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外面人声嘈杂,穿着和沈彦钧同样服装的男孩女孩乌泱泱的在空地站了一大片。
      
      一身穿青袍的男人御剑飞在众人头顶,衣带飘飘,男人扫了眼最后从屋子里出来的几人,道:“我名为念尘,开光期小满,今日检测灵根由我来记录。”
      
      沈彦钧站在人群的最外围,一眼便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楚倾寒,对方身边跟着一个面生的男孩,围着他喋喋不休。
      楚倾寒抱胸站立,偶尔点头回应一下,和男孩的热情形成极大的反差。
      
      另一边念尘双手合十顺着相反的方向一转,一上一下画了个半圆,下一刻在沈彦钧背后出现了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金边大圈,内心是不断扭曲波纹状镜面。
      
      所有人的视线随着大圆的出现,都落在了距离最近的沈彦钧身上。
      
      沈彦钧没去在意那些视线,注意力一半在楚倾寒身上,另一半在那个念尘身上。
      
      “请诸位有序进入九霄院。”等念尘说完,沈彦钧位于最前面,转身第一个走了进去。
      
      再一睁眼,眼前豁然开朗,他们身处在一片巨大的广场中,广场中心立着一个两米高的台子,占据了整个广场的三分之一。
      而台子中央有一颗巨大的水晶柱体,阳光照耀下,没有任何的折射,像是将光吃了进去。
      他们右侧是一个观看台。广场四个角分别立着一根十人合抱的柱子,上面雕满了无数的符文和画。
      
      初到此处,十多岁的小孩们都忍不住好奇地四处观望,叽叽喳喳的。
      
      念尘坐在水晶一侧,桌子上摊着一张竹简,执笔等候。
      
      “休整一日,相信各位的已经到了最佳状态,现在灵根测试正式开始。”直到虬岩派大长老兼掌门人虬穆开口,众人的才发现主考人已经出现了。跟在虬穆旁边的分别是四个山门的门主。
      
      吵闹的小孩们纷纷摩拳擦掌的盯着台子上的那颗测试石。
      
      沈彦钧还没彻底恢复过来,选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根柱子靠上,整张脸白的瘆人。
      折磨人的痛感已经没了,但残留下来的记忆让他一回想便手软脚软。
      
      测试灵根的顺序按照房间号排,他是最后一位。无需站队,等念尘喊人就行。
      
      修仙界以五行灵根最为常见,多数人的灵根属性比较杂乱,灵根越纯越容易修炼。
      灵根是天生的,好好休息一下顶多只对检测精神力有些微不可计的用处,单纯图个心安。
      不过对于他这个一整晚没睡,还饥肠辘辘的人而言,休息是个奢侈。
      
      沈彦钧合上眼,打算趁着还没到他休息一会儿时,袖子被人拽了一下,“你是第几位啊?我试炼的时候怎么没见过你啊?”
      被打扰了睡眠,沈彦钧的脸色又难看了一分,他侧头看了眼不知何时凑到他身边的少年,少年长得唇红齿白,虽说穿着和他一样的衣服,举手投足间却透露着一股贵气,不像是寻常子弟。
      
      “这么多人你都记得住?”沈彦钧吐了口气,把自己的袖子从对方手中抽了出来,“快到你了。”
      少年低头看了眼自己挂在腰间的玉牌,“啊,还真是,多谢提醒。”
      
      “试炼啊……”等人走了后,沈彦钧又靠回柱子上,合上眼。
      看来在场的人是已经经历过一波试炼后留下来的。
      
      冲出房间的那一刻,他是勇敢的,但现在他有一点点的慌。
      
      “系统,你那神秘礼包是什么意思?”沈彦钧及时灭了自己心头冒出来的慌乱,紧抿着唇转移了注意力。
      
      [宿主的情绪触发了奖励,并且接受了]系统冷酷的陈述着事实,是沈彦钧没有思量好。
      
      “那烦请您把检测我情绪的那个功能关了。”不管是出于对未知礼物的忌惮,还是出于自己的隐私,沈彦钧对都这个功能十分的厌烦。
      
      [已关闭]
      
      脱离与系统的交流,他已然没了睡意,闭了没一会儿便睁开了眼。
      
      四周的人像是被禁了声,呆愣愣的望向前方,沈彦钧跟着望去,见不远处亮起一片金灿灿的光,刚才和他说话的少年站在其中。
      
      “单一金灵根,天赋上佳,精神力一阶半满。”念尘确定了两次,才一边公布一边在竹简上记录下数据,喜形于色。
      没想到今年参选虬岩派的弟子这么快便出现了一个单灵根。
      
      修仙界,每五千人里不分属性纯杂,有一人含灵根,这是踏上修仙路的根基,而单灵根是十万人里出一人,这代表此子将来必有一番造化。
      
      一个家族中,但凡出一个单灵根,那就是光宗耀祖,这是能带起整个家族的捷径。
      再加上如此天赋和精神力……
      
      “嘶——”倒吸冷气的声音四起。
      
      “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能和单灵根距离这么近!”
      “我还和他说过话呢!”
      
      “我就说杜兄看着就不是普通人!”
      “你什么时候说啦?”
      
      安静片刻,又有人小声讨论着。
      
      观看台上,虬穆捻了捻自己的胡须,苍颜白发间,是一双如同鹰鹫般的锐利眸子,他满意的点了下头,“我听念尘说你们两个昨日带回来了两个小子,小曲也就罢了,怎么子逸你也跟着胡闹。”
      
      方曲水眉头挑了一下,端起一边的茶喝了一大口,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孟子逸微蜷起的食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眼底泛着冷意,颔首遮掩,“昨日我与师兄下山办事回来,正巧路过一个受离清谷波及的村庄,那两个孩子是仅剩的了。我见其中一人天赋心性上佳,便私自收作徒弟。”
      
      “你如此做,若他天赋不行,怕到时难以服众。”对于孟子逸的眼光,虬穆自然是信任的。
      
      他复望了眼方曲水,对方是一点也不虚,“我家那小子也不差。”
      
      “哦?”孟子逸唇角上扬,同样端起了一杯茶,轻抿一口,升腾的热气氤氲,微微打湿了点男人的眼眸,“我当时瞧的可称不上‘不差’。”
      
      这边师兄弟谈话句句藏针,另一边沈彦钧的心正一点点变冷。
      
      现在检测快有两百号人,最次的也是个三种属性的灵根,而且搭配的是天赋良好和精神力一阶小满。
      
      书里的沈彦钧很不巧的是个四灵根,算是普通有灵根人中最常见的,天赋一般,精神力一般,大多这类人修为连辟谷都难以突破,沈彦钧当初还是靠磕仙药突破了辟谷期。
      
      完蛋,估计要丢大人,先对师父他老人家说声对不住了。
      
      没过几息,台上亮起一道红光,第二个单灵根出现,是单一火灵根,看背影像是刚才跟在楚倾寒旁边的少年。
      书中前期楚倾寒身边一直跟着一个火灵根男配,应该就是他了。
      
      近四百人,从清晨一直到太阳悬顶,还剩下小一百号人,期间没有再出现单灵根。
      但出现了一个精神力一阶大满的人,具体的概念,在书中,除了主角楚倾寒,其余有戏份的角色没有一个天生精神力大满。
      
      沈彦钧留意了一下,那少年顶天了也就十一二岁,脸上有一道可怖的长疤,从右眼下方划过鼻梁到左眼,冷着脸看着怪凶的。
      
      随着时间流逝,最后轮到楚倾寒,同样穿着月牙白的长袍,在楚倾寒身上却生生多了几分寒剑出鞘的锋利感,沈彦钧很自觉的伸手捂住了眼睛。
      果然,在楚倾寒的手贴在水晶上时,“嗡——”的一声,整个广场都震了一下,几位坐在看台上的长老直接站了起来。
      蓝紫色的光芒冲天,将整片区域都换了一种颜色,像是要把天上的太阳比下去。
      
      万众瞩目。
      
      念尘瞪大了眼睛,缓了半刻才将落在地上的笔捡了起来,似癫似喜,原本那一身仙人之姿全无,抖着手写下检测结果,“单一变异雷灵根,天赋绝佳,精神力一阶大满!”
      
      雷灵根,修仙界里唯一得天独厚,不怕雷劫,也及其稀有的灵根,而且是绝佳天赋外带一阶大满精神力。
      如此奇才有朝一日居然会在他们虬岩派出现。
      
      孟子逸瞧着,面上挂着的笑真了半分。
      
      没人会想到,临近最后,居然会爆出如此一块金子,所有人都懵了。
      
      要说单灵根十万人出一个,那超脱五行灵根的变异灵根,已经不能用人数来计算,要用年份来了,百年起步。
      
      虬穆的嘴恨不得咧到耳朵根。
      
      楚倾寒之后,紧接着便轮到了沈彦钧,身为最后一个出场的人,前面有主角热场,沈彦钧压力山大。
      像是有双手紧紧的攥住他的心脏,一坠一坠的生疼,还掺杂着一丝不甘。
      
      许是站的太久又没有休息,沈彦钧离开柱子的时候,两腿一软差点摔了。
      
      登时,周边传来一声嗤笑。
      
      “这人我们在试炼的时候好像没见过啊。”
      “感觉好弱,蔫蔫的。”
      “他是二长老带来的。”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众人瞬间像是懂了。
      
      “万一他要是没有灵根的话,是送走还是怎样?”
      “肯定送走了,难不成留下来当杂役?”
      
      “不过看他的样子,可别没下山就死在半路了。”
      
      “你们嘴都放干净点。”
      “杜兄……”
      
      楚倾寒从台上走下来,沈彦钧正好从下面走上去,他一抬头,正对上主角的一双眸子。
      
      那里看不出一点少年该有的天真热血,暗沉沉的像是一滩死水,所有的光在其中得不到任何的映射,就像台上的那块水晶,不带任何情感。
      少年眼眉凝着一股寒意,在遇到沈彦钧时,又多了分厌恶。
      
      后者的心跳慢了下来,后背寒毛直立,沈彦钧下意识的扯了一下嘴角,露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很慌,比测灵根还慌。
      
      不过楚倾寒并没有和他对视多久便从他身边走了下去。
      带起的风都散发着一股冷意。
      
      主角绝对是恨透他了。
      
      “三九一。”记录了这么久,念尘也生起了一些不耐,见沈彦钧半天没动,催促道。
      
      这一声激活了沈彦钧的心跳,随着他接近水晶,心跳声越来越大。
      
      他没有犹豫,径直将手贴了上去。
      
      “……”
      
      水晶没有反应。
      
      “嗯?”沈彦钧皱起眉。
      
      念尘也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水晶没有反应。
      
      细看下去,水晶里似乎又有什么无色的东西在扭动,但这在那些站在远一些地方尚未修练的那些弟子眼中便是无灵根。
      
      压抑的笑声传来。
      
      楚倾寒抬头看着沈彦钧的背影,对站在自己旁边偷笑的少年,冷声:“闭嘴。”
      
      念尘抬头看了眼坐在看台上的几位长老,人是方曲水带来的,但他脸上什么异常的表情也没有。
      
      “呃,无……”
      他正要宣布,水晶忽然“嗡——”了声,一道绿光突兀的爆发了出来,光芒不输楚倾寒刚才的蓝紫光,接着“咔吧”一声,连续测了两个逆天单灵根的水晶不堪重负,爆裂了。
      
      一块细碎的水晶脱落,砸在了念尘的头顶,而后掉在地上滚出好远。
      台下是死一般的沉寂。
      
      念尘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沈彦钧,张了张嘴,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单一木灵根,天赋绝佳,精神力……二阶小满。”

  • 作者有话要说:  沈彦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