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浪子回头(三) ...

  •   张家人的到来,打断了邵家关起门来的争执。
      
      一声又一声的拍门声,门外一道又一道催促声,邵大宝只觉得像是敲在他身上,似乎再多敲几下,就能将他敲得支离破碎。
      
      邵大宝盯着邵瑜,见他真的不管自己了,急得当场下跪:“爹,您不能不管我,我是您养了二十年的亲儿子啊!”
      
      邵瑜闻言轻笑一声,说道:“白养了二十年的亲儿子。”
      
      见邵瑜不买账,邵大宝又看向邵小草,但邵小草直接转头。
      
      倒是王氏,依旧和他保持统一战线,一会看看丈夫,一会看看女儿,似是希望两个人能松口。
      
      “当家的,大宝就算再有错,他还年轻啊……”
      
      “年轻更要走正道。”邵瑜回道。
      
      他转头安抚的看了一眼一旁的邵小草,让女儿放宽心。
      
      邵小草心下一暖,虽然父亲没说什么,但直觉告诉她,父亲今日绝不会让她陷入悲惨处境中。
      
      邵瑜又看向邵大宝,说道:“你先起来,去开门,难道真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你跪着吗?”
      
      邵大宝挣扎了一下,到底还是面子占了上风,从地上爬了起来,被邵瑜支使着往门边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怎么,开门也不会?”邵瑜问儿子。
      
      邵大宝此时哪里还管得了邵瑜的阴阳怪气,满脑子都是开门后自己的处境,张猛是什么人,他比谁都清楚。
      
      他的运气还算好,虽然一屁股赌债,但是家里还有铺子和妹妹,因而张猛并没有对他怎么样。
      
      但邵大宝却亲眼见过张猛怎么对付无力偿还赌债的人。
      
      在赌坊的后院里,张猛直接砍断了那人的双手双脚,没有半点犹豫,张猛眼中的暴虐,以及当时溅在他脸上温热的血,邵大宝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被砍掉的那双手,现在还挂在那里,每一个不还钱的人,都会被拉到后院去瞻仰那双手。
      
      正因为见过这些,邵大宝才格外害怕,一想到开门后要面对的一切,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腕都已经开始痛了起来。
      
      “当家的,大宝毕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王氏哭着说道,又看向一旁的闺女。
      
      但邵小草被邵瑜护得严严实实的,甚至因为怕她心软,邵瑜还直接挡住了王氏的视线。
      
      邵瑜看着涕泗交流的王氏,没有半分和软的意思,反而说道:“人都上门了,他们迟早要冲进来,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打开门。”
      
      邵大宝疯狂摇头,眼中满是绝望。
      
      此时门外的拍门声越来越重,门板晃动的厉害,似是下一秒就要轰然倒塌一般。
      
      邵瑜也不动作,只说道:“你现在不开门,他们还是能闯进来,到时候还要坏一扇门。”
      
      邵大宝还没什么感觉,王氏却心下一紧。
      
      对于穷人家来说,别说一扇门,就是一块木头,可能都是不能承受的损失。
      
      王氏到底没有忍住,走上前去,将门上横木放下。
      
      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丁立马闯了进来。
      
      在他们身后,是被众人簇拥,但满脸不耐烦的张猛。
      
      张猛一进来,先是看了一眼邵小草,见到新娘哭得双眼红肿,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他的目光落在邵瑜身上。
      
      “怎么?你们邵家这是关起门来,给我脸色看?”张猛冷笑问道。
      
      “邵家不嫁女了。”邵瑜直截了当的说道。
      
      张猛狠狠的瞪了邵瑜一眼,接着看向一旁的邵小草。
      
      邵小草害怕的揪住父亲的衣角,邵瑜将女儿护在身后。
      
      “不嫁?”张猛左右看了看,冷笑一声,说道:“你说不嫁就不嫁,我准备这么多,你全当闹着玩?我不要面子?”
      
      张猛一身喜服,他身旁的家丁们也全都穿着整齐的衣服,手里拿着乐器,吹拉弹唱样样都有,虽是第三次娶亲,但他这阵仗也搞得很大,在不知内里的外人看来,张猛似乎对这个未来岳家十分看重。
      
      邵瑜闻言笑了笑,说道:“一无婚书,二无媒人,三无聘礼,退了就退了,有什么大不了。”
      
      他又看了一眼张猛身上的喜服,说道:“你这衣服袖口上有好几处暗沉,这是穿了多少次的喜服?”
      
      张猛闻言一顿,邵瑜说的确实是事实,这一身喜服,他已经穿了三次。
      
      邵瑜接着问道:“这暗沉是什么?是油渍还是血渍?”
      
      袖口上没有洗干净的暗沉,张猛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至于这些。”邵瑜的目光落在那些家丁身上,说道:“你自家养的班子,估计都能用到你孙子娶亲,实在谈不上如何费心准备。”
      
      张猛娶亲阵势这样大,不少人都跟在他身后看热闹,虽然张猛凶神恶煞不好惹,但还是有不少胆子大的,此时挤到前排来看热闹,听到邵瑜这句话后,立马笑了起来,还学给外面的人听。
      
      张猛脸上挂不住,用力瞪了邵瑜一眼,骂道:“胡说八道!”
      
      邵瑜脸上始终带着笑,说道:“抱歉,是我说错了,你每个媳妇都被你磋磨死了,哪里来的子孙后代呢。”
      
      “他/娘/的,你敢咒老子?”张猛听到这话,第一时间冲上来,抬起拳头就要往邵瑜身上打。
      
      邵瑜可以躲,但他没有躲。
      
      他只是一把将一旁傻愣愣的邵大宝拉过来挡在身前。
      
      “哎哟!”邵大宝一声惨叫,张猛这一拳极其用力,邵大宝只觉得骨头都要被打散了架。
      
      王氏立马心疼坏了,责备的看了邵瑜一眼。
      
      “说我没子孙,我今天还非娶了你女儿不可!”张猛恶狠狠的说道,也不打算跟邵瑜废话,抬手就打算让人来抢亲。
      
      “谁欠的赌债谁来还,我女儿不嫁你。”邵瑜朝着张猛重申,接着将还在呼痛的邵大宝,直接推进张猛怀里。
      
      在张猛有些愣神的表情中,邵瑜说道:“你要娶,就娶他好了,我同意这桩亲事。”
      
      张猛一愣,立马一把将邵大宝推开,说道:“你耍我?你们邵家,当本大爷是吃素的?”
      
      邵瑜看了他一眼,道:“吃素,勉强也算是积德行善,倒也未尝不可。”
      
      张猛一愣,骂道:“瞎说什么玩意。”
      
      邵瑜看了一眼眼前之人的面相,说道:“你杀孽太多,未来子息艰难,且多半要死于非命,若是从现在开始能够积德行善,尚且有一线生机。”
      
      “老东西,你还敢咒我,今天你别想竖着出这个门!”张猛骂道。
      
      邵瑜立马回道:“这是我家,我今天可以不出门。”
      
      “噗嗤。”围观群众又笑了起来。
      
      张猛瞪了这些人一眼,越发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朝着自己手下的家丁说道:“这是你家?欠了赌债不还,那就砸,都给我狠狠的砸!”
      
      张猛本就是脾性暴虐之人,此时事情都闹到了这个地步,他若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怕人人都道他是个好欺负的,如何还能竖立他在外的威信。
      
      王氏脸色惨白,用哀求的目光看向邵瑜,而邵大宝早就躲在母亲身后,似乎这样他就能躲避自己的命运。
      
      “当家的,你快想想办法。”
      
      邵瑜看了王氏一眼,又看向那些正打算动手的家丁,说道:“等一等。”
      
      明明是个往日里窝窝囊囊的老头子,但此时也不知为何,他一开口,也没有如何动作,仅仅靠着周身的气势,便镇住了张家的那些家丁。
      
      他们倒是想要上前,只是邵瑜的眼睛扫过来,便立马有一种动弹不得的感觉。
      
      就连张猛,此时被邵瑜盯着,也感觉脖子一凉,但很快他就甩了甩脑袋,暗道自己是花了眼,才会被一个老头吓住。
      
      他定睛望去,老头还是那个老头,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立时将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脑后。
      
      “老东西,怕了吗?我告诉你,今天除非你给我磕头赔礼,奉上女儿和铺子,否则这事就过不去了。”张猛倒是依旧贪得无厌。
      
      邵瑜看了他一眼,再次把邵大宝推进张猛的怀里,说道:“欠了赌债的是他,你跟我横什么。”
      
      张猛立马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是你亲儿子,你必须给他还!”
      
      邵瑜摆了摆手,说道:“都说父债子还,可从来没有‘子债父还’这说法,况且,我生他养他,待他算得上是恩重如山,因而说起来我跟你一样,都是他的债主,他欠我的更多呢。”
      
      邵瑜一番诡辩,倒是让张猛愣了一瞬,甚至差点被邵瑜绕了进去,只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说道:“胡搅蛮缠!你要是继续阻拦我娶亲,那我先砍了你儿子双手,再砸了你铺子!”
      
      “你要怎么对他是你这个债主的事情,但我的铺子你不能动。”邵瑜回道。
      
      “爹!爹!你不能不管我!”邵大宝又哭又嚎。
      
      邵家的情况张猛很清楚,正是因为这般,所以他才笃定,邵家要么交铺子要么交女儿,但如今邵瑜是打定主意了不愿意嫁女送铺子,甚至三番两次将邵大宝推出来,倒是让张猛觉得有些难缠。
      
      往日里他讨债的时候,早在他威胁要砍手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着急忙慌的送上家财和女人。
      
      而今天,邵瑜却像是一颗啃不下的铜豌豆,铺子要留着,女儿他不嫁,竟是什么都不想出。
      
      张猛虽然暴虐无人性,但他还是想要拿钱的,若不是邵家铺子的契书没被邵大宝偷出来,张猛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动,只是他还是不信亲爹能真的不管儿子,眼珠子一转,便有心试探一番。
      
      “邵大宝,你亲爹都不管你了。”张猛说着,朝身后挥了挥手。
      
      立时有两个家丁走了出来,明明是来迎亲,但这两人却随身就抽出一把匕首来,直接压住了还处于哀嚎状态的邵大宝。
      
      锋利的刀刃直接架在邵大宝的手腕上,只要按下去,立马就能见血。
      
      邵大宝只觉得自己腿有点软,若不是家丁搀扶着,只怕已经瘫软在地。
      
      邵瑜看着这情形,有些嫌弃邵大宝的窝囊相,但嘴里还是说着:“你们迎亲都还带着家伙呢。”
      
      张猛闻言,只当邵瑜舍不得儿子,便说道:“现在后悔了?你这铺子倒是也值一两个钱,不如给你女儿当陪嫁,看在你是我未来老丈人的份上,我倒是可以饶过邵大宝。”
      
      若非铺子契书被邵瑜死死的藏着,张猛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动,此时他见邵瑜似是松动,立马便给他台阶下。
      
      一旁的邵大宝也立马打蛇棍上,哭着求道:“爹,你救我这一次,以后我做你的好儿子,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别不管我!”
      
      张猛也在一旁耐心的等着,似是在等邵瑜回心转意。
      
      邵瑜却态度坚决,朝着张猛说道:“我只担心你们的刀不够利索,让我的好儿子多吃苦头。”
      
      邵大宝哭天喊地,一旁的王氏也再也站不住了,指责道:“当家的,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大宝不能被砍掉手,你快想想办法!”
      
      邵瑜看了便宜妻子一眼,说道:“这有什么好哭的,他有手也不会帮你扎灯笼,砍了便砍了,还省得他出门滥赌,姓张的这是在帮我们的忙呢。”
      
      张猛一听这话,竟然意外的觉得有些道理,甚至开始思考起来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帮邵瑜的忙。
      
      “爹,我学扎灯笼,我马上就学。”见邵瑜不搭理他,又转头朝着邵小草哭:“妹妹,教我扎灯笼,我一定好好学。”
      
      邵小草心下不忍,想要说点什么,但邵瑜却直接拦住了她。
      
      王氏也在一旁哭得厉害,说道:“好好的人,怎么能没了手呢……”
      
      “没了手还有命在,你女儿要是真嫁给姓张的,可能会连命都没有,你儿子一双手,敌不过你女儿一条命吗?”邵瑜说道。
      
      “臭老头,你胡说什么,什么丢了命的?当我们张家是什么地方,你不要乱泼脏水!”张猛确实胡作非为,但他却也不至于大摇大摆到无所顾忌的地步。
      
      “怎么,你敢杀老婆,还不敢认吗?你那两个老婆到底怎么死的,你说得清楚吗?”邵瑜故意大声问道。
      
      张猛闻言心下一慌,一看左右的人,此时果然全都议论了起来。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张猛看向一旁的围观群众,解释道:“我前头两个老婆一个生病去了,一个难产而死,一尸两命,这事想起来我都难过,心就像是被刀子割一样。”
      
      “难过你怎么不给她守孝?她才死两个月呢。”邵瑜说道。
      
      原本还想装深情的张猛顿时卡了壳,只得道:“她们如何死的,回春堂的赵大夫可以做个见证,都是她们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
      
      “赵大夫是你亲舅舅,自然会帮你作证。”邵瑜随口说破两人之间的关系。
      
      围观群众闻言立马议论纷纷,街坊里没有秘密,大家都常听赵大夫吹嘘有个厉害外甥。
      
      邵瑜又道:“街坊们也做个见证,这婚事无媒无聘,张猛又并非良人,我心疼女儿,此事就此作罢。”
      
      张猛立马道:“你敢取消,我现在砍了邵大宝的手!”
      
      邵瑜说道:“你要砍就快点砍,我都等半天了。”
      
      被他这么催促,张猛反倒犹豫了起来,他的目的也从来不是邵大宝的这一双手,他要的是邵家的铺子和女儿。
      
      而道上的规矩,砍了双手,就等于清了账,那他就再也要不到钱了,若非万不得已,张猛也不愿意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
      
      如今邵家铺子不愿意给,女儿不愿意嫁,这样的亏本买卖张猛如何愿意做,他心一横,便说道:“好,既然你舍得,那我现在就砍了你儿子一只手。”
      
      说完,张猛便死死的盯着邵瑜的反应,他不信邵瑜真的无动于衷。
      
      邵大宝脸色惨白,身子晃了晃,险些昏过去。
      
      但邵瑜闻言却只是挑了挑眉,问道:“只砍一只吗?不是两只手才能换五十两的赌债吗?”
      
      邵大宝哀嚎一声亲爹。
      
      而张猛定定的看着邵瑜,他做这一行,见过当儿子的不管爹娘,但真的很少见到爹娘彻底不管儿子,特别还是独子家庭。
      
      头一次见到这样铁石心肠的亲爹,他忍不住看了邵大宝一眼。
      
      这一眼中满是怀疑,他仔细的在邵瑜和邵大宝之间打量,努力寻找两个人是亲生父子的证据。
      
      “爹!我的亲爹!你不能不管我!我可是老邵家的根!”邵大宝大叫道。
      
      “铺子才是老邵家的根,代代相传,你算什么东西?”邵瑜回道。
      
      “当家的……你不愿意舍了小草,就舍了铺子……铺子没了还可以再挣,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日子总是能过下去的。”王氏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邵家没有土地,全靠这间利润微薄的铺子,家底也早就被邵大宝赌光,若是再没了铺子,他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到时候就只能一家露宿街头,一家人都不一定能活过这个冬天。
      
      这个结果,其实比邵大宝砍掉双手或者死掉一个女儿更加恐怖。
      
      “铺子不能交。”邵瑜斩钉截铁的说道,他其实并不在意一个灯笼铺子,但如今打定主意要给邵大宝一个教训。
      
      有些人,不被逼到绝境,所有的“浪子回头”都是假话。
      
      张猛见此,又在一旁添了一把火,说道:“先前的赌债,砍掉一双手可以还,但你们今日得罪了我,如今还要加上一双脚。”
      
      邵大宝眼前一黑,双手双脚都没了,他只觉得自己跟死了一样。
      
      但邵瑜听了这样的威胁,却只问道:“那如果你直接要了他的命呢?你是不是还要倒给我找钱?”
      
      

  • 作者有话要说:  爱你们么么哒。感谢在2021-01-25 22:32:32~2021-01-26 21:02: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草木真天 5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