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郁先生是一位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视频中的两个人还在扭,不时发出不堪入耳的声音。郁向沉面容沉稳,视线挪动,往一上一下的两人面庞上扫了眼,见都不是白茂,便面不改色,挪动鼠标将视频界面关了。他将手中的咖啡杯放在桌面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
      ——没心情喝了。
      
      学习资料?
      这就是白茂的学习资料?
      
      胡闹。
      
      郁向沉皱着眉头,一时间有许多训导的话想对白茂说,但仔细一想,又觉不对。
      
      如果没记错的话,白茂今年二十二了。
      
      ……二十二岁,都已经成年四年了。
      那个经常给他写信,因为不知道他的具体年龄,所以一直在信中喊他叔叔的孩子,确实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这么大,且步入娱乐圈,可以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了。
      
      而这种小视频……
      以白茂现在的年龄,其实私底下看看也没什么,只是郁向沉现在的身份是白茂的金主,白茂发给他,视频的性质一下子就从分享,变成了带有暗示性的挑`逗。
      
      自上次郁向沉发消息,明确跟白茂说明两人的关系后,白茂就没再做过这种事。
      
      郁向沉下意识觉得,这不应该是白茂会做出来的事。
      他不禁重新审视两人间的对话,发现以往白茂找他说事情,都会先喊一声“郁先生”,打字也一样,这次却没有。
      
      所以应该是——
      
      郁向沉一锤定音:「你发错人了。」
      
      &
      白茂收到这条消息,已经是晚上八点。
      
      他正趴在床上,与徐东明视频聊过几天要上的综艺。
      
      徐东明叮嘱:“常驻嘉宾里的两位前辈,资历都很深,几乎没什么黑点,粉丝很多。到时候你就当过去玩,不一定要和他们打好关系,不得罪就行。反正咱比较随性,不整人设那一套,而且我对你的魅力还是有信心的,就你那张脸,往那一站,我都不信有人会第一眼就不喜欢你……”
      
      被夸成这样,白茂觉得有些好笑。
      
      他正反驳:“你是因为有亲妈眼才会这么说……”手机突然震动,白茂微微一顿,将界面切出去,立刻看到郁向沉的回复。
      
      啊?
      发错人?
      
      视频没发错人啊。
      
      他特意给郁先生挑选资料,赶在夜里来临之前发过去,让郁先生好好学习,想着今晚若是对方来了,两人还能探讨一番学术,达成生命大和谐……
      结果就这?
      
      白茂眨眨眼。
      
      郁先生为什么会觉得他发错人了?
      
      难道他以为自己能力强悍,压根不需要学习?
      
      ……以昨日白茂和郁向沉见面后发生的事看,还真有这个可能!尤其白茂不好意思当面直说金主那方面不行。
      所以一口气用了四个小雨伞的郁向沉,当然会觉得自己很行。
      
      也或者……
      
      郁向沉根本没看里面的内容,只看名字是学习资料,以为白茂发错了?
      
      “哪是什么亲妈眼,我说的是实话。以你的性格,其实我也不用担心你会和旁人相处不好……”徐东明絮絮叨叨半天,发现视频对面的白茂在发呆。
      他狐疑问,“小白,怎么了?”
      
      白茂:“哥,等下,我收到一条郁先生的消息。”
      
      徐东明一听是郁向沉发来的,当即安静,等白茂回复。
      
      白茂打字:「郁先生,您看到视频里面的内容了么?」
      
      书房。
      郁向沉瞥一眼消息。
      
      他拿起手机,打字:「我原以为是你的表演课内容,就打开看了下。」然而字打出来,郁向沉又觉得这种解释多此一举。
      
      郁向沉在这方面拎得很清。
      
      在他看来,“长腿叔叔”郁向沉可以这么回复,因为他资助白茂长大,希望看到白茂的成长和成绩,这也是之前他愿意点开文件的原因之一。
      但“金主”郁向沉不可以,万一又让小朋友误会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郁向沉将上面的话删除掉,简洁明了地回:「看了。」
      
      白茂:“……”
      
      嚯!
      郁先生都看了,还能那么回他,那显然,他对自己的能力确实很自信。
      
      白茂不禁思索。
      
      等下次郁先生来了,他要不要像条死鱼一样躺在床上,一声不吭,从身体和实际感受上表达出郁向沉不行这个事实?
      
      不行不行。
      ——合格的金丝雀,应该让金主在这方面感到愉悦和满足。
      
      不然金主做着做着没兴趣,不乐意了,找别人怎么办!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白茂瞬间想通。
      
      他非常上道,立刻道歉:「好的,非常不好意思,郁先生,这次的事情是个意外,下次不会发错了。」
      
      算了算了。
      就这样叭,大不了下次他多撒娇,引导一下郁先生好了。
      
      下一秒,郁向沉的消息又来了:「下次注意就好。」
      公事公办的一句叮嘱。
      
      然而在几秒后,郁向沉又补了一条:「我没有那种世俗的yu望。」
      
      白茂:“???”
      
      啊?
      啊???
      
      白茂:“……”
      
      看着消息,白茂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回什么。
      
      他心中疯狂吐槽。
      
      ——所以郁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叫没有那种世俗的yu望?这句话,您之前在墙上疯狂顶我的时候怎么不说?现在不觉得冠冕堂皇?
      
      就尼玛离谱。
      
      白茂猛男无语。
      
      白茂毫无灵魂地回复:「好的郁先生,我记住了。」
      
      他将手机切回视频界面:“哥,回复完了,咱们继续。”
      
      当天晚上,白茂做好综艺的笔记,洗漱完,觉得郁先生如果技术变好,爽的是他,所以不管郁先生怎么没有世俗的想法,白茂都还是撑着困意,去观摩了两三部学习资料,觉得学的差不多了,才躺在床上入睡。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等下一次探讨技术问题,他一定化身莬丝花,死死缠着郁向沉,充分发挥嘤嘤怪的优势,强迫郁先生学习技巧!
      
      然而接下来几天,郁向沉再也没来鸟笼。
      
      白茂不由思忖,难道是上次发的学习资料,让聪明的郁先生意识到什么,导致他心灵大受打击,不愿意来了?
      
      ……靠。
      得不偿失了!
      
      &
      《旅行吧》是一档国内知名旅游类综艺节目,目前已经拍摄到第二季,每一期都有四位常驻嘉宾和两名飞行嘉宾。因为笑点较多,又带领观众领略祖国好山河,每期还会实打实的做公益,所以节目热度一直都还算不错。
      
      白茂能上这个综艺,完全是因为其中一个常驻嘉宾,是CDL娱乐公司里的艺人,也就是白茂同公司的前辈。
      
      自选秀节目后,白茂的曝光率直线下降。
      
      他虽然拍摄了电视剧和网剧,但都没有过审,取得上线备案号。三个多月过去,就连选秀节目都不炒冷饭了,只有一个运动鞋的广告还在强撑流量,所以公司有意让前辈带白茂露露脸,免得被观众遗忘。
      
      “徐坚前辈好。”
      白茂一上车,先微微弯腰,恭敬打招呼,下一秒就看到摄像头怼过来。
      
      他瞪圆一点眼睛,“这就开拍了?”
      
      “对。小白头一次上这类综艺吧?”徐坚就是那位和白茂同公司的艺人。他笑眯眯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说,“过来坐。”
      
      白茂感激一笑,钻过去挨着徐坚坐下。
      
      他和徐坚之前在公司顶多也就是点头之交。虽然公司让徐坚多照顾白茂,但这个“照顾”,更多体现在让白茂能上综艺这一点上,徐坚把飞行嘉宾的名额给白茂,已经算完成任务,至于别的部分照顾多少,是徐坚自己把握这个度。
      
      白茂不是那种傻白甜,知道徐坚帮忙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他很承情。
      
      徐坚乐呵呵说:“你之前拍的那个运动鞋的广告我看了,非常好,大冷天的只穿短袖短裤,却硬生生跑出一身汗,不容易吧?那导演我认识,他啊,就喜欢精益求精,不过你虽然辛苦一点,成片效果还是好的。”
      
      “是的是的,导演很厉害,成片特别好,而且这是工作,都是应该的。”白茂眼睛亮晶晶的,一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谢谢前辈夸奖。”
      
      瞧瞧。
      广结善缘果然是对的!
      
      两人是最早上车的人。
      
      过了会,剩余三名常驻嘉宾都到了,只剩下最后一个飞行嘉宾还在路上。常驻嘉宾中一名女性三名男性,哪个成就都能压白茂一身,不过四个人性格都非常随和,众人挤在九座商务车内,闹闹哄哄地说笑。
      
      白茂能说会道,长得精致漂亮,人又机灵,没多久就和前辈们打成一片。
      
      直到最后一个人抵达,上车说:“大家好,我叫尚同瑞。”
      
      白茂:“?”
      
      来人竟然是白笙的护花使者一号!
      
      白茂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尚同瑞,忍不住多看对方两眼。
      ——这位可是白茂最近的大客户,短短一天就给他带来足足一千五的收益!而且后续只要白笙表演的卖力,肯定还有更多进账。
      
      简简单单赚钱发财!
      
      要是上学的时候,也能遇到尚同瑞这么好骗的人就好了。
      
      单看这点,白茂真心实意喜欢尚同瑞。
      
      他热情地打了个招呼:“你好啊。”
      
      尚同瑞却只是看白茂一眼,神色冷淡:“你好。”
      
      尚同瑞在圈内有名气,算半个流量,也是公司最近力捧的新人。
      
      据说他是个富二代,进娱乐圈完全是玩票性质,之前拍摄的好几部剧,全部都是带资进组,可谓是财大气粗。
      
      他和白茂基本算是同期出道,但与沉寂了两三年的白茂不同,尚同瑞初入荧幕,就获得了大量好评,后来也稳扎稳打,慢慢走进观众视线。时至今日,尚同瑞已经有拿得出手的好几部作品。
      
      只不过,他年龄比较小,比白茂还小两岁,才将将二十,从小到大,他又从没遇到过什么挫折,所以人比较天真。
      
      不然也不会被白茂骗。
      
      在原著中,他更是将“人傻钱多”这个称号贯彻到底。因为喜欢白笙,他无偿给白笙投资了好几部电影电视剧,这其中还包括两部非常吃钱的文艺片,白笙拿奖拿到手软,但观众不吃这类型,尚同瑞亏本亏到妈都不认识。
      
      最后换来白笙一张卡:“你是个好人,我一直把你当弟弟看。”
      
      简直大写的一个“惨”。
      
      路上,两人基本没说话,等抵达机场,下车时,尚同瑞撞了下白茂:“你等着吧,我早晚让全世界的人都看清你的真面目。”
      
      白茂一看见尚同瑞,就想起后来尚同瑞被爸妈混合双打,最后揪着耳朵回去继承家产的模样,好笑道:“我什么真面目?”
      
      尚同瑞一顿。
      
      他顺手将两人的收音都关了,控诉道:“你家暴弟弟。”
      
      虽然尚同瑞心中已经确信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但毕竟还没真的棺盖定论,免得消息先传出去,所以他才把收音关了。
      他嗤笑一声,上下打量白茂,“而且你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还学人家小学生初中生离家出走,真是幼稚。羞不羞脸?”
      
      ……这话也不是什么成年人能说得出口的。
      
      白茂奇道:“……离家出走?白笙这么说的?”
      
      尚同瑞讥讽道:“怎么了,难道不是吗?”
      
      “看在你还知道关收音的份上,这几句问题我就不收钱了,再免费送你点。”
      白茂拍了拍尚同瑞的肩膀,笑眯眯道,“我是选秀节目后才被白家认回去的,但只在白家住了两天,就因为客房的被子潮湿,空调还坏了,大冷天的,我冻得要死,我大哥还试图软禁我,想把我卖了,感觉实在待不下去,才走的。”
      
      尚同瑞:“???”
      
      白茂玩味一笑:“怎么样?这个消息够劲爆吧?”
      
      白茂是受害者,并不怕将这事说出去。
      
      何况他说的句句是真。
      
      尚同瑞要是把这事宣扬出去,该担心的不是白茂,反而应该是白家,和刚进入娱乐圈的白笙。
      
      不过身为护花使者一号,他应该不会那么做——对使者们而言,白笙可比他们的命都重要。
      
      想到这里,白茂顿觉无聊。
      
      尚同瑞还有些不信。
      
      他狐疑看白茂两眼:“你骗我玩呢吧?”
      
      虽然白茂说话时语调平静,且十分简洁,不像是那种拙劣的扯谎,但尚同瑞仔细一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主要是内容太不真实了。
      
      ——尚家和白家有商业往来,尚同瑞身为尚家的孩子,也听说过白家刚认回儿子的消息,而白家搞新能源,近年来也算风生水起,最起码是不缺钱的,怎么会让白茂住客房,空调坏了不修,还软禁?
      难道不是应该更疼,更爱,弥补之前发生过的遗憾吗?
      
      白茂所说的,真的是21世纪会发生的事情吗?
      
      不可能吧?
      
      白茂却懒得再和尚同瑞继续交谈。
      
      爱信不信。
      
      他直接说:“之前给你说了好多免费内容,都没要你钱,我吃亏吃大发了,从这句开始要收费。你想知道我骗没骗你,先给钱。”
      白茂伸手。
      
      尚同瑞不缺这么一点钱,但他不想便宜了白茂。
      
      白茂见状,耸耸肩,转身往前去追其他几人。
      
      &
      《旅游吧》这一期去的是一处还未开发成旅游区的古镇,地理位置比较偏僻。
      
      众人下飞机后转高铁,转完高铁又转大巴,来来回回,苦不堪言,再兴奋也蔫了,不过在乘坐导演组的商务车,顺着盘山公路上山,遥遥从高点看到被大山环绕住的古镇后,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整个古镇依山而建,从山脚到山腰,混着绿色的植被,隐约可见错落有致的古色古香的建筑物。
      一条蜿蜒而富有美感的河流,从山脚边的十几栋建筑物穿过,河中有撑着船正在打渔的船夫。
      
      “太美了吧。”
      嘉宾之一感叹。
      
      白茂也是这么想的。
      
      手机被节目组收走,白茂临时问导演借了下手机,变换好几个角度,将这一幕美景永久定格,并发到群里。
      
      等拿到手机,就把照片给郁先生发过去。回到北城后,还可以把照片洗出来,寄给长腿叔叔。
      
      白茂眼睛一弯,心情愉悦。
      
      一旁,尚同瑞忍不住频频看向白茂。
      
      他还在思考白茂之前说的话,一方面,他信任白笙,但另一方面,又觉得当时都收音了,手机也不在,不可能录音,白茂没必要骗他。
      
      何况当时白茂的表情……
      
      都是演员,尚同瑞觉得,那一刻,白茂的情感特别真。
      ——他对白家的失望,都藏在他平平淡淡的几句话中,让人听了,就觉得心中酸楚。
      如果这是演的,那白茂的演技未免也太好了。
      
      此时,猝不及防间看到白茂的笑容,尚同瑞微微一怔。
      
      即便他之前一直对白茂没什么好感,此时也不得不承认,白茂确实是好看的,放在整个娱乐圈内,都顶顶好看。
      
      在颜值当道的今天,白茂之前竟然一直没红?
      
      真奇怪。
      
      “看我干什么?”白茂突然问。
      
      尚同瑞瞬间反应过来。
      
      他手心当即出了一点汗,但他不想承认自己看白茂的笑容看呆了,于是故作镇定地反驳:“谁看你了,我只是在想你之前说的话。”
      
      白茂笑了下:“那您慢慢想。”
      
      又过半个多小时,车辆终于驶入古镇。
      
      在导演组的安排下,嘉宾六人全部住在镇长家,因为提前打过招呼,镇长家收拾的很干净。
      
      唯一的女性嘉宾自己一个房间,另外两名嘉宾抽签中了环境比较好的双人间,互相推推搡搡,喜气洋洋地走了。
      
      剩下的白茂、徐坚和尚同瑞三人睡大通铺。
      
      “走吧,去看看房间。”
      
      徐坚率先走进房间,一看到里面的环境,就“啊”了一声。
      
      白茂探头,发现放了大通铺的房间最小,而且床铺上竟然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看着就硌人的硬板。
      
      一般综艺为了笑料,确实会特意制造这些难题。
      
      “导演这就过分了啊——连个被褥都不给,这要怎么睡觉嘛?我这一左一右,还带了两个嗷嗷待哺,第一次参加节目的小朋友呢,就这么不给情面?这让人家以后怎么看待我们节目啊。大家都不愿意来了怎么办?”
      徐坚哭笑不得,双手一摊,对着镜头一通输出。
      
      白茂当即在旁边帮腔:“就是!小朋友要生气了!”
      说完一脸揶揄,看向尚同瑞,“快生气!”
      
      尚同瑞:“???”
      
      尚同瑞见不得白茂用这种看小孩子的表情看他,他顿时脸色涨红,反驳道:“谁是小朋友了!?我都二十岁了!”
      
      徐坚见两人斗嘴,忍不住笑起来:“年轻就是好啊。”
      
      打趣归打趣,活还是要干的。
      
      白茂从一旁的衣柜里拿出被褥等物,因为存放的时间过长,上面有股味道,白茂立刻抱去院子里晾晒。
      抽中双人间的前辈恰好出门,见状问了具体情况,得知大通铺那边的条件,顿时幸灾乐祸,哈哈大笑。
      
      “幸好我们抽中的是双人间,东西都是备好的,哈哈哈。”
      “耶!”
      
      “要帮忙吗?”
      “不用,我自己能行。”
      
      “其实我们也就是随口问一句,哈哈哈哈。”
      
      白茂哭笑不得。
      
      他手脚麻利,整理床铺的行为十分熟练,徐坚是前辈,看到这一幕,也愿意分白茂镜头,正好乐得轻松,就站在一旁,背着手看白茂忙活。
      
      他问:“你之前在家里也干活?”
      
      白茂一笑,含糊道:“差不多。”
      
      他不想在镜头里说他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的事,总感觉像是在博同情。何况那段时光,对白茂而言真没什么好说的。
      
      尚同瑞闻言,看白茂两眼。
      
      他和白茂差不多年龄,即便是所有人当中最小的,也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干,便一脸别扭地上前,搭白茂的手,一起晾东西。
      
      已经是下午三点多,来不及做更多活动,六人小分队直接前往镇上的小学捐献物资,并和小朋友们做游戏。
      
      等到太阳快落山,放学了,众人才回到镇长家。
      
      白茂和尚同瑞将晾晒的被褥等全部抱回房间。
      
      他开始铺床。
      
      徐坚起身:“同瑞跟我一起套被子吧。”
      
      尚同瑞捏着被子的一角,傻眼了。
      
      身为富二代,尚同瑞从小养尊处优,他从没干过这种套被子的活,都是阿姨帮他换的被单,一时间,尚同瑞笨手笨脚,不知道该怎么做。
      
      最后还是白茂从旁指点,他才微红着脸将被子套好。
      
      原以为白茂要数落他两句,没想到对方什么都没说。
      
      等找到单独相处的机会时,尚同瑞忍不住将麦关了,追问白茂:“你是不是在心里嘲笑我蠢?”
      
      白茂一愣:“什么?”
      
      尚同瑞觉得白茂是故意的,目的是想让他亲口说出自己的愚蠢行为,但他莫名的特别在意这个,便咬牙说:“……就叠被子那事。”
      
      白茂:“哦。没有,我觉得你这样也很好啊。”
      
      尚同瑞:“?”
      
      看出尚同瑞眼中的疑惑和怀疑,白茂笑了下,他抬手,也将麦关了,轻声解释:“这说明要么你家庭条件很好,要么你的父母特别宠你,什么事情都帮你做了,不需要你动手。家庭条件好,和被宠着长大,有什么不对吗?很让人羡慕啊,多少人想过这样的生活呢。”
      他冲尚同瑞的收音器抬了下下巴,“而且你这么长大,也不算特别熊孩子,在尚且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易冲动,易轻信他人,也易被当枪使。
      不过从一些小细节上看,不是什么坏人。
      
      尚同瑞神色复杂。
      
      他深吸一口气,正想说他现在对白茂有所改观,下一秒,就见白茂摊开手,说:“刚刚两个问题,一千块,你没异议吧?如果手头没有现金的话,支持下节目之后,支付宝或者微信转账喔。”
      说完,白茂挑眉,“以你的身份,应该不会赖账吧?”
      
      尚同瑞:“……”
      
      尚同瑞脸一黑。
      
      妈的。
      一瞬间所有的感动和复杂情绪都没了!!!
      
      这个掉进钱眼里的男人!!!
      
      &
      吃过饭,天都已经黑透了。
      小镇居民睡得早,嘉宾们忙活了一天,也都感觉十分疲惫,众人依次洗漱过后,躺在床上睡觉觉。
      
      尚同瑞就睡在白茂身侧。
      
      白茂入睡很快,几乎刚上床,就已经缩在被窝里睡着了。
      
      尚同瑞顺着从窗户里透进来的月光,静静看了会白茂的侧颜。
      
      半个小时后,辗转反侧的尚同瑞心中焦灼,终于忍不住摸黑下床,刚打开门,听到白茂迷迷糊糊地问:“你干什么去?”
      
      尚同瑞:“上厕所。”
      
      白茂:“哦。”
      他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尚同瑞像是做贼一样,找已经睡下的导演借手机,去偏僻的地方打电话。
      
      “妈,我想问问白家……对,就是那个搞新能源的。”
      尚同瑞慢吞吞,将白茂给他说过的话,大致复述了下,“妈,你帮我打听一下,这事真的假的啊?”
      
      半晌,尚同瑞听着自己母亲温婉的声音,慢慢睁大眼睛:“……怎么会这样?白家为了打入上层圈子,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郁晚天?那个人不是公认的爱玩——白家愿意把自己的儿子给人玩?还是不结婚的那种?”
      
      “……就算丢了十几年,没什么感情,那也是亲生的啊,怎么能这么做?”
      尚同瑞一脸震惊。
      
      他从小在很好的家庭氛围中长大,父母都很好,身边人又都是同一个圈子的,时间久了,多少有点身边即世界的感觉。
      他完全不敢相信,这种离谱的事情,竟然真的会发生在白茂身上。
      
      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吗?
      
      挂断通话,尚同瑞一脸复杂。
      
      他心中乱糟糟的,回想起白笙之前对他说过的话,心中空落又迷茫。
      
      虽然白笙从未真正说过白茂的坏话,甚至对白茂很好的样子,但他偶尔透露出来的讯息,足够尚同瑞和他身边的人,拼凑出一个脾气暴躁,被亲生父母接回家中,却不开启新的生活,反而怨天尤人,并对白笙这个抢了他荣华的养子恨之入骨,最后因为父母稍微训斥了几句,就离家出走的人物形象。
      
      然而真正接触下来,白茂完全不是那样的人。
      
      将手机还回去,轻手轻脚回到房间后,尚同瑞看着白茂的睡颜,一直睁眼到天亮,才终于迷迷糊糊睡着。
      
      第二天。
      
      昨天一路颠簸过来,白茂身体困乏,睡了特别香的一觉,几乎一夜无梦。他早早起床,和徐坚一起,帮着婆婆一起做早餐。
      
      小镇在大山里,条件不是很好,做饭用的还是灶火,烧的是麦秸秆和玉米秆。
      
      白茂会做饭,但没用过这种做饭工具,他不得章法,没多久就被熏得灰头土脸,只能哭笑不得地去洗脸。
      
      洗完脸出来,就看见魂都没了的尚同瑞飘出房间。
      
      白茂吓了一跳:“昨晚没睡好?黑眼圈这么重?”
      
      尚同瑞看着白茂,欲言又止:“……没什么。”
      他小声说,“你放心吧,等我拿到手机,就给你转账。”
      
      白茂:“……行。”
      
      这人怎么突然开窍了?
      不过有钱就行!
      
      白茂苦日子过多了,深知金钱的重要性,尚同瑞愿意给钱,白茂登时心中美滋滋。
      
      这一天的活动多姿多彩。
      
      众人在小镇内游玩,做了好几个导演组给的搞笑小游戏,途中还游了船,中午吃过饭,他们去慰问镇内的留守老人,又马不停蹄去爬山,看了一场落日。
      
      当天晚上,因为节目组的要求,几人又围在镇长家的客厅,开了一场茶话会。
      
      至此,素材终于足够,导演不再安排内容。
      
      有嘉宾还要拍戏,档期撞了,当场离开。
      
      白茂和其余几人没什么行程,在镇长家里毫无灵魂地睡一夜,休养生息,等第二天,终于可以打道回府。
      
      来时,众人喜气洋洋。
      去时,众人身心俱疲。
      
      白茂上车前,站在徐坚身旁,感觉头晕眼花,忍不住问:“徐前辈,这个综艺一直都是这样的强度吗?我之前看了几期,明明感觉还算好。”
      
      这马不停蹄的程度,可比拍戏还要累!
      
      徐坚笑了下:“是的,现实累成狗,剪辑五分钟。”
      
      白茂:“……”
      
      想到之前爬山的画面,估计剪辑下来,确实五分钟连都不到!
      
      惨绝人寰!
      
      白茂坐在安静的商务车内,整个人几乎窝在座椅里,他拿回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郁先生一股脑地发自己之前拍的照。
      
      发完图片,白茂开始疯狂暗示:「郁先生,我今晚八点左右到家,接下来几天都没有工作,会有很多空闲时间。」
      「小猫猫歪头笑.jpg」
      
      这次的综艺完全不是什么游山玩水旅游,根本就是高强度训练!!!
      
      现在的白茂,非常需要一点安慰地抱抱。
      
      郁先生没回。
      
      白茂也不急。
      
      他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慢慢又睡了一觉。
      
      醒来上高铁,又上飞机,折腾完落地,白茂鬼哭狼嚎地扒着来接他的徐东明:“呜呜呜东明哥你骗我!这根本不是什么轻松的综艺——”
      
      徐东明安慰:“赚钱了赚钱了。”
      
      上车后,白茂才发现郁先生回复了。
      
      郁先生给他发了个excel表。
      
      白茂:“?”
      
      白茂心中莫名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他下载下来,打开一看,只见上面的内容像是大学课表,将白茂接下来一周的每一天都安排地明明白白。
      
      例如周一,八点到九点半点,形体基本功。
      十点到十一点半点,身体训练。
      
      中午吃饭午休近两小时。
      
      下午两点到三点半,语言基础训练。
      四点到五点半,表演基础训练。
      
      晚上休息,自由活动。
      
      ……这是什么苦难生活?
      
      白茂看着课表,惊呆了,他忍不住给郁向沉发了好几个问号:「???」
      并小心翼翼问,「郁先生,这个表格是?」
      
      郁向沉这次回复很快:「专程找人给你做的。」
      「你不是很闲吗?」
      
      白茂:“……”
      我信了。
      
      您确实没有那种世俗的yu望。

  • 作者有话要说:  天哪——八千五的大肥章!
    这么牛逼的霜霜!
    难道不值得拥有一个小天使爱的抱抱吗??
    感谢床上长猫猫的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