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四章 ...

  •   
      宋予歆
      
      [一]
      在卧室里看书。
      隐隐有歌声从楼下传来。
      
      我将窗帘拉开一些,以便我可以更好的看到楼下的情景。
      ——是一个人在为了什么去歌唱呢?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不是吗?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唱这种烂俗的歌曲。
      哦,当然,假如不是在我家楼下,我当然不会介意。
      
      我看了一会儿。
      觉得他实在有些面熟。
      
      他是谁呢?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可是我实在想不起来。
      
      思绪如同海潮,翻起波澜。
      可还是找不到影子。
      
      索性不再去想。
      将窗帘拉起来,戴上耳塞,继续看书。
      
      这本书我已经看过很多遍。
      《小逻辑》。
      是李叔叔送给妈妈的书。
      
      我彼时在卧室里看图画书。
      但我还是记得这本书的名字——《小逻辑》。
      我于是将那本书从母亲那里拿过来。
      我于是开始反复阅读。
      
      那是一个故事。
      要讲起来会非常费劲。
      我也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这个故事。
      
      我如何可以让人知道这个故事——
      李叔叔。
      
      [二]
      母亲来敲我房间的门。
      一下,两下,三下。
      然后停顿。
      等待几秒之后——
      一下,两下,三下。
      
      我将书收起来,放在枕头下面。
      这是一个防备敌人的姿态。
      ——进来。
      
      母亲的声音向来温和。
      像是泽润,柔软,却缠绵,坚韧。
      
      ——歆歆,楼下那个男孩来找你。
      她这样说。
      
      来找我。
      呵。
      
      我终于想起他是谁。
      隔壁班的班长——李青。
      
      李青。
      高个子,皮肤古铜色,眼睛有神。
      喜欢打篮球。
      昨天发短信给我表白。
      
      ——但是我觉得这不过是一个插曲。
      我没有回复。
      
      这是很无聊的事情不是吗?
      他喜欢我。
      闹得人尽皆知。
      
      真是——无聊透顶。
      
      [三]
      我出门去见他。
      我不得不换上衣服出门去见他。
      我在心里暗暗咒骂。
      
      他,我不喜欢他。
      幼稚,无聊,不可一世。
      我怎么会喜欢他?
      
      又且——
      同样姓李,为何你是如此的狂妄?
      为何你不可以稍微成熟一些?
      为何一定要在我家楼下唱着烂俗的歌曲还要我出门去见你?
      
      为何?
      
      我见到他了。
      身上还穿着篮球服,发丝林隐隐有些汗水。
      眼神紧紧的盯着我,但是表情局促,他有些紧张。
      
      ——呵,有胆子在我家楼下唱情歌,见到我却这么不自在。
      ——你真的是喜欢我吗?你难道不是喜欢一个你想象中的宋予歆吗?
      
      他因为我的话脸色有些白。
      他想要解释什么。
      但是我已经不想要听他说话了。
      我急于结束这段对话。
      
      ——不必与我解释,我并不喜欢你。
      ——我想你的时间这样空闲,不如多看看书。
      ——我记得你上次测试成绩并不理想不是吗?
      
      我说得多么义正言辞呵。
      我手心有汗,我也有些紧张。
      我第一次这样狠厉面目对待别人,因为内心住着一个怯懦的影子。
      
      我总是无法避免的想起他。
      他真是一个太过让人感到惊艳的人。
      他是那么的让人痴迷。
      
      ——他无法不吸引我。
      
      我只是知道我与他不可能。
      我只是——在默默地看他送给母亲的《小逻辑》。
      除此以外的我,一如既往。
      
      [四]
      母亲就在门口。
      她并没有看我。
      但是她一定听到了我的话。
      
      她很柔和,她并不干涉我。
      但是我被她刺伤。
      我血流不止,我无力承受。
      
      ——说完了吗?
      她看起来那么从容那么温柔。
      她完全没有因为我的任性而有什么意外。
      她给我绝对的自由绝对的尊重。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呢?
      每每我与她说话,我都被她刺伤。
      
      我自感于我的卑劣。
      我无法将我的所有告诉她。
      因为我是这样的不堪——
      
      我——爱慕——
      
      这是让人难以承受的事情。
      
      我们很少交流。
      我们,我和我的母亲,我们很少交流。
      即便是父亲在的时候,我们也少有交流。
      
      我的父亲,其实并不如何能够看得出来他的苍老。
      但是确确实实,他已经苍老。
      与我的母亲差了三十岁。
      他如何认识我的母亲?
      我并不知晓。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有时是我的敌人。
      我想她的到来。
      
      她来。她走。
      她关门。她开门。
      她像是一个抚爱世人的圣人。
      她温柔的抚摸我的头顶,无论我是如何的不愿意,无论我的反抗多么浓重。
      
      即便我以多么狠厉的面目说着决绝的话。
      她永远都是这样。
      好像所有的事情在她面前也是可以瞬间忽视的。
      好像对于我,也不过是她的一个意外。
      
      我甚至疑惑是否她是没有在乎过任何人的。
      ——她看上去无趣极了。
      
      [五]
      周末。
      我去松城大学找我的母亲。
      我看到了李叔叔。
      
      他斜倚在车门旁,站在原地看着坐在咖啡厅写论文的母亲。
      抽烟。
      
      我看着他抽了三支烟。
      他看起来颓唐极了。
      我将自己的手放进衣兜里。
      我没有立刻去找我的母亲,我看着他。
      
      他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年轻。
      他甚至并没有很多人喜欢的那么英俊。
      他只是太过让人着迷。
      
      我看着他,直到他离开。
      直到他离开,我才从公交站牌后走出来,走进咖啡厅。
      
      咖啡厅不仅有我的母亲。
      还有一个陌生的人。
      或者说——学生。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
      他根本不是为了学习法语来找我的母亲补习。
      根本——他另有所图。
      
      这并不让我意外。
      我见过给我母亲表白的学生也不止一个。
      何况不少人是知道我并且想要通过我来赢得我母亲的欢心。
      
      呵,他们如何知道。
      ——他们如何知道我的母亲。
      
      常穿纯白衬衫,但是丝毫不相信爱情。
      眼神有时看起来有些凉薄,但是仔细看,却会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
      她根本从来没有将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人放在眼里。
      
      [六]
      我然后知道了这个学生的名字——徐泽。
      呵,居然是这一届那个杞县的理科状元。
      
      那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学生。
      一流样貌,一流成绩。
      当时所有人是怎么说的呢?
      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从杞县高中走出来的学生。
      ——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好学生。
      
      啧,你看,人们多狭隘。
      人们便是如此认为我们的高考——
      一定要看起来蓬头垢面,一定要看起来被题海折磨过头。
      一定要大家都是黑色的头发,灰色的脸,精神气全部贡献给书桌上的题。
      
      人们便是如此认为的。
      不是吗?
      
      徐泽——
      当时班里不少学生都看着他的照片。
      
      哦,并不是单纯的看。
      你们知道的,当一个人被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
      拜神都满足不了他们的迷信。
      
      说什么学神保佑。
      真是让人觉得有意思。
      好像徐泽可以帮他们度过考试一样。
      
      若是考好,还要更夸张些。
      光是单纯的考前祭拜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他们了。
      连同吃饭都要拿出来再买一份。
      
      看着便让人恶寒不已。
      
      但是可见的吧,徐泽在我们这一届的影响。
      实在是大。
      
      这样想来,其实一个人有一个好的长相其实是很重要的事情不是吗?
      即便是多少人都说不能全靠脸。
      但是——有趣的灵魂深挖不到,好看的皮囊想看便有。
      不怪于那么多人选择屈服美颜。
      
      谁会不喜欢美人呢?
      谁不想要褒姒对自己笑呢?
      
      徐泽看到我并不热情。
      他好像完全对于我的存在免疫。
      也并不在意我是我母亲的孩子。
      
      少年人嘛,为了爱情,何况我总要离开家,有没有我确实没有那么重要。
      
      谁说不是呢?
      
      [七]
      李叔叔联系我。
      果然。
      我咖啡厅门口见到他就知道他会联系我。
      
      他怎么会不紧张呢?
      他没有徐泽年轻,甚至没有徐泽俊美。
      他没有少年人的热忱,他也没有中年人的稳重。
      他的生命好想停留在了三十岁。
      回不去,也迈不前。
      
      他完全没有必要不是吗?
      ——他已经结婚。
      
      我知道的。
      他已经结婚。
      
      但是,哦真是,干嘛要这样。
      如何说呢?
      感情是不可控的不是吗?
      
      [八]
      他约见我。
      问我吃饭了吗。
      我告诉他没有。
      他便问我想要吃什么。
      
      ——西餐怎么样?
      ——当然可以。
      
      他欣然应允。
      然后到学校接我。
      
      我终于得以再次和他一道去吃饭。
      我特意回宿舍换上了我的新裙子,那是他在我上个生日时候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他显然已经不记得。
      ——你今天的裙子很漂亮。
      他这样说。
      
      但是叔叔,你知道吗?
      在你送给我裙子的时候,你说我像一个公主。
      叔叔,你一定不记得了。
      因为我知道,你在意的不是我的生日。
      你只是需要一个理由去见我的母亲。
      
      ——你只是在为自己的感情出轨找藉口。
      
      可我还是很开心。
      那天晚上我一直很开心。
      见到你我就很开心。
      
      我然后笑。
      我说
      ——难道只有裙子漂亮嘛?
      
      你失笑着摇头
      ——当然不是,予歆是个漂亮的小公主。
      
      呵,这不走心的说辞。
      我当然也会笑,我如何可以不笑呢?
      
      分明你会找我代表你是信任我的不是吗?
      
      你果然在和我聊了一段时间的感情生活之后提到了我的母亲。
      ——曼青最近怎么样?
      ——我妈妈挺好的。
      ——她,嗯,我是说,她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开心的事情?
      
      我沉默了一会儿,在他几乎就要紧张到站起来的时候说
      ——我妈妈当然一切如常,生活难道不是这样一天天过来的吗?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
      ——你知道的,你的父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你的母亲如果想要......
      
      他不知道如何形容。
      他该如何形容自己内心的卑劣?
      
      他没有勇气。
      
      我笑出声
      ——叔叔,我知道的,但是我从来不干涉我母亲的感情生活。
      ——叔叔,我与她相互尊重,我不干涉她的感情生活,她以后也不会妄自干涉我的感情生活。
      ——这是很公平的一件事情。
      ——你若是想知道,何不直接问我的母亲?
      
      何不?
      他不敢。
      他落荒而逃。
      
      留下我一个人坐在西餐厅。
      我看着水杯里的水。
      缓慢地饮尽。
      离开。
      
      [九]
      我的叔叔。
      你根本不是真的爱我的母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