再给你,等回去了你看一下之前播出的那几期,熟悉下嘉宾风格,别到时候太突兀。”
      
      “行。”白茂一口答应。
      
      告别徐东明,白茂进公司上课。
      
      白茂所在的CDL娱乐公司,虽然不算大厂,但对艺人的待遇还不错,每周都会有老师开课,课表公开,公司里所有艺人,谁有空都可以来。
      白茂是其中蹭课比较积极的人之一。
      他和老师关系都还不错,刚把王姨做的小点心送给老师,两人正聊着,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声。
      
      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被好几个人簇拥着走进教室。
      
      ——是白笙。
      
      白笙脸上带着腼腆的笑,正与周边人说笑,目光触及白茂时微微一愣,面露惊讶,似乎没想到白茂也在这里。
      他当即停住脚步,对着白茂的方向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这幅明显的模样,当然会引起他人注意。
      
      “白笙?怎么不走了?”其中一人长相英俊,就跟在白笙身旁,见状,他顺着白笙的目光看向白茂,神色中带着打量,“你们认识?”
      
      “我们……”白笙咬住下唇。
      
      他没继续说下去,而是紧盯着白茂,视线中带着期盼,一副很想听白茂回答这个问题,再来确定两人之间关系的模样。
      
      白茂却早已经收回视线。
      他一脸若无其事,口中哼歌:“该配合你表演的我演视而不见……”
      
      站在白茂旁边的老师听得清楚,噗嗤一声笑出来。
      
      白茂高兴地问:“好听吧?”
      
      老师瞥他一眼,笑道:“好听是好听,不过你一点技巧都没,纯粹KTV水平,幸好声乐老师不在,不然他一脚踹你屁`股。”
      
      白茂:“当然要背着声乐老师偷偷唱。”
      
      白笙的护花使者见白茂和老师聊天,一点目光都没分给白笙,搞得白笙一个人唱独角戏似的,顿时不高兴了。
      
      “你叫白茂是吧?怎么这么没礼貌?没看见有人在跟你说话吗?”他上前一步,伸手想抓白茂的手臂,却被白笙拉住。
      
      白笙美目中带着一丝受伤,他低垂着头,说:“……还是算了。他应该不想被打扰吧。毕竟是我亏欠了他。”
      
      护花使者皱着眉头。
      他倒是听白笙说过一点内情,这位在公司待了两三年的艺人叫白茂,是白笙的二哥,因为和家人关系不和,所以离家出走什么的……
      
      但白茂离家出走,关白笙什么事?
      他根本就没有必要自责!
      
      护花使者当即想说什么,老师却拍拍手,打断道:“行了,时间到了,都去座位上坐着,上课了。”
      
      众人只得先找位置坐下。
      
      白茂笑眯眯心想,王姨的小点心没白送!
      
      一节表演课上完,白茂记了很多笔记,下课后,他一股脑拍下来给郁向沉发过去,表示今天的金丝雀也有好好学习。
      
      一切妥当。
      白茂刚准备起身,余光看到白笙那群护花使者又来了。
      
      好家伙。
      没完没了了还?
      
      白茂直接抬起一张板凳。
      
      “干什么呢你,公司内部禁止打架斗殴啊!”
      护花使者吓了一跳,都有点不敢上前了。
      
      在场的都是艺人,未来可是要做大明星的,万一打架的时候磕着碰着,在一些显眼的地方留下伤疤可怎么办?
      虽然他确实想为白笙讨回公道,但也不至于做到那种地步。
      
      “啧。”
      白茂却只是将板凳搬出来。
      他坐在凳子上,试图讲道理,“你们怕什么?我是那种暴脾气的人吗?”
      
      白笙:“……”
      
      白笙听到这话,眼皮一跳,突然想起之前在白家,白茂狠狠甩白荆的那一巴掌。
      虽然巴掌甩在白荆脸上,但白荆个头大,依然被打的偏过头去,身体不稳,可见白茂用了多大的力气。
      后来白荆脸还一直肿着。
      
      这还不算暴脾气?
      
      他脸色有些苍白,下意识往护花使者身后躲了下。
      
      这个小动作看起来完全出于本能。
      
      护花使者眼中登时闪过一丝心疼。
      ——白笙在家里,到底都经历过什么,才会有这样的行为?
      
      一定是白茂!
      
      白茂在旁人各怀心思时,已经撸起袖子,将手中的笔记本另翻一页。他拿出手机,打开录音,抬头时面无表情,精致漂亮的五官,竟给人一种仿若能伤人的锋利感:“来吧,都想问什么?我时间宝贵,给你们打个折,听一句废话一百块,解答一个问题五百块。保证童叟无欺,绝不掺假,非常划算,值得一问。怎么样?”
      
      众人:“???”
      啊???
      听别人说话还得收钱???
      
      “……你想钱想疯了吧?”
      连护花使者惊呆了。
      
      这句话,也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白茂笑了声:“看在你是今天第一位顾客的份儿上,这个问题我破例给你免费。我现在确实挺缺钱,而且嘴巴耳朵长在我身上,规矩当然我来定,快点吧,来句痛快的,到底玩不玩?不玩我走了喔——”
      
      周围没人吭声,大家都被白茂的行为骚到了。
      
      一句话一百块,一个问题五百块?
      不是吧?
      还有人这么无耻!?这不是抢钱呢么??
      
      在场的人不缺钱,但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白茂这么明摆着将规矩给他们立好,说的清清楚楚,他们又自认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现在不红,以后也会红,还真不好因为这点小钱抵赖。
      
      何况白茂还录着音呢!
      
      万一因为随口说了两句,就被追着要钱怎么办?
      
      到时候给钱?心疼。
      不给钱?面子上又过不去。
      
      一时间教室内安静了。
      
      白笙嘴唇动了动,他眼眶微红,上前一步:“二哥,你如果缺钱的话,我这里有,我都给你。”他说着,掏出手机就要给白茂转账。
      
      护花使者当即不高兴了。
      
      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不会自己赚钱,还要白笙给钱?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讽刺,白茂先撇撇嘴:“别了,你们白家的钱,我可要不起。”他说完,扫一圈众人,见大都是看热闹的,起身说,“既然没人要问,那我就收摊了啊,有需求随时找我,支持支付宝微信转账,不支持POS机,因为我没买,谢谢。”他将凳子往回规矩放好,特意对白笙的护花使者说,“兄弟,包月有优惠。”
      
      护花使者:“……”
      
      眼看着白茂就要走,护花使者突然出声,“等等。”他掏出手机,冷冷说,“加个微信,我包月。”
      
      白茂玩味道:“真的假的?”
      
      “真的。”
      
      周围响起三两声“哇哦”的感叹。
      
      白笙:“?”
      白笙有些惊诧,“尚同瑞,你别……”
      
      名叫尚同瑞的护花使者摆摆手:“没事。”
      
      他扫了白茂的二维码,两人当场加上好友,白茂手指动了动,给这人备注“护花使者一号”,叮嘱说:“有问题直接问,先发红包后问问题,我看到消息会直接回。别问在不在,在不在这个问题也收费。”
      
      尚同瑞:“……奸商!”
      
      &
      回鸟笼的路上,白茂坐在副驾驶上,对着手机乐不可支,徐东明在旁好奇问:“什么事?怎么这么高兴?”
      
      正好红灯等待时间。
      白茂拿着手机,将界面给徐东明看:“看,发家致富新道路。”
      
      手机上,一个备注是“护花使者一号”的人,先给白茂发了个五百的红包,然后问:「你是不是打白笙了?」
      之后还有一句:「说好的童叟无欺,你的回答一定要是真实的。」
      
      徐东明大致明白了一点,无语:“……什么人那这是。”
      他气道,“你怎么可能打白笙?明明是白家的人欺负你!”
      
      白茂将手机收回来,一边将红包接了,一边给人回复,他安慰道:“哥,别气了,你看我都没生气。”
      
      徐东明:“你不气,我气啊,我替你生气。”
      
      白茂心中一暖。
      他轻声说:“没事,以后一定会有办法,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蝴蝶煽动翅膀,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得知原著剧情的白茂,就是那只蝴蝶。
      
      原著中的这个时间点,他可没有拍戏,更没有和郁向沉在一起,而是被郁晚天磋磨,辗转送给多人玩`弄。
      而现实中,因为和郁向沉的牵扯,导致白笙没接到一定会爆火的那部电视剧。
      
      剧情和原著中不一样了。
      
      所以一切都会变好的。
      一定。
      
      下午,白茂将投影装好,在鸟笼里拉片。
      当天晚上,八点左右,王姨前脚刚走,郁向沉又来了。
      
      这个年龄段,白茂正有感觉。
      他之前食髓知味,现在一看见郁向沉,顿时像是乳燕投林般扑上去,眼睛亮晶晶地挂在郁向沉身上,用脑袋蹭过去:“郁先生,你来了!”
      
      一个合格的金丝雀,要学会撒娇!
      
      郁向沉双手撑住白茂的腰。
      他嘴角勾起一点,挑眉问:“这么想我?”
      
      ——和昨天比,今天的小金丝雀变得如此热情,看来对他昨晚的表现很满意嘛。
      
      郁向沉心中得意,却故作冷静,他伸手掐着白茂细瘦的腰,用平淡的语调问:“是想我的人了,还是想我的技术了?”
      
      白茂一顿。
      
      呃。
      技术?
      ……郁先生竟然还有技术吗?
      
      白茂偷偷用微妙的眼神看郁向沉。
      
      这个男人!
      他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
      ↑
      特指技术。

  •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66个小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