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希望能够和我见一面?”安乐乐疑惑地看着手上的信,里面有不菲的稿费和一封信。虽然从她收到的稿费来看,人家报社还是挺喜欢她的小说的,但是已经到了需要见面商谈的程度了吗?
      
      安乐乐打算去报社,“我还从来没有去过报社,想要去看看。”习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安乐乐,本来打算一个人去报社的。况且想到陈叔张姨也忙,安乐乐更是自觉地提出这个想法,没想到陈叔摸了摸下巴给安乐乐雇了个小保镖。
      
      “不算是雇…哼,当还人情了。”被陈老板抓壮丁的中原中也看着比安乐乐没大几岁,却是很有大人模样地应下陈老板的请求。
      
      安乐乐的眼神不由自主地飘了飘,看中原中也的野生状态是没有加入港黑的时候呢。“你好,中原君?”
      
      “什么事?”中原中也替羊收拾烂摊子的时候认识了陈老板。唐人街有自己特有的势力,这里的种花人很有凝聚力又顺便带动了横滨的经济,具有独特的产业经济链,和本土势力形成了有趣的平衡。
      
      奇妙的租界文化,安乐乐想,不过和民国的租界又有点不一样,然而不论是哪里的租界,安乐乐都不喜欢,“没什么,我在练我的口语。”
      
      “哈?”中原中也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他是被她当工具人了吗?
      
      “因为我是外国人呀,要多说日语才能和你正常沟通。嗯,就是,如有不当之处,请多指教。”安乐乐照着语法书上的内容,鹦鹉学舌地复述了一遍。
      
      “语气词太多了。”中原中也按下脑袋上的青筋,认真说了一句。
      “诶,会吗?”下意识就按上上辈子看的日剧女主说话方式说话的安乐乐,顺势在本地土著的指点下修正自己的说话方式。
      
      “正常说话就可以了。”
      “……什么是正常说话?”
      
      “……”
      
      安乐乐看见中原中也一言难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表情,握拳捂嘴偷笑了几下。马上便被中原中也听见了,他睁大了蔚蓝色的眼睛,一脸“我看错你了你是故意的”。
      
      “喂,别故意耍人。”
      
      “?”这个词是真的没听懂,安乐乐歪头看他,接着两人又是一顿指手画脚,解释清楚“捉弄”“糊弄”“耍人”这几个词的差别。
      
      “诶,要是中也会英语就好了。”安乐乐难免遗憾地说,“这样就方便交流。好想放弃学习。”
      
      “别给我随随便便放弃学习,还有你不要突然叫我名字。”没被羊之外的人叫名字的中原中也一下子就涨红了脸。
      
      “???”安乐乐表情不解地看着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日本和种花家的习惯不一样,“对不起,我忘了你们是不习惯随便叫名字的,不过单单叫我安也好奇怪,你还是叫我乐乐吧。我以后会记住的,中原君。”
      
      “随便你怎么叫,我无所谓。”中原中也咳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yaoyao?”
      
      “嗯,乐乐,出自论语知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句话安乐乐磕磕绊绊地翻译过去,但是听着她的转译感觉生无可恋。
      
      “噗……”中原中也笑了出来,又赶忙止住了,感觉这小女孩挺可爱的。他转头指着一座建筑,“报社就在前面了,我在下面等你。”
      
      你不进去吗?安乐乐脸上的表情这么说着。
      
      Get到安乐乐想说什么的中原中也摇摇头,“我还是不进去了。”
      
      “报社里应该是有空调,至少还是有热水的。”安乐乐条理清晰的分析,她不能让个未成年在渐渐变冷的天里吹风,“不进去的话,我就拉你进去。”她很认真地说,至少在中日差异下安乐乐选择了更妥当的方式,先提醒了一句,勿谓言之不预也。
      
      “好好好,真是服了你了。”中原中也双手插兜。
      
      安乐乐装听不懂中原中也在说什么,先一步打开横滨报社的大门,招呼他进来。
      
      安乐乐带了个印着猫爪子的塑料文件袋,拿出报社的信证明了一下是报社找她。于是很快就有人来见她了。
      
      “春和老师,请往这边走。”西桥编辑看见来找他的是个还没有到他腰高的小女孩,在最初一阵的失神恍惚后,马上恢复了表情并招呼人给安乐乐带来的中原中也倒水。
      
      难怪会有些语法错误,西桥稍微吐槽了一下,但春和老师的故事真的很有意思,仿佛孩子眼底的绚烂星空。
      因为她本来就是个孩子,她眼中的星辰比任何成人眼中的都要美丽耀眼。
      
      在横滨里见多识广的编辑早就学会了不去多问,春和景明看着小怎么了,横滨这地方厉害的未成年多了去了。像流浪孤儿组织“羊”的首领也是未成年,但西桥也听说人家是异能力者,在贫民窟占了一席之地的未成年不容小觑。
      
      “羊”的首领真的就在外面喝茶。
      
      兴许,他眼前的小说家就是异能力者,只不过人家的爱好在写作上。然而这个猜想只在西桥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面上也没有显露出来。不管是不是,春和景明在写作上极具天赋。
      
      还不知道刚见面就被人在心里狠狠夸的安乐乐暗自点头,不愧是横滨第一大报社,这个心理素质就是强。接着西桥编辑一阵寒暄之后,他发现安乐乐一脸为难。
      
      “怎么了吗,春和老师?”西桥为安乐乐倒茶,矮桌上放着点心。春和景明,新晋的科幻小说家,近来很有人气。本来没有什么,甚至横滨报社也正是乐得看见有位人气作家驻扎本社。
      
      “突然提出见面请求是因为什么?我的日语并不好,如果可以的话能用英语……或者是写在纸上吗?”安乐乐从文件袋里抽出一张纸眼神期待地看着西桥编辑。
      
      “春和老师是外国人?我完全没有发现,不用担心,您的日语说得很好。”西桥编辑安慰安乐乐,是真的看不出来,单从纸面上看不出来。
      
      “不,因为我担心我有可能听不懂编辑先生你在说什么。”安乐乐尴尬地挠了一下脸,透着孩子气,表现地一派大方,坦然说出了自己的不足。
      
      “没关系,如果听见有不懂的词汇,告诉我,我会为您解释的。”西桥和蔼地笑,说出见面的原因,拿出了一叠的信,“是因为这些。”
      “里面有许多大学物理系教授的信,想要认识您,最好能够见您一面。”
      
      诶?诶诶诶!
      “为什么?”安乐乐眨了眨眼睛,试着拿一封信看看里面究竟写了什么,西桥点头请她自己看。
      
      第一封
      
      【谨启
      春和君,冒昧来信,在下偶然从报纸上拜读您的小说,其中关于跃迁引擎的描述,即便是作为假象理论也同样值得大谈特谈……
      ……
      】
      
      第二封
      【展信佳
      冒昧来信,鄙人于昨日在报上读得您关于虚数空间的猜想,实在是难以压抑心中激动澎湃的心绪,想要与君在信中讨论一番。
      ……
      】
      第三封
      ……
      
      第四封
      ……
      
      看完所有教授们的信,其中有些专业词汇她还是靠半猜半蒙才读下来,安乐乐整个人佛了下来,把所有的信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桌子上,像是怕惊扰到信里的内容她的动作显得极为小心翼翼。
      
      然后,喝杯茶压压惊。
      
      这些信说得就好像她写了什么了不得学术报告一样,她真的只是个普普通通写小说的啊,想转职大预言家都转不了。
      
      “西桥编辑能和那些教授们解释一下,我真的只是个写小说的……”安乐乐满脸无奈地说。
      
      “不,请不要这么贬低自己春和老师!”西桥突然激动起来,他又转身拿出了更多的信,那些是正常的读者来信。数量比安乐乐想象中的多,不对,她先前以为不会有人给她写信的,毕竟她只是个新人。
      
      “您绝对不是单纯的只是个写小说的这么简单,您的文字是有力量的。”西桥编辑紧紧握了握安乐乐的手,又马上松开。
      
      在西桥眼中,安乐乐的科幻小说里写着孩子对未来世界的憧憬和向往,但又不是一味的憧憬将未来寄托在梦中世界。要创造出美好未来,只有通过人的努力才能实现。
      
      “啊?哦。”安乐乐不明所以地点点头,拿出了一早准备好的接下来的稿子,还有另外一篇。
      
      “是新稿吗?”
      
      安乐乐点头,西桥接过稿子通读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是题材不能过审吗?”安乐乐掐了一下手指,不能吧,日本的管限范围应该是松的呀。
      
      “我只是想‘当父母不用考试’真的是太可怕了。”怀着沉重的心情,西桥放下了安乐乐的稿子,他很快又注意到一点,“这篇小说是打算写成单元剧的形式吗?”
      
      “父母或许是第一次当父母,我们也是第一次当孩子,双方都应该谨慎些体谅些。”安乐乐为父母儿女双方都开脱了一下,接着说,“实际上我并不知道该不该发表这篇文章。”
      
      “为什么?一切要求都好说,请一定要在我们报社上发表。”西桥紧张地说,虽然故事凄惨,然而结局中渲染过的那一点光芒,又让人忍不住感动。
      
      “不是,嗯……我原本是想要写关于爱和梦的故事。”安乐乐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所以伊妮德是我理想中小孩子成为大人的模样,她坚强勇敢,正直却不迂腐。她会改变世界,让世界更美好。”
      
      “可是,我害怕讲述那些不漂亮的,不堪的故事,要是有小孩子看见我的故事害怕长大那可怎么办。我这样担忧着。”
      
      她想用故事里人物的坚强使故事外的人也变得坚强,真的是太……天真了。西桥忍不住想。
      
      【兰姆达星区,星区最高指挥所
      
      “你好,我是伊妮德,你今后的指挥官。”伊妮德起先是正正经经的介绍自己,那双仿佛藏着一座森林的绿眼睛饶有兴致地看着从天花板上伸出的机械臂,最尾端是颗足球大的圆球,“你叫什么名字?”
      
      那颗圆球用光粒投影出一圈音纹波动,表示自己在“说话”:“你好,兰姆达的最高指挥官,我是兰姆达Ⅴ,将在您今后的任期里担任您的行政助手,帮助您治理兰姆达。”
      
      “我实际能管的只有边境这一块不是么,我真正的作用是来阻止虫族入境的。”伊妮德转身坐在指挥官座椅上,星网有句话说的好,每个空降到边境星区的指挥官都是去送死的。当然了,原话没有这么直白,都是在夸那些阻挡虫族的将军是英雄烈士。
      “当然,我也做好准备了。临死前,按我心意来怎么样?”
      
      兰姆达Ⅴ球体上的外驱光路闪烁了一下,搜索出最佳的回答:“我是您永远的同伴,协助您管理兰姆达星区,连战争也无法将你我分离。”人类对于这种虽然没头没尾,但是直击心灵的话接受度最高。
      
      换而言之,打直球。
      
      伊妮德但笑不语,用锐利到似乎要将兰姆达Ⅴ剖开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她,“你有其他的名字吗,兰姆达是星区的名字。”
      “我是兰姆达Ⅴ,同样是属于星区的一部分,属于您。”AI一板一眼地回复。
      
      伊妮德可不管这么多,她自顾自给圆球起了个名字,“伊西丝,是个女孩子的名字,你换个女孩子的声音,按我喜欢的来。你有我资料吧。”她偏头,眨了眨那双迷人的绿眼睛。
      
      伊西丝从善如流地换了个伊妮德喜欢的声音,但是她还是要说:“我实际上没有性别之分。”
      
      “可是我喜欢,伊西丝可是古代地球上生命女神|的|名字。”
      “根据搜索结果显示,古代地球上的神明实际上名没有存在过的痕迹。”
      “太不解风情了茜茜。”
      “茜茜,是在称呼我吗?伊妮德少将您又给我更换了一个名字。”
      “昵称,为了更亲近用的。”
      
      新任指挥官一边语调轻佻地调戏分拨给她的AI,一边看着指挥所外的都市若有所思。她是兰姆达新的盾,新的利剑,而兰姆达合该成为她的盾,她的剑。
      
      】
      
      安乐乐的第一篇科幻小说起名《伊妮德之歌》,就是单纯按主角名来起的。她不会起标题,正如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她的第二篇短片小说起名字。
      
      她瞟到桌子上的点心是按四个方向摆的,又联想到短篇小说里女孩到类似司法局里伸冤,“叫……户籍科第四分室可以吗?”
      
      

  • 作者有话要说:  乐乐(沉思):我到底写了什么?
    哦哦哦,我想起来我的素材本里的一点内容了(我素材本落公司了,现在待在家里靠灵光一闪)综漫里再加个K和Re造|物|主,军姬帅气呀,
    开业大吉,留言发红包啦
    安乐乐对chuya的态度很友善,因为他很强并且现在还不是港黑,还因为安乐乐现在是“一个人”
    关于药药怎么隐瞒小说里伊妮德的性别
    首先是自称,一般用中性[私]这个自称在日语里一般男女都可以使用,二是,他人代指伊妮德的时候,不用明确的她|他,而是用那个人,指挥官等等来代表伊妮德,简而言之就是作者和读者耍花招
    我在写伊妮德之歌小说部分也有意识地不用“她”来指伊妮德(小天使们你们帮我找找哪里露馅了,我回去改),如果是用enid来讲名字,你们可能也看不出来性别(还有作者画女偏说男呢XD,看作者态度也是一种)
    不过最严重的破绽还是伊妮德的名字,这个名字是女名(然而好像也能改成阳性,即男名)
    关于安乐乐为什么能第一次写小说被录用,一是幸运地遇到西桥愿意看,二是……(我剧透没关系吧反正前文有暗示)她不是第一次学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