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三章 ...

  •   
      李时宇
      
      [一]
      我是知道的。
      从我见到她开始。
      
      陆曼青,如果不是我将她介绍给宋玉湛。
      她如今可能还在底层为了维持生计苦苦奔波。
      是我帮助她不是吗?
      
      即便是——我也曾经有过片刻对她的心动。
      心动,是这样的。
      
      当你看到一个人的时候,你以为从此刻你就开始想要看到未来,想要活下去。
      你看到她——然后你就沦陷。
      
      陆曼青,她并不是一个让人一眼看见就感到惊艳的女子。
      但是相处中,你总是觉得,她带给你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在不停地相处中,你已经被她吸引,继而——
      爱上她。
      
      我和她的接触越来越多是因为宋玉湛,我和她的关系越来越熟悉是因为宋玉湛。
      
      想必很多人都会有时候有一种感觉。
      是这样的,你和一个相处,短暂期内甚至觉得可以引为至交。
      但是并不是。
      
      因为想要接触其实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相处是长期的。
      在相处中,你很难不去想到很多东西。
      比如饮食,比如生活,因为不由自主的对比,你甚至觉得,自己为什么会当时觉得自己可以和她成为朋友。
      
      陆曼青对我是这样,而我却因为她的疏远越来越迷恋她。
      
      ——迷恋。
      
      [二]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法语系学生。
      在学校并不算出众,没有关系,没有人脉。
      
      很普通不是吗?
      但是我却在班里那么多人里第一个认识她。
      然后我请她做了我新作品的女主角。
      
      那是一套光与影交叠的作品。
      我并不算是一个很称职的摄影师,也并不出名,虽然对这个行业有着兴趣,却并没有想要得到什么名誉。
      说来好笑,我原本属意一个长相惊艳的北方姑娘,但是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我改变了我的想法。
      
      陆曼青。
      她出现得刚刚好。
      就好像上帝专门为了这个女人将要经受的磋磨开了一道窗,让她得以逃生。
      
      宋玉湛就是这个作品的买主。
      他联系到我的时候,我还有些意外,但还是告诉他
      ——这件事情我需要问问曼青。
      
      他欣然应允。
      他是一个很平和的人。
      
      我当时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会发生到什么程度。
      陆曼青是一个需要金钱的人。
      宋玉湛是一个不缺金钱的人。
      
      陆曼青会答应宋玉湛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只是有些意外,宋玉湛居然会和她结婚。
      
      但是,说真的,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真的感到一瞬间的迷茫和后悔。
      
      [三]
      我不否认我喜欢她。
      我也无力同她一起背负一个重病的病人。
      
      我当时在想什么呢?
      哦,是这样的。
      
      宋玉湛是一个平和的人。
      但他是一个商人。
      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快乐买单,但不至于对一个小姑娘动真格。
      
      曼青总要离开他的不是吗?
      一月,或者一年,再长一点,但是绝对不会超过三年。
      曼青总是要离开他的。
      
      我说服我自己将曼青介绍给宋玉湛。
      
      ——之后,我就听到他们结婚的消息。
      
      [四]
      再次见到她,是在她新婚后不久。
      少女的清纯,少妇的妩媚,完全在她身上体现了出来。
      我不自主被她吸引。
      
      就像是很多人说得那样,被吸引。
      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如果再无辜且渣一些,大概是这样——
      我只是不小心被迷惑了一下。
      
      大多数男人都会为自己找的借口。
      只是非常,非常短暂的被迷惑了一下。
      
      可是只要仔细想,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能够被迷惑一下,下一次也会被迷惑。
      甚至是同一个人也同样可以被迷惑。
      
      我其实只是一个正常的人。
      有懦弱,也会犹豫不决,拥有很多人都有的劣根性。
      
      我和曼青渐渐成为朋友。
      只是朋友。
      
      我看着她逐渐陷落,为了宋玉湛孕育孩子。
      我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宋玉湛有很严重的胃病。
      
      ——严重——胃癌中期。
      但其实这并不是不可以努力的。
      
      宋玉湛的求生欲并不如何强,甚至不是一个合格的病人。
      陆曼青极少和我聊起他,偶尔我们一起出去见面,也不过是谈谈彼此最近的生活。
      
      仔细想来,我认识她其实是已经有十九年。
      但是我从没有如同现在这样后悔。
      可能是想念的久了,以至于每次我想起我和她,甚至会荒唐的有一种天长地久的错觉。
      
      在过去的四十五年里,我亦不曾对什么有过这么长时间的执念。
      也可能是因为本身只是一个很小的想法,可是在无限度的蔓延之后,就变成了非要不可。
      
      陆曼青。
      她现在还是松城大学上课,课程并不紧促。
      学校里学习法语的本就只有一个专业班,选修班也很少有学生会选这个。
      
      我有时候会看到她坐在学校附近的咖啡馆写论文。
      有时候——我想去见她,但最后还是没有去见她。
      
      [五]
      听说她受邀去杞县的高中做讲座,我倒是有些惊讶。
      在我想来,陆曼青似乎并不算是杞县二高多么出名的校友。
      
      我实在是很意外她会被请去做讲座。
      那个讲座我没有去听,但是拜托了朋友录下来。
      
      全长五小时,中间因为下雨还有过一段时间的暂停和混乱。
      但是总体来讲,这是一个成功的讲座。
      
      讲的内容并不繁杂,没有讲学习的方法之类,反而讲了很多实用性的社会经验。
      即便是下面的同学听得是在不认真,她也没有受到影响。
      
      如果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大约就是她的声音确确实实太小。
      在大学课堂里还好,但是在空荡的广场,坐在后排就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
      
      还有那个好像是故意为难她的小男生,影片有些模糊,看不具体什么。
      但还是能隐约感觉到,这又是一个被她吸引的人。
      
      曼青。曼青。
      
      我将这个影片看了三遍。
      关闭的时候脑海里还是她温软的声线,微微淅沥的雨声中显得格外柔和。
      她穿着白衬衫——她向来喜欢白衬衫。
      
      发丝随意的绾起来,松散的在额边留下几缕,乖顺的顺着她脸的轮廓。
      让她更显得柔顺。
      
      [六]
      其实这样的情况是很显而易见的。
      曼青并不如何想要见我,自从宋玉湛去世后,她便长时间将自己封闭起来。
      我们偶尔交流,但并不深入。
      
      一条线是明显的,横在我和她之间。
      
      [七]
      我也曾见到她的女儿。
      她的女儿——宋予歆。
      
      如果说神的月亮是一个夜晚的惊艳,那么她的女儿就是月亮出现之初的那束光。
      刺眼,挣扎,让人无法捉摸。
      
      该说什么呢?
      不愧是她的孩子吗?
      
      宋予歆并不是一个乖巧的孩子。
      她实在是太寂寞了。
      很难相信,一个孩子居然会寂寞到一整天看一本《小逻辑》。
      
      宋予歆并不是一个乖巧的孩子。
      她实在是太寂寞了。
      很难相信,一个孩子居然会寂寞到一整天看一本《小逻辑》。
      
      她不过十五岁。
      十五岁呵。
      
      她如何这样寂寞?
      只因为幼时曼青不曾陪她一道吗?
      又或者,她生来如此。
      
      但是生命本就那么那么无常,所谓伴侣也不过是一道寻欢罢了。
      谁能保证自己真的是爱一个人而不是为寂寞妥协呢?
      谁能保证?
      
      宋予歆不过是个高中二年级的孩子。
      她对哲学和社会学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
      她告诉我
      ——我想与自己相处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与所有人相处也很有意思。
      ——我愿意为这有意思的事情花费我的时间我的精力。
      
      你看看如今的孩子,有多么明确的目标。
      这是多么让人惊讶的事情不是吗?
      
      我从来没想过,予歆会是这样的一个孩子。
      这实在太令人惊讶了。
      
      [八]
      曼青。
      我实在知道的。
      
      就像是我在见到你的时候。
      我当时想到了什么呢?
      是不是你也曾有片刻怀疑?
      
      ——我可能是个骗子。
      
      人与人总是在认识之后,有短暂的,长久的沉默期。
      我和你相处有些意外。
      
      事情是这样的。
      我去带着作品去国外参赛那天。
      你来机场送我。
      
      你穿着波西米亚针织衫,红色长开衫毛衣。
      有风,将你的开衫毛衣吹起。
      样子像鹫。
      
      机场外阳光并不浓郁。
      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居然开始下起雨。
      
      闹得好似我们是逃亡一样。
      我有过一瞬间带你一起走的想法。
      但是我放弃了。
      
      你不会愿意。
      我也会后悔。
      
      人不可能为了一瞬间的想法持续很长时间的热情。
      搭上自己的未来。
      
      即便是可能——那个人也不是我。
      我是个并不称职的艺术家。
      也是个并不完全的浪漫主义者。
      
      我只是不愿意让自己为难。
      ——极度自私。
      
      也可以理解为我并不愿意承担什么。
      
      [九]
      我尚且算是富家子。
      家中还有一个哥哥。
      
      家业不需要我继承,也不缺钱养我这个闲人。
      我在三十岁时候结婚。
      妻子是一个很强势的人。
      
      我的妻子——慕思雨。
      她是独生女,家中开酒店。
      
      她并不干涉我的生活。
      就好像和我结婚其实不过如此。
      她并不在意我。
      
      她只是需要和我家合作。
      而联姻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我见到她的时候,还不知道我们会成为夫妻。
      
      说来好笑,作为陌生人或者朋友,我都会很欣赏她。
      可我没想到我们会成为夫妻。
      我没想到,她丝毫不介意我的风流。
      
      这很让人难以置信不是吗?
      慕思雨——真是个奇怪的人。
      
      假如我爱上她——
      但是我不会爱上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