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章 ...

  •   
      陆曼青
      
      [一]
      这一年并没有什么大的事情发生,到现在为止是这样。
      
      我向来知道这在现在看来,平静是美好的,它胜过所有波澜壮阔。
      下班后,我去接了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神似我的丈夫——我死去的丈夫。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经常会想起他。
      
      即便是并不算美好的心思,但事实现在想起来,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意外不意外。
      我和我的上一任丈夫,我们是老夫少妻。
      
      谈不上崇拜,甚至谈不上喜欢,只是我当时实在缺钱,而他有。
      一切都是如此的恰如其分,让人甚至开始疑惑,怎么会这样让人无奈?
      
      但是呵,实在不必。
      
      [二]
      在大学任教的时间并不如何,尤其是我是因为我的丈夫才可以进来任教。
      我是一个并不如何完好的人。
      
      在我高中时候,还参加过一次游街。
      那真是让人心潮澎湃的运动——
      
      一路走一路砸。
      我亲眼看着身边的一个男同学将装满石子的矿泉水瓶丢向玻璃窗。
      
      那是一家料理店,我甚至还记得那家店的老板是很好的人。
      若是说起来,我们这样的行为和强盗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我并不是在反抗什么,对于我的丈夫,我是感激的。
      
      [三]
      这个世界千万种关系,我和我的丈夫也不过是最平常的一种关系。
      我与我的丈夫相差三十三岁,嫁给他的时候我还在上大学。
      
      那时候我的母亲重病,我想到了很多办法,我甚至想到要去贷款。
      但是,我只是一个学生,甚至不能承担自己生活的学生。
      
      不出所料,银行的人将我请了出去。
      
      后来几经波折认识了我的丈夫。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
      他并不是西装革履,只是穿着休闲服,看起来并不算是很苍老。
      
      他微微笑着,看着我,手掌伸过来,“陆小姐是吗?你好,我是宋玉湛。”
      我略显局促地同他握了手,并不从容的说道:“你好,宋先生。”
      
      但是他并没有让局面显得如何僵硬,他是一个很棒的人。
      他很会聊天,和他聊天很舒服。
      
      “曼青?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我点点头,“当然。”
      
      这不过是插曲。
      
      宋玉湛是一个很会聊天的人,只要他想要继续聊下去,甚至不必担心局面会不会出现偶尔沉默的尴尬。
      这第一次的见面相处至少在我看来是舒服的。
      
      至少并没有让我觉得我是一个待价而沽的商品。
      
      然后我知道了他为什么会想要结婚。
      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企业家,但是长时间忙于工作,他的前妻因为他实在是太没有责任感而与他离婚,年逾五十,没有子女,身患重病。
      听起来似乎很惨。
      
      何况宋玉湛深谙如何将一个故事发挥到最大限度。
      我的恻隐之心。
      
      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不是吗?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发生的猝不及防太多了,上帝也并不能完全照顾得来。
      人呢,有时候又必须要自欺欺人来让自己忘记一些东西。
      
      我动恻隐之心的时候甚至都忘记了我也有一个重病的母亲,需要我出卖自己来得到医药费。
      我从不相信我身上会发生小说里面的故事情节。
      
      那是可笑的对我来讲。
      至少在第一次见面之后,我同意了和他结婚。
      
      [四]
      我们是在四月结婚。
      四月,人间四月,桃花开得一簇一簇,散发着一股浓郁的,令人掩鼻的香味。
      这是一个万物发情的季节。
      
      人与动物有所不同。
      人类在这个时候需要灵魂来克制自己。
      春天需要灵魂。
      
      春天不允许所有腐朽的,沉默的,没有灵魂的生物。
      
      我在这个季节和他结婚,说来有些讽刺。
      我的母亲一直躺在病床上,靠着他的资金才可以维持生命。
      
      其实我是知道的,我的母亲并不如何想要活下去。
      但是呢,人总是要为了些什么活下去不是吗?
      至少在那些日子里,为了母亲的病情奔波是我唯一的生活基调。
      
      宋玉湛并没有向我提出要去见我的母亲,我们并没有般婚礼。
      所有的事情都是问过我之后决定的,就好像他是尊重所有我的决定。
      这也算是另一种变相的不在意。
      
      他并不在意我,他只是想要我给他生一个孩子。
      我有时候会想,到底为什么他会想要一个孩子。
      既然他已经重病,并且不打算积极配合治疗,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他要残忍的将一个不能亲自抚养的孩子带来这个残忍的人世。
      
      我从没有问过他这个问题。
      他也并不在意我的沉默,他也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
      
      我们除了做一爱,甚至是住在同一个房间里的陌生人。
      嫁给他三个月之后,我怀孕了。
      
      [五]
      怀孕的时候,我还在大四,但是好在我已经大四。
      我并没有去实习,反而在家里养胎。
      
      宋玉湛是一个可以很温柔的人。
      对我来讲,他这样的温柔很容易让人陷落。
      
      是要一直坠落,坠落,直到一个不见底的深渊。
      在暗无天日里如同一束光。
      谈爱情未免太虚无缥缈,只是一种类似救赎。
      
      [六]
      他稳重如山,即便是为我做了什么,也不会如同过去的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一定要拿到我面前来炫耀。
      在焦躁如我面前更是做足了一个安定的形象。
      
      坦白来讲,他即便是什么都不做,也很能安定人心。
      我在家中经常会莫名其妙的焦躁,一种很难言的感觉突如其来就要吞噬掉我的理智。
      
      我不能抑制住自己的感觉,那种好像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来填满自己的感觉。
      但是他使我平静。
      
      说来好笑,他并不时常在我住的房间,更甚至,他并不时常来看我。
      但是每次胎检必会提早到场,他的目光清正,也并不是多么喜欢孩子的人,这让我更难以理解为什么他会因为想要一个孩子而可怜我。
      
      何况他若是想要孩子,比我条件好的人也多的是,何必找我?
      
      [七]
      我已经许久没有梦到他了。
      想想就连他逝世也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我从床上坐起来,按开台灯,看了看时间。
      ——此间凌晨两点一十四分。
      
      他离世的时候,予歆已经是个十岁的大孩子了。
      我说不上是什么感受。
      该如何形容此刻——该如何形容你——我的丈夫。
      
      你对我最后的仁慈,其实只是将我的母亲厚葬。
      虽是有你的资金,可到底整个人已经被消磨没有意志,连同活下去的兴致也被败光。
      她向来对我并不如何慈爱,我赡养她若说是一种责任倒不如说是一种寄托。
      
      就是那种感觉,你可能是知道的。
      一个人总是要得到些什么才可以勉力告诉自己这是可以继续下去的。
      因为生活实在太难了,即便是无限制的催眠自己生活是美好的,也很难对生活一直抱有很大的热情。
      所以我每次想起你,我就会觉得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不仅仅是工作,还有生活。
      张文正你一定也知道吧,我曾经熟读他的书,也向来很是崇拜他。
      修己自省——这样的人很难不让人崇拜不是吗?
      
      我只是想,但凡我有其中一丁点履行,也不至于今日看着你的照片都会出神良久。
      你并没有留下什么照片,这张也是最初那个帮我介绍的人介绍你的时候给我的。
      你正在看文件,抬头的时候刚好被捕捉。
      
      你微微皱着眉,你好像很疲惫。
      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你的英俊——你是一个很英俊的男子。
      
      我知道的其实,你其实也并不对我有什么想法,就好像你只是救了一个迷路困顿的人,你并不觉得自己是如何棒的人。
      你也并不以救世主标榜自己,就连有时候我为了答谢你而下厨,你也只是说不必。
      
      呵,到底是为什么呢?
      其实我到现在也想不通,你究竟是为什么会这样对我。
      你从来不缺我要为你做些什么,就好像只是花钱买了一件收藏品一样。
      我呆着,在你面前,你看着我的面容有欣赏,但是绝对谈不上喜爱。
      
      你的感情并不浓郁,你的身体并不健康。
      你患癌症之后去世。
      
      [八]
      我不知为何今夜想起你,但是我想起你的时候,去隔壁看了看你的女儿。
      嗯,这是你的女儿。
      
      她有如你一般的眉,如你一般的眼,如你一般的鼻,如你一般的唇。
      她并不像我,她与我关系也并不算好。
      
      是不是有人说过的,一个母亲如果有太过艳丽的妆容便会让她的孩子感到害怕,所以小时候的她并不亲近我,反而喜欢与你待在一处。
      
      所以现在我们的关系也不过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关系,我们的关系是在谈不上是母女。
      
      [九]
      好在只要想,时间是很好消磨的一个东西。
      所以在磨蹭着收拾了东西,并且将饭菜给予歆做好之后,我就去了学校。
      
      只是有些意外,居然看到了那个孩子。
      那个一心一意要报考松城大学的孩子。
      说实在的,其实这是不必要的一件事情,不管是他想要读什么样子的大学,其实同我都没有太多关系才是。
      
      只是这次见到他让我有些意外。
      他看起来对学校生活适应良好,看到我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我也回以微笑并且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他是否注意到了,但是我们只是意外遇到,又且周围有太多人同我打招呼,我也没有时间去和他闲聊。
      因为我马上就要去上课了。
      
      再然后,我就在这学期再没有见过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