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又过了一段时间,日子还算太平,直到有大人物来到临冬城——前临冬城城主的女儿,珊莎史塔克和她的姨夫,艾林谷的贝里席爵士。听说波顿大人已经与贝里席大人谈好,让珊莎与拉姆斯联姻。
      为了迎接他们的到来,为欢迎珊莎小姐回家,临冬城上下更加忙碌起来。瑞塔在厨房听到这一切的时候,内心没有什么波澜,她已经快要忘了喜怒哀乐是什么滋味,麻木地重复着日复一日的工作,也不知道这一生会在哪里停止。终于,也是那样一个阴沉沉的天,城堡内上下一致在中央广场集合,打开大门,迎接谷地骑士。
      瑞塔站在人群之后,看不见拉姆斯,但仍凝视着那个方向。身边的人都在低低议论这位珊莎小姐,关于她的身世、她的经历、她的美貌。但有一件事是所有人讳莫如深的——波顿家族背叛了史塔克家,据说是卢斯波顿亲手将匕首插进了她哥哥,少狼主的心脏。
      一队人马奔入大门,当先的两个便是贝里席大人与珊莎小姐了。卢斯波顿与贝里席和珊莎小姐打过招呼,向他们引见拉姆斯。瑞塔看见他笑容款款,缓缓地走上前,摘下手套,彬彬有礼地亲吻她的手。只要他愿意他也可以风度翩翩,可以将贵族风范做到十足,完全看不出曾经是个私生子的痕迹。瑞塔嘴角涩然地笑了一笑,忽然瞥见人群中的米兰达——美丽的少女恨恨地瞧着拉姆斯与珊莎,尽管不动声色,双目已充满了嫉妒的火焰。瑞塔看了看那珊莎史塔克,她面对着仇人卢斯波顿的甜美笑容,本是回自己家却仿佛是个外客,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怜悯。如果可以,力所能及之中她愿保护那少女不被他们伤害。
      欢迎过后,客人们安置下来,大家也各自回去工作。贝里席大人在临冬城住了几日,偶尔能看见他与波顿父子说话。珊莎小姐回到自己的房间,多数时候都呆在房里,每日也不太出门,只是偶尔前往地窖的史塔克家族墓穴,悼念死去的父母兄弟。后来贝里席大人与谷地骑士们离开了,珊莎这下更加孤立无援。
      
      这天傍晚,拉姆斯忽然亲自踏进了厨房。这让厨房中的人们有些慌乱,他示意他们不必做什么,问了一下瑞塔在哪里。得到答案后他穿过厨房,走过一个院子,到下人房门口。此时屋中没什么人,瑞塔背对着房门坐在屋中,旁边放着个水盆,正用块布擦拭头发,似乎刚洗完头。
      拉姆斯看了一会儿,悄无声息地走进去,站在她身后,轻轻抬起手,握住了那块布,轻柔地帮她擦去头发上的水。
      “我喜欢你的头发。”拉姆斯握着她的头发,喃喃道。干净的、毫无杂质的黑色长发。
      那天之后拉姆斯没有再对她做过什么,对待她与其他普通的女仆并无区别。有人突然到来,瑞塔身子顿了一顿,却并没有惊慌,也没有回头。片刻,站起来转过身道:“你怎么来了?”
      拉姆斯随意地将抹布放下,正色道:“我有件事需要你去,姐姐。”
      瑞塔呆了一呆,道:“你有什么事能用得着我?”
      拉姆斯笑了笑,道:“看你说得好像自己毫无用处一样,用得到你的地方多了,姐姐。”揽着她缓缓走出房间,信步走在院中,指了指另一个塔楼的方向。
      瑞塔奇道:“珊莎小姐?”
      拉姆斯点点头,拉着她的手道:“我那未婚妻成天郁郁寡欢的,我想你很适合帮我去陪陪她,照顾她一下。”
      “真体贴。”瑞塔道,“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拉姆斯笑道:“你可以住在她的房间里,不用再烧水劈柴了,难道还不是好处?”
      瑞塔不置可否,淡淡道:“你真在乎她?”
      拉姆斯撇撇嘴道:“我们两个就是明摆着的政治婚姻。但我也不希望她一直这么哭丧着脸,至少在她还对我有用的时候。”
      瑞塔默了片刻,道:“好。”那天之后她也对那位珊莎小姐难以忘怀,但一直没有机会接触,让她去照顾珊莎也好。
      拉姆斯笑了起来,双手揽住她肩膀,忽然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又亲了一下她的嘴唇。瑞塔浑身一僵,一些记忆的碎片猛地击来,令她浑身发抖。拉姆斯却毫无异样,摸了一下她的脸,又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走了。
      
      当夜,瑞塔换了一身整洁的衣服,去敲珊莎的门。
      “请进。”
      瑞塔轻轻走进去,就看到珊莎坐在椅子上。仅仅从坐姿便能看出父母将她教育得很好,无论何时何地,她总是那么有教养。珊莎看到她走进来,道:“你是谁?”
      “您的未婚夫派我来服侍您。”瑞塔关上门,道。
      “我……谢谢你,我不需要人服侍。”
      “不,你需要。”
      珊莎刚欲起身,瑞塔走上前,轻轻按住她的肩膀,温和而坚定地道:“现在贝里席大人不在,波顿大人希望您也能开开心心的,别总一个人呆着胡思乱想。放心小姐,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烦你。相反,我会好好照顾你。”
      “照顾,还是监视?”
      瑞塔笑了笑:“都有吧。最重要的,是保护。”
      “保护我?”珊莎道,“为什么是你?你究竟是谁?”
      瑞塔笑笑道:“为什么是我么?好吧,临冬城原来的下人肯定不能派来您身边,她们都是老熟人,可您现在需要的是放下过去向前看而不是回忆往昔。从恐怖堡跟来的女孩子们么……恐怕您也不会喜欢她们。最重要的,我是他的姐姐。”瑞塔知道这是拉姆斯为什么派她来的真正原因,他可以信任的人其实并不多,至少在这件事情上,她是最可靠而合适的人选。
      珊莎呆了一呆,道:“抱歉,波顿小姐。”
      瑞塔听见她称呼自己,亦怔了一怔,半晌,道:“我不是波顿小姐。”见珊莎面露困惑,道:“我不是波顿家的人,我是他同母异父的姐姐。”
      珊莎见她面善,又听她坦诚相报家门,已不似先前戒备,柔声道:“那我怎么称呼你?”
      “您叫我瑞塔吧,小姐。”
      “瑞塔。”
      瑞塔知道她有满肚子疑问,但是她的教养令她什么也没问。不知道这少女经历了什么,她显然已经不是个天真的孩子。一定有很多人对她虎视眈眈,周遭群狼环伺,她不得不学会保护自己。
      瑞塔笑了笑道:“您别多想。需要什么就告诉我。”珊莎点点头,接受,也没法不接受这个侍女。瑞塔周到地服侍她更衣梳洗入睡,安静退下。
      
      两人相处了几日,太平无事。瑞塔并不整天都跟着珊莎,珊莎想独处的时候,她就去找学士教自己认字。珊莎似乎见她果然没什么动作,亦慢慢接受了她,也渐渐对她露出笑容。珊莎每天同拉姆斯、卢斯波顿和瓦妲夫人一起在大厅用晚餐。偶尔照面时拉姆斯见珊莎被瑞塔照顾得不错,会满意地对她笑笑,也不再来找她们。
      瑞塔打听到珊莎喜欢柠檬蛋糕。这天,她在厨房找到两个柠檬,为珊莎做了一小块柠檬蛋糕,想给这女孩一点惊喜。她端着蛋糕回到塔楼,珊莎却不在屋里。瑞塔刚等了片刻,却听见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她怔忪地站起来,就看到是珊莎跑了回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瑞塔急忙迎上去,揽住她道:“发生什么了,我的小姐?”
      “席恩,我看到席恩了……狗舍……”珊莎慌乱而又震惊,语无伦次地说着几个词。瑞塔微微皱眉,脑子却转得很快,安抚珊莎道:“先坐下,别着急。”为珊莎倒了杯热茶。珊莎紧握茶杯,喝了一口,喘息渐平。半晌,空洞洞地道:“我看见席恩了,在狗舍里,他……”
      “狗舍?”瑞塔也有些难以置信地道,“你是说Reek?你认识他?”她回忆起来,自从珊莎来了之后拉姆斯那个叫Reek的侍从似乎就很少露面,晚上就住在狗舍里。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得出拉姆斯有意折磨他。
      珊莎点点头,瑞塔轻声问道:“席恩是谁?”
      又是半晌,少女难过而带着恨意地道:“他叫席恩葛雷乔伊,铁群岛的王子,是我父亲的养子……他背叛了我哥哥,还杀了我两个弟弟。”
      瑞塔心头一凛,坐到珊莎身边抱住颤抖的她,少女在她怀中流下泪来。本来是见到亲人,却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这样的一个“亲人”。瑞塔心中叹息,轻抚着珊莎的头发,又想起什么,轻声道:“你怎么会到狗舍去?谁让你去的?”既然曾经也算兄妹,拉姆斯大概不想让他们见面。
      “一个叫米兰达的女孩。”
      “又是她。”瑞塔恨恨地想。这个米兰达消停了一阵子现在果然又找上珊莎了,瑞塔明白,她容不得任何女人在拉姆斯那里的地位超过自己。
      珊莎平静了一些,道:“我不应该跟她说话的。”
      瑞塔点点头,道:“她接近您不怀好意,您以后提防她一些。她是……是拉姆斯的人,她嫉妒你。”
      珊莎点点头,感激她的忠告。相信即使她不说,珊莎也不会再理米兰达了。可席恩为什么会落在这里,又怎么会变成了Reek……事不关己,瑞塔也不愿意去想了,她不愿意想关于“Reek”的任何事情。
      “吃点柠檬蛋糕吧,小姐。”瑞塔见珊莎平静了些,拿蛋糕给她吃,想让她分散注意力。珊莎吃了一口,终于对她笑了笑,转眼笑容却又黯淡下去,道:“你知道席恩的事吗,瑞塔?”
      瑞塔摇了摇头,如实回答。珊莎有些失望,看了看瑞塔,又道:“你是什么时候来临冬城的,瑞塔?”
      瑞塔笑笑道:“不久,小姐。”
      珊莎道:“那你在哪里长大的,恐怖堡吗?你姓什么?”
      “不是。”瑞塔摇摇头道,“我叫瑞塔•杜兰德。我父亲……我父亲是一个小磨坊主。我们住在波顿家族封地内。”
      “那你……你和拉姆斯……”珊莎小心翼翼地,不知道怎么问才不会冒犯她。
      瑞塔低垂目光,道:“很多年前波顿领主看上了我的母亲。他吊死了我父亲,在那棵树下□□了我的母亲……后来就有了拉姆斯。”
      珊莎似乎惊呆了,也不知该说什么,半晌,握住她的手道:“我……我很抱歉。”
      瑞塔抽出手,反握住她的手,拍拍她手背笑道:“这些故事可不适合在吃蛋糕的时候讲,我的小姐。”
      珊莎垂下头,用勺子舀了一小块蛋糕,伸到她面前,道:“你也吃。”
      瑞塔笑了笑,张嘴吃了。也许是相互分享了身世,两人间的关系又深了一层。珊莎与她分享着蛋糕和茶,两个女孩都微笑起来。
      半晌,珊莎又道:“那拉姆斯……他是个怎样的人?”
      瑞塔笑容一窒,道:“他……”这从何说起呢?小时候他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现在……她也不了解现在的拉姆斯,他已经不是当初的孩子了。
      不。她心里有个声音,其实她知道,她了解拉姆斯的一切,她是世界上最了解拉姆斯的人……但这些又怎么和珊莎说起呢?在拉姆斯和珊莎之间,她只能对不起这个少女了,因为她不能对她说实话。
      “他小的时候很可怜……妈妈精神不太好,而且恨他,时常打骂他。后来我们的日子过得很艰难,妈妈抱着他到恐怖堡去找卢斯波顿。波顿大人并不承认这个孩子,但是年年会让人送来些粮食和肉……后来波顿大人的长子死了,他就将拉姆斯接走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