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那天两人说了很多话,直到晚餐前。傍晚珊莎若无其事,如常去餐厅同波顿家吃饭。瑞塔担心米兰达再来骚扰珊莎,送她到餐厅外,一路上没再见米兰达,略感放心。想珊莎毕竟是拉姆斯的未婚妻,米兰达也不敢怎样。晚上瑞塔一如往常地服侍珊莎睡下,走出屋去。
      
      再过两天拉姆斯与珊莎便要结婚了。次日,制好的婚纱被送来珊莎屋里。洁白的裙子,肩上也披着洁白的兽皮。大大的裙撑和罩纱,典型的北方特色。面对如此美丽的嫁衣,这少女却毫无笑容,毫无欣喜。
      瑞塔将婚纱挂好,没话找话道:“真漂亮啊,不是吗?”
      珊莎没精神地嗯了一声,瑞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又道:“明天晚上你一定是最美丽的新娘,小姐。”
      珊莎勉强地笑了笑,道:“我结过一次婚。”
      “哦?”
      珊莎道:“我结过一次婚,在君临。被兰尼斯特家嫁给提里昂兰尼斯特……只是举行婚礼。”
      言外之意是他们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么?瑞塔也不多问,笑道:“怪不得您一点也不紧张,看来您这下是一回生二回熟了,小姐。”
      珊莎知她玩笑,没好气地笑了笑,看了一眼婚纱,又看着瑞塔道:“你想试试这裙子吗?瑞塔。”
      瑞塔呆了呆,摇头道:“不,小姐。”
      “没关系的。”
      瑞塔道:“还是不了。”不是自己的东西,穿上又能怎么样呢?
      珊莎也不再勉强,忽然道:“你有喜欢的人么?瑞塔。”
      瑞塔动作一顿,嘴角微微地勾了勾,道:“有的,小姐。”
      “你想与他结婚么?”
      瑞塔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珊莎有些诧异:“为什么?”
      瑞塔抬起头,笑了笑道:“这可不是什么好话题,我的小姐。”
      珊莎见她不愿谈这个,也不再追问。一天风平浪静地过去。次日,城堡内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忙碌起来,瑞塔亦一大早就出去帮忙干活了,连中午都没顾上回去看看珊莎。傍晚时,正帮新娘准备洗澡水,拉姆斯的一个手下来厨房叫她道:“拉姆斯大人有事找你。”
      瑞塔迟疑了一下,道:“我还有事。”
      那侍从看看她道:“这些让别人去干吧。”
      瑞塔只好点点头,跟那人出去,竟走到城堡的浴室之外。
      “进去吧,他在城主浴室等你。”
      瑞塔不知道拉姆斯又想干嘛,慢慢地走进去。临冬城的浴堂是有使用限制的,下人们定期会按男女分批来洗澡,非指定时间不能用。而城主有单独的浴室,若是天冷还可以烧水提到屋中洗。今天不是休沐日,而且大家都忙着干活,此时她倒不必担心撞见什么人。
      浴池是用青石砌成的。水很热,蒸汽弥漫。外边的池子就简陋些,一旁放着板刷和装着破布巾的筐子,凉风四周都能吹得进来。瑞塔正走着,迎面有一人从城主浴室出来,却是席恩。
      瑞塔吓了一跳,却见席恩变得干净了,也是刚洗完澡的模样。席恩看见瑞塔,对她微微行个礼,低着头快步走了。瑞塔接着进去,就看见拉姆斯坐在里面,下身围着浴巾。看见她进来,笑了笑道:“瑞塔。”
      “叫我来干嘛?”
      拉姆斯笑笑,目光指了指一旁放着的剃刀。瑞塔一呆,拉姆斯道:“我要结婚了,姐姐。”
      “然后呢?”
      拉姆斯道:“然后当然要理理发了,我可不能这个模样去见我那美丽的新娘子吧。”
      瑞塔道:“临冬城没有剃头匠么?”
      “有吧。”拉姆斯头向后仰,漫不经心道,“不过既然你在这,我还是更喜欢你。”抬起头睁开眼道:“快来。”
      瑞塔无可奈何地走过去,将单子在他身上围好,只露出个脑袋。拿起剃刀,沾了沾水,缓缓修理起他的头发来。他的头发也是黑色的,天生有一点卷,若是长了就卷的更厉害,从来没有服服帖帖过。上一次这样给他理发是什么时候?太久了,已经不记得了。
      旁边的壁炉里燃着火,他又刚从热水里出来,正是浑身血液加速的时候,一点也不冷。拉姆斯放松了四肢,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小时候家里很穷,他们甚至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穿过,更不要说洗热水澡这种奢侈的事情。后来被接到恐怖堡,生平第一次这样泡热水澡。被贵族式的热水拥抱的感觉,真是永生难忘。
      “别动。”
      拉姆斯塌下去的腰又坐直了些,四方的浴室里,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安安静静地,只有刀子摩擦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瑞塔将他的头发擦干,道:“好了。”
      拉姆斯扯掉布单,就势蹲在池边瞧了一眼,水中倒映出干干净净的面容。瑞塔归置着剃刀,随口道:“还有别的吩咐么?大人。”
      “没有。”拉姆斯满意地笑了笑,站起身来,看见收拾东西的瑞塔,忽然道,“等等。”
      “嗯?”瑞塔抬起头,看见拉姆斯走过来,捻起她的头发瞧了瞧,放下手笑道:“你活儿干得不错,给你点奖励,过来。”指了指浴池。
      瑞塔彻底怔住了,拉姆斯眨眨眼道:“洗个澡吧。”
      “啊?”
      “城主浴室,谁有这个待遇?”拉姆斯漫不经心地将手伸进水里搅动着,“再说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你不想干干净净的?”
      瑞塔惊恐地看着水池,摇头道:“我不要。”
      拉姆斯起身道:“拒绝城主的赏赐可不礼貌呢,姐姐。你放心,不会有人进来。”
      瑞塔站着不动,面色通红。拉姆斯道:“把衣服脱了。”
      “你……”
      “需要我帮你?”
      事已至此,瑞塔只当自己不存在,慢吞吞地脱了外衣,慢吞吞地脱了中衣,又慢吞吞地脱了里衣。拉姆斯也不催促,就站在面前,直勾勾地瞧着她。终于,最后一件衣服也脱光了。
      拉姆斯笑笑道:“下去吧。”
      瑞塔僵僵地迈进浴池,拉姆斯伸手扶了她一把,也顺势在浴池边坐下,拿起块布浸在水里,擦了擦她露出来的肩背,见瑞塔有些战栗,道:“冷么?”
      冷么?水很热,她又下得太快,发抖是为别的。拉姆斯放下布,半晌,道:“珊莎怎么样?”
      “她很好。”
      “好。”拉姆斯点点头,道:“从今天起你不用再伺候她了,回你原来的地方去吧。”
      瑞塔心中一沉,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道:“那今晚?”
      拉姆斯笑了:“你是我姐姐,今晚你自然是我这边的人。”
      “可珊莎她一个人在这,没有父兄亲人。”
      “我自有安排,你不用回去了。”拉姆斯说着,起身一件件地穿上衣服,瑞塔不敢回头。小时候,赶上天不冷的时候能到河里洗洗澡就不错了,还要担心被人看见。她的确很少能这样泡热水,来临冬城之后是赶上过那么一两次,而洗澡的顺序也是按照大家在此服务的时间长短来的,轮到她的时候也就是能简单洗洗,她连一盆干净的洗澡水都没见过。正因如此,泡得她头已经开始发昏了,只盼着拉姆斯快点走她好从水里出来。
      半晌见没有声音,终于回头瞧了瞧。拉姆斯刚穿戴好,两人目光一对,瑞塔一紧张,忽然一阵眩晕,不由自主地滑入水中。拉姆斯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捞起来。瑞塔勉强重新坐直,听见他笑道:“晕了?坚持不住就出来啊,别淹死了,傻孩子。”
      “你……走吧。”
      拉姆斯终于走了,瑞塔起来,爬出浴池,擦去身上的水。好半天才穿好衣裳,浑身没有力气。这样出去会生病的,瑞塔挪到炉火边趴着烘干头发,好容易才缓了过来。这么一耽搁,再出去时,天已经黑了,外面下起了雪。瑞塔裹紧衣服,向神木林赶去。
      
      地上已积了厚厚一层雪,瑞塔穿过城堡,远远一瞧,不由一呆。只见一向黑灯瞎火的神木林此时竟充满了温暖的烛火光亮,影绰绰看到一些人影正在做最后的布置。地上踩出一串串的足印,很快又被新的雪片盖平。天地世界一片静谧,心树的叶子落在雪地上,红色的树叶,白色的雪,橘黄的灯火光。瑞塔越走越近,只见路两旁每隔几步都插着盏小灯,内置粗粗的白色蜡烛,引出一条路,好像整个城堡的灯烛都被拿到这里来了。瑞塔看得呆了,抱着手,自然而然地顺着烛光引出的路走到前面,她真喜欢这些小灯。
      北境人信仰旧神,路的尽头便是那棵最大的心树。婚礼还没开始,人也没来齐,新郎拉姆斯站在那里与手下人说话,偶然抬起头瞥见瑞塔过来,笑了笑,迎上两步。
      “你走的可是新娘路线呢,我的姐姐。”
      瑞塔看得出神,吓了一跳。只见拉姆斯扣着手笑吟吟地站在那里瞧着他,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他亦换了身衣服,黑色的新郎礼服,长及地面的黑色披风很是合身。
      “对不起,我……”
      拉姆斯忽然站直了身子,道:“今夜何人来见旧神?”
      瑞塔怔住了,随即明白了过来,心中也笑了,一本正经地顺着道:“杜兰德家的瑞塔前来神前,求神灵保佑。”顿了顿,问道:“来娶她的是谁?”
      “波顿家的拉姆斯,恐怖堡及临冬城的继承人。杜兰德小姐,你接受这个男人么?”
      即便是寻开心,即便是假的深情款款也让瑞塔的心忽然疼了一下:“我接受此人。”轮到她,又道:“波顿先生,你接受这个女人么?”
      拉姆斯笑了:“我不接受此人。”
      “去死吧。”瑞塔也笑了起来,没有发现身边人群中一个削瘦的女子铁青着脸,扭头离去。
      瑞塔没好气地转过脸,不想理他。拉姆斯拂了拂她肩上的雪,看到卢斯波顿与瓦妲夫人来了,不再与她说话,迎上前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