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浪子回头(五) ...

  •   邵大宝闻言大惊,脸上哪里还有之前赢了赌局的喜气洋洋,大声说道:“爹!爹!怎么能拿我的手指做赌注!”
      
      “你不是很喜欢赌吗?怕什么?”邵瑜反问道。
      
      从前赌输了是给钱,如今是要切切实实的割肉,刀子还没落下,邵大宝已经开始觉得疼了。
      
      他努力想要挣脱父亲,但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往日里身子老迈的父亲,今天力气似乎格外大,让他动弹不得,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说道:“爹,不能赌啊,不能赌啊!”
      
      “不能赌吗?那你以前为什么日日住在赌坊?”邵瑜问道。
      
      邵大宝脸上一僵,接着立马赌咒发誓:“爹,我再也不赌了,再也不赌了。”
      
      邵瑜不置可否,看向一旁的张猛,问道:“这个赌注,你觉得如何?”
      
      张猛看着这一幕,忍不住问道:“你来真的?”
      
      邵瑜笑道:“上了赌桌,哪能不当真。”
      
      张猛眉头一皱,问道:“你要我出什么赌注?”
      
      他已经做好了邵瑜会狮子大张口的准备,并且打算随时拒绝。
      
      “一文钱。”
      
      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邵瑜解释道:“你觉得他的双手值五十两,但我倒觉得,出一文钱都是在抬举他。”
      
      一文钱,在没有比这更小的计量单位了。
      
      张猛一愣,看向一旁满脸屈辱的邵大宝,他脾气本就暴虐,出一文钱就能看上一出父子相残的好戏,他倒也乐得答应。
      
      “摇吧。”邵瑜催促那位充当庄家的街坊。
      
      这街坊有些不忍的看了邵大宝一眼,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开始摇起骰子盒。
      
      邵瑜微微侧耳,听着骰子晃动带来的响声。
      
      等到庄家终于停了下来,邵瑜看向一旁的张猛:“老规矩,你先选。”
      
      邵瑜依旧让张猛先选,全然不顾邵大宝在一旁杀鸡抹脖子一般使眼色。
      
      “大。”
      
      张猛继续选“大”,只是这一次对于结果如何,他并没有多在意,甚至已经做好了输掉一文钱的准备。
      
      邵瑜又看向一旁的邵大宝,说道:“好像只能选小了。”
      
      邵大宝立马哭丧着脸,问道:“爹,能赢吗?”
      
      “进了赌/场,向来先赢后输,我刚刚赢了一局,现在应该轮到我输了。”邵瑜笑着说道。
      
      邵大宝眼泪都流下来了,立马哭着说道:“那你选大。”
      
      “我选大,你也要问问你张爷同不同意。”邵瑜对于结果满不在乎。
      
      邵大宝立马又看向一旁的张猛,张猛这次倒是出人意料的好说话,道:“你们先选。”
      
      “那我们选大吗?”邵大宝问道。
      
      邵瑜反问道:“你想选大吗?”
      
      “那就选大?”邵大宝迟疑着说道。
      
      “唔,也可以。”话虽这样说,但邵瑜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太认可。
      
      邵大宝顿时又慌了,问道:“难道不选大吗?”
      
      “我无所谓,反正赌的不是我的手指头。”邵瑜话说得极其无情。
      
      邵大宝:……
      
      “爹,我的亲爹,你觉得我选什么好?”邵大宝差点跪了。
      
      “我觉得都挺好。”邵瑜敷衍道。
      
      张猛看着父子俩你来我往的,也不催促,而是在一旁饶有兴致的围观。
      
      邵大宝还是觉得抢别人的选择比较香,思虑良久,终于下了决心:“我想选大。”
      
      张猛看足了热闹,便无所谓的说道:“行,我让你。”
      
      所有人一起看向那个庄家。
      
      邵大宝满脸纠结,在庄家即将开盘的时候,忽然说道:“再等等。”
      
      庄家立马停了下来,此时骰子盒还按在他的手下。
      
      邵大宝死死的盯着那个还未打开的骰子盒,满脸纠结不定。
      
      “要不……要不我选小?”邵大宝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虚的。十分不确定的看向邵瑜。
      
      “你的小拇指,保不保得住,就全看你会不会选。”邵瑜在一旁补刀。
      
      邵大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拇指,立马改口:“算了,我还是选大。”
      
      “确定了吗?”庄家问道。
      
      邵大宝不敢应声,他还想再改口,但这样悬在空中的感觉,让他觉得实在是难以忍受,便再次转头看向一旁的邵瑜,哀求道:“爹,你帮我选吧。”
      
      邵瑜摇头拒绝,说道:“我可以不赌这一局,但却一定要赌,你知道为什么吗?”
      
      邵大宝摇头。
      
      邵瑜说道:“你喜欢赌博,我当然要让你赌个痛快,要是一根手指头不够痛快,你还有九根,手赌完了,你还有脚,我们一根一根来。”
      
      邵大宝脸上一白,他头一次开始害怕起赌/博来。
      
      “爹,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邵大宝恨不得跪地求饶。
      
      可邵瑜却始终无动于衷。
      
      “当家的……”王氏还想说点什么。
      
      邵瑜看都没看便宜老婆,就说道:“这是他喜欢做的事情,我们做父母的,自然要全力支持他。”
      
      “爹……”邵大宝还在哀求。
      
      “选。”邵瑜催促道。
      
      事关自己的手指头,邵大宝始终下不了决心,他也不想让自己承担这些,便朝着一旁的王氏请求道:“娘,您帮我选。”
      
      王氏还没说什么,邵瑜就道:“选错了你就准备被亲儿子恨一辈子。”
      
      王氏虽然脑子不够聪明,但邵瑜都说得这么清楚明白了,她立马相同了里面的关节,即便再想帮儿子,她也不能承担和儿子反目为仇的风险。
      
      最终王氏眼神闪烁,说道:“娘什么都不懂,不会选。”
      
      邵大宝看向妹妹,妹妹却看也不看他。
      
      见事情耗了这么久,也只是邵大宝反复横跳的独角戏,张猛也没了耐心,朝着邵大宝威胁道:“再不选,我现在就剁了你的手指头。”
      
      邵大宝吓得缩了缩脖子,最终还是一咬牙,说道:“我选大。”
      
      那庄家倒是还想再问一遍,但被张猛瞪了一眼后,也不敢再耽搁,直接揭开了骰子盒。
      
      只一眼,邵大宝立时面如死灰。
      
      三点。
      
      是小。
      
      “可惜了,就差一点呢。”邵瑜说道。
      
      “这个不算,这个不算,我们再来!”
      
      邵大宝哭丧着脸喊道,他还想再挣扎一番,但邵瑜却直接将他推到张猛身边。
      
      “愿赌服输。”邵瑜将原话还给了张猛。
      
      张猛赢了邵瑜,但也没有多高兴,他深深的看了邵瑜一眼,他算是彻底记住了这么一号狠人。
      
      “爹,爹,你再赌回来,帮我!帮我!肯定还能赢回手指头,爹,你别不管我!”邵大宝哭得眼泪鼻涕全都糊在一起。
      
      邵瑜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但却没有继续再开一局的打算。
      
      邵瑜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快穿任务者,他穿越过很多个世界,邵大宝这样的人他没少见,明明已经扒在妹妹身上吸血,但还是觉得不够,非要送妹妹入狼窝,恨不得将人身上最后一滴血肉都榨干才肯罢休。
      
      这样的人,就是天生的渣滓。
      
      响鼓还需重锤敲,如果不是发生巨大变故,他是不会有半点改变的。
      
      哪怕邵瑜熟知剧情,知道邵大宝未来会浪子回头,但他也半点都不相信邵大宝的品性。
      
      邵瑜深切的明白,这样的人的回头,只不过是被社会毒打的不敢做坏事,而不是他就因此变成了一个好人。
      
      既然邵大宝迟早要被社会毒打,那由自己这个当爹的提前毒打他,有何不可?
      
      邵瑜没再搭理邵大宝的哀求,转而看向张猛,说道:“我和老伴年纪大,总是不忍心见孩子吃苦。”
      
      “你后悔了?”张猛问道,心下想着也许邵瑜并不是真正的铁石心肠,只是想要给废物儿子一个教训。
      
      就连邵大宝和王氏,此时心中都升起一抹期盼。
      
      岂料邵瑜却只是摇了摇头,故作难过的说道:“我们见不得这样血淋淋的场面,你拉着他去外面处置。”
      
      张猛:……
      
      邵大宝闻言彻底绝望,朝着邵瑜大喊大叫,大骂邵瑜待他不公平。
      
      邵瑜又道:“我也听不得孩子哭喊,一听他喊,我心里就难受得很。”
      
      说话间,邵瑜还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胸口,做出一副心痛的模样来。
      
      张猛忍不住伸手扶额,但还是朝家丁做了个手势,很快,邵大宝便被张家家丁熟练的捂住嘴拖了出去。
      
      张猛从庄家手上接过那枚新买的骰子,在手上转了转,又掂了掂,问道:“老爷子从前也是做这一行的?”
      
      从先前的“老东西”,升级为如今的“老爷子”,邵瑜在张猛心里的地位倒是提升了不少。
      
      邵瑜摇摇头,说道:“我就是个糊灯笼的,只是耳力比较好罢了。”
      
      张猛手上一顿,又问道:“老爷子打算就守着这个铺子吗?有没有想过来我这里镇场子?”
      
      对于赌坊来说,赌术精湛的人最好找为己用,若是放在外面,鬼知道什么时候跑去砸场子。
      
      张猛为了招徕邵瑜,提出了非常丰厚的报酬。
      
      但邵瑜却只是摇了摇头,说道:“这辈子能守住这个铺子就不错了,哪里还敢奢求更多。”
      
      张猛又深深的看了邵瑜一眼,似是验证邵瑜话中的真假。
      
      对他而言,今天大闹一次,但半点便宜也没捞着,甚至赌坊和自己的私事,还被邵瑜抖落了个干净,他既丢了里子又丢了面子。
      
      如今招揽邵瑜失败,张猛心中暗暗记下,只待来日。
      
      怀着这样的心情,在剁掉邵大宝手指的时候,张猛的人动作也十分狠辣,本可以只剁掉半根,他却暗示手下剁掉了一整根。
      
      邵瑜在屋里静静等了片刻,方才听得屋外响起了一声呜咽声,很快似是被人松开了捂住嘴巴的手,外面传来邵大宝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我的手指,我的手指!”
      
      邵小草有心想去看一下,邵瑜道:“那场面不好看,你姑娘家的别看了。”
      
      直接便将闺女拦了下来。
      
      王氏哭着跑出去看,走到门边,见到儿子一手的血,立马瘫软在地,捂着自己的胸口哭着道:“苍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邵瑜冷眼看着她,说道:“你如果继续纵容他,那就只用等着他手指脚趾全都被剁光。”
      
      原身虽然对儿子千依百顺,但还分得清轻重,邵大宝要跟原身骗钱,还需要打着读书的名义。
      
      但邵大宝跟王氏要钱,连个名目都不需要,甚至明知道儿子要去赌,她也不会拦着。
      
      父亲糊涂,母亲纵容,这才养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账东西。
      
      王氏听了这话,没有半点反省之意,反而哭着说道:“你连亲儿子都害,以后没人给你养老!”
      
      “你居然真的指望邵大宝给你养老?”邵瑜反问。
      
      王氏又是一噎,这个问题邵瑜已经跟她讨论过了,她心底也知道邵大宝指望不了,但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吵不过邵瑜,王氏索性气呼呼的跑出门去。
      
      亲儿子没了一根手指,邵瑜却连看都不看一眼,转而便拿起地上的一个灯笼框,开始糊了起来。
      
      邵小草见着这情形,看了看远去的母亲,又看了看开始干活的父亲,最终还是走到了邵瑜身边,结果他手里正在干的活计:“爹,你脖子疼,还是我来吧。”
      
      原身脖子疼了很久,可儿子邵大宝却从来未曾注意,倒是邵小草,爹娘身体上的毛病,她全都记在心上,并默默帮忙。
      
      邵瑜摇了摇头,说道:“越是疼,就越是要多动动。”
      
      邵小草闻言便不再阻拦,而是跑到邵瑜身边,同样拿起竹条打算做活。
      
      穷人家,出了天大的事情,活还是不能不干。
      
      但邵瑜看着她这一身张家送来的喜服,却觉得格外碍眼,说道:“你把衣服换了吧。”
      
      邵小草闻言没有任何纠结,很快就换了一身自己的衣服出来。
      
      邵家几乎所有的钱,全都花在邵大宝身上,剩下三个人全都节衣缩食,邵小草如今穿的这一身旧衣服,还是王氏的衣服改的,既不合身也十分陈旧,看得邵瑜眉头一皱。
      
      但他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
      
      邵小草虽然经过今天一遭,对父亲大为改观,只是父女之间天然的不亲近,倒是让两人独处显得十分生疏。
      
      邵小草很想对父亲说点什么,也想学着那些她在街上看到的小姑娘那样,理所当然的对父亲撒娇,只是她话到嘴边,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邵瑜忽然朝着她歪了歪,吓得邵小草整个身子都僵住,却只见父亲拿过她手上的竹条。
      
      “这根毛刺没有撇干净,小心扎手。”邵瑜皱眉将那根满是毛刺的竹条放在一边。
      
      邵小草缩了缩手,其实她的手上满是老茧,这种程度的毛刺压根就扎不动她,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看着父亲精心挑选了一些更加平滑的竹条,心底一阵暖流涌动。
      
      这就是父亲的疼爱吗?
      
      邵小草心中想着,这样细心周到,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就知道自己是被人放在心上。
      
      “以前我对你多有忽略,今后不会了。”邵瑜忽然说道。
      
      邵小草赶忙说道:“没有,没有……”
      
      这模样像极了一个骤然进入多人聚会的社恐。
      
      “是爹的错,差点害了你一辈子。”邵瑜又道。
      
      邵小草鼻子一酸,立马说道:“怎么能怪爹呢?要怪也是怪……”
      
      她不想当一个背后说哥哥坏话的人,因而后续的话卡在喉咙里,到底是说不出来了。
      
      邵瑜接着道:“今天吃了这么大的教训,他以后不敢了。”
      
      邵小草闻言,到底没忍不住自己心底的疑惑,问道:“爹,为何一定要赌第二局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爱你们么么哒。
    今晚还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