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浪子回头(二) ...

  •   “你妹妹不嫁了。”
      
      听到这话,邵大宝立时着急了,扯着邵瑜的衣袖问道:“爹,爹,你说妹妹不嫁了是什么意思?”
      
      邵瑜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觉得呢?”
      
      邵大宝立时跳了起来,说道:“爹,这事可不能开玩笑的,妹妹不嫁,咱家的铺子可就没了!”
      
      “铺子没了?不会,你没了铺子都还在。”邵瑜摇了摇头。
      
      邵大宝听了这话,本能有了不好的预感,立马说道:“既不给女儿,又不给铺子,张大爷如何能善罢甘休,爹,现在可不是糊涂的时候。”
      
      邵瑜笑了起来,说道:“莫慌,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邵大宝哭丧着脸,一想到张大爷那凶神恶煞的威胁着要砍他手的样子,顿时又是一阵腿软。
      
      邵瑜随即就轻飘飘的说出了邵大宝最害怕的话:“他不是想要你这一双手吗?反正你拿着也无用,不如就给需要的人。”
      
      神特么需要的人,任谁都知道这话只是威胁,但偏偏邵瑜一副信以为真的样子,邵大宝脸上满是不敢置信,抓着邵瑜的衣袖,急切的说道:“爹,爹,我的好爹,这事可不能闹着玩。”
      
      邵瑜冷眼看着他,反问道:“你妹妹的婚事难道是闹着玩?”
      
      “没……我这也是为了妹妹好呀,张家良田千亩,仆从如云,他还有三家赌坊,这样日进斗金的人家,妹妹嫁过去,那就是福窝啊!”邵大宝急切的辩解道。
      
      邵瑜盯着这个便宜儿子,说道:“三年死两个媳妇的人家,确实是福窝。”
      
      邵大宝脸一白,立马说道:“爹,你这是听了谁的谣传?”
      
      “难道这事是假?”邵瑜反问。
      
      邵大宝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亲爹居然会有如此咄咄逼人的时候,全然没有往日里窝囊的模样,只越发让他觉得不敢直视。
      
      “你怎么不说话了?”邵瑜质问,目光扫过一旁的王氏一眼。
      
      王氏再如何疼儿子,也不至于完全把女儿不当人看,立时也在一旁追问道:“你这孩子,快说话啊,你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邵大宝眼珠子转了转,立时像是找到了借口一般,开口胡说八道:“张家大爷只是运气不好,第一个老婆生病没了,第二个老婆难产没的,妹妹嫁过去,他一定会好好珍惜……”
      
      “运气不好,那这是克妻呀。”邵瑜说道。
      
      “对,对,他顶多是克妻,不是故意磋磨死老婆。”邵大宝忙不迭的说道。
      
      但这话换来的,只是邵瑜如看死人一样的凝视。
      
      反倒是一旁的王氏,听了这话,立马松了一口气,朝着邵瑜道:“还好还好,当家的,他只是克妻,应该还是个好人……”
      
      “克妻还好?况且他真的是克妻,还是故意杀妻呢。”邵瑜说道。
      
      克妻是被动死老婆,而杀妻,那就是主动死老婆,这两性质天差地别。
      
      “没……张家大爷真没杀妻……”邵大宝弱弱的辩解道,只是想到张家大爷那一脸凶残的模样,邵大宝心里也没底。
      
      邵瑜看了他一眼,邵大宝立马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他第一任妻子死后,娘家哥哥上门要说法,被张家下人打断了腿,第二任妻子死后,她父亲上门算账,又被他张家下人打吐了血。”
      
      “这……”邵大宝没想到这样的事情,都被父亲知道了,立马说道:“张家大爷这也是没办法,都找上门来了,不能不反击。”
      
      邵瑜冷笑一声,说道:“你妹妹嫁过去,你要我们怎么样?让我们老两口一起为这件事填命吗?”
      
      “这两家如今都因为这一桩婚事闹得家财散尽,家破人亡,你也想跟他们一样吗?”
      
      邵家家破人亡,资财散尽,这正是原本的结局。
      
      邵大宝自然不想跟前两个亲家一样的处境,但他如今没得选,只能哭丧着脸,说道:“爹,爹,可现在妹妹不嫁,我的手就没了……”
      
      “你承认你给妹妹找了个狼窝?”邵瑜问道。
      
      一旁的邵小草,此时也打起精神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哥哥。
      
      邵大宝真的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他眼神躲闪,企图糊弄过去。
      
      “直视我,小崽子。”邵瑜冷冷说道。
      
      邵大宝一僵,在父亲的眼神下他无处躲闪,最终只能诺诺解释道:“我……我也是没有办法……”
      
      邵小草眼中满是失望,但一旁的王氏,却在无力的为儿子辩解:“小草,你哥哥……你哥哥他也是没有办法。”
      
      只是这句话,却换不来她女儿的回应。
      
      “他有办法。”邵瑜忽然说道。
      
      便宜儿子一脸恍惚。
      
      邵瑜接着道:“你可以不赌,可以好好读书,若是读书有成,自是光耀门楣,若是读书无望,也可退而回家,守住铺子,这样你妹妹嫁了人也还有个依靠。”
      
      光耀门楣,退守家业,对于此时的邵大宝来说,是那么遥远的两个选项。
      
      赌得倾家荡产的时候,他心中也曾满是后悔,但很快又因为张家给他提供的选择,让他忘掉了痛苦与悔恨,只想着快速嫁妹,然后再度杀回赌坊。
      
      即便此时,邵大宝的心中也想着等妹妹出嫁了,只会更加方便他出门去赌。
      
      对于妹妹的担忧,也许存在过,但终究抵不过他迫切想要翻本的心思。
      
      邵瑜只是一眼,就能看明白邵大宝的心思,对于这样深陷其中的赌棍,没有重锤,压根是敲不醒的。
      
      “你正确的路一条都不选,把自己逼到了如今这地步。”邵瑜拍了拍儿子的脑门,接着说道:“自己造的孽,自然苦果都要自己尝。”
      
      邵大宝心下一沉,眼中满是恐惧,但还是强忍着难受问道:“爹,爹……什么苦果自己尝,我听不懂……”
      
      “赌输的人是你,把你赶出去了,他自然不会找我们。”邵瑜冷漠的说道。
      
      “爹,爹,我是你唯一的儿子,你不能不管我,张家真的会杀人的……”邵大宝看清了父亲眼中的决然,自然也知道父亲真的做得出来。
      
      他从来没有发现,对自己百依百顺这么多年的父亲,居然会有这么残酷的一面。
      
      邵大宝立马看向一旁的母亲,急切的说道:“娘,爹不管我,您不能不管我,我可是您唯一的儿子啊……”
      
      王氏是这个屋子里最向着邵大宝的人,立马朝着邵瑜说道:“当家的,孩子还小,做错了事情,你就原谅他这一次。”
      
      “他妹妹年纪更小。”邵瑜说道。
      
      邵大宝像是想到了关节所在一般,立马朝着邵小草,求道:“妹妹,你就原谅哥哥这一次,就这一次……”
      
      看着邵小草神色似乎有些和缓,邵瑜便道:“一次就足够要命了。”
      
      邵小草眼神立马有些犹豫起来。
      
      王氏见丈夫态度坚决,又看儿子可怜,终究是心下不忍,说道:“当家的,儿子再如何,我们还指着他养老呢。”
      
      “是啊是啊,爹,我还要给您二位养老呢。”
      
      邵瑜闻言,若有所思,道:“我和你娘年纪大了,确实需要人养老。”
      
      邵大宝闻言心中立马升起希望来,一脸期盼的看着邵瑜,说道:“爹,我一定让您和娘安度晚年,您信我……”
      
      “我不信。”邵瑜回答的十分干脆。
      
      邵大宝:……
      
      邵大宝赶忙转头看向他娘王氏,知道他娘一直都是个耳根子软的人,便可怜巴巴的说道:“娘,我还要考科举中状元,让您当诰命夫人,让您抱孙子呢……”
      
      王氏听到这描述,立时心下一软,这毕竟是疼爱了二十年的亲儿子。
      
      而一旁的邵瑜,只是看一眼,便明白自己这便宜老婆是扛不住了,便直接道:“这你都信?”
      
      王氏:……
      
      邵瑜又道:“家底都被他霍霍空了,你还信他能考上状元呢?”
      
      “爹,我一定会奋发图强……”
      
      还没说完,再度被邵瑜打断,只道:“读了十几年书,到现在连个童生都考不上,可见你脑子不行,就算努力也没啥用。”
      
      邵大宝再度心肌梗塞,说道:“我从前只是没认真读书……”
      
      邵瑜想也不想就说道:“连读书的机会都不知道抓住,可见还是不聪明。”
      
      邵大宝闻言像是挨了一记闷棍,他虽然混账,但自以为聪明,总想着只要自己认真读书,这世上的一切都手到擒来。
      
      如今被父亲这样随口一怼,又看着家徒四壁的房子,如何还能不明白,他早就没有了努力读书的机会。
      
      而邵瑜却没有放过他,朝着王氏问道:“生大宝之前,咱家顿顿吃啥,现在咱家吃啥?”
      
      王氏听了一愣,思绪回到二十多年前,那时候她刚刚嫁进邵家,邵家虽然家底不厚,但守着灯笼铺子,一家人吃穿不愁,偶尔还能加餐吃顿肉。
      
      而自从邵大宝开始读书,一家人便节衣缩食,吃肉,似乎都变成了遥远记忆。
      
      邵瑜总结道:“他的福我们一点没享到,却害我们吃了不少苦,眼花了背驮了,现在还差点被他害死了女儿,这样的儿子,生了有什么用。”
      
      王氏耳边像是响起一道沉闷的钟声,她立马意识到,事实真的和邵瑜说的一样,生了这个儿子不享福,反倒是有吃不尽的苦头。
      
      她身体上那些一直被她忽略的毛病,一时间全都显了出来。
      
      脑袋、脊背、腰、膝盖,此时身上所有出问题的地方,都在跟她叫嚣着疼痛,而这些疼痛的来源,全是因为邵大宝。
      
      为了给这个好儿子凑束脩攒家底,这才没日没夜的干活,累出一身病。
      
      可即便有这种种理由,但多年来对邵大宝的疼爱,早就已经深入王氏的骨髓中。
      
      她明知道这个儿子不出息,有许多滑头,根本指望不上,但王氏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她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周围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让她不能丢开儿子不管。
      
      “当家的,算了算了,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王氏哭着说道,既哭自己女儿未来不幸,又哭自己晚年凄惨。
      
      “是啊,爹,您就我这一个儿子呢……”邵大宝急忙说道,又朝着邵小草道:“妹妹,你也不放心爹娘无人养老,对不对?”
      
      一旁的邵小草虽然万分不愿意嫁进张家,甚至知道自己有可能有去无回,但一想到爹娘,还是忍着难过,说道:“爹,娘,你们还要指望哥哥呢……”
      
      “不。”邵瑜斩钉截铁的说道:“儿子废了,我们还有女儿呢。”
      
      在场所有人全都一愣。
      
      邵大宝一脸慌张。
      
      王氏和邵小草则是一脸恍惚。
      
      “指望小妹吗?爹,您又不是没儿子,招婿多丢人……”邵大宝越发慌张,因为他越发明显的意识道,邵瑜是来真的,真的打算要了亲儿子的命。
      
      “招婿丢人,你难道就不丢人吗?索性都是丢人,还不如指望你妹妹,你妹妹糊灯笼那么利索,她是我最优秀的孩子,未来灯笼铺子交给她,我很放心。”邵瑜说道。
      
      邵小草自生下来,因为是个女儿,一直在家中被父母忽略,此时面对邵瑜这样的夸赞,她只觉得心底像是埋了一颗种子,悄然生根发芽。
      
      “可……可小草毕竟是个女孩子。”王氏满脸不情愿。
      
      “你仔细想想,到底是儿子有用,还是女儿有用?”邵瑜直视王氏。
      
      王氏眼神闪了一下,她心下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说道:“女儿迟早都是要嫁人的,怎么比得过儿子呢,我们又不是没有儿子……”
      
      邵小草听了这话,眼中的光芒一点一点熄灭。
      
      王氏张了张嘴,想要跟女儿解释什么,但邵小草直接移开视线。
      
      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拍门声。
      
      拍门之凶狠用力,似是恨不得将整个门板全都拍碎一般。
      
      “开门!开门,里面的人都在干什么?还成不成亲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爱你们么么哒。感谢在2021-01-25 15:53:32~2021-01-25 22:32: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青梓苏 27瓶;浮世轻尘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