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安乐乐被陈老板夫妻俩暂时收留,沈璇若自掏腰包给补贴,先养着吧,还能怎么办。刚把人送走,沈璇若当即就打了个电话给他学航天的师兄。
      
      张口就问:“师哥,你们航天器发射的时间是怎么定的,探月是不是快要上天了。”
      
      沈璇若他师哥航天专业的博士石沱,接到电话神色未变,反问一句:“你哪里听来的风声?”自知不好,心想该不会是有谁泄密了吧。老老实实地打开扬声器,想要听听对面的意见。
      
      沈璇若一五一十地说了,接着问:“那小姑娘说的真的假的。”
      
      石沱留下一句:“把人看住了,别的别管。”接着果断挂掉电话,石沱看向坐在他对面的梁老,心里暗骂沈这小子,不过还是兢兢业业地给他擦屁股。
      
      “梁老您怎么看?”
      
      #######
      
      虽然还没有到10月24日,但是实际上火箭上天的日子其实已经定下了。
      
      航天器发射的时间并没有规定的最佳时间,而是适合的时间范围称作发射窗口。然而要选定一个最有利于探索工作的时间,需要精确的时间点计算。
      
      以火星为例,错过了发射窗口,则需要等待大约26个月,进入下一个最有利的发射窗口。安乐乐回忆上上辈子的科普文。
      
      如果沈璇若打电话回去问的,他现在就能获得答案了。不过她很有可能明年才能够回国,看看明年会不会……嗯,她也希望没有,都平行世界了,就别有大地震了。
      
      要是她“预言”不准,他们不打算接她回去的话,那她就自己挣机票钱回国。都已经在大使馆报备过了,安乐乐现在是半个身份不明人士。
      
      希望看在她表面的年龄上放她一马,让她回家。安乐乐在心里一顿求神拜佛。
      
      陈老板夫妇人很好,他们原本就是安乐乐打算去招聘打工的店铺之一。包吃包住还有工钱,在安乐乐有临时身份证明之后,真的是个好去处。
      
      安乐乐躺进晒过的被子里,心里再一次感谢或许存在又或许不存在的伟大存在,让她每次穿越都能够遇见很好的人,虽然她也遇见过不好的人。
      
      “但是,还是要谢谢你,至少我还活着。”安乐乐这么想,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安乐乐精神满满地起床,感谢生命,感谢伟大的祖国母亲,感谢她孕育了像陈老板他们这么好的人。
      
      她的生活用品都是老板娘替她买的,洗洗刷刷一个清秀干净的小姑娘出场了。安乐乐刚想帮陈老板搬昨天晚上店里收回去椅子,就被老板娘赶去吃早饭。
      
      “药药去吃饭,小孩子哪里需要干这些。”老板娘年过四十,有两个孩子,不过都在国内,让亲戚帮忙带着。看见安乐乐这小孩子家家,怎么看怎么心疼。昨天大使馆的人含含糊糊地没说清楚,却让他们来照顾安乐乐。
      
      要么是安乐乐的父母出了意外,要么是天杀的有人扔孩子了。老板娘琢磨着安乐乐不像是被人贩子拐,前一个可能最大。
      
      “别是卷进什么大案子,最近横滨可乱了,老头子要不然我们回去算了。”老板娘昨天晚上这么说。
      “怎么回去,别瞎想,横滨也要靠唐人街赚钱的,我们还是外国人,唐人街本地也有点势力。那些人不敢对这里出手的。”陈老板安慰妻子。
      
      老板娘第二天看安乐乐这么乖,还帮忙做事,别提多心疼了,没多久就哄着人改口叫张姨陈叔。
      
      安乐乐性子内敛,但是不是不知感恩的人,她改口称呼同样帮忙做点小事,比如收钱算算账什么的。陈叔还教她看菜谱,和日文里的数字。
      
      她人小却聪明,踩在小板凳上站在收银台前当收银员,算得是又快又准。又客人看安乐乐这么小,故意拿算术题问她,她漂亮地算出来,一来一去安乐乐又多会了几句日语。
      
      到了晚上,安乐乐拿出小本本抄五十音图学日语。
      
      安乐乐觉得自己是初学者,但是书写文字的时候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已经写过千百遍了。
      
      即便心已经忘记了,但是身体还是会记得的。她莫名地想到了这一句。随后安乐乐不由得好笑地摇头,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她连自己在什么世界都不知道呢。
      
      家里电话也打不通,那就说明不是她的世界……安乐乐越写越顺畅,很多句子自然而然出现在笔下,不仅仅是简单的短句,她甚至可以写出长句来。
      
      她学着报纸上的句子来写长句,仿佛信手捏来马上就可以用上了。顺利到都开始让安乐乐自己都怀疑,那是自己写出来的句子吗?就算是自夸自己是天赋型选手,也不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吧?然而仿佛被她写字的动作触发,脑子里源源不断地出现关于如何写作的知识。
      
      安乐乐试着继续写下去,开头简短的句子有种简洁明了的学术报告风,渐渐的,如同由远拉近的长镜头,用远视角观看城市的不近人情的短字句逐渐被长句代替。刚好,这里的字句的视角逐步降落,进入到城市的人群里。
      
      文字慢慢染上了人情味。
      
      ………
      
      “哎哟,我们药药在干什么呀?”老板娘看安乐乐趴在桌子上写字,马上就拍她的背,让她挺直了背,别驼背近视了。
      
      “张姨,我在试着用日文写小说。”安乐乐说,她在试图干回老本行,她是写小说的,有脑洞就想写下来。“但是有好多词不会,在用字典查。”安乐乐没说自己有好像学过一样的既视感,看见一个词,脑海里就接连冒出来用法和例句。
      
      她不愿意多事,只摁在心里,背后勾勾扯扯了些什么隐情……安乐乐总有种以后会明白的预感,另有一个声音也在劝她不必烦忧。
      
      “药药已经写了三千字了。”陈叔在一边忍不住插嘴说,“我读了,还是科幻未来小说,很有创意!”
      
      “哇,这么厉害呀。”虽然语气有点像是哄孩子的,但是张姨这么夸,安乐乐还是有点脸红的。
      
      “等写多一点,我还想投给报社、杂志社,看看能不能拿一点稿费。”安乐乐忍不住说出自己的“雄心壮志”。
      
      陈叔也没有说打击的话,反而鼓励她,“我觉得可以,改明陈叔帮你买稿纸,在日本投稿要用专用的稿纸的,不然人家不收的。”
      
      “这样的吗?”安乐乐苦恼地看自己手里的纸稿,还要抄到另外的纸上去啊。
      
      “嗯,要的。誊写一遍,多练练字。”
      “好吧。”
      
      安乐乐拿到稿纸,攒到九千字拿去投稿,大概是她以前三章的量,接着又是拼命地写。如果编辑不喜欢再改。
      
      幸运的是,稿子过了。信封寄回来的是稿费,而不是她的稿件。
      
      “张姨,陈叔,我的稿子过了。”安乐乐兴奋地和他们说,“我打算买买买,给姨姨买护手霜,给叔叔买新围巾和手套。”
      
      “我们药药就是厉害,别,要好好存起来,这是药药的钱。”张姨乐呵呵地说,接着脸色一变拒了安乐乐买东西的想法。
      
      “不过我早就买了。”她拿出护手霜和围巾,钱是这几天陈叔给她算的工钱,本来就存好了,现在是又多了一笔进项,“张姨我跟你说,这个牌子的护手霜特别好用,陈叔那双手也能用,还有这个围巾也特别暖和,天气也冷了,我就给阿姨还有叔叔一人买了一副手套和围巾。”
      
      “好孩子。”张姨抱了抱安乐乐,眼里有点泪花。
      
      安乐乐继续写写写,稿费是真的高啊,她控制不住自己啊。不过很快她写卡文了,安乐乐的物理知识不是很好,所以她打算去买点书看看。
      
      “陈叔,我去书店看看书,想买一本。”安乐乐被张姨劝着把重心放到写稿子上,她看了也喜欢读安乐乐的小说。所以在店里不忙的时候,都是在楼上写稿子的。闻着香辣的烟火气,她笔下的文字似乎也带着辛辣的味道。
      
      “好的,钱带够没,叔给你一点。”陈叔从后厨探出一个脑袋。
      “够的够的。”安乐乐风风火火地说,顺便还和店里面招呼客人的张姨说了。
      
      到了书店,安乐乐看着空荡荡的世界名著柜子,心里似乎在淌血。
      “每看一次,心里都在心痛,怎么就没了呢。”安乐乐先前买字典的时候还,本来想找一本周先生的书放床头天天激励自己要积极向上有没有,结果根本没想到根本没有。
      
      不只没有周先生的,连日本文坛大佬们的也没有……“哦哦,居然还有夏目漱石的,嗯,怎么那本《我是猫》没有。”安乐乐看着《心》,心想这本倒是没有读过。她手里拿着硕果仅存的名著,去了科普专区找物理科普书。
      
      顺便分外怀念度娘,度娘上面什么都有。
      “不过专业的东西,还是要看专业的书。那是需要付费的内容。”安乐乐安慰自己和自己的钱包,同时心里揣度着,这个设定怎么就那么熟悉呢。
      
      安乐乐看向窗外横滨地标建筑,五栋黑漆漆的大厦。这里不是,不是那个什么小野狗吗?!所以,她这次是穿越到二次元了是吗?
      
      安乐乐木着一张脸放回手上那本《物理学进化》,转而拿起了英文区另外一本《上帝掷骰子吗》,她觉得牛顿已经救不了这个世界了,决心用量子力学打败这个欺骗她感情的世界。
      
      “居然没有《时间简史》这么好的书,霍金先生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安乐乐一脸担忧,虽然她看不懂时间简史,但是这本书可以提升她的气质啊。
      
      安乐乐买了两本书,看着小票上的数字,心说在国外买书就是贵啊,国内的书明显会便宜很多,新华书店甚至是不盈利地亏本卖书。安乐乐想真不愧是发明了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国家。她好想回家啊。
      
      掷骰子这本书粗粗读下来,还是挺有意思的——在安乐乐跳过了实在是看不懂的部分,九年义务教育让她能看懂每个字,可是当他们连起来的时候,安乐乐觉得自己是个文盲。
      
      安乐乐靠在公园的长椅上,构思她的大纲,她的试水小说写了一个发生在非常久远的未来,那时候的人类已经将足迹遍布银河系,朝着河外星系探索。
      
      主人公伊妮德被她模糊了性别,按照升级流的套路一步步当上将军,有忠心耿耿的副手和被一点点被伊妮德教会人类情感的智能AI。
      
      现在的故事情节很快就被安乐乐推进到伊妮德指挥战役获胜,成功升职加薪担任十七个星区之一的最高指挥官,和她的AI助手正式见面。
      …………
      
      接着她又翻开说出月色真美的夏目漱石的作品,细品字里行间的孤独和悲叹,找到了一点写文字的初心。
      
      “我也想写出这样拥有知性,也能赋予他人知性的文字啊。”安乐乐的眼神温柔下来,她知道接下来该写什么了。听见公园里的猫叫,安乐乐熟练地掏出零食来喂公园里聚集过来的野猫们,“猫咪真可爱。”
      
      她把带来的猫零食都堆到不远处的一个地方重新坐回到椅子上,转身一看,有只三花猫蹲在她身边在看她摊开的书。安乐乐有个坏习惯,那就是她喜欢把看的书摊开放在她手能伸手够到的地方。
      
      就两本书摊开在长椅上,占满了一半的位置,这是个坏习惯。加了三花猫之后,长椅上似乎就没空位置了。
      
      “啊,我没有可以给你的零食了。”安乐乐又不死心地摸摸口袋,摸出一颗奶片糖,她亲和地对三花猫说,“这个你要吗?”她剥开奶片外的糖纸,放到三花猫的面前,接着趁其不备把那本《心》拿回来。
      
      “还好,还好。”没有被弄脏,书买过来好贵的。安乐乐爱护书籍的动作引起了三花猫的注视。
      
      “怎么不吃呀,猫应该能吃奶片吧……”安乐乐看三花猫接受了她的心意,弯起眼睛笑得很开心,她试探性地把手放在三花猫的鼻子前,按照以前看的宠物书一步步降低三花猫的警戒心,希望能摸到它。
      
      三花猫看在她是个人类幼崽,又有先前加的一点好感,甩了甩尾巴,大发慈悲地允许她抚摸自己。听幼崽小声地欢呼声,眼里露出一点笑意。
      
      “啊,走了啊。”安乐乐难免遗憾地看着离开了的三花猫,她蹲下|身摸摸因为某大佬离开后才敢过来求抚摸的猫咪们。
      
      收起新买来的两本书,安乐乐拍拍身上不小心沾到的猫毛,回到店里时收到一封编辑给她的信。
      
      

  •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看我的求生欲QAQ
    还有我需要说的一点是,在“预言”实现前,安乐乐其实没有那么重要,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且就现在而言,安乐乐根本没有什么价值。打比方说,极端一点把安乐乐的记忆洗掉,大家当做无事发生,那也确实是没有任何事情会发生,历史照常进行
    安乐乐的“预言”都是曾经大到影响到她生活的事件,因为我也只知道那些事(如果不去查百度的话),从表现来看她就是一个脆弱的普通人,种花家根本不需要警惕,也不需要惦记她的价值。安乐乐也知道自己没有多大的价值,她唯一的价值是“生命”。人人平等,生命高于一切的生命
    还有就是种花家已经渐渐强大到不需要“预言”了,这是大国器量
    预言对于大体量的事物没有任何用处,或许能用“预言”挽救一个人的生命,但是无法改变历史洪流,而且就安乐乐那单薄的力量,她也改变不了她那些“预言”
    这也是为什么种花家对安乐乐有种放任自流的态度,人家根本不care你的”预言“,想想我们人定胜天的传统啊
    安乐乐也很佛,大不了自己挣钱回国嘛,只要搞定身份证明就好,也也是坦白自身的原因之一,她是个良民,也不知道哪里去做假|证,被发现还要坐牢,干脆坦白。就是这么乖。
    也有要杀要剐随你便的感觉……差不多就讲这些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