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又一个单灵根?!”
      
      “不对啊,怎么可能会是二阶精神力?!”
      “会不会是出错了?”
      “书上不是说,未曾修炼过的精神力顶天了也就一阶大满。”
      
      “他这个样子也不像天赋绝佳啊?”
      
      台下的人在听到念尘宣布的结果后,瞬间炸开了锅。
      嫉妒,猜疑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
      
      看台上的五位长老嘴角同时一抽,心下的情绪各异。
      
      沈彦钧生在农村,不过从小就没干过重活,长得细皮嫩肉,个子在同龄中称不上高,整体看着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和‘单灵根’完全不挨边,更别说是先天精神力二阶。
      
      精神力是检测中唯一非出生便固定的,但在修练之前,想要提高先天精神力,那是难如登天,必须扛过极为痛苦的刺激后,才可能会长那么一丁点,稍有不慎整个人废掉。
      许多人尝试过,大多徒劳无功,久而久之便没人在这上面下功夫了。
      
      事实上在历史记载中是有过一例先天二阶精神力的先例的,那人是早在几百年前便羽化飞升的朽尧仙人,当初的朽尧仙人一脚便能使整个大陆颤动三分,凡他出没,必定受众人追捧,到现在一些地方还供着他的石像。
      
      单灵根,天赋绝佳,还是精神力二阶小满,这象征着沈彦钧拥有极为恐怖的潜力,如果善加培养,将来必定是一代惊才绝艳的人物。
      方曲水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捡了这么个徒弟。
      或许全村被灭对这两个孩子的冲击极大,但也塑造了两位天才。
      
      除了孟子逸,另外两个门主心下暗自懊恼当时为什么没有跟着去,那可是先天二阶小满精神力啊,如果拜入他们门下,必定能将他们的绝学再次发扬光大。
      
      “你认识他?”台下火灵根少年小心翼翼的看着楚倾寒。
      他和这个人呆了那么久,对方看沈彦钧的次数比看他的都多。
      
      楚倾寒收回视线,漂亮的眸子雾蒙蒙的,看不出里面是什么情绪,“嗯。”
      
      “怎么?你们是怀疑我的眼力还是怀疑这块高阶测试石的准确度?”念尘把一边的水晶碎片捡起来,淡淡的瞥了眼台下,一副清冷的模样。
      实际上人后背的衣服已经被冷汗给浸湿透了。
      问题有点大,师祖唯一留给虬岩派的高阶测试石坏了。
      
      台下的质疑瞬间没了声响,但望向沈彦钧的视线多少带了些不善。
      
      沈彦钧对此觉得有些莫名,大抵是因为他本身的这个结果违背了原书中他多灵根低天赋的正常走向,所以现在其他弟子的反应和应该给他的反应出现偏离,全是差的。
      少年抬眼看着裂开的水晶,又看了眼面色复杂的念尘,“我应该赔不起,要不让我师父方曲水先垫着?”
      
      看台上,方曲水正顶着自己两个师弟羡慕的目光,扬着得意的下巴喝茶,听到沈彦钧如此说,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臭小鬼瞎说什么?哎,掌门师叔,那测试石是自己裂的,可不能算在我们鸠泉门头上啊。”
      
      掌门虬穆的嘴自从楚倾寒那里就没合拢过,他摆了摆手,“无碍,我那里还有两尊小一点的,够用。”
      一块高阶测试石换一个虬岩派的未来,值得,师父会理解的。
      
      孟子逸单手撑着脸,纯白的长衫铺成一片,面上没有一丝的波动,棕褐色的眸子映着不远处站在测试石前的少年,浑身的气质柔和,像是块温润的玉石。
      
      只见少年一脸淡定,宠辱不惊,拱手对念尘鞠了一躬,转身下台。
      这和他印象中的那副嘴脸完全不同,孟子逸敛起眼眉,心底滑过一丝疑惑。
      
      是方曲水私下做了什么吗?
      
      “就此,灵根已全部检测完毕,”念尘顿了半秒,等脑海的传音结束,暗暗松了口气,“接下来是第三层测试。”
      
      这是虬岩派的最后一关测试,除了几个被提前收为徒弟的人,其余的都要参加,考题每次都不同,最终按照三次测试的综合排名来划分去哪一个山门。
      
      弟子们的注意力很快便被吸引了过去。
      
      “你们想去哪个山门啊?”
      “我想去露杉门,它是几个山门里最厉害的。”
      “我也想,我听我哥说,子逸上仙是虬岩派三大美人之一,而且修为已经到元婴期了,要是他能当我师父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我觉得梦离门也不错,专注炼丹。”
      “断诸门也可以啊,他们锻造法器方面很厉害的。”
      
      在报名虬岩派时,参加的少年少女都或多或少的了解了关于虬岩派的一些资料,除了突然而来的沈彦钧和楚倾寒。
      不过他们时已经被提前选定的,也不用思考那么多。
      
      沈彦钧靠着柱子,没有留意周边的讨论,他稳定好情绪后才在心中暗问系统,“神秘礼包该不会就是这吧?”
      
      [是的]
      
      “算是洗髓?”结合昨晚还有今天发生的转变,只有这个解释的通。
      
      [是的,宿主是否解开权限]
      
      “不解。”沈彦钧得到确定答案后,便结束了和系统的交流,这种神秘礼包他可不想再来一次了。
      基础已经有了,剩下的靠他自己的拼搏。
      
      正思量着,面前刮起一阵微风,方曲水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沈彦钧,杜乔启随我回鸠泉门。”
      
      沈彦钧抬头望去,见方曲水御剑飞在半空,脚下的剑身很明显的下弯,像是下一秒就要被生生压断。
      
      “是,师父。”沈彦钧回应了一声,只觉着‘杜乔启’三个字有些耳熟。
      
      之后,他看着那个单一金灵根少年从人群中朝他走了过来,和初见时的态度不同,对方神色怪异,睥睨着他,“我叫杜乔启。”
      
      似是一道惊雷炸响在耳边,单一金灵根再加上杜乔启这个人名,那便是未来抬手便能搅动一番风雨的人皇,是主角攻候选人,也是杀沈彦钧的参与者之一!
      
      书中的杜乔启本是一个不受宠爱的皇子,他的戏份是主角下山来到皇城后才有的。
      之后这个人逐渐成长为一个十分可怕的存在,蛰伏十年,最终一朝崛起,杀兄弑父踏上皇位,自此为主角在人界大陆撑起一把强悍的保护伞。
      
      可谓是心狠手辣,城府极深。
      
      一本书不可能面面俱到,而那些空白区,就是挖给沈彦钧的坑,书中并没有提过杜乔启和主角是同一期拜入虬岩派的,也没提他是方曲水的徒弟。
      这直接导致沈彦钧才逃了孟子逸的虎穴,又进了杜乔启这个狼窝。
      
      思绪转瞬即逝,沈彦钧黑亮的眸子在杜乔启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哦”了声,冷漠回道:“沈彦钧。”
      说完,也不顾杜乔启表情的一瞬扭曲,逃似的随方曲水进入到一个传送阵内。
      
      眼前一花,原本热闹的广场变成一片密林,正对着他们的是一条曲折蜿蜒没有尽头的山路,楼梯是厚木板搭建,和下面的泥土契合在一起,边缘缝隙长着野草,正中间凹了下去,显然是被踩过无数次了。
      
      山路旁边立着一块被风雨打磨光滑的巨石,上面隐约可以看到用朱笔刻着的‘鸠泉门’三个大字。
      
      “这里就是鸠泉门?”
      
      沈彦钧听到身后的声音,不动声色的又向一旁错开几步,他尽力地扬起头看着这个位于四大山门第二的鸠泉门。
      
      整座山高耸入云,除了面前的小路,其他的全是横生的树丛,郁郁青青。
      扑面而来的野生气息,几乎没有多少人活动的痕迹,和之前所见到的那种充满人类生活气息的环境完全相反。
      
      自然生态保护区——这是沈彦钧对鸠泉门的第一印象。
      
      杜乔启停在他的身边,掩下眉心的戾气,看向御剑飞在他们附近的方曲水,“师父,你不再看一下其他的人吗?”
      
      “我早就选好了,”方曲水像是站累了,揣着手蹲了下来,“等明天你们师叔祖会把他们送过来的,怎么了?看不上我这破山,后悔了?”
      
      两个少年忙摇了摇头,“没有没有。”
      
      “哼,”方曲水御剑飞到两个小孩面前,抬手指了一下山顶,“后悔也晚了,你们是我直接选出来的徒弟,所以有提前选床铺的特权,自己爬上去,晚了的话,就要睡百人大通铺了。”
      
      “自己爬上去?!”沈彦钧瞥了眼那完全望不到尽头的山路,有点打退堂鼓。
      
      杜乔启先在内心鄙夷了一下沈彦钧,而后将关注点在另一个上面,“百人通铺是什么样子的啊?”
      
      “就是那种一到晚上,到处都是磨牙,打呼,呓语声,夏天的时候刚训练完还都是热气,又挤又小,如果有人睡觉不老实……”看着两个小孩嘴角逐渐消失的笑容,方曲水抖了抖肩膀,笑得差点从剑上摔下去。
      
      “好了!”方曲水笑够了,捏起一张传送符,留了句“我在山顶等你们。”后没了影。
      
      “真的假的?”沈彦钧傻了,这怎么看也不像是特权啊?
      虽说是不用第三场测试了,可这又何尝不是一次测试。
      
      杜乔启看向站在山脚一脸深受打击的少年,对方皱着眉,带了点婴儿肥的面庞秀气又干净,一双眸子漆黑透亮,肤色很白,再穿上月牙白色的衣服,看着有几分的病弱。
      
      明明看着一副虚弱的样子,凭什么天赋比他还强。
      天赋再厉害又怎样,体质不行到头来依旧是个废物,只要有一点不行,终究会被淘汰掉。
      
      “如果你爬不动了,我可以帮你。”杜乔启带了点施舍的说。
      
      沈彦钧扫了他一眼,表情已恢复平静,抬脚踏上台阶,留给人一个决绝的背影。
      
      珍爱生命,从远离神经病男配做起。

  • 作者有话要说:  沈彦钧(害怕jpg.):“离我远点!”
    ——暂定每中午十二点更新——
    感谢在2020-05-09 20:57:23~2020-05-10 03:02: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河、延岁灼华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