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浪子回头(四) ...

  •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怔,就连张猛也在偷偷感慨:这老头真是个狠人。
      
      对陌生人下手不稀奇,狠的是对亲骨肉也能如此绝情。
      
      周围的街坊邻居们,原本还在鄙视邵大宝滥赌,此时却已经在心底悄悄谴责邵瑜无情。
      
      邵瑜似是半点都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一般,继续说道:“他一双手值五十两,那一双脚应该也能值个五十两吧,你要是不敢杀他,也可以挖点眼珠子牙齿什么的,按照市价,也该给我七八十两。”
      
      邵瑜这种恨不得拿儿子按斤卖的语气,让张猛都忍不住同情的看了邵大宝一眼。
      
      邵大宝今日见了父亲对妹妹的种种维护,心底越发不忿,只觉得自己在这个家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爹,都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死活护着妹妹,却这么对我?这不公平!”邵大宝大喊。
      
      “你妹妹孝顺懂事,比你强上百倍。”邵瑜嫌弃的看了邵大宝一眼,接着说道:而你,活了二十年好像除了给家人添麻烦,再没有别的用。”
      
      “她是个女儿,我才是儿子!”邵大宝叫道。
      
      “女儿怎么了?你以为是谁在撑着这个家?我和你娘年纪大了身子不好,撑着铺子的,是你妹妹,供你读书的,还是你妹妹。”
      
      邵小草的贡献,在这个家里从来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认可,往常就像是所有人全都刻意忽略了一般,但此时,穿越过来的邵瑜却全都清清楚楚点了出来。
      
      邵小草抬起头来,看着父亲的背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一个往常即便做得再好,也只能得到母亲口头敷衍的女儿,此时听到父亲的连续肯定,就好像面前突然有了光,让她觉得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当家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王氏开口说道,却也在否定邵小草的重要性。
      
      看着女儿顿时失落下来的神色,邵瑜拍了拍她的发顶,转头直视王氏,问道:“儿子和女儿,你一定要保儿子?”
      
      邵小草看向王氏。
      
      但王氏却不敢看她,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这一声,倒是让邵小草骤然清醒了过来,她这才觉得自己心底的那一丝期盼,当真全都是妄想。
      
      而一旁的邵大宝,此时像是终于想到办法了一般,挣开了那两个按住他的两个家丁,直接跑到邵瑜身旁,朝着邵小草跪了下来。
      
      “妹妹,好妹妹,就当哥哥求你了,只要你嫁了张爷,哥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你的大恩大德,哥哥会记着你一辈子。”
      
      邵大宝又看向一旁的王氏。
      
      “娘,娘,你快劝劝妹妹!只要妹妹嫁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邵大宝已经看出来了,邵瑜是不管他了,但邵小草却没有那么坚决。
      
      一旁的王氏,此时也如梦初醒一般,跟着说道:“小草,娘知道这样不对,但你只有这么一个哥哥,你就嫁了吧,只要你开口,你爹就再没有别的话。”
      
      邵小草忍不住哭了出来,她没想到事情兜兜转转,本以为要峰回路转的时候,又回到了原点。
      
      见女儿不说话,王氏又哭着说道:“你哥哥从前对你也很好啊,你难道都忘了吗?娘也给你跪下来了,求你了,行不行?”
      
      说话间,王氏直接就要朝着邵小草下跪,她刚刚做出跪下来的动作,邵瑜就直接将她拉了起来,没有真让她跪下去。
      
      邵瑜还记得自己身处的地方,这样封建礼教甚重的地方,哪怕邵小草是无意受了这一跪,她也会被外界的风言风语包裹。
      
      至于邵大宝这样的人渣,跪了就跪了,这也是他欠妹妹的。
      
      被邵瑜拉了一把,但王氏还是不想放过女儿,转头还想要用下跪来绑架。
      
      邵瑜索性直接挡在两人中间。
      
      “娘,你快想想办法!”邵大宝催促王氏。
      
      王氏心疼儿子,见哀求无用,便转而指责起来,骂道:“小草,你真这样铁石心肠吗?不孝女,娘白疼你一场!你刚出生我就应该溺死你,省得祸害你哥哥!”
      
      听着亲娘的辱骂,邵小草泪如雨下。
      
      “丧门星!白眼狼!我养你有什么用!让你嫁人都不愿意,你怎么不干脆死了!”王氏一想到亲儿子要受伤,立时越骂越起劲,全然不顾这一切的起因是邵大宝,只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女儿的头上去。
      
      “是啊,只是让你做这点事都不愿意,有你这么当妹妹的吗?”邵大宝也跟着指责起来。
      
      邵小草始终不说话。
      
      “你不说话,是不是非要我死了才肯嫁人?”王氏说着,便做出一副要撞墙的样子。
      
      “娘,娘,您怎么就生出这样的不孝女呢。”邵大宝也跟着做戏。
      
      面对亲娘以死相逼道德绑架,邵小草终究是败下阵来,哭着说道:“嫁,我嫁!”
      
      邵大宝脸上一喜,王氏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邵瑜为女儿坚持这么久,此时听到她这么说,心里也没有半分不悦,反倒觉得一个小姑娘面对亲娘亲哥的道德绑架,能够支撑这么久,她已经做得很好了。
      
      “爹,您看,是妹妹自己要嫁,你就许了她吧。”邵大宝急切的说道。
      
      见邵瑜不搭理他,又朝着张猛道:“张爷,您看,我妹妹要嫁的,她要嫁的,我们的赌债都清了。”
      
      邵瑜冷笑一声,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不松口,谁敢出嫁?”
      
      “儿大不由娘,既是她自己要嫁,当家的,你又何必阻拦,非要当这个恶人呢。”王氏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
      
      “是啊是啊,不信你问妹妹。”邵大宝也在一旁说道。
      
      邵小草只站在一旁无声哭泣。
      
      邵瑜看了这个瘦弱的小姑娘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是不是真要嫁,谁都清楚。”
      
      邵小草再也忍不住,当即嚎啕大哭起来。
      
      邵瑜接着说道:“我今天只跟你说一遍,你记住。”
      
      邵小草抬起头,泪眼朦胧中,看到了父亲坚定的眼神。
      
      邵瑜继续说道:“你的事只要自己定了主意,旁人说什么都不要管,你今天就当是为你娘死了一次,以后你不欠她了。”
      
      邵小草用力点头,接着便跪了下来,朝着邵瑜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抬头看着邵瑜,她从未如此刻这般,觉得父亲的身形如此高大。
      
      “下辈子,我还要做爹爹的女儿。”邵小草轻声说道。
      
      她既知张家是狼窝,明白此去多半有去无回,但在离别之际,她还是很感激能够有一个如此维护自己的父亲。
      
      往日里父女之间甚少有话,她总觉得自己在家中可有可无,如今见到父亲为自己这般据理力争,邵小草方才深切感受到,自己原来也是被人放在心上的。
      
      “不用等到下辈子,做好这辈子就行了。”邵瑜将人扶了起来。
      
      紧接着,他看了一旁的王氏和邵大宝一眼后,便走到张猛跟前,说道:“赌/博欠的债,自然要靠赌/博赢回来。”
      
      张猛有些不解,但很快,邵瑜从怀中摸出一张泛黄的薄纸来。
      
      这张纸,就是邵家的根:铺子契书。
      
      “你要跟我赌?”张猛有些吃惊。
      
      邵瑜也不怕他不入局,毕竟相比较邵小草,这张契书才是张猛最想要的东西。
      
      “你不敢吗?”邵瑜反问道。
      
      “哈哈,本大爷开了赌坊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张猛笑得十分猖狂。
      
      他此时倒有些欣赏眼前这个老头了,毕竟也是个狠人,只是他心底还是觉得老头子脑子不好,居然为了女儿要舍弃儿子。
      
      “放心,以后敢这样说话的人多着呢。”邵瑜毫不在意地回道。
      
      张猛闻言心下一窒,立马将心底的欣赏收了回来,只觉得这老头格外讨人厌。
      
      “你要玩什么?”张猛十分自信的问道。
      
      “简单一点的,玩骰子,猜大小。”邵瑜说道。
      
      张猛闻言一顿,心底一股子莫名,他们这些人,身上旁的东西不带,但骰子总会带几个,邵瑜这样说,总给他一种对方早有准备的感觉。
      
      邵瑜见他不语,指了指一旁家丁手中的匕首,说道:“你们连这个都带着,难道吃饭的家伙却不带?”
      
      “好,赌就赌。”张猛说道,心下暗道只是一个糟老头子而已,他纵横赌场这么多年,难道还会在今天翻车?
      
      邵瑜又看了一眼邵大宝,说道:“无论我儿子说什么都不算的,我女儿今日不出嫁。”
      
      邵瑜极力撇清女儿和张猛之间的联系。
      
      “今日我赢了,他的赌债一笔勾销,我输了,你拿走邵家的铺子和我儿子的双腿双脚,无论输赢,我女儿跟这事没有关系。”邵瑜说道。
      
      邵大宝弱弱的喊了一句:“爹……”
      
      邵瑜却压根没有理他。
      
      张猛此时只觉得胜券在握,对于这一点细枝末节,他也不太在意,便一口应了下来,反而建议道:“一局定输赢?”
      
      邵瑜摇头,说道:“两句,第一局赌契书,第二局我想赌点别的。”
      
      张猛虽不明所以,但对于赌这件事,他从来都不带怕的,因而也没有拒绝邵瑜的奇怪要求,当即从随身的袖子里拿出一枚骰子。
      
      在他即将开始之前,邵瑜伸手接过这枚骰子,在手上随便掂了掂后,说道:“换一枚吧。”
      
      张猛心底一顿,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另外拿了一枚出来。
      
      邵瑜再次掂量了一下后,说道:“再换一枚。”
      
      张猛立时不耐烦了,说道:“要赌就赌,不敢赌就别那么多破事!”
      
      邵瑜笑了起来,问道:“你真的要我明明白白说出来吗?”
      
      张猛一愣,随即说道:“算了,换就换,我今天就让让你这个老人家。”
      
      说话间,他又拿了一枚新骰子出来。
      
      邵瑜再度伸手,但这一次张猛却没有给他,而是说道:“你要看什么?你能看出什么来?不要得寸进尺!”
      
      “不敢给我看吗?”邵瑜反问。
      
      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此时也全都伸长着脖子看这场赌局,因为几次换骰子的举动,他们也忍不住对张猛有些怀疑了。
      
      “看就看,我还怕了你不成!”张猛用力将骰子甩在地上。
      
      骰子在地上滚了一圈后,掉在邵瑜的脚边。
      
      邵瑜弯腰捡起,轻声说道:“事不过三。”
      
      张猛心底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邵瑜捡起骰子,随手轻轻一捏,这骰子便直接裂成两片,露出中间藏着的一块小小的黑色磁铁。
      
      众人尚且不明所以,紧接着邵瑜直接抓起张猛的右手,将骰子贴近他的衣袖,松开手后,骰子仍旧牢牢的吸附在张猛的衣袖上。
      
      如此直白明显的演示,众人如何能看不明白。
      
      “出老千,姓张的开赌坊出老千!”
      
      街坊邻居里赌/博的可不少,只是他们不会像邵大宝这样输到一屁股债,但他们也都没少给赌坊送钱。
      
      此时见到张猛的把戏被邵瑜拆穿,他们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凭本事输掉的,全都义愤填膺,甚至连着自家兄弟姐妹侄子侄女输掉的那一份都开始算起账来,只觉得全是赌坊骗了他们的钱。
      
      更有甚者,连别的赌坊输掉的钱,也全都往张猛头上算。
      
      如此吵吵闹闹,眼看就要冲到张猛的脸上,最终还是张家带的家丁够多,亮出武器威吓,才勉强镇压住了这些想闹事的街坊。
      
      “能正常赌了吗?”邵瑜轻飘飘问道。
      
      张猛心下暗恨,因着这一遭,自家的赌坊估计要承受一段时间的非议,生意定然要受到影响。
      
      邵瑜如今这般再询问,他也不敢继续耍花招,当即命家丁去买一枚正常的骰子。
      
      “这里离你张家赌坊这么近,还要派人去买骰子,是不是赌坊里也一枚正常的骰子都没有?”邵瑜笑着问道。
      
      原本已经被镇压下去的街坊们,此时又开始吵闹起来。
      
      张猛瞪了他一眼,但家丁们早就熟练的开始阻拦闹事的街坊们。
      
      很快,买骰子的家丁就跑了回来,这人跑得很急,回来的时候还是气喘吁吁的,朝着张猛邀功,说道:“爷,小的一刻也没敢耽误,就把骰子买回来了,您快试试好不好用。”
      
      但这样一番苦功,却只换来了张猛的一个瞪眼。
      
      张猛直接将骰子递给邵瑜,说道:“你再验!”
      
      邵瑜掂量一番后,点了点头。
      
      张猛便欲将骰子拿过来,但邵瑜却没给他,而是说道:“第一局,我来摇。”
      
      “你信不过我?”张猛反问。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邵瑜笑着道。
      
      张猛一僵,他此时已经看出来了,邵瑜熟练掂量骰子的动作,显然也是个行家里手。
      
      真正的行家能一眼看出老千,那自然也是很懂如何出老千。
      
      “我也信不过你。”张猛说道。
      
      邵瑜便道:“那就随便请个街坊过来坐庄,你带来的人,我信不过。”
      
      邵瑜直接将张猛的后路堵死了。
      
      张猛闻言一阵无奈,这边的街坊他都不熟,只能随便点了一个人。
      
      那被抽中的街坊,也曾在赌坊输过钱,只是他此时单独面对张猛,却怂了起来,半点没有之前叫嚣要钱的架势。
      
      好不容易得了这个坐庄的机会,这个街坊也没有额外作妖,老老实实的便开始摇骰子。
      
      “你先选。”邵瑜说道。
      
      “大。”此时换了个生人坐庄,加上邵瑜盯得紧,张猛也没了出老千的可能,便只能老老实实的猜大小,“大”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幸运选项,因而他没有半分犹豫。
      
      “那我选小。”邵瑜说道。
      
      他此时这闲庭信步的模样,似是半点不在意自家的铺子一般。
      
      而邵大宝,却已经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他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一场局,这是一场能够定他生死的局,但偏偏局中的两个当事人,却全都像是在吃饭喝水一样随便。
      
      “爹,您、您要不要再想想?这可是我的双手……”邵大宝在邵瑜的死亡凝视中改口:“这可是关系到咱家的铺子啊。”
      
      邵瑜视线回转,没再搭理倒霉儿子,而是看着庄家。
      
      “开吧。”邵瑜催促道。
      
      这个临时当庄家的街坊,此时却莫名激动,揭开骰子盒的手都在颤抖。
      
      即便他再如何颤抖,盒子里的结果也不会再改变。
      
      一点正面朝上,赫然是“小”。
      
      邵大宝立马松了一口气。
      
      张猛眼神阴鸷,众目睽睽之下,他还是将一张欠条递了过来,口中说道:“愿赌服输。”
      
      邵瑜没有说什么,而是示意庄家继续第二局。
      
      “这一局,你要赌什么?还是这个铺子的契书吗?”张猛问道,他想要找到一个翻本你的机会。
      
      邵瑜摇了摇头,朝着邵大宝招了招手。
      
      邵大宝死里逃生,立时人又飘了起来,凑到邵瑜身旁,说道:“爹,您就赌铺子,爹的赌术这么厉害,说不定还能再给咱家赢七八间铺子呢。”
      
      邵瑜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便宜儿子,目光在他的手指上停留了一瞬后,将人按在自己身边。
      
      “赌他左手小拇指。”邵瑜说着,捏住了邵大宝的小拇指。
      
      

  • 作者有话要说:  爱你们么么哒。
    求收藏,求评论~
    第一更。
    感谢在2021-01-26 21:02:54~2021-01-27 11:56: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与胡桃公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濸藍 60瓶;呵呵 36瓶;flavor小谁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