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章 ...

  •   
      徐泽
      
      [一]
      我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是我想要的。
      很明确不是吗?
      
      谁说的爱情不可捉摸,但是它发生的这么明确让人防不胜防。
      让我甚至要想很多的措施去得到。
      
      陆曼青。
      舌尖挑动,上唇与下唇的碰撞,上齿与下齿的纠缠。
      就是这样了。
      
      这是夏盛,不知为什么,明明早上还晴朗的天气,下午居然下起雨来。
      整个高二年级都是搬着凳子坐在广场上,没几分钟便被全部淋湿。
      
      丧心病狂的校领导全然不顾所有学生的身体,以不畏艰险为理由,让他们在下面整整坐了四个小时。
      而前面因为有人帮着举伞的她,不仅没有被淋湿,反而说得更多了。
      
      [二]
      她已经不年轻了。
      虽然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出来她居然有一个正在上高一的女儿。
      虽然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致认为陆曼青是气质型美人。
      
      但是,但是,我知道的,你最让我惊艳的并不是气质。
      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被你吸引。
      
      你正在楼梯口和人打电话,声音柔和,微微笑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栏杆。
      你的样子真美。
      
      一直以来,很多数人都在固执地认为,感情是多么虚妄。
      是的,虚妄。
      在我的身边,这些无病呻吟的矫情的说着自己对爱情的理解的人。
      他们根本不懂爱情。
      
      爱情怎么会是虚妄的呢?
      不会的。
      
      曼青,曼青。
      即便现在的你根本还不曾认识我,即便我在你心中留下的印象也许染上了轻狂的影子。
      可是我知道的,在那一刻,我好像化作了西西弗,我看着石头滚落下来。
      
      我看着——我的爱情落在我的面前。
      
      [三]
      我也曾以为我不会遇到我的爱情。
      
      我的父亲,是个人渣。
      他虽然有清秀的面容,却是个十足十的瘪三。
      在我家那条巷,臭名昭著。
      
      我的母亲年轻时候被他所骗,居然以为他会上进,当然最后是没有的。
      他日复一日的赌博酗酒,即便将母亲挣来的钱填补给自己那些人渣朋友,也不愿意给我或者我的母亲用。
      
      我的父亲经常打我的母亲。
      从我小时候开始就没有停止过,当然,只要是我在的时候,我也不能避免。
      
      小时候一直都是这样,自从我上初中之后,我就已经住校了,一个月回家一次。
      母亲是个很懦弱的女人,她除了不停地打工不停地换工作,就是在父亲打我的时候会稍微硬气一点。
      其余时候在任何人面前她都是怯懦的。
      
      我不止一次告诉她让她和那个人渣离婚,但是她就好像完全被蛊惑了一样,丝毫没有想要离开的想法。
      该怎么形容呢?
      或许别人会觉得为了孩子容忍。
      
      但是我,我是说我自己。
      我一点都不觉得她是为了我容忍。
      我认为所有为了孩子忍受家暴的母亲都是愚蠢的。
      
      不是吗?
      
      这简直太荒唐了。
      
      [四]
      然后我终于考上了松城大学。
      即便我的成绩足以上京城大学,所有人都劝我不要意气用事。
      
      即便我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松城大学。
      只是因为——你。
      
      曼青,也许你会觉得我这样称呼你是冒犯。
      但是又一个清晨,我从梦中醒来,内裤已经全然是湿润。
      我是这样爱你的。
      
      在我过去的十八年,所有的故事都乏善可陈。
      但是那天,我是说我遇到你的那天,如同白鸽在我怀里振翅。
      
      一个人会孤独到什么地步呢?
      便是走路都忍不住想着要走同一个颜色的砖块,像是要一心一意的告诉别人自己到底是有多专心并且不想让人打扰一样。
      
      但他其实是孤独的。
      没有人能懂得他在想什么。
      
      ——没有人。
      
      [五]
      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种感觉,但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遇到一个人,她是这样的。
      她并非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她甚至可以不是多么的完美。
      但是遇到了,就感到从此这个人就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了。
      
      很奇妙的感觉不是吗?
      
      也许是很少人有这种感觉,以至于我看着我周围同学为了一点矫情到死的爱情自残我都觉得可笑。
      他们怎么会知道爱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曼青,我知道你到现在甚至可能不知道我是什么样子,因为你还没有时间认识我。
      每每夕阳照进来的时候我就想起你。
      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棒的人。
      
      在我第一次认识你之后,我就几经波折拿到了你的博客。
      很难置信,你居然在十多年前是如此多愁的女子。
      你是一个被寂寞磨损吞噬的人。
      
      你将很多很多无法说出口的寂寞揉碎变成文字,写出了一个又一个让人实在遗憾的故事。
      你总要刺痛一些人,不允许他们窥探你——认识你。
      
      你是如此的果决,甚至于你是如此的自命不凡。
      
      你也许对我是不屑的,我想我可以知道原因。
      ——你看我如同看你的学生。
      
      [六]
      很多年前,很多年前。
      你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甚至我还没有出生。
      
      哦,真是的。
      干嘛要这样,像是注定我和你差了很多一样。
      
      从你的文字中,我看到你是如此的脆弱。
      我想,我们同病相怜。
      
      你写下——
      我知道,生命其实不过如此,不管是今天生还是明天死,都不过如此。
      
      彻头彻尾的虚无。
      没有什么事真实并且存在的。
      死,或者,生。
      
      无数的人以此为题,写下很多故事。
      死亡,生存,还有爱情。
      都是人们急急追寻,却很多时候所捉摸不透的,所以他们对于这些都抱有太多的恐惧。
      
      是这样的,恐惧。
      如果我这样说,一个人认识一个人是从恐惧开始的,你会相信吗?
      你会吗?
      
      我想你不会。
      
      [七]
      我到学校是开学报名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
      我听到了很多人的谈话,我还听到了他们谈起你。
      
      ——你说文学院的陆老师吗?
      ——她是个很棒的人呢。
      
      曼青,你是个很棒的人。
      我也觉得。
      
      [八]
      大学生活并不出奇。
      或者说,大学生活并没有让我感到惊奇。
      
      一切都是,上课,下课,吃饭,回宿舍,打游戏。
      哦,是这样,我是计算机系。
      
      这个专业是很奇怪的。
      很多人说,C++,从入门到入土。
      
      但是很有趣不是吗?
      那些代码,每编写出来一个就会让人找到一个新的玩具。
      
      甚至于,班级认识的人大多也觉得这是有趣的。
      班级里的女生很少,非常少。
      很难置信,一个班里四十个人居然只有一个女生。
      
      哦我的天,这简直太可怕了。
      分明隔壁文学院也没有这么恐怖的分率不是吗?
      
      要说有什么改变,我最近好像是更加怠惰了。
      人在安逸的环境很难去想象过去或者未来的灾难。
      
      那个像是魔鬼一样的高三,还有未来的找工作。
      但是现在,害,管他呢。
      
      他们都这么说。
      我在想,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觉得未来是可以期待的?
      
      [九]
      九月二十七日。
      我第一次在校园里面遇到了你。
      
      你和以前好像是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你穿着驼色风衣,里面是纯白衬衫。
      上次你来学校做讲座也是纯白衬衫。
      
      是否,你认为这个世界是这样的——以纯白对抗一切暗色的,隐示的,弯折的。
      亲爱的,你能否告诉我,你认为这样是可以的吗?
      
      [十]
      你看起来没有那么开心,微微皱着眉头。
      你在给身旁的人说些什么,周围有人给你打招呼,不止一个。
      
      你可真是讨人喜欢。
      
      我一向知道的,想你这样可爱的女子,如何让人不喜欢?
      不喜欢是有办法的,但是喜欢是没有办法的。
      
      同舍的一个男孩,或者说男生?男人?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区分这种界限。
      
      他有时会提起你,用非常遗憾的语气。
      他这样说道
      ——为什么不是陆曼青给我们带英语呢?看着她我肯定能把英语学好的。
      
      啧,我可不相信他这句话。
      要知道,他的英语实在是太差太差了。
      
      很难置信,他居然会说只要你来交我们英语他就会想学。
      虽然我们都知道,这实在是太艰难了。
      
      但是不可否认,我也希望你来教我们英语。
      可以不是为了我心里那么一点,不止一点的心思。
      
      其实这样的对话不止一次,话题里的人也许会变成别人——
      如果齐佑涵能和我们一起上近代史,我近代史肯定能过。
      
      如果xxx能和我们一起xxx,我xxx。
      这样的句式,听起来就很搞笑,完全没有让人想要相信并且继续聆听下去的欲望不是吗?
      
      至少我是觉得,即便前面的前提都实现了。
      后面的结果也不是最初的那个结果。
      
      事情是很难以置信的,但是按照他们的脑子,要想从黄色废料变成书海,实在是差太远了。
      
      [十一]
      曼青,我昨天梦到你了。
      醒来的时候,甚至以为你在我身边。
      
      舍友说我太年轻,他有点针对我。
      我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他对我有意见,事实上我一般不和他们说话。
      
      但是,我却是不是很看得起他。
      不管是为了增长肌肉而买九块九一桶的蛋□□,还是莫名其妙的说我是城里人看不起他是农村人。
      
      都太让人觉得可笑不是吗?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他是在骂我——“女表子”。
      
      我不认为针对是可以让人这么恶毒的。
      尤其是,他对我的不满,在我被一个学姐po到表白墙上之后达到了顶峰。
      
      我有一张神似那个人渣的脸。
      那个人渣当年能骗得了人的也就是这样的一张脸。
      说是俊秀,其实甚至比女孩子还能白几分,看起来就更阴柔了。
      
      你上次见到我的时候,是不是也有片刻停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