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走出报社后,天空中下起了小雪,安乐乐好奇地伸出手接住了一片六角的雪花,想到了一句,“今日细雪微降。”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看见雪的时候,也是像今天这样的小雪。走出家门,一片雪花落入她的手心,融化。
      
      她的家乡是沿海的小城,东南沿海城市,每年都有禁雪屏障,常常都是旁边的城市都下雪了,甚至有一次广东都下雪了,就他们那儿没有雪…雪…雪灾。
      
      安乐乐猛地想起了那年发生的事,她在08年看见了人生当中的第一场雪,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白,还要冷的白色结晶。同样是那一年,祖国南方发生了雪灾。
      
      她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沈先生。
      
      “怎么了?”中原中也转过头发现安乐乐没有跟上来,怔怔地低头看她的手,上面什么都没有。
      
      “yuki(雪)。”安乐乐摊开湿漉漉的掌心给他看,脸上像是笑得很开心,“我很少看见雪,因为我是生活在南方的孩子。”
      
      “哦这个啊,其实横滨也很少下雪,毕竟是沿海城市。”中原中也看见安乐乐又跑去接雪花,摇头失笑。“下雪了早点回去吧,天气变冷了。”
      
      “好的嘛。”
      
      【
      伊妮德才刚上任第二天,伊西丝就中病毒了。幸好伊西丝在防火墙被攻破前及时切断了联网,否则这座城市就要瘫痪了。
      “您@#¥%在做什……么?”伊西丝说着乱码,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机械臂耷拉下来,原本像一只蓝色眼球的机械球泛起了红光。
      “救你。”伊妮德言简意赅地说,动作利落地拆下了指挥官操作台,里面装有伊西丝部分的主机,银白色的外壳被拆下,露出仿佛神经血管的线路光纤。
      
      “我可以被更换,只要您签署文件就会有下一个兰姆达Ⅵ重新从流水线上制造出来,输入守护程序为您服务。”所以,为什么要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机械球上一圈宛若虹膜的光路明明暗暗地闪烁,像是在思考。
      
      “可是,我给你取了名字,录入了我的资料。”伊妮德拆了大半没用的面板,先用物理杀毒。
      
      “您同样可以个下一个AI取名,录入资料。”
      “那不一样,那不是你了。”
      “为什么会不是我?只要将数据库里的兰姆达区域数据再次输入到新AI里,‘我’还是‘我’。”
      “你就当是人类的精神洁癖好了,我不想要下一个AI。”
      
      无法理解。伊西丝想或许是病毒的原因,切断了和中心数据库的联系,丧失大部分的运算能力,她算不出伊妮德这么做的原因。
      
      “你的核心在哪里?物理上被病毒污染的面板我都帮你拆下来了,接下来我给你杀毒。”伊妮德拿出一根数据线,数据线的另一端连着她私人的终端,“病毒没有吞噬掉我的权限编码吧,那我现在还是你的长官,有权命令你。”
      “当然,如果这是您的要求。”伊西丝打开了她的“胸腔”,机械球体外壳沿着光路分离,磁悬浮系统失效,外壳落到了地上。
      
      一团红色星云状的事物暴露在伊妮德的视线。
      
      “我知道各星区的最高智能AI是人类科技的巅峰,但是没有人告诉我,你们的光子核心是真的‘光’啊。”
      ……
      】
      
      中原中也把安乐乐送回陈老板那里,被陈老板留下来吃饭。
      
      川菜馆,里面的菜大多数都是辣的。“当然,如果陈叔你愿意做清水白菜,我肯定很乐意吃的。”安乐乐吃了一口麻婆豆腐,马上就泪眼汪汪的。
      
      “你吃不了辣?”中原中也帮忙递过去一杯冰水,他虽然不会吃辣,但是没有像安乐乐那样严重。
      
      “嗯。”安乐乐点头,无奈地说,“我连吃黑胡椒酱都会被辣到——但是陈叔做的菜都好吃,辣也要吃。”
      
      “药药,吃这么一口就停下,你不会吃辣,一下子吃太多胃会不舒服的。”张姨看安乐乐一口水一口菜的吃法,马上就制止了“这么喝冰水,胃怎么受得了。”
      
      安乐乐乖乖吃没有放辣椒的青菜。
      
      接下来安乐乐正式开始写伊妮德的大纲,先前她没有这个想法,但是看了夏目大佬的文字后,安乐乐决定给自己的小说铺垫一条线。
      
      写到星际科幻怎么可以没有人机恋呢?那么伊妮德和AI是对隐形情侣,不不不,要更高大上一点,她们是灵魂伴侣,说到灵魂就不要在意性别了。主角还要美强惨才能吸引人眼球,刚好她在小说里写了个当父母要考试的国家政策。
      
      如果夫妻没有通过国家规定的生育考试法,又偷偷生下孩子的话,那么父母和孩子都将沦为半公民,即只有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其他公民能够享受到的权利一律剥夺。
      
      好的,这么一来开头就是草根逆袭的套路,伊妮德通过军功恢复公民身份,甚至一路打拼升职加薪当上星区指挥官,虽然这个指挥官有水分。但无疑是励志的典范。
      
      前期热血打拼的部分写过了,接下来就是伊妮德和伊西丝甜甜的日常生活了。嗯嗯,用伊妮德开始“治理”兰姆达为线索好了。
      
      安乐乐画时间轴,用伊妮德的年龄为原点,左右延伸,思考剧情发展。而伊妮德的结局安乐乐一开始就想好了,她会成为新时代的揭幕者。
      
      哼哼哼,安乐乐越想越兴奋,马不停蹄地书写着文字里的星图。伊妮德热爱星空,向往星辰大海,有那么一点点的英雄奉献主义,有空闲的时候会读一点哲学,对“浪漫”这个词情有独钟。喜欢古代地球二十世纪的轻音乐和那个年代的文字和思想,因为它们很浪漫。
      
      伊妮德是浪漫的,她的浪漫不在于那双翠绿的眼睛,不是火吻般的长发,她的浪漫是被刻入了天性的对生活的热爱。她的浪漫在于她赋予了AI真实的生命,一如她的名字。
      
      “伊妮德”源于威尔士语中的“灵魂”、“生命”。伊妮德便给了伊西丝灵魂。
      
      第一个角色对于作者总是不同,对于安乐乐来说,伊妮德是她的梦想。
      
      “我也想要变成想你一样强大的人。”安乐乐写完小说的框架,眼前仿佛浮现出一个关于星星的世界。她的目光转移到日历上,很快就是10月24日了。
      
      这也是为什么安乐乐不着急找沈璇若关于雪灾的事情。他们很快就会见面的。接着安乐乐拿出一张新的稿纸写关于全球性流感的脑洞。
      
      她记得09年就有一次全球性的甲流,嗯,写一下当预警好了。故事地点发生在…选东京吧,安乐乐出于对自身安全考虑,选了一个就近位置——说不定她还能去东京医院实地考察一下。至于为什么不选横滨,别问,问就是港黑。
      
      【起初,没有人在意那次小小的感冒,那不过是一个小喷嚏,一次发热。直到这场瘟疫和每个人息息相关。——全球流感】
      
      安乐乐写好开场白,继续写主角设定等等……
      
      “药药,赶紧睡觉了。”
      “知道啦。”
      
      被催促睡觉的安乐乐梦里还在想着关于她的小说。
      
      ——2007年10月24日,安乐乐和沈璇若见面,论及雪灾,协商后被带走。
      
      安乐乐和陈叔张姨告别,沈璇若没有和他们说出真实情况,安乐乐自然是粉饰太平说自己很快就要回家了,请他们不要担心。
      
      沈璇若看安乐乐乖乖地坐在车上系好安全带,抬头看着他,等着他出发,他若无其事地转过头,“你还有没有要告别的朋友?比如说新交上的小朋友。”
      
      “没有。”安乐乐摇摇头,她想到了先前见过一面的中原中也,虽然后来也碰见过,但是看见他身边有别人于是安乐乐都没有去打招呼。
      “我不太会和人交朋友。”
      
      “这样不行的,人生在世,怎么可以没有朋友,有朋友会给你很大帮助的。”沈璇若的老妈子属性被激发出来,苦口婆心地劝她。
      
      “交朋友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你主动才会有故事嘛。”
      
      “小小年纪,不要想那么多的事情。”沈璇若揉揉安乐乐的脑袋,安乐乐扭扭头甩开他的手,心想要不要提醒他,她和他是同龄人。
      
      “家里还是没有说什么时候让我回去吗?”安乐乐提了另一个话题。
      
      沈璇若发现安乐乐喜欢用家来代指祖国,瞬间联想到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的家和国融为一种概念。他接着想到师兄耳提面命,不准把安乐乐来自异世界的事情暴露给更多的人,于是他又委婉地和她说了。
      
      “嗯,我知道的,我只想把自己上交给国家。”安乐乐说。
      
      “家里的话,他们让我先保护你。”沈璇若打着方向盘拐弯。
      
      “因为还是不能肯定吗?”安乐乐歪头,探月上天是一早就确定了的,这个世界又有那么多的异能力,窃取了机密也有可能。“这样很好。”知道祖国还是这么谨慎,安乐乐很开心。
      
      “你不怕吗?”沈璇若用反光镜看还没有椅子高的安乐乐。
      
      “如果我知道的事情能帮到家里的话就最好,如果不能,那我就自己挣机票钱回家。”安乐乐很有决心地说。
      
      “……你这样想也行。”
      
      沈璇若和师兄对上线后,给安乐乐重新办了身份证明,解释她的来历。
      
      “最近有国际人贩子落网了?”安乐乐看着自己新出炉的被拐儿童鉴定单,临时监护人是沈璇若。
      
      “横滨那边刚好落网了一个,被国际刑警抓住,获救儿童177名,其中包括有种花家儿童,但是不知道家的孩子有很多。”沈璇若语气沉重,最近他也在忙被拐儿童案件,想办法把他们送回家。
      
      “救回来了就好。”安乐乐的童年阴影之一就是小时候放的电视剧,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拐卖案件。她又拿出了便签和笔。
      
      “嗯?不要在车上写字,对眼睛不好。”
      “好啦,我就简单做一下记录,有个想写的情节。”
      “你在写小说。”
      “嗯哒,我还有稿费的哦。”
      
      安乐乐说到这个兴致便高起来,口若悬河地谈起来,“我很快就要存好机票钱了,现在在努力挣房钱。想要在西湖边上买一套房。现在的房价是多少啊。”
      
      “西湖……那很贵吧。”
      
      至少现在是比十年后便宜。安乐乐心里吐槽。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东京,在离大使馆不远处的小区下车,安乐乐抬头看一股子精英味道的高档小区。
      
      “我可以养猫吗?”安乐乐又问了一个重要问题。
      “会很麻烦吧。”沈璇若没想那么多,她想养就养吧。
      “我来照顾它,猫碗猫砂盆我来买。”安乐乐听他拒绝的意思不是很强烈,眼睛唰的一下亮了。
      
      “那你什么买猫?”
      “看缘分,我打算收养流浪猫。”
      
      ###########
      
      安乐乐总觉得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甚至在梦里也在想着。
      
      梦里是令人倍感熟悉的梅雨季节,空气湿漉漉的,但是安乐乐却觉得很开心,她坐在屋檐下抱着素描本画院子里的绣球花。
      
      昨天的梦里没有本子,只有她一个人在大大的屋子里闲逛,坐在屋檐下看花。今天她在她昨天坐的位置上发现了铅笔和画本,于是便坐下来开开心心地画画。
      
      “要是有颜料就好啦。”安乐乐看本子上只打了个轮廓的绣球花,她是天赋型选手,一直没机会去专门学习画画,只能凭借手感色感来画画。
      
      轻轻吸一口气,被水珠压沉了的空气里坠着馥郁的花香,庭院的小湖边上种着栀子花。安乐乐可喜欢这样的庭院了。她抬头看阴沉沉的天空,却不觉得烦躁,因为从经验来看很快就会下雨,接着云会变薄,太阳就会出来。
      
      这是,梅雨季节。
      
      

  • 作者有话要说:  庭院·梅雨季节,没有买房,乐乐就先有房子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