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师父——”
      沈彦钧再次喊了一声,那声音艰涩异常,情绪分外饱满。
      
      孟子逸停了下来,御剑又向上飞高了几尺,俯视着他。
      主角楚倾寒站在孟子逸的身后,微眯着眼,看着沈彦钧一身灰袍跟团云一般从远处奔来,抿着嘴没出声。
      
      一边孟子逸的师哥方曲水还站在原地没离开,他拢了拢衣袖,似乎在翻找什么。
      
      沈彦钧的视线在一上一下两者之间飞快地扫了个来回,奔跑的方向猛地一转,一下子扑在了方曲水的大腿上,“师父啊——”
      
      孟子逸原本上扬起来的唇角僵住,方曲水的动作一顿,脸上的肉抖了三抖,“……什么?”
      
      系统:[宿主,拜错人了]
      
      “师父!我想跟着您修仙。”沈彦钧抬头看着那个胖胖的男人,满眼孺慕之情。
      
      方曲水一下子乐了,他瞥了眼御剑飞于半空的孟子逸,抬手提着沈彦钧的后衣领把人直接提了起来,跟掂猫崽仔似的,“你不是要拜我师弟为师吗?”
      
      沈彦钧眨了眨眼,硬挤出来两滴泪,情深意切,“刚才我去我爹的坟头告别,遇到了两只虎仙,他们告诉我当我往回跑第一眼看到的,那就是我命中的贵人,他是您啊师父!”
      
      少年半真半假的说着,目标人物飞得太远,他够不着。
      更何况让他和孟子逸呆着不如和方曲水。
      
      书里对这方曲水的描写极少,只知对方与孟子逸一直不和,脾气古怪,特爱收徒弟,还护短,好像一开始和孟子逸闹矛盾的起因,就在方曲水的一个小徒弟身上。
      
      “是吗?”方曲水脸上的笑更大了,不用看也知道自家的师弟定是气得不轻,师弟不高兴,做师兄的就特别高兴。
      
      他微微侧耳,山下确实有虎啸声,抬眸再看被自己提着领子疯狂点头的少年,嗤笑一声,抬头看向天上的孟子逸,“师弟你觉得如何?”
      
      孟子逸面上没多少变化,眉眼带笑,“愚木难雕,师兄想如何便如何。”
      
      “愚木总比朽木好,行,那你就当我徒弟吧。”方曲水嘿嘿笑了两声,莫名有点大尾巴狼的既视感。
      
      他另一手继续翻着袖子,半天从里面拿出来一艘有些破旧的船型法器,在空中一甩,小船瞬间变大,他将人扔到船上,复看向自己师弟,“子逸要不要坐我的船?”
      
      沈彦钧趴在船的甲板上,一抬头正巧撞上了楚倾寒的一双眸子,那带了些审视的目光让他一阵心虚。
      
      孟子逸脸上维持的笑几乎要挂不住,他摆了一下手,道:“不必。”
      说罢,抬手捏咒,御剑飞走。
      
      方曲水在孟子逸离开后,哼着曲儿操纵着飞船开往门派。
      而他刚收的徒弟则乖乖的坐在一个角落,眼神呆滞,看着不太聪明的样子。
      
      [此次宿主的任务失败,没有积分奖励]
      
      “积分?有什么用啊?”
      
      [可在商城中兑换礼品,如果连续失败次数超过三次宿主将遭受惩罚]
      
      “什么惩罚?”
      
      [失败三次后宿主会知道的]
      
      沈彦钧觉得自己问了个寂寞,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他从与系统交流的状态中脱离出来,黑曜石般的眸子四处打量着。
      
      这具身体大概有十三岁,之前的记忆全是些种豆南山的日常,不过该有的常识还是有的。
      就比如这里虽说是修仙界,但修仙者占比并不大,特别是他们那种小农村,一百年都不一定能出现一个,更别提这种比修仙者还少见的飞行法器了。
      
      少年东摸摸西看看,他师父手中的这艘法器虽说破旧,但功能齐全,像是高档敞篷飞艇。
      
      方曲水斜扫了一眼那个在自己船上乱跑的少年,唇角勾着淡淡的笑。
      
      以后鸠泉门有的玩了。
      
      ……
      
      虬岩派距离他们村子不近,不过坐在法器上,不消两盏茶的功夫,地方便到了,路上没遇到楚倾寒他们,可能对方更快一点。
      
      云雾飘渺,青白玉石大门立在其中,正上方挂了一块扁,扁上龙飞凤舞的写着‘虬岩派’三个烫金大字。
      
      背后群山连绵不断,偶有鸟叫声,却不见人影。
      待飞船冲进大门,白光一闪,一切变了一番模样。
      
      原本全是树的群山上多了一座座大气磅礴的宫殿,青瓦白墙,虬岩派分为四大门,以孟子逸的露杉门为首,方曲水的鸠泉门在第二,后面是断诸门和梦离门。
      
      雕花大理石楼梯,两侧种着各种奇奇怪怪的树,山峦相叠,隔不远便能看到御剑飞行的修士。
      
      灵气四溢,热闹非凡。
      
      飞船法器把人带到了虬岩派位置最偏北的山头。
      
      山顶平坦,上面的房子按照环状坐落着,里外大概有三圈,正中心是一片空地,站着几个身穿着月牙白衣袍的小孩,见象征着身份的飞船来了,纷纷抱拳鞠躬。
      
      “二长老好——”打了招呼后,小孩们又跑去一边不打扰人了。
      
      “这儿是新入门弟子休息的地方。”二长老方曲水没动,沈彦钧却被一股力从船上弹飞了出去,又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过程很快,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明早要去九霄院测试灵根,你且好好收拾一番,莫要丢了我的脸面。”话音刚落,一枚白玉牌子从船上打着旋砸向沈彦钧的脑袋。
      后者稍向后仰,抬手慌忙接住,方曲水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是你房间钥匙,里面有给你准备的东西。”
      
      言尽,飞船便飞远了,沈彦钧喊了声“谢谢师父”后,低头看着手中的牌子,上面写着‘三九一’。
      他按着号找到自己的房间,从船上向下看,这里的房子又小又挤,离近了,依旧是又小又挤。
      
      房门中央刻着一串符印,中心位置留了个凹槽,正好可以把玉牌给搁置进去。
      
      他刚放进去,一股吸力径直把人给拉了进去。
      紧着着大风袭来,像是被扔进洗衣机里,那阵风从头到尾的把沈彦钧的身体冲洗了一遍,几个呼吸间,他再低头看自己的时候,原本衣服上的污渍血痕全部消失不见,额头上的伤也好了。
      
      沈彦钧摸了摸自己因为风吹乱的头发,心有余悸的望向四周,生怕再突然来个什么。
      房子看着小,实际上住一个人绰绰有余,内置简单,一桌一椅一床,桌子有件被托盘盛着的衣服,旁边还立着一个小瓷瓶,应该是方曲水说给他准备的东西。
      
      只不过他此刻没心思去翻看那些。
      明早他就要去检测灵根这件事,如同给人浇了一盆冷水,把他给打醒了。
      身为一个炮灰,他自身的资质十分平庸,纵使现在他换了一个师父,后期努力修炼,也不会有多大的转机。
      
      修仙界看中的不只是勤奋,更重要的是天赋。况且他面对的还有一众男配。
      
      当初文下有条高赞评论——沈彦钧死的时候,没有一个男配是无辜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参与竞选主角攻的男配们全是天之骄子,他遇上哪一个都打不过。
      
      沈彦钧满脸灰败,踉跄着一屁股坐到床上。
      
      [警告!检测出宿主负面情绪波动过大]
      
      正发着愣,系统一嗓子把沈彦钧给吆喝清醒了,他皱着眉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根,喃喃:“你连这都能测?那我的灵根你能提前给我测测吗?”
      
      [不能]
      
      “……”沈彦钧把脚上的鞋蹬掉,翻身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了头,好像这样就不用面对明天似的。
      等方曲水确定他的资质后,那鸠泉门多半要新添一名杂役了。
      
      他现在是不是该练习一下家务?
      
      [警告!]
      
      “别警告了!烦死了,这情绪我又控制不了,若我尚且有拼一下的机会,我怎会如此?”
      
      系统的声音直达脑海,捂着被子没用。
      [滴——触发神秘礼包,宿主是否接收]
      
      “礼包?”烦归烦,不能和自己过不去,沈彦钧扯开被子,露出来半个毛茸茸的头,“接。”
      
      字还没从嘴里吐干净,一片酥酥麻麻的感觉眨眼间布满了沈彦钧的身子,像是被万千虫子攀爬,惊得人头皮发麻。
      没过几刻,那酥麻的强度加大,变成被针尖扎到的痛感。
      
      沈彦钧说不出话,也动弹不得,整个人完全出于任人宰割的状态,只能在心中大喊:“这什么情况?!”
      
      [正在接收礼包中,当前进度为5%]
      
      沈彦钧听的脑袋直发懵,他忍了会儿,发现只要自己意识稍微涣散一点,那疼痛的强度立刻升档。
      
      从一开始的酥麻,到后面的刀割,断骨锥心之痛。
      不知道熬了多久,少年脸色惨白,额头上冷汗津津,心中咬牙切齿,“死系统,等爷能动了,非给你卸了不可!”
      
      这哪是礼包,这特么是惩罚吧!
      
      [当前进度30%]
      
      时间混混沌沌的流逝。
      
      沈彦钧只觉着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打碎,顺便拿着棍子搅合在了一起,差不多已经麻木了,偶尔疼的厉害,身体会无意识的抽搐一下。
      呼吸中带着浓浓的血锈味,眼前也是一黑一黑的,耳边嗡嗡直响,意识却始终清醒无比。
      
      忽然他的手指抖了两下,那种被禁锢的感觉如潮水般撤去,少年扒着床边一翻身,头探了出去,“呕——”
      
      这具身体有两顿没吃饭了,除了水什么也没吐出来。
      
      经历过这样一个漫长的折磨,沈彦钧一点力气也无,他硬憋了口气才撑着又躺回去,枕头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
      
      少年嫌弃的向外面移了点,五感正在慢慢的恢复,似是有股臭味。
      不等他细究,房间内壁上的符文显现出来,之前进门时感受到的那阵风袭来,沈彦钧依旧没有还手之力。
      
      等风停止后,被汗湿的地方全干了,身上的乏力感消退大半,五感归位,除了还是有点虚外就是饿的厉害。
      
      沈彦钧坐起身,眼中全是怒火,“系统,解释一下?”
      
      “请新入门弟子到中心空地集合。”他正要算账,门外传来一句飘渺但很清晰的声音。
      
      听了这话,沈彦钧察觉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顾不得质问系统,他掀被下床,换好衣服后拿着旁边的瓷瓶从屋子里冲了出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再惨能惨过他刚才?杂役就杂役吧,少某寺最厉害的不还是扫地僧!
      
      ……
      ……
      
      [当前进度……100%]

  • 作者有话要说:  沈彦钧:“教练我想学……”
    方曲水:“不,你不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